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13 小时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06

你在这里

晚秋独语


晚秋的一个早晨,我散步走到了天使大道和朗蒙特街拐角上的一所三位一体路德教堂。这是星期六,教堂内外空无一人。我慢慢地,一边踱步,一边端详着周遭的设施和教堂的景观。


首先来到作为这个教堂标识的高高的塔式建筑物跟前。这个淡橘色建筑物,既没有哥特式教堂的巍峨,也没有东正教教堂的华丽。它甚至也没有我所在的教会教堂的那个尖顶。这个标志着人们生与死信念的建筑物,就其本身看来,简单、质朴得不能再简单和质朴。它就是一个窄窄的筒子楼式的塔。但是它很厚重,也绝无俗气。我伸出手来,抚摸着塔壁,心头充满了厚重的敬仰。抬起头来,看到塔顶直直地向着蓝天去,我禁不住祈祷了数句。


离开塔楼,我走向教堂和停车场中间的院落。屋檐底下有一条走廊,上面的长条木凳上放着报纸,其中有一份掉落在地。这里似乎很久没有人光顾了,可报纸上的日期却是当月。


走到院落中央,那里有几张带着阳伞的玻璃桌,阳伞全都收了起来。我选择了一个角落,在一张长靠椅上坐了下来。
四周静谧极了,我的心境也是。外面一阵阵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全都可以忽略,这就是全然静寂的世界,在这里,只有我的神,和我。
塔楼就在近处的对面,我仰视着它,又轻声祈祷了几句,喃喃的,基本上就是主祷文的内容。祷告过后,我注意到这院子四周有几盆抗旱力很强的沙漠植物,全都蔫了。它们是干蔫的。经过酷夏和旱秋,如果没有照料浇水,再能抗旱,也就只能是这样了。我心中叹了一口气,问道:一个神的殿堂内的花,为什么会蔫掉?又是一口叹气,我自答:因为人们已经疏远了神;神在人们心目的天枰上,已经变得次要。不知多久以前,有人用这些曾经是生机勃勃的美丽植物来装点神的殿堂,而今,却再没有人来照料它们。而这些植物,虽然干枯,却仍然展现着一种尊严,略带着悲壮,却绝不乞怜。


在这样一个气氛里,我油然想到了文学。以前,我只想到文学需要一颗慈悲的心和一抹浪漫,却从来没有想到,文学,还需要这样一个静寂的心灵景观。你的心是神圣的,不需要成天想着将心放在俗世里裸奔。你只需要将心向神敞开,就够了。

一阵秋风拂过,地上有落叶随风而动。不用多久,南加的雨季就会来临。这些貌似干枯了的沙漠植物,一定会朝着神的恩典,再度迸发出它们的生命力。因为,它们的根并没有死,我相信。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