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06)

 

余韵亚有神经病(06

 

 

 

   「看妳的大哥及小妹,他们不是早就将兄弟姐妹之情一笔勾销了吗? 怎么他们能做到,你余醒亚就做不到呢? 」仿佛栋柱愤怒的声音,又在耳边吼了!

 

    醒亚匆匆梳洗之后,轻轻地走到勇勇房内。 勇勇睡得十分安详,做母亲的醒亚,不看则已,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棉被下面勇勇的身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长了? 真是变成一个大孩子了,一张床,倒被他的身长占去了那么多!

 

   「真不知我每天忙些什么? 怎么勇勇长得这么大了,我竟然没有注意到! 」醒亚心中十分感慨。

 

    勇勇这孩子太乖了,太乖的孩子总会给人一种早熟的错觉。 醒亚这个做母亲的心里,一下子涌进了无限的怜惜。

 

   「爱与怜是连在一起的! 」醒亚想。 忍不住低下头去,轻轻地吻着儿子的额头,勇勇睁开眼睛,看见妈妈的脸,伸出双手搂住妈妈的脖子,半醒半睡开口说道:「妈妈回来了,我看爸爸今天肚子不太饿,不肯吃东西,就特地讲了一个笑话给爸爸听,我看爸爸没有笑,就赶快把我的成绩单拿给爸爸看。 」  

 

    「爸爸看了吗? 」妈妈问,心非常感谢儿子。   

 

    「爸爸看了成绩单,摸了我的头。 」

 

    「爸爸说什么呢? 」妈妈追问。

 

    「爸爸叹了一口气,说是很好。 」勇勇非常高兴地笑了起来。

 

    「嗯,你的成绩单都是很好的,怎么今天妈妈回家时候没有给妈妈看呢? 」醒亚很慈爱地问勇勇。

 

   「我把我的成绩单贴在冰箱的门上,妈妈回来就忙着做菜,开关冰箱的门好几次,都没有看见! 」勇勇说。

 

   「有这样的事! 」醒亜听儿子这么说,心里一酸,眼泪就忍不住下子涌入眼睛框之中。 那时她正一心一意要赶在栋柱回家之前将菜做好,然后抢着在他到家之前能够出门,以免有正面的冲突,哪里会注意到冰箱上贴的什么成绩单呢!

 

     醒亚将头撞过一,因为她不希望做母亲的眼泪,滴到乖儿子勇勇的脸上。

 

凭心而论,怎么能怪栋柱不高兴呢? 醒亚离开勇勇房间,躺到自己床上之后,心里还在起伏不定地胡思乱想,自己的姐姐韵亚与丈夫栋柱本来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他只不过是娶了余韵亚的妹妹醒亚而已。

 

    想到这里,醒亚忆起她与栋柱最初认识的时候,栋柱曾经告诉过醒亚;「我堂哥听说妳的名字叫余醒亚,就一再追问你是不是本校校花余韵亜的妹妹? 还一再追问,你长得有没有余韵亚漂亮呢! 」

 

   「那你怎么对你堂哥说的? 」醒亚记得她曾经问过栋柱。

 

   「我告诉我的堂哥,说你们两人不像的! 」记得栋柱曾经如此回答。

 

    怎么说呢? 其实他们俩姊妹的长相是很相像的,只不过她俩人的神情举止不同,不认识会认识的人看了,都觉得他们不像罢了。

 

    两人都有细细长长的眉毛,黑黑长长的眼睫毛,圆圆水水的眼睛,虽然鼻梁都略略有点扁平,完全不影响她们的美丽,嘴唇中等大小,线条分明,醒亚的嘴常常坚毅而有力的抿着,眼睛又因为近视而戴了眼镜,韵亚其实也是近视,一则因为度数比较浅,二则她从不能静下心来看书,她既不爱也不愿戴眼镜,又常常模仿明星之流等人家拍照似的夹着眼睫毛,嘴唇也爱娇似地一径温温地心不在焉地笑着。 

 

   妹妹醒亚给人的印象是干净、清爽、聪明、伶俐,而姐姐韵亚给人的印象是美丽、多情、爱娇、妩媚。 

 

    说到俩姐妹的神情,醒亚有个秘密,那就是有一次醒亚脱下眼镜来照镜子时,有意无意的学着韵亚一样那样的者眼睫毛,嘴角也爱娇地温温地笑着,呀! 就跟韵亚的表情完全一样,活脱脱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真正吓了醒亚一跳,自从这次以后,醒亚更是有意无意格外坚毅有力地抿着嘴,到了后来,嘴角竟然隐隐约约有两条看不见而明明就在那儿沟纹。  

 

  醒亚认识栋柱的时候,姐姐韵亚已经发过一、两次轻微的病状,不过那时病情尚轻,发病期也是极为短暂,虽然不发病时行为举止与别人已经不太一样,年轻时候的姐姐韵亚,人长得甜美,表情又特别无邪 ,人见人爱,当今世上的人见了美人儿,有谁再以平常心丶平常情来看待她们呢? 人人认定美人儿与容貌平庸的人本来就应该有点不同的,不然,国色天香怎能变成仙女呢? 

 

   姐韵亚在考大学联考之前发过一次病, 那时只不过无缘无故地哭哭啼啼了一两天而已,后来大学四年级,为了一个假想的男朋友,又发过一次,父母亲对她特别怜惜,而父母的态度,影响到后来,全家平常都事事都比较迁就大姐韵亚,外人只知道余韵亚小姐一直是品学兼优的模范学,又是〝秀外慧中“的大小姐,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每次发病的时候,父母是全力以赴,以致全家都深受其苦的。 

 

  小妹智亚就经常埋怨,她说;「我们有什么童年,什么欢乐的童年? 大姐一发病,出走失踪,全家分头去找,父亲母亲的心里,哪里还有我们呢! 」 

 

  奇怪的是,对家中这种情况,醒亜不但不怨恨,反而是与父母一样的着急,或者也忙着去寻找大姐韵亚,或者听了父母的指示,在家中烧饭照顾小妹智亚。 

 

  好在大姐初期发病的时间不过只是一两天,哭一哭,吵一吵,就过去了,而且中间不发病的时间那么长,长可以忘记韵亚曾经发过病的。 

 

  大姐韵亚的病,虽然一直都是时好时坏,但有一个可怕而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很明显地摆在面前,那就是;她的病情是在走下坡路,发病的次数逐年频繁,每次发病的病期,也是一次比一次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平复,不发病的日子,也越来越短,也就是说,以前是好几年再发一次,每次一两天就过去了,现在呢,是每半年就发一次,发过之后很久还不能恢复正常。 

 

  而且,只要仔细留心,就会发现她温温的笑容,愈来愈诡异,她格格发笑的声音,越来越不能控制,正像小妹智亚很直率的说过;「二姐,我看你放弃算了,大姐摆明了是不中用的啦! 照顾她是白费力气了啦! 」 

 

 「这是什么话! 小妹,亏你还是个医生呢,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医生的责任不是要病人舒服些吗? 也就是说明明已经染上了绝症,还要想办法减少病人的痛苦呢! 」醒亚愤愤地说,怒得连气都换不过来了。 

 

  「就是因为我是医师,见的病例太多了,像大姐这样不合作的病人,不但自己不行了,还要把我们全家所有的人都拖下水啦! 」

 

  「做医师的不是应该悲天悯人,要拯救病人的吗?! 」醒亚气得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你这做医师的,当然比我们更明白,现在科学证实,生精神病的,很多都是些先天遗传不幸的人,或者生出来精神就比较脆弱的人,总而言之,都是些命苦的人就是了! 」 

 

 「二姐,大姐不肯吃药,病情不能控制,当然...。 」 

 

 「小妹,大姐说反正吃了药又不能治病,只是使人头脑清醒,感觉到痛苦而已! 」 

 

 「不吃药,不合作,没有救了! 」 

 

  「妳这大医师要怎么办? 大姐的病又不是传染病,摆明了那些药物对她不合适。 」提到韵亚不肯吃药打针,醒亚的心如刀割,在她来看,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了解大姐为什么不肯吃那些精神病人吃的药物的人了。 

 

  头痛的病人,吃了止痛药头痛会消失或减轻,别人当然乖乖地吃阿司匹林。 因为胃酸过多而胃痛的人,吞下两粒中和药之后,胃就安静了,患者自然乐于把药品送进口中。 

 

  只有精神病患者似乎完全不是同一回事,有一阵子,深爱醒亚的韵亚实在是因为醒亚的软求硬逼,明明是为了二妹醒亚才吃的药,才吃了不几天,二妹醒亚眼睁睁地看着大姐变了一个人,本来温温地心不在焉地笑着的表情,变得痴呆痛苦啦! 细细的血丝,布满在裂破的嘴唇上。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家人受苦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