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与车——欲说还羞的故事

我与车----欲语还羞的故事

记得读过的文章一般都是与某某不得不说的故事,可是我从来没有和谁有不得不说的事情。今收到网友之邀-----说说文科女和车的那点纠结,才发现我与车之间确实是发生了一些欲语还休,确切是欲语还羞。。。。

我从小就人高马大的,172公分的身高老被人认为是篮球队的中锋。可事实是,我连望风都不够格,各样运动的规则迄今为止无一项弄得清楚明白。所以让我这种运动白痴去对付车,唉,真是不提也罢,一提,满壶都是不开的水。

我年少时,车是精贵物品,生活里是两轮子的自行车,我宁愿两条腿去量(我的腿就是在这量来量去之间变长的,不信的可以以身试法),也绝对不去借那轮子的力量,记得那时我偶尔去幼儿园接侄儿,每次都是推着自行车走,从不敢飞跃上去蹬着走。别说自行车上还有我娘家的小皇帝,就是没有,那飞跃的雄姿对我来说也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我骑的都是斜杠的,方便脚伸缩,即便这样,摔得鼻青脸肿的日子在我那为数不多的骑车生涯中比重还是非常大的。

到后来发展成摩托车了,对胆小如鼠的我更是雪上加霜,死赖着不学,还找出N 多理由,巴士的士司机都是要有活路的吗?而且机动车越多就越不环保,对吧?我这无产阶级的接班人根正苗红,思想觉悟绝对不是一般的高,我老早就开始忧国忧民了,只是一直没有得到深切表现的机会而已。

话说那时独自飘泊异乡,家里人就希望找个同乡一起,节假日回家也免得东奔西跑的。有这么位很合适的人选,他家我家走路二十分钟,我们中学就大约认识,只是从没有来过电而已,想必对方肯定是听从了感情可以培养之说,就开始约我吃饭,吃了几次饭后,因为他在公安局工作,假公济私的拿着摩托车要教我,具体过程就省略了,反正人家教了一次之后就音讯全无,不管是哪方面都没有下文,把各自家人美好的愿望白白葬送了。。。我当时木有任何感觉,现在倒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真地会因为学车太笨而飞人出局的吗?还是故意借题发挥呀?当初应该本着挖不到真相死不罢休的精神去寻求答案的,至少不见了一个我生命里千古无解。

后来朋友建议我越过摩托车,直接朝小车进军,看到密封性不错的空间,我的心思有一点点蠢动。那时车还是手动档多吧,同事兼好友刚拿到驾照,兴致勃勃拉我去兜风,在一个红绿灯前熄火,而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我们的上司正好在后面,变线到旁边热情洋溢地表扬了一番,我的学车雄心也随着那灿烂无比的笑容彻底死火。

虽然我和车无缘,但还是很会坐飞机的,一路就飞到了多伦多,加拿大的地广人稀不用我说,全世界无人不知,还有天寒地冻的天气,不开车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教车师傅是收钱的,所以越是笨学生理论而言应该越喜欢,谁会和钱过意不去呢?但我的教车师傅即便是把我想象成一堆加币也还是难以忍受我的笨拙,三番五次催我去考试,加拿大驾照难考众所周知,身边的朋友最高纪录有听过八次之多。我家领导忍痛割爱掏出了一千加币:这个钱花光了,你再拿不到就去练习雪天骑自行车好了!那样还可以省下汽车保险费!

由于近来老年痴呆日益严重,我已经忘了考车牌的种种惊险过程,反正是在一千加币差不多见底的时候,有天终于哆哆嗦嗦地可以正式单独开车上路了。第一次出去,打了N个电话骚扰正在上班的领导,至今仍是笑谈的经典:车怎么锁?怎么锁?怎么锁?领导说我的这个问题让他的同事把茶水喷到了两米之外。真是不解风情外加不开窍的主,这本来就是事实,老师从来没有教过,每次来接学车,车已经发动好,学完回去,老师把车开走,我怎么知道怎么锁车,难道每个人都做得到无师自通吗?

初初常把车停得让旁边的车无法打开车门,以至于屡接抱怨的我只好把车趴到无车之处的停车位,再去目的地都要跋山涉水,万里长征一番。别人五分钟可以到的路,我得开十五分钟,每次出去,鼓足勇气,心跳加速,比见初恋还要紧张。安全到家后,我都是长舒了一口气,再为自己庆贺一番。

跑到了美国,趋势反而向坏的方向发展,多伦多的路好似围棋盘,附近的地方也不怕兜错什么的。可是美国就不同了,而GPS对我的作用就是测速器,超过限速5迈,我就去踩刹车,一见黄灯我也刹车,我家的车换得最勤的是刹车片,车的天窗我从未开过,很多功能被我束之高阁。开着被领导淘汰下来的3点5升的车我一路抱怨不停,

坚持我只要1点8升的就可以,领导苦口婆心的分析其优劣性,被我一杆子敲回:我要那么快加速干嘛?国内的交通规则教导我们:不抢一秒,宁等三分。我好歹也算淑女一枚,干吗要自毁形象去抢道啊……秀才遇着兵是领导最后的总结,理工男用词就是不会贴切,他是秀才,我怎么得也算文艺女吧!?

我家领导说他坐我开的车会急出神经病来,我振振有词:那总比你血泪告票收一堆强吧!领导不服气:你以为你妨碍交通就不收告票了?事实证明知妻莫若夫,我唯一一次被警察抓的经历就是因为停牌前我过于激动,急不可待地踩了刹车,据事件中该警察目测,离停牌白线还很有些距离……

我怕变线,每次出门前都是算好线路,还因为领导大包大揽的缘故,好长时间都不会加油,出现过在加油站拿着油泵不知所措的情形,有帅哥慨然解围,激动万分的我居然递上两块大洋当小费,把人家气得直呼:上帝呀!事后探讨总结教训,我应该借机获取电话号码套近乎的,说不定就会有美丽的艳遇故事上演!奈何加油这事实在简单,我一学就会又没有表演天赋也无法再装不会,算是错失了很多潜在的浪漫。不过自此之后,我都淡定了很多,就是万一车在大马路上不跑也不会太过着急,谁知道下车帮的是汤姆还是皮特?帮领导在高速换胎的就出现过美女,只是荒郊野外空旷之地,领导连请人喝咖啡的机会都木有。

我也趁机说就是因为此我不乐意上高速的,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不敢开上高速,不管多远的行程,也是领导一力承担,领导本着生命第一的原则,只有忍气吞声,虽然心底是怨声载道。朋友们都觉得好奇怪,我这么天马行空,大大咧咧的女汉子居然如此胆小怯弱。我无词为自己开脱,只有默默叨念:难道我内秀不可以吗?心里柔美不好吗?谦让给能者多劳有错吗?唉,这个车界什么时候可以给像我这样的文科女一片璀璨的天空?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多伦多的路标指引稀里糊涂。俺也严重附议夏婳,开的狐狸稀涂。严重真事,不是盖的:

话说有一年和朋友开车去多伦多玩,住在多伦多机场的喜来登(喜来登那时是俺们公司集团里的,折扣价)。阿立开车在前引路,朋友的车紧跟。。。

快到之时,看着高速路上的指示牌。开始觉得该下,到了眼前觉得不对吧?木有下。。。错了。

前面下去,兜了半圈,回来,再下。。。果然。。。对的。

到了机场那块,分道线和麻婆面线没过敲似的。木有开在正确的面条线上,绕机场一圈。。。致意。

再转回来,面条别吃,哦,别上错了。终于进了机场,耶!。。。且慢!里面面条线里还要分出面条线来。还是没吃对,哦,看对分面条线。再绕旅馆机场里兜一圈。

第四次吃面条线,胸有成线啊。看着正确的面条粉线正要一口咬下去,后面开车的朋友太太跟着俺绕了四个大圈小圈,不耐烦了。超上来引路,又错了。

阿立: 艾玛,是不过五。天意啊。

 
夏婳的头像
 #

哈哈!立哥,这么美好的经历要配图成美文一篇!

PS 立嫂真是大美人一个呀!赞赞赞!

 
予微的头像
 #

哈哈哈!“但我的教车师傅即便是把我想象成一堆加币也还是难以忍受我的笨拙,三番五次催我去考试,加拿大驾照难考众所周知,

一堆加币!

 
夏婳的头像
 #

可爱吗?还颜色鲜艳。。。。。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