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两个人的麦当劳

两个人的麦当劳(曾刊于《洛城文艺》)

 

眼镜男裹着浴巾走出来,茶已经泡好,鲜绿的碧螺春仿佛精灵在水中起舞,精致的水晶杯也有了生气。眼镜男穿好衣服,端起茶喝了一口就放下了:“水温回放太低了,没泡开!”女人没吱声起身收拾水壶。

 

眼镜男拿出一叠加币,新版的加币一百块鲜艳的颜色,很有质感,在他的手指间沙沙作响。他抽了几张忽又想起什么,把钱全放桌上:“下周我有朋友过来,一起去瀑布赌场玩几天?”

女人扬起脸,挤出一丝淡淡的笑:“好啊!”

眼镜男顺手捏了一把女人粉嫩的脸:“那我先走了。”

 

女人默默地等他起身,女人的窝,时尚又品味,到处透着年轻的气息,头发花白的眼镜男是摆错了位置的装饰品,太不和谐。却无法扔掉,眼镜男是开出漂亮花的丑陋藤根,拔了就不会有花的存在。

 

关门的霎那,女人的心开始平和。眼镜男曾直言不讳,看上的就是女人这份沉静,如今的女孩中不可多得,所以他愿意铤而走险金屋藏娇。女人觉得那么美好的词用她身上是糟蹋,她不过是无话可说。她找不到为自己开脱的理由,对自己她一样嫌恶,但摆不脱诱惑。

 

女人熟练地开始换床单被套,等洗衣机的灯变成绿色,女人也正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她把衣服塞进烘干机,拿包出门,桌上的钱塞进包里,钱只有在自己身上她才觉得安全。

 

午夜后的街道没有了喧嚣,灯光下的建筑和树或者人都显得迷离,仿佛镶上怀旧色彩的照片,女人的高跟鞋踩碎这宁静。女人有时想,要是这条路永远走不完该有多好,有时又在算,还有多少日子熬到大学毕业,毕业了是不是就不会再有类似的场景出现……

 

女人的目的地是路口拐弯处24小时开的麦当劳,女人需要的是那份静谧,卖垃圾食品的菜场也会有静谧?初初女人也难以置信,不过事实真的存在,就如人的两面性。两面间可以天地反差。

 

麦当劳的儿童区域,空无一人,在那里,女人的心和孩子一样飞腾,在空中绽放,这样她才觉得世界属于自己。

 

服务员还是那个华人男孩,男孩年纪应该和女人相仿,只不过女人觉得自己心老。这三年来,他们几乎每周的这个时刻都以这样的方式相遇,并没有什么交谈。女人第一次见男孩时,很亲切,也让她隐隐的羞愧。她曾经想过要和男孩成为朋友,不过一次无意中她看到了男孩的眼镜架鼻托上的商标——洛思特,这个标志在眼镜男那里她见过,也听说过,可以带的起这款眼镜的,一定是富二代了,来麦当劳打工,或者怡情,或者娱乐,跟她肯定两个天差地别的世界。

 

女人对设想中男孩的那个世界是个偷窥者,这让她对男孩凭空的产生了怨恨,她冷冷地把他们并不近的距离拉得更开,她未曾预料的是男孩这份工可以做这么久,好多寒冷的冬夜,这异国他乡,女人独自坐着感受凄凉时,那个男孩居然会给她生出一丝暖意。

 

男孩似乎今天有些心不在焉,把她的薯条拿成了儿童的,她拎起比火柴盒大不了多少的薯条盒,男孩的脸腾的一红:“不好意思,我,我另外拿给你……”

 

女人坐在儿童区域的角落,一大一小两盒薯条站在餐盘里,很可爱,红红的颜色却给了她很多遐想。男孩在旁边擦拭着桌椅。以往很多 的时光,他们就是这样度过。她总是静静地看着,那时嫉妒会消失。那个狭隘又空旷的小天地,只有他们,她很多时想:同是天涯沦落人,虽然彼此的天涯差别甚大……

 

今天,男孩制造的杂声多而大。她忍不住抬眼,询问的目光,男孩更加手忙脚乱。她轻声问道:“有心事吗?”

男孩看着她,尴尬地笑笑:“为房租发愁呢!”

女人的眼里满是质疑:“你,怎么可能?”或者这个世界真不缺残酷,每个美丽都有背后的沧桑。

男孩很坦然:“没有遵照父母的意愿------学医,自己供自己,学画……”

 

女人的心瞬间融化,轻得像羽毛,飘向了上空,她愕然的嘴巴很久没有合上,独自坐了很久,凉透了薯条给她扔进了垃圾桶,离开时她取出包里的钱,用餐巾纸裹好,递给了男孩。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女人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疾步离去,高跟鞋的声音依然很响,女人的脚步却很轻盈,虽然她要面对的一系列事情:搬家,找工,重新开始都不轻松……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其实,人不是过一生。。

 
夏婳的头像
 #

是啊,自己开心同时不伤害别人就好了。。。

 
予微的头像
 #

要跳脱,不容易!写的隐晦,又明暸。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鼓励!圣诞快乐

 
关令尹的头像
 #

不太理解最后的转变。按常理,在得知男孩那么“作”后,女主貌似应该更妒忌他才对……虽然晓得“麦当劳”的意思是“吃麦的人应当劳动”……

 
关令尹的头像
 #

其实觉得本篇不妨作为一个开头,我想象中的发展是:在妒忌心的驱使下,女主走了暗黑路线,引诱了男孩,一步步引他放弃理想,重新去学了医,与家庭和解,变回了一个典型的富二代,大有步老眼镜男后尘之势……

无疑,女主将自身的处境和理想投射到了小眼镜男身上。她对男孩的感情其实近乎自恋。在“毁掉”男孩的同时,她也毁掉了内心深处的美好,这才是最彻骨的悲哀、最彻底的堕落,臻乎腹黑之极致。

呵呵,个人观点,纯属妄想。

 
夏婳的头像
 #

哈哈,耳目一新,原来您眼里男孩是作?改动更新颖!谢谢!

 
夏婳的头像
 #

哈哈,耳目一新,原来您眼里男孩是作?改动更新颖!谢谢!

 
关令尹的头像
 #

倒不是我觉得男孩有多作,而是我觉得“女主应该会觉得男孩很作”。我本人倒是希望男孩是个独立真诚有理想的好青年,因为这样毁起来才够味,才够惨。个人的期待是做成一出悲剧,而非作男的闹剧。

 
夏婳的头像
 #

哈哈,我自觉是残忍人一枚,却原来后面还有高人您啊!Coo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