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2016回国札记-2 童年的小巷


在广州西关的一隅,留着我一段童年的回忆,那里有外公,外婆,街坊邻里,以及一群一同上学的伙伴;有陈旧的店铺,街巷,当然,还有一丝丝挥之不去的童年味道…….几十年了,一直没有再驻足那条刻满记忆但再也不属于我的小巷,直到这次回国,在童年伙伴的热心引领下,终于有机会再次走进那个见证过我的童年的地方。

揣着一份怀旧的情愫,努力地寻找记忆中的丝丝缕缕,然而,时过境迁,那些定格在我记忆中的场景,早已消失于时光的隧道,汇入岁月的河流了。那间狭小却令我难以忘却的粥粉店,如今已成了一户陌生人家的住宅,那个当年常常被外婆拎着一起去买菜的熙攘的杂市,现在变成一排排整洁的住家店铺,而那所曾经伴随过我的童年,印记着我与外公外婆共度时光的老屋,也早已消失得无踪无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时尚公寓……..行走在这条曾经熟悉如今却又如此陌生的小巷,如果不是同行伙伴们时而给我一些当年的标志性建筑的提示,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真的回到了童年,故里!

说起小巷里那家狭小的粥粉店,几乎可以说是童年的我和街坊们早餐的食堂,尤其是在寒冬的早晨,街道依然沉睡在漆黑里,唯有小巷里这家简陋的粥粉店,亮着桔黄的灯光,冒着蒸腾的热气,散着诱人的香味,让我们这些赶早的上学,上班一族倍感一份莫名的亲切和温馨。简陋的店面,地道的烹制,美味的出品,在我游历世界几十年之后,依然是一份挥之不去的记忆,而那夹带着童年味道的最原始归真的粥粉香气,也早已深藏于舌尖下,不可复制,也找不到解锁的密码……

再说说那个街道里的杂市吧,当年那是一条卖肉菜和杂货的街市,熙熙攘攘,还又湿又脏,因为那时还很幼小,外婆不放心把我独自留在家里,所以常常要拎上很不情愿的我,到那个市场上排队买鱼肉和青菜,那时食物供应紧张,鱼肉都是限量的,还得早早去排长队,于我,的确是一件很无聊枯燥的事情,而外婆呢?生性开朗,人缘又好的她,总能在排队时与街坊们侃侃而谈,不亦乐乎。记得有一次,我排着队实在是无聊,就独自偷偷地在市场里乱钻,最后跑到附近一档卖黄鳝的地摊,蹲在那里痴痴地看着档主卖黄鳝,看着他熟练地从水桶里捉起滑溜溜的黄鳝,然后开膛,清洗,再交给顾客,看着看着,我竟然也学着用手去抓桶里的黄鳝,这才引起了档主的注意,大声喊“这小孩是谁的?”而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找回外婆了,害怕得大哭起来,哭着哭着,才见急匆匆的外婆找到黄鳝档来,把我给领了回去,急中带怒地狠狠地把我教训了一顿……很遥远的童年,但记忆犹新!

顺着街市的旧址走着走着,就该到达当年外公的老屋了,然而,街景已经面目全非,在高楼林立的建筑群里,屋子消失了,通入老屋的那条小横巷也不复存在,那一刻,站在本来属于它的那片土地上,只有记忆中外公的那间老屋在脑海里如电影般清晰地回放着,镜头里那间陪伴过我童年的房子,有饱蘸外婆对我无微不至的呵护和溺爱,我与小伙伴玩乐的嬉戏和欢笑;有文革期间外公被抄家给我带来的恐惧,也有在那个纯朴的年代里,邻里间互亲互爱,和睦温馨的街坊友情……一幕幕,由远而近,依稀中泛起阵阵对童年的眷恋。

走进小巷的深处,那里有我曾经的小学,在那一小片的天地,记载着一个小学生曾经的纯真,欢乐,骄傲,还有荒唐……然而,记忆中的那一排排简陋陈旧的教室,那一个挥洒过汗水的操场,还有校门前那一片留下过我们多少嬉闹的空地,都已经荡然无存了,隔着铁栏栅,只见一幢教学楼在静静地伫立着,而我,竟然记不清,我是否在里面的教室里上过课,后来,在同伴回忆的故事里,我才努力地相信,哦,原来在我转学前,的确在这幢当年的新楼里度过了一段很暂短的时光。因为是周末,不能进去再看一眼曾经的教室,那就在大门外留着影吧,看来这是小巷里仅存的一个保留着我童年气息的地方了。

与儿时的伙伴,带着共同的回忆,再走了一趟这条久违了的童年的小巷,那些曾经那样暗淡无光,那样不屑一顾,乃至不堪回首的童年回忆,经历了几十年时光的发酵升华,如今已沉淀成一串串闪光的珍珠,深嵌于心灵深处,今天再次走近,这阵心灵的触动,足以让记忆的闸门开启,怀旧的情愫逬发,泛滥……

昔日的小巷,纯朴陈旧,却熟悉而亲切,因为那是我童年的家;如今的大街,现代时尚,而我却成了一个不再有归属感的匆匆过客……

小巷在更迭变迁,唯有那一条依旧古朴的青石板路,在默默见证着小巷的起落今昔,而我呢,也只属于被深深刻印进记忆细胞里的那一条童年的小巷……

 

 

此文刊发于《星星生活周刊》2016129日第793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好文深情!

 
深秋红叶的头像
 #

谢谢阿立!那是一份挥之不去的童年回忆。

 
海云的头像
 #

童年的记忆

 
深秋红叶的头像
 #

遥远却很清晰,谢海云!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