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北美打工记(4)---杜邦,一个社会主义大家庭

话说当年拍案而起辞了工,被逼无奈,单人独车闯了“关东”。到了朋友家,就准备找家“金矿”淘美金。

要说那时候关东还真是遍地美金啊。周一打了电话,周二就接到俩通知,一个叫周三面试,另一个叫周四做药检。

周五,叫面试的说:大老板不在,下星期才能定。叫药检的说:下星期一来上班,合同工。 心里惶惶然,问:“上班?什么时候面试啊?”,“来上班吧,不用面试。”这也太不符合程序啦,“什么公司啊?”“DuPont(杜邦)!”照说杜邦这么大的公司,不会忽悠我吧,周末又跟LG在电话上嘀咕了半天。

到了杜邦,带着满心的疑问见到了美(国)女老板,Karen。 美女抿嘴一笑,从抽屉里拿出我写的报告---原来前几年帮杜邦的这个部门做过一个项目。他们一看名字和简历就知道,这活我能干。

(一星期后,那边大老板回来了,打电话问能不能去那边上班。答曰:上什么上? 晚啦!都上了一个星期了。)

这 个部门原属研发,后合并到农业部门。 我的工作范围以测试水和鱼类的药物含量为主。我的美女老板不笑不说话,交待任务时先问可不可以接受。 无论我认为多长时间可以完成,她都要再加上两个星期,说是不要做快,但要做好。对我来说,这工作是轻车熟路,无论是要快,还是要好,都没有问题。

杜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星期四上午两小时雷打不动的安全会议。也许是因为从生产黑火药起家,杜邦对安全十分重视。每星期的安全检查都要在周四的会上总结, 对照。每星期都能查点儿什么出来,像什么不带防护镜啦,不穿工作服啦,其实依我看都不算什么事儿。想当年我们在棉田里打农药,那画着小骷髅儿的农药瓶子, 都是徒手操作。背上一大桶杀虫剂---马拉硫磷,呼呼地喷药雾,连口罩都不带,谁带谁就不是彻底的革命派。老美呀,真是太把自己当人啦。

经过了毛博士那里的炼狱洗礼,我觉得杜邦就是一个社会主义大家庭。我们七,八个人在一间大办公室里。早上先在办公室里吃早餐时,一番说笑,热闹异常。经常有人带来各国的异样食品,供大家享用。中午又是一番玩笑,打趣,天天热闹得像过节。

一个部门里所有人的生日都列成表,专门有人安排, 或买蛋糕,或外出吃饭庆祝。每到周五就成群结队地找理由出去吃饭。 所以在杜邦日子里,人际关系十分融洽,和在毛博士那里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我也从每天早上怕上班变成了每天盼着去上班。“社会主义就是好呀,就是好。。。”

我在杜邦时除了向美女报告以外,有一段时间被借到外组,向一位来自香港的美男报告。美男聪明异常,缺点是眼睛比眉毛长得高,不带搭理人的,尤其是见了中国人。到他那儿第二天,我用了一个半小时做完了别人一天也干不晚的活 (此事不太光彩---杀鱼取血清,本人来自鱼米之乡,小菜一碟),从此与美男成了铁哥们。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小公司的副总裁了。每次在地区或年会上遇见都要或一起吃饭,或聊上半天。另外我们还一起干了一件事,更增进了我们的友谊。

那 次是杜邦的亚洲月,美男不知从哪里弄了两三百块钱,要办一个亚洲午餐。于是成立了五人筹委会,美男亲任主席,并不顾我的合同工身份,力邀我加入筹委会。 当时在那个餐厅吃饭的有一,两百人,于是我们决定到一些亚洲餐馆订几样菜,委员们自己再做一些。记得一马来女同志报了炒米粉,印度女同志表示要熬一大锅 汤。等到大家都看着中国女同志时,我一想中国特色太多了,做什么好呢?要不我炸一百个春卷(Egg Roll)吧。主席要大家报个钱数,我说要十五块。主席不同意,要给三十,最后达成协议,二十块。

拿上钱,买了肉,卷心菜,鸡蛋,春卷皮。鸡蛋一炒,肉一搅,卷心菜一剁,加上点虾皮,就要动手调馅. 可是转念一想,中国特色嘛,明天现包现炸,让老美们记住正宗中国春卷的滋味!

第二天十点,主席清点一应事项,看见四包皮儿,一锅馅,还有油锅,小脸儿立马就黄了:“还有一个半小时开饭,你这还皮儿是皮儿,馅是馅的? 又要卷,又要炸,你你。。”我问他:“忘了上次杀鱼的事儿啦?”两人一乐,他放心地走了。

十一点半准时,一百个焦黄焦黄的,热乎乎的,脆得掉渣儿的春卷搬到餐厅。主席不顾斯文,先抢了一个放嘴里,边吃边赞,OMG,OMG(我的上帝呀

春卷,印度汤,炒米粉,还有餐馆的菜一字儿排开。人们排起了两条长队。识货的,先拿上一个春卷,有耍小聪明的要拿俩,被我坚决制止了。 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我要让更多的人尝到咱们的中国特色。傻乎乎奔印度汤去的,后来都后悔了。清理场地的时候,剩的最多的就是那汤。

可 惜的是,我们还是低估了老美们对春卷的热爱。当还有三分之一的人在排队时,装春卷的大盘子就空了。面对人们遗憾的目光,我只好保证来年一定多做些。可是一 些好朋友比别人难对付,只好又炸了二十几个带到办公室。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走在路上都会有人指指点点,得一比较难听的封号“春卷女郎(The Eggroll Lady)”。

在杜邦的一年是我在美国公司工作最愉快的一年。一年后,旁听了三门计算机语言课的老公,就鱼龙混杂地混进了挨踢(IT)的革命队伍。我也顺利地找到了正式工。于是告别杜邦,我们全家北上,我欠杜邦人的春卷就再也没机会还啦。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真是太开心了。不过,春阳, 你这不是把杜邦给忽悠了? 咱文轩童鞋都知道你春卷搓得不圆啊!

 
春阳的头像
 #

不好意思,这几天上不来文轩,回复晚了。我也很奇怪,他们为什么都不怕,连部圆的也吃得干干净净,呵呵。

 
雨林的头像
 #

比春卷更受欢迎的, 是春阳的大气, 豁达,聪敏和善解人意。

 
春阳的头像
 #

谢谢雨林。我可没有春卷那么圆。呵呵。没法上来,回复晚了,道歉。

 
阿朵的头像
 #

我就喜欢听春阳说“评书”,呵呵,好爽!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朵朵妈。这几天辛苦了哈。

 
西伶的头像
 #

哈哈,春卷女士!!真是又脆又香呀!

 
春阳的头像
 #

哈哈,别想着吃俺啊。 不是唐僧肉哦,呵呵。谢谢。

 
百草园的头像
 #

每次读咱们春阳的文章都笑的前仰后合地,喂,春卷女郎,欠杜邦的春卷就直接给文轩的朋友们吧。

 
春阳的头像
 #

好哇,只能上照片啦。呵呵。

 
幸福剧团的头像
 #

开篇就不同凡响  yes

 
春阳的头像
 #

谢谢剧团。你那里的好吃的真让我眼花缭乱啊。

 
henrysong的头像
 #

到小公司打工,是被资本家剥削;到大公司上班,是剥削资本家。

 
予微的头像
 #

今天才上得来,春卷都被分光了!

又要寻香去春阳的厨房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