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谜底

——————不是每朵花都有结果,不是每个谜都需要谜底。。。。
 
自从收到毕业二十年大学同学聚会的信息开始,她的心就偶尔会泄洪,直接的结果是辗转反侧了很多个晚上。这些不眠之夜的苦苦思索的结论是她的人生选择存在很大的失误。这个结论是垫基在很多理由充分的论据上。比如,那干了二十年几乎没有升迁变动的工作岗位,拿到手干巴巴的薪水无非是可以做做橱窗购物,即便这样,都是不尽兴的,得不断地咽下心底涌出火山喷发般的不忿委屈还有失落。
 
回首二十年,弹指之间,苦苦挣扎的生活都让她忘了曾经的梦想,天下都会属于自己年少的轻狂,她仿佛从来就没有类似的雄心。不过是希望安安稳稳地过过小日子而已。只是历经磅礴大雨,没法避免地湿了双肩,她有时也难免懊恼选错了队友,尤其是这往事浮现历历,很多事情的越入不确定性之间。
 
她记得那时同班同学中的他虽然称不上很出众,还是蛮有些闪光点的,尤其是听说现在的他已是某大城市的知名大公司高管了,那反过去的追溯更加弥显珍贵。她都不由自由地幻想,如果当初有些镜头,她主动些,积极些,人生是不是就此改写,现在的她是不是也归列在低调的奢华队伍中,云淡风轻地宣称:岁月静好!
 
那时的他对她很不错的,虽然现在想起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打打开水,图书馆占占座位,偶尔还会看看电影,从家乡捎来的一堆零食特产。她不禁有些哑然失笑,年轻的情怀呀,总是欲说还休,
 
应该是怕她害羞和拒绝吧,他每次都不忘捎带上她的好友----他们共同的同学,还硬装作漫不经心的。
他仿佛总是装着些心事,想说又不敢明说,而她仿佛就是那躲躲藏藏的孩子,故意地绕开谜区。毕业前那段,他来找过她几次,她以为他会表白,结果什么也没有,设想中的千言万语不过是几句枯燥无味的对话:你们都回家乡吗?她知道你们是指她和好友。点点头算是回答。若是有邀请改变她一定会慎重考虑的,不过,没有,一切归为静然,就这样分别,千山万水,再相聚,二十年岁月沧桑刻在脸上挥之不去。
 
好友回家乡后又跑去了德国,音讯是渐行渐远渐无,留下的无非是相册里几张和大胡子国际友人的集体合照中好友灿烂如花的笑容。他偶尔也有联系,淡淡的,不知聊啥合适,好友似乎是唯一共同的话题,后来随着好友牵手德国盟友之后嘎然而止。好像一切就在那之后烟消云散的。
 
她结婚,生子,平静地过日子,如果不是这二十年聚会,她都记不起他们曾经相遇过,可是一想起,却发现曾经轻飘飘的往事变成了无法忽视的经过。她刻意染了头发,无非是想遮住早生的华发,还去做了几次面膜,去死皮,润肤全套大手笔了一次,还买了套名牌裙装和价值不菲心意已久的手袋。家里的队友颇有微言,她一句话噎死:二十年就这么一次,你还唠叨,有点男人样好不好,每个人都你这样,美容院和商店都得关门歇业……
 
现在的高铁舒适,便利,途中尤其适合想心事,一路狂奔之后她深决定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问清楚当年他为何突然止步,也要知道这些年有没有徒生遗憾,回不了头也要些确定的回味。
 
和想象中的一样又不一样,他发福了不少,但也有相应的风度和气质,他仿佛对她的变化有些不以为然,走过来亲切的招呼,热烈地聊天,只是依然没有什么可以聊的,淡淡的几句她这些年好吗?好友怎样?怎么没来同学聚会。她一如往昔,被动地答着,心里翻江倒海,却鼓不起勇气去询问准备好的问题。
 
晚宴时,她装作不经意地坐在了他身边,同学们一起喝得很尽兴,他也不例外,脸涨得红红的,说话都不见了利索,当同学起哄,他应该和她喝一杯时,他痛快地举起了酒杯,转向她,长叹了一口气:我是要和你好好喝一杯!
她的心不禁狂跳了起来,脑海一片混乱,是陈年的夙愿就要实现了吗?谜底马上昭然天下,她按下心中不幸福得不要不要的波浪,努力去倾听着他的述说:当年,我那么费尽心机,你怎么就不帮我一下呢?你们是那么好的朋友,你要是帮我说话,她一定会答应的,我的人生也就此改写了……


(曾刊于《红杉林》)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夏婳真会写!

阿立嫂说:夏婳的作品就是好,所有的结局都会给人带来出乎意料的答案。她应该可以写侦探小说。也许已经有了作品?

 
夏婳的头像
 #

谢谢立哥立嫂,正在尝试一个悬疑剧本。。。。

 
梅子的头像
 #

结局虽然出人意料,但铺垫很到位,同意阿立嫂的评价。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鼓励,周末愉快!

 
关令尹的头像
 #

呵呵,果然腹黑学,有点莫泊桑的赶脚。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阅读,评价太高,不敢不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