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们去露营吧

还是在国内看新闻的时候,每次外国人有灾难,什么海啸,地震,要不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住在帐篷里,我因此落下了心理阴影,住帐篷一定要是情非得已,危难时刻。

后来移民了,好不容易住上豪斯(house房子)了,朋友也邀请一起去露营,我说你们干嘛没事非要整得和难民似的去挤帐篷,在家吃香的喝辣的不好么?所以出国多年,对露营,我听都不愿意多听,更别提实施。

可随着大小宝日渐长大,人家是一出来就住豪斯里的,所以根本不稀罕豪不豪斯的,夏天一到天天翘着嘴巴说要去露营。无语,家里最没有地位的我只有服从的份。

去年思前想后了很久,我先去买了个帐篷。只是还没到家,跟朋友做业绩吹嘘的时候就给灭掉了威风。我买的是十五分钟就搭好的,优惠呀,可以便宜三十大洋。朋友说一分钟设立的需要大约十五分钟左右,这十五分钟设立的啊,你掂量着如果确定天黑前可以搭好地话就留着。

我立马掉头退货去了。然后在再拖上垫子,睡袋,出行的小冰箱,电筒等等等干脆一道买了,看着长长的购物清单,感觉我的心被狠狠地宰了几刀,我都看见血汩汩地往外流。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奇怪,人们开始喜欢花钱买罪受。

领导看到那些装备,天啊,这和搬家有区别吗?当然有的,我回答得理直气壮:我们是一群人一起搬。我可不敢独自一家睡在那荒郊野外,到时熊吃蛇咬,连帮忙的都没有,人多,至少力量大一些。

第一次去露营是和教会的朋友,大约六家一起。订营地的教友也是第一次,没有经验。等我们到了那里,傻眼了,没电没水不说,营地离停车场还隔个十万八百米呢!我们只好一趟一趟如民工一般扛行李,加上我们的垫子是需要用电充气的,所以那两晚我骨头都给石头硌疼了。

这还不说,那个厕所之遥远,每去一次,感觉好像十八相送一般,山一程,水一程,沟沟坎坎又一程。也是没电的,要命啊!第一夜还风雨飘摇,简直就把我摇回了解放前。我在这冷雨凄风中发誓:回家后,一定好好珍惜有豪斯住的幸福生活。

那次的经历被我们列入恐怖的行列。我心中也窃喜,这个井绳可以管几年也不错,但是大小宝的健忘症非常严重。一个月不到,又提出要去露营。我费劲心思摆事实,讲道理,结果是领导一锤子定音:上次那么艰苦的环境我们都过来了,还怕什么,后面只会越来越好啊!

的确如此,第二次的地方有水有电,厕所不远,最关键地是还有明媚的月光,孩子们烤着棉花糖,可爱的留学生竟然唱起了圣歌,依稀仿佛间我都忘了今夕何年。一切是那么美好,直到临睡前,听见一个小声音:把垃圾袋挂高点,小心熊!我的心从那话音落地开始就悬到了胸口,整个晚上,我都在思量若是熊来了,我该怎么办,是扮演英雄母亲,还是丢爪子就跑,要是我被熊啃住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我该说些什么?

好容易熬到东方吐白,我头痛欲裂,冲出帐篷,想透透气,突然听见朋友在身后问:早上好!你也是给怪声吵醒的吗?

我强顶着不让自己晕过去:你们这是什么节奏,一环扣一环,想吓死人么?

后来我的失眠原因都给大家取笑没有露营常识,熊一般不攻击人,只是找吃的而已。但是我并未因此放弃担心,熊许下承偌了吗?就算是,万一熊违背偌言这么办?人的偌言都不可以当真,更何况熊?真不知道到底谁没有常识?

艾玛真是吃不好,睡不好,也木有啥好玩的,唯一可取点的就是空气好我们也不可以多呼几口,再说我们还要关照一下国内同胞的情绪对吧,他们还和雾霾做斗争呢!

我如祥林嫂一般念叨个没完,成效显著,去年终于没有人再提这岔了。只是今年夏天又来了,小朋友的嘴巴又撅起来了:夏天来了,我们去露营吧!?

(原文曾刊于星星生活)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哈。前面笑翻,刚站起来,艾玛,又笑翻了。

俺严重小资,露营总是不愿意。然后俺家的小阿立、小小阿立也跟着小资。

记得很久以前,几家朋友约着去露营。帐篷多余的都有,俺们不用买。俺还是觉得,太那个了,还木有想到熊。

后来说露营地还有一个cottage available。俺们和另一家朋友就订了那件草原木屋。有四间卧房。两家人正好。还有个院子。

小小阿立学校里买回来的一只小鸡,也跟着俺们去了。应该有照片,不过不是digital的。应该在地下室的某本影集里。Cool

 
夏婳的头像
 #

哈哈,握手,立哥,偶也是挤进小资一列的。。。。

申请看照片,我们的乌龟也跟着一道去了,但照片几乎木有,因为那个烧饭婆形象不敢公布。。。。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报告夏婳:

阿立嫂找到俺家的小帅哥小鸡照片了,不过不是野营时的照片(那要下回分解了)。

留言不好贴照片。俺开了一文,专门介绍介小飞鸡:

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24637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