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珍珠耳环(下)

(下)

屋外的寒气挡不住大家的热情,烟花仿佛是可以跨越所有年龄代沟的浪漫物品。它们在空中尽情绽放的时候,每个仰望着的脸上都是期待和憧憬,不过美好只是瞬间。月如良久地望着已经沉寂的夜空,那点点寒星是否也在感叹绚烂过后的落寞。

老公贴心的给月如披上羽绒衣,口气里是亲昵的嗔怪:怎么跟孩子一样,不穿衣服就往外跑?一股暖意浮上月如的心头,她转身想桃李相报一把,却发现老公眼里含的却是一副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而且老公自己身上也是衣正单,难道这不是真心实意,是作秀给大家看吗?月如忍不住一阵阵心灰意冷。

过了午夜,宾客们一一散去,一个宾主俱欢的聚会,大家客气地道着别,月如心底却涌起莫名的恐慌,终于要去面对了吗?等待自己的究竟会是什么?

女儿应该是放烟花时着了凉,居然有些发烧。老公看似懊悔,却又不好发作愤懑,故意吩咐着月如做这做那,终于喂完药,女儿安静地睡下了,老公道:今晚我陪女儿!你收拾收拾早些睡!从女儿房中退出来的月如第一次感觉这个家她是如此陌生,陌生到她的位置可有可无,也似乎任何人都可以取代。

厨房里堆积如山待洗的碗盘,更增添了月如的不知所措,曾经这些事情都是老公处理好的,老公一转身抽离,那些月如的不在意现在看来却是半边天空塌下,她势单力薄难以撑起。她把盘子一个一个码进洗碗机,才发现这等小事也有学问和技巧,摆放的位置会让空间大不相同,对着只摆了几个盘子就已经满了的洗碗机她无可奈何地笑笑,放弃了。

月如冲了个澡,想一切都是天意,还以为今晚事情会有个水落石出,峰回路转却来个卡壳,或者给个时间考虑更好,湿漉漉的头发耷拉在脖子上有些冷,但月如并没有打算去吹干,用这种方法保持头脑清醒不错。

清冷的月光斜斜地洒了满卧室,月如不知今夕何夕?十五吗?纳兰性德的词句:一年得几团圆月,问君何事轻离别?现在想起却有如钢针一样,字字刺心,月如颓然的躺下:明天,明天一定要对老公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月如是被糖心鸡蛋的香味熏醒的,她光着脚丫穿着睡衣跑下楼,一如既往,老公在厨房忙碌着,女儿乖巧的坐在那里吃早餐,一切美好得像诗。月如扶着楼梯扶手看了半天,却找不到这个画面自己的切入点,老公并没有如常,亲切地笑着对她说:赶紧去刷牙,再不来吃,糖心变实心了!

月如鼓起勇气轻手轻脚走过去,从背后搂住老公的腰:女儿没事了,老公你昨夜辛苦了!

老公继续挥舞着锅铲:才过圣诞节,账单还没有付呢!别告诉我又看上什么了!

月如松开手,故意撇了撇嘴,声音里满是撒娇:说得我那么败家,那你不是早破产了!乘老公还没来得及反应,她话锋一转,眼睛紧盯着老公,语气却故意轻描淡写的:这些天我一直提心吊胆的,以为白色的耳环掉了不敢告诉你,你为什么拿到了不告诉我,害我白担心一场?

老公头也不抬,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不是以为,那只耳环是真不见了,我随手一揣再也找不到了,为了弥补,才给你买金色的!

月如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但直觉告诉她,老公在撒谎,做事认真仔细的老公绝对不会犯这么低劣的错误,可他为什么要撒谎,月如很不明白。从拍拖到结婚,她一直以为老公的心思就是那阳光下的树叶,脉络清晰可见,什么时候开始,老公的心思是如此高深莫测,难以捉摸?

瞅个空,月如微信上把陈昆送的黑珍珠耳环拍了张照片给母亲发过去,母亲的回复瞬间让她心脏都不会跳了:你们夫妻怎么回事?你老公也发这个照片给我,问我好不好看?月如,你要那么多耳环干嘛?人说人老珠黄,珍珠不保值的,别老把钱往水里扔,两夫妻为这吵架就更不应该!

现在不仅可以肯定老公在撒谎,更可以肯定老公对自己是有怀疑并付诸于行动的,至于为什么老公不动声色,是看自己的表现吗?还是等拿到一切证据戳穿自己。月如再看那黑珍珠耳环简直就是烫手的烙铁,不知如何处置合适。

月如着急慌慌找到陈昆,请他去退了那对珍珠耳环,陈昆莫名其妙:小姐呀,你发什么神经,不要干嘛等现在再说退?

——应该六个月内退换都没问题的,这还不到两个月呢,你要是不去退了,我可真要得神经病了!月如开始哭哭啼啼。

陈昆给折腾得没法,拿到退货单给月如的那一刻,月如突然发疯似的紧紧抱住他,不停地说谢谢。陈昆心生庆幸,还好和这女人一刀两段,不然也给折磨成疯子。

月如千挑万选的机会,夜里的漆黑可以掩饰她的慌张:我是怕你生气,所以借朋友的钱买了那黑珍珠耳环,现在退了,钱也还了……

问题是漆黑里月如也看不到老公的表情和动作,半响一句没有感情的话扔出:退都退了,还说这些干嘛?

——你不会真生气了吧?月如等了很久,她希望说出自己的歉疚和得到原谅,但老公均匀的鼾声仿佛在抹杀一切。

月如越发确信老公是知道了的,只是老公的一系列反应让月如不懂他意欲何为?有如常也有反常,反正都开始牵动着月如的神经,她觉得自己是在雷区奔跑的逃难者,一不小心,后果就是粉身碎骨。患得患失间,月如越发吃不好睡不好,她甚至开始怀疑老公是不是心有旁骛,故意折磨自己。说到底她不过是老公网中的一条小鱼,老公若是把网拉出水面,等待她的就只有死亡。

事情在月如无意中撞见了老公和他的女同事一起吃饭发展到了一个高潮,那日月如不顾礼仪的把杯子里的水泼了老公一脸,顺带还把杯子砸了个粉碎。月如有狂躁症的说法也就从那一天开始不胫而走。老公从那一夜开始正式搬进了楼下的书房。月如的睡眠也就是从那时开始需要药物辅助。

所以等月如服安眠药过量致死的消息传出来,人们一点也不震惊,只是叹息,叹息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没有妈妈,叹息月如不珍惜自己,错失掉美好的生活,叹息他老公遇人不淑,生活途中遭受这样的磨难。葬礼之后,老公收拾着月如留下的东西,他久久摩挲那对白色的珍珠耳环,不经长长的感叹了一番:世间好物不坚牢,彩虹易散琉璃碎。给这对耳环找个新女主人容易,只是这次眼光一定要准,毕竟美国的安眠药不那么好拿到,而诱人去服安眠药的过程路途也太艰辛……

 

PS 《枕边人》系列全是你死我亡的夫妻厮杀,但绝非本人亲身经历,身边朋友恩爱依昔,家里领导安然无恙!谢谢关心!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艾玛,这也太乖乖了,俺的赶手、赶脚!

夏婳粥沫鱼块!

 
夏婳的头像
 #

立哥周末愉快!谢谢阅读!

 
春阳的头像
 #

引人入胜。你确定“家里领导安然无恙”哈。Foot in Mouth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那个不是确定问题,是要确保。。。。

 
香台的头像
 #

看着心惊胆战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阅读!周末愉快!

 
逍遥号的头像
 #

好看。。

 
夏婳的头像
 #

谢谢!

 
如玉的头像
 #

拜读了。写得非常好,文笔细腻,就是结尾有点突然意外。这个故事令人感慨,说实在,夫妻过到这份儿上也没啥意思了。

 
夏婳的头像
 #

谢谢建议,逐步摸索中,期待逐步完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