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的邻居

我的邻居(曾刊于侨报)

 

一晃到美国也有些年头了,也处了一些邻居。算是对国外文化了解的一个小窗口吧。

 

刚出来住在北边的乡下,我们租的房子,那是一个很大的出租住宅区,有三十几栋,每栋八户人家,楼上,楼下各四户。我们住在其中一栋的楼上,对面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单身妇女,斜对门是位单身男士,隔壁是两个女孩。

 

那时我谁也不认识,每天和国内的闺蜜都要煲电话粥几个小时,当然免不了八卦这些新邻居。闺蜜了解了大概之后,问为什么那两个单身的不可以在一起?

我被吓了一跳,细细观察,答曰:好像男的比女的小好几岁。

你什么观念啊,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你不知道啊?你要想办法牵线牵线,把中国的乐于助人精神发扬光大。闺蜜谆谆教导。

 

虽然觉得那是居委会大妈干的事情,我当时的年龄离大妈还是有距离的,但是我们伟大的祖国不是有话说:有志不在于年高吗?男邻居那里,通过我家领导的侦查,情况终于摸清,在一家车行做销售,老家欧洲那边。剩下的,领导以不可以探究隐私为由没有细问。

 

对门的女邻居也要上班的,所以我只好选择周末行动,只要一听见对面门响,我就如箭一般冲了出去,结果每次都看到人家和一年轻貌美女性同进和同出。我苦恼于无从下手,便邀领导帮忙,可否支开那位美丽的女同志?

领导慢条斯理:你都知道了人家是同志,还瞎忙活啥?

我如醍醐灌顶,大梦初醒,对着闺蜜一顿臭骂,险些坏了我的名声。这次做媒流产,也算近距离见识了一下同志吧。

 

隔壁的两女孩都在上大学,见到感觉都是激情燃烧的模样,她们也很热心。有次那时半岁的大宝半夜高烧不退,一脸疹子,吓坏了的我们冒然敲门问医院在哪,她们二话没有说,开车就带我们去了。

其中一位的妈妈偶尔来探访她们,那妈妈非常健谈,楼下溜狗碰到,拉着我聊个没完。才知人家是最真正的有志不在年高,妈妈往五十奔了,也在念大学,说完成了养儿育女的任务,要过自己想过的日子。我的感受,至今仍觉不是佩服两字可以概括的。

 

后来我们搬到另外一栋,住楼下,对门是位老太太,斜对门是对老夫妻,隔壁是位过了不惑的单身女性。那时我家大宝正属于麻烦的两岁期,每天稍有不顺,就哭个天翻地覆。对门老太太对此不胜其烦,大宝的音量一大,她就跑来敲门,而且一定要看到大宝安好才离开,仿佛我们在虐待大宝。我从最初的很怕她敲门发展到很希望她敲门,因为大宝一看见她严肃的脸,就像拧上了水龙头开关一样,哭声即刻止住。

 

斜对门的老夫妻非常和善,慈祥,每次看到我带大宝出来玩,都热情地打招呼,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对大宝的赞扬之词更是倾泻而出:漂亮,可爱,聪明,活跃·········很多的时候被他们夸得我几乎都认不出那是我家大宝了,和他们相处是极其美丽快乐的时光。

 

鉴于上次的教训,后来我对单身的邻居都尽量避之,隔壁的她有时穿着保安的制服,便猜想她的职业应该是保安之类的,看肤色应该是墨西哥那边来的移民。加上她可能上晚班,大宝白天的哭闹对她的休息肯定是有影响的。(这边的房子大都木头结构,隔音效果极其差)我对她有难言的愧疚之情,所以快到圣诞节的时候,我买了一份小礼物挂在她的家门口。也没有见她有什么回应。平安夜那天的白天,特快专递工作人员来敲我的门,说邻居有个包裹,应该是件礼服,想可能今晚的聚会要穿,可是她现在不在家,今天他们办事处下班会很早。所以希望我可以代收一下。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签收了,写了张条贴在她的门上。晚上,我们本来去朋友家,结果只好留下领导等她来拿包裹。之后过了很久,她突然出现我家,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她亲手做的,非常复杂,漂亮而美味的蛋糕,还给大宝买了一个玩具当礼物。我觉得太盛情了,便说只可以收蛋糕。她进一步解释说,她前段失业,差点连房租都没有办法给了。说谢谢我们的圣诞礼物,让她感觉很温暖,还感谢我们平安夜为了等她而分开过,现在她找到工作了,所以一定要来表示一下。我的同情心被无限地激发起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拉着她的手:你真的好不容易呀,我虽然没有钱,但是还有饭吃的,如果万一下次碰这样的情况,你到我家来吃饭好了。

结果闺蜜对着我劈头盖脸一顿训斥: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一点剩饭就打发了,人家吃的起司奶酪把你吃到破产。。。。

 

过了几年,我们搬到南边,买了自己的房子,和大都中国人一样,我们也抢好学区的房子。等住进来一看,领导说:我怎么感觉搬到了新德里一样。是呀,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和印度人最喜欢好学区了。我们左边的印度邻居比我们后搬来。他们那时已经买下房子,深更半夜来我们家拜访,希望我们帮他们拿信,拿垃圾桶,并在临搬来前夕在网上订了很多东西用我们家地址,我们代收。结果是我们家大餐厅变成了一个小仓库,朋友来都问:要搬家么?等我解释清楚,朋友语重心长:在美国切不可给别人用你的地址乱收东西,万一是毒品,你的麻烦就大了。吓得我是冷汗淋漓。

 

他们东西拿走后,不仅没有我我期待的感谢,奇怪地是我和他们打招呼,人家尽然不理。把我气得够呛,也干脆不理他们。人家倒好,有事时又过来了:你们家的空调出水管也喷水的吗?你们杀蚂蚁用啥药?你们除杂草用和施草肥的用啥牌子?我们可以到你们后院玩滑梯吗?有时问也不问,直接把车停你们家门口,把自己家门口空着。我是晕头转向,莫名其妙,想想这还得做邻居就认了吧,依然耐心回答,可以做到的也不拒绝。结果任我一片苦心,还是回到从前,只要没事时,我跟人家打招呼,人家就视若不见。我那个气呀,也想不明白,闺蜜提醒我:人家说不定也想不明白你呢,没事打什么招呼,有事再说话吗!这中国女人,太麻烦!

 

偶的神啊,我只有感叹这文化差异也太大了,人和人呀太不一样了。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肿么稀奇古怪的事都让夏婳碰上了,乖乖!

俺们现在的小区不象新德里也不象符离集,没啥咚咚好写。除了小区万恶的铲雪车,老把湿雪堆到俺们车道上来。刚才阿立嫂说,万恶的铲雪车又来过了,又把湿雪兑到俺们车道上。阿立嫂,先车道上洒盐,再小心翼翼的走出去,把那万恶的湿雪堆慢慢的、愚公移山、阿立嫂铲雪。。。

正是万恶的铲雪车,可怜的阿立嫂。

 
夏婳的头像
 #

抱抱立嫂!

您们那里是新泽西吗?以前见惯了多伦多的铲雪车,后来见到纽约长岛的铲雪车,脚着好可爱的玩具呀!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回夏婳,俺们离新泽西够远,一天车程呢。

俺们是在密歇根。

 
夏婳的头像
 #

哦,那是雪大,应该和多伦多差不多哈。。。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啊,突然想起买房子以前,住公寓发生的一件事儿:

话说那天阿立下班回家,阿立嫂说:正带着小小阿立在后院玩,看见对面楼上两个美妞,上身全裸的晒太阳。赶紧带着小小阿立回房间了。乖乖。。。

正乖乖呢,突然电话响了。阿立:哈喽?

电话那头(鹰文):叽里呱啦。你报警木有?

阿立:报滴神马警,为了神牛事?

电话那头:叽里呱啦。。。

阿立:瓜拉基里。。。俺才下班回家好不好?

咔嚓,那边挂了。。。挂的是电话,不是人!

 
夏婳的头像
 #

哈哈,立哥太幽默了,鹰文,挂人,哈哈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