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今天闹的笑话

 
很久没有钻床底下打扫卫生,平时都是把吸尘器伸到床底下,能吸多少是多少。叫儿子整理他的房间,他就把杂物藏到床底下,还不许我碰他的东西。前段时间实在忍不住,爬到儿子的床下去把他的lego, sports cards捡起来。不得了,这低头的瞬间,发现他的床板断了三块。又去看女儿的床,也断了一块。他们居然没有抱怨床不舒服,可能是买的床垫很好,睡在上面没什么感觉。
 
儿子对我清理他床下的东西很不高兴,但当我告诉他他的床坏了,就转移了问题的焦点。
 
“至少五年前就坏了。”儿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时候常有小朋友来玩,或许他们在床上跳着玩也不一定。
 
“为什么发现坏了也不告诉我们?如果多断几块木板,你和床垫就可能掉下来。” 
 
“妈妈,你总是把事情想得那么糟糕(you always think about the worst-case scenario)。我睡得好好的,根本感觉不到。”儿子毫不在乎地回答。
 
我和先生还是跟他啰嗦了几句,什么有问题及时汇报、及时解决,小洞不补,大洞难补之类的官话。然后这个问题就成了我们的问题。
 
今天我们两个“书呆子”就去了“Home Depot”。想着买几个结实的实木木板替换断裂的。从来没有买过木材,对价格什么的毫无概念。我的视力不好,小字也看不见。算了,直接问工作人员得了。把断了木板的床的照片给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看,他把我们带到一堆木板前,告诉我们木板越宽、价格越贵。我们想买宽些的,承重力强。老人说没有必要买太宽的,太贵了,就是窄的,只要不在床上跳都没有问题的。老人还告诉我们选好了,他们可以根据我们需要的尺寸裁减。
 
我们在便宜的和贵的中间挑了一种,打算每个床换上四块结结实实的不板。都把八块木板搬上购物推车了,先生又发现了Cherry wood(樱桃木),价格更贵些,但木板硬很多,他又把购物车上的搬下来,换cherry wood。一个二十来岁的工作人员走过来,问我要帮忙吗?我说了情况,他说这些木板好是好,但太贵了,没有必要买那么多,断了几块就买几块。这时,先生推车过来,我叫小伙子跟先生再解释一下。他还补充说,孩子体重的增加不应该造成原来不板的断裂,但在床上跳就不行了。先生说,为了保险一些,多加几块吧。我们心里想不到$5一块,乘8、加税,几十美元而已。
 
 
小伙子当然随我们的便了,可能以为我们要么是富豪、要么不会算术呢。他告诉我们每割一块店里收50美分,第一块免费。好的,我们说。心想这其实就是免费切割啊。小帅哥工作很认真,先量尺寸、做标记、切割、再量尺寸,我心想如果量出来切多了怎么办呢?如果是我最后这一步质量监测可能省了,我会一开始就量准了。小伙子问我们切下的一截还要吗?我们不会木工,但拿回家放菜地垫脚还有用,就说拿回去吧。
 
到了收费台,工作人员扫描了木板上的标签后又要量尺寸,我们在一旁看着,觉得好奇怪,她也问我们是否要那些割下的短木板,总共价格二百七十多美元!这下把先生吓了一跳,难道搞了一辈子数据的人做错乘法了?看到我们满脸的疑惑,她解释道,木块标价是按英尺卖的,你们8块长木板加八块短木板.....,又说你们没有必要把割下的买走。
 
这下我们脑洞大开,难怪前两个工作人员都说贵,难怪一再问我们是否要割下来的一小截。我们连忙说只要长的八块。节省了100美元。(不知道这个节省一词此处是否正确)
 
在美国不读小字(fine print)就要闹笑话,或者就会吃亏。大字往往是吸引眼球的,小字往往更重要。吃午饭时跟儿子说了我们今天犯的错误,希望他吸取我们的教训,以后看东西注意小字,不要想当然。幸好今天买的不是几千美元的木材。他含糊其辞地表示知道了,完全心不在焉。
  
断裂的床板换好了。我们还在想那截一英尺多长的木板有什么用呢?谁会买它们呢?如果你是店主,是按块卖好还是按长度卖好呢?按块卖,单价会高很多,可能吓跑一些顾客,但店里不会有任何边角剩料。按长度需要卖,单价低,但会有浪费,如何把这些打在成本里呢?想跟儿子讨论一下,他居然毫无兴趣,而是话题一转告诉我们“老鹰队今天赢了”。
 
(写于2016年11月13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