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北京开文学会 四 Dinner Show

会议的第一天是以欢迎晚宴结尾的,一边吃美食一边欣赏文艺节目,是视觉和味觉的最高境界。

当然按惯例,还是要先听听领导讲话,那晚是暨南大学的校长胡军先生和国务院侨办副主任谭天星先生讲的话。办一场这样大型的活动,确实不容易,暨大在广州,看到他们的师生都是长途跋涉来到北京,在电梯里听到一位暨大大学生说老师们是乘飞机到北京的,而他们学生只能乘火车,还听说有个学生只买到站票在火车里站了好久。真是辛苦啊!但也看到在京城举办,确实有很多好处,官员们可以撑台面,来讲个话什么的也方便。

晚宴开始前,我坐在那里与同桌的几位作家们聊天,但很快被一位女文友叫了起来,让我给介绍一下美国的作家让她认识认识。这样的聚会,有些人是抱着学习交流的心态,有些人是抱着见识观察的心态,还有些人抱着社交认识名人的心态……无论哪种心态,也无可厚非,只要不是过河拆桥、用完就丢就好。可能也是因为心态不一样,你可以看到有些人规规矩矩坐在那里,该吃吃该聊聊;也有的人就像穿花蝴蝶一般满场飞。

我这晚正巧坐在白舒荣老师这一桌,白老师一直认真听着领导说话,背对着餐桌。我们几个正对餐桌的,看着不断上的美味和白老师的背影,心里急!白老师没动筷,我们只好咽着口水,眼瞅着色香味俱全的佳肴,盼望着领导长话短说,白老师快转过身来举筷!哈哈哈。

那晚的菜真的不错,冷盘的那道烟熏三文鱼做的像朵花儿似的,都不忍吃。热菜里有道烤牛肉,做得十分到位,不仅牛肉脱骨酥烂,而且香味浓郁,至今记忆尤新。

节目表演有圈有点,大概是考虑到众口难调吧,这么多人,什么风格都来点儿,所以意大利歌剧有之,陕北民歌有之,芭蕾舞有之,陕北腰鼓也有之,反正是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感觉,挺好,配了那么一桌也是南北口味尽在里面的美食,也吻合文学这种综合性的艺术形式。

这一吃一聊一看就到了快晚间九点了。晚宴后还有世界华文文学联盟成员单位负责人的座谈会,本来应该是晚上八点半开始的,大家吃的太高兴了,九点多,还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九点多回房间换了件单衣,赶到会场,一看,大部分人都在那里了,我算是迟到了,看见两位面容带笑的男士身边有个空位,我就在那里坐了下来。坐下来知道这两位绅士是洛杉矶作协的会长叶周和多伦多作协的会长孙博。

组织方让大家自我介绍一下自己所属的组织,相互认识,谁知就这自我介绍就耗去整个剩下来的晚上时间!文人们写作大多很不错,可讲话也不知怎么搞的,不是太罗嗦就是干脆停不下来。有些文人说到自己就不能控制,都说文人自恋,我自己也有体会,自己对镜或者对着自己的文字,自恋一把,对别人也无损,可在众人面前,一说到自己就停不下来,还是挺让我发怵的。本来我估计让大家自我介绍认识之后,组织方可能还想说说今后的计划什么的,哪知道这一自我介绍说到夜间十一点还没完,我困得是死命睁大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当众失态睡了过去,当中实在忍不了困意,只好站起来走出去在外面走一会儿才坐回会场里去。

好在快结束时,被一位海外大佬的大话噎了一下,彻底没了睡意,坐在那里正有一口气喘不过来的感觉,身旁的绅士先生跟我咬耳朵,说了他的感受,哈哈,与我的一模一样。有人同情了,气也就顺了。

那天,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到底是国家出钱办的活动,无论从住宿到饮食再到开会的设施和娱乐,都比在国内外民间举办的类似的活动强得多。文学就得靠类似国家这样的金主儿养着啊,否则就缩手缩脚的难以施展开来。所谓文学是个奢侈的东西,在富裕的土壤里,才容易开出美丽的花朵,就像当年的曹雪芹,如果没有经历过贾府的富贵,就不可能写出红楼梦里的纸醉金迷。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如玉的头像
 #

既是清贫的事业,也是奢侈的东西,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