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粉红色的郁金香(上)

(上)

谁也没有想到妮娜还会交上好运,包括妮娜自己。十六岁的那场感情毁了她十年,那时的她义无反顾,不顾父母的激烈反对,硬是和心上人私奔了。只不过这个童话并没有美丽多久。心上人酗酒吸毒还揍人。妮娜两次怀孕都被推倒流产,当妮娜知道自己不能再生育时,反倒是有种庆幸的感觉,毕竟家里有一个混蛋已经足够了。妮娜也曾想过各种办法逃离。最终还是被迫接受了,因为她已经没有逃离的去处,她也真地很怕逃离的后果, 心上人说会杀了她全家。虽然曾经让她过上好日子的偌言随风而去,可是妮娜深信这句话在她逃离后,一定会变成血淋淋的事实。妮娜觉得她不可以在伤了父母的心之后再让他们的身体受到伤害。

妮娜其实都麻木了,十年间她学会了掩饰和撒谎,把自己真实的生活掩埋,装作和普通人没有两样,偶尔心上人不喝酒时,对她也是温柔的,窗外的月光也一样清澈美丽。那些悲痛和无奈埋得深了,似乎就看不到影踪,也不会有感觉。妮娜以为她的一生都是这样了,

一切忽地变了,当年的心上人发生车祸,一命呜呼,妮娜居然还得到了保险公司的一笔赔偿。好多天来,妮娜认为自己是在做梦,她使劲地掐自己的大腿,直到疼得出眼泪,那青紫的痕迹历历在目才松开。

孤枕独眠了一段时间后,妮娜决定开始在网上寻找幸福。杰克就那样走进了她的生活。杰克在一家大公司当工程师,四十多岁了,未婚,文质彬彬的,简直满足妮娜对男人的所有幻想。经历了那么多奔三十岁的妮娜其实对男人已没有什么幻想了。只要不打她,不酗酒吸毒她就很心满意足。

他们飞快地结婚了,妮娜搬到了杰克的小镇。小镇没有大都市的喧闹,可也给妮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平静。新城市,新夫婿新生活让妮娜感到地都是欣喜。杰克喜好就是打理前后院的花草,有时还会帮着妮娜做饭。杰克不爱说话,妮娜是不敢乱说话,家里的氛围其实蛮压抑的,妮娜的家人偶尔来探望都觉得杰克太冷冰冰了。妮娜心说这种宁静比以前的暴风骤雨强多了!

每年的五月,公公会住到他们家来,直到父亲节过后才离开。公公的个性更加怪癖,也不太爱说话,妮娜是从多方信息才拼凑出婆婆当年有了外遇和公公离婚,公公独自带大杰克。所以家里,关于婆婆和婆婆所有的一切都是禁忌。这也应该是杰克晚婚的深层原因吧,妮娜因此对他们父子都多了几分怜惜。妮娜和公公相处得非常融洽,那是段天堂般的日子。事后妮娜回忆起总这样说。

但是妮娜心底有一个谜团一直解不开。在杰克伺弄的那些花草里,杰克似乎特别钟情粉红色的郁金香,前院栽了一堆不说,后院还特意用砖围了个心形,也是满满地栽着。而这些花盛开的时候,杰克会全剪下来,塞到后车厢,然后告诉妮娜他要出去几天,回来的时候,花不见了,车里载着公公。妮娜觉得有些奇怪,那些那么女性的花难道是送给公公的?

后来有次闲聊,妮娜找机会试探地问公公是不是很喜欢粉色郁金香?

公公本来就很冰冷的脸瞬间变得更加阴沉:凡是郁金香我都不喜欢,希望我们以后不要讨论这个话题!

妮娜的迷惑更深了,那些究竟是送给谁的呢?她也尝试问杰克,杰克的回答更冷:有的事情你不知道更好!后面妮娜再问,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

可是这种反应却让妮娜越来越疯狂。妮娜觉得自己是不懂杰克的,至于杰克为什么会娶她,她更无从知晓,杰克待她不错,可是她却没有感受到心上人那里传递过来的爱的滋味。

妮娜也不觉得她有多爱杰克,可是她喜欢和杰克在一起的生活,尤其是和以前心上人的日子一比较,即便付出生命去交换,妮娜也要守住现在的日子!

 

分类: 

评论

香台的头像
 #

继续跟看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问好!

 
海云的头像
 #

悬念设置的好。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鼓励,问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