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遇见(6)

(六)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除了加班,我很少会在九点半以后回家。

爸妈早已经睡了。

洗漱好以后,我坐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睡觉前的阅读,对我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满足。

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似乎就是一个梦,而且,我觉得自己今天的行为不可理解。

“我今天的话是不是太多了,和一个从来不认识的人,除了他自己说出来的一个名字,我对他一无所知,但我为什么又会和他谈那么长时间呢?”在这样的迷惑中,我进入了梦乡,这一觉就到了天亮。

天亮了,我又想起了昨天的那一段时光,“是个梦,肯定是个梦。”然而当我看到那漂亮的手机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一切真的发生过。

时间不由得我是不是在做梦,依然一天天地过着,渐渐地,我有些淡忘了那天发生的一切了,只是在别人问起我那漂亮的手机时,我就开始在记忆里搜寻,搜寻庄桥的笑容,搜寻那一个下午开始的记忆,而庄桥的笑容始终很模糊。

当搜寻记忆的时候,我就闭上眼睛,于是,一只蝴蝶和庄桥那模糊的笑脸交替出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每次都是这样,没有刻意去想这件事,但是这个感觉就这样的存在着。

当然,随着时间,这样的记忆慢慢开始遥远,直到有一天晚上,我打算睡觉了,家里的电话响了,竟然是庄桥打来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感到很奇怪,就问,你怎么会知道我家里的电话?庄桥笑了笑,你忘记了曾用我的手机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

    有了这次通话,我们之间的的交谈渐渐的多了起来,但也仅仅是交谈,也仅仅是天马行空地谈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我始终没有询问庄桥的具体情况,没有问他是哪里人,没有问他是干什么的。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喜欢上和庄桥通电话的感觉,感觉和一个并不在同一个生活圈里人说些胡言乱语,是一件极其放松的事情。生活给了我们太大的压力,似乎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都要事先考虑清楚,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微笑都是程式化的。所以,和庄桥的交谈成了一种放松,我觉得,有这样一个不带任何功利性的朋友的确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虽然我不去问他的情况,但我的一切庄桥却问得很仔细了,庄桥问了,我就回答,有时候也借着机会发几句牢骚,毕竟,工作、生活带给人的压力,使我需要找一个诉说的途径。

但我却从来不主动去他的情况,我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去问,也许在潜意识里,这个人就根本不是现实中存在的一个人,只是,我迷恋着他的话语中给我带来的那种自信,是这种自信在那段压抑的生活给了我支撑的力量

所以,即使不知道他的情况,我也还是喜欢和他谈话,因为,我可以感觉到,他是那样的优秀,而曾经那样自卑的我,和一个如此优秀的人天天晚上在电话里聊的如此开心,对我来说,是一件多么难得又多么具有诱惑的一件事。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不应该是自己内心想像的那样无用。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看书,这些年来,我除了考试成绩不好,自己总觉得,其他方面也还是有长处的。我这写年来最大的收获是看了很多的书,我什么书都看,看诗歌、看小说、看哲学、看宗教……。虽然看了很多书,但是我总是发挥不好,我总是一本正经地和人谈话,然后很多人听不懂我的话,于是,我就感觉非常孤独,而孤独带来的自卑曾经笼罩着我的一切。

然而,我的话庄桥都能懂,哪怕是我一声不着边际的叹息,庄桥都明白了我在叹息什么,虽然这叹息的表情他并不能看见,他明白我的话,明白我的思维,明白我的叹息,而且还常常评点一番,这就让我很诧异,同时我又很享受这样的评点。

    渐渐地,我知道,庄桥是学工科的,曾经当过大学老师,但是,我感觉到,他似乎更喜欢和我谈论文学的东西。于是,每次和庄桥的电话,我都滔滔不绝地说着最近我干了些什么,在看什么书,比如我刚看了那段时间流行的《狼图腾》,我就谈狼的性格以及人的性格。庄桥似乎也受到了我的影响,我看过的书他都要去找来看一遍,他说,这是为了看书的那种感觉,也为了能看懂我的思想。

    我对庄桥的电话有了一种依赖,一种从内心泛起的被认可的依赖,因为可以懂一个人以及被一个人所懂。

    然而,我觉得这样很不好。我对这种依赖有一种抵触,我不愿意自己陷入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中,所以,我从不主动给庄桥电话,直到那天上网时的那一个刹那念头。

那天,我做完了一切该做的事情,就在网上无聊地浏览着,渐渐地,我觉得疲倦了。在准备下线关机之前,忽然,她闪了一个念头。于是,她打开google(真的,那时候网络还是可以用google的),输进去两个字:庄桥。

    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经历,突然觉得好有意思,同名不同命,原来真的是这么奇妙。我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觉得很好玩,然后,看到一个外企的官网新闻,区域总裁竟然也叫庄桥。

    “呵呵,这年头,同名的人还真不少。”我笑了起来。

    我把箭头指向那个地址,点开了那个企业网站,一页一页地看着,这是一个很大的企业,地址在沈阳。看的时候,我想,下次可以开庄桥的玩笑了,你看人家,和你同名,也是东北人,人家就多有成就。

    当我我点开了总裁寄语那一页,看着看着,我有些窒息了,屏幕上那微笑着的脸是那么的熟悉,分明就是那天和自己谈了很久的那个男人,虽然自己当时没有认真去看那张脸,但自己记住了他的微笑。

    于是,我又开始搜索那家企业,渐渐地,我觉得自己的思维开始混乱了。这家企业的尖端产品和技术竟然居于亚洲第一。

    难怪他那天出手那么大方,原来,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越来越好看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