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离国” (二)

古城三月之“离国”
(二)

文/姜尼

薛翔兴致勃勃的打开第一封信,是从美国匹兹堡来的,信很简单:

“亲爱的先生,

非常感谢您对我们学校感兴趣,您的背景非常出色,但目前我们并没有经费招募新成员。您的简历我们存档,一有机会我们会和您联络。

祝您好运

签字”

看完第一封信,本来激动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于是又打开第二封信,几乎是同样的内容。连着打开五封信,这些人就像是商量过了似的,内容竟然惊人的相似,薛翔的心情已经明显有些沮丧。最后一封信是个大大的16开信封,很厚,似乎藏着希望。薛翔满怀希望的打开这封信,原来是加里佛尼亚一个学校寄来的学校介绍,以及秋季入学表。表明不提供奖学金,需要自己解决学费。信里那些对像天文数字一样的金钱数目,一看就让人头大。薛翔的心情已低至冰点,出国看来可不是个容易成的事。真不明白那些出国的人一个个的走,看着挺容易的,也不知怎么办成的。

柳芸倒是一点儿没有情绪受影响,还是非常乐观。“都是这样,没那么容易,好像自费出国的都办了两三年呢,有些外头还有亲友帮忙联系,有些还给做经济担保,我们刚开个头,还要继续努力”,柳芸说道。

薛翔当然知道这都很正常,出国这事肯定没那么容易办成。本来自己对出国兴趣不大,本想借这些阴性的回信给柳芸降降温,从柳芸的态度薛翔突然意识到出国看来是非办不可了。

首先,留学的光环对今后事业绝对大有好处,大学里凡是有留洋经历的老师晋升都特别快。再有就是自己的爱人,柳芸看来是非出去不可。薛翔不敢想假如自己不出去而柳芸一个人出去会是一种什么情况。虽说大家相恋多年但毕竟还没结婚,薛翔能感到女友周围肯定还有仰慕者,那次见到柳芸的同事张涛,看他的眼神就觉得不对劲。看来出国是个必须办成的事,暗暗的薛翔下定了出国的决心。

柳芸长得很漂亮,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长圆脸,短发,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应该是经典的东方女人。在学校仰慕者甚多,一直是很多男生心中的女神。只不过和薛翔的关系太悠久,太公开,别人至少不敢公开的表示什么,但很难保证没有什么念想,这一点儿薛翔心里清清楚楚。

出国的努力还在继续,隔三差五的薛翔就把看文献时有兴趣的文章通讯地址记下来,时不常的向往发信。薛翔已经把主要的目标放在访问学者的申请上,因为出去读博奖学金不是那么容易得到;再有经济担保根本就没任何门路。还有就是读博时间太长,今后也不知会发生什么。只要能出去,镀一层光环,薛翔就很满足了,然后他就想着能早一天和柳芸结婚。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四、五个月过去了,薛翔陆续收到一些国外回信,但都没有确实接受的准信,多是说请继续等待,一有“open position "马上就和你联络。不过薛翔已经觉得很受鼓舞了,因为至今没有一封明确拒绝的信,看来至少自己的背景对方也认真考虑了。他们两人已经筹划将来出国后的生活,憧憬着美好未来。

一九九四年的十二月,北方的冬天又干又冷,风很大,但是薛翔和柳芸的心却是热乎乎的,为未来美好的生活规划着蓝图。一个月色明朗的夜晚,薛翔和柳芸两人骑着自行车来到他们经常去的河边,相拥趴在护城河堤上看着这灯火通明的都市。薛翔裹着他的军大衣,脖子上挂着一条长长的白毛线围巾。自从“上海滩”风靡大陆以来,许文强那条著名的大白围巾迅速流行起来,柳芸花了好几个晚上给心爱的人织了一条几乎和电视剧里一模一样的围巾。薛翔很喜欢这条围巾,一出门就围在脖子上。柳芸穿着她最喜欢的大红防寒服,长筒靴,整个人非常耀眼夺目。

“你说,国外是个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看看”,柳芸满怀憧憬的自言自语。

“不就是到处都是小洋楼么,跟咱们这儿的一样,咱这儿的小洋楼也都是洋人修的” 。薛翔不冷不热的答到。

“那可不一样,小洋楼人家是一家一栋。咱们是七八家一栋,张静她们家住市中心那栋挺大的小洋楼半地下室,跟大杂院有什么区别?还不及大杂院呢,大杂院至少宽敞,透亮”,柳芸反驳道。

薛翔:“圣诞节就要到了,要不咱先体会一下过洋年的滋味,圣诞节咱们去教堂。西开教堂可是地地道道的西式天主堂,据说每块砖头都是从法国运来的。你看电影里的巴黎圣母院,我觉得西开教堂更气派”。

柳芸:“听说从前那儿有个大鼻子洋神父买中国孩子,弄死后熬油做肥皂,那块儿常闹鬼,挺滲的!”

“这都那辈子事,就这样平安夜咱去教堂,先体会一下国外的气氛”,薛翔随着做了决定。

圣诞节很快到了,平安夜的晚上,薛翔和柳芸骑着自行车去西开教堂参加弥撒。教堂坐落于市中心,宏伟高大,教友会准时参加弥撒。教堂也知道会有很多不信教的人来玩儿,所以有专人维持秩序。只能从后门进教堂,前面冲着大街,晚上就关了。

两个人随着人流进了教堂,成长在这个城市但这还是两人头一回来教堂。高高的穹顶,一排排长椅,前面是受难的耶稣像,两侧高高的窗子上画着圣经故事。一会儿一个神父走上讲台,神父是个中国人,穿着白色长袍。众人两人也学着众人跪在长椅上祷告。薛翔和柳芸二人一点儿也听不懂神父在说什么,也不明白这些人念念有词的在祷告什么,只是觉着神父觉特别可笑。薛翔看着讲台上喋喋不休的神父,想着这家伙若是脱了长袍是不是和大家一样也骑个自行车穷忙活,是不是也蹬个板车拉蜂窝煤。想到这里薛翔差点儿笑出声来。那边柳芸也是极不耐烦,于是两人悄悄的退出教堂。一到外面,终于深深的吸了几口空气,一下子清爽舒服了许多,相视一看禁不住大笑起来。国外的生活,该不会也是这个样子吧,这些人也太能装了。

分类: 

评论

如玉的头像
 #

姜尼也写小说了,文笔不错,先收藏,回头细读。

祝圣诞新年快乐!

 
姜尼的头像
 #

早读呦

圣诞快乐

 
如玉的头像
 #

好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