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遇见(4)

很多年以前。

小时候,我是个很聪明的孩子,长得漂亮,读书好,性格开朗,所以人见人爱,我爸妈就感觉到特别骄傲,我爸总想着我考个清华北大最差也该是个浙大什么的。

但是他们的期望值随着我年龄的增加慢慢开始降低,后来他们就想着我能考个大学吧。

因为到了初中以后,我基本就不爱学习了,上课的时候走神想睡觉,经常不完成作业,甚至曾有一整个学期没有交物理作业也没有被老师发现。

同时,我也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我父母就思想那么积极,已经开始了独生子女的生育方式。这无形中给我的压力很大,但是因为我成绩越来越不好,他们对我的愿望也越来越低。

我爸也算是个不小的干部,我从小长在机关大院里,和一帮人冲冲杀杀的,除了没有学会爬树,男孩子会的东西我基本都会了。

只不过,后来我越长越文气,读书也越来越差,那时候高中毕业都会有工作,于是爸妈也不着急。没想到社会变化快,还没有等到我高中毕业,分配工作的起点就到了中专毕业才可以了。

而不好好读书的我,初中成绩差得一塌糊涂,于是上了职高,职高毕业后,经过招工考试,进了一家国营的百货公司当营业员。

几年营业员下来,突然就觉得,读书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的初中同学林宇可,那时候已经大学毕业在司法局工作了,于是他就劝我去学法律,说天底下最有用的东西就是法律。

于是,我就开始自考学习法律了。一旦觉得读书很重要了,自己也就很努力了,加上林宇可经常督促我,我也就没有理由偷懒了。虽然是自考,但是也会经常安排上课,无论刮风下雨,我都会去认真去参加,三年下来,所有的科目也都考完了,于是,毕业了。

毕业那一样,我参加了一次律师资格考试,结果并没有如愿。

第二年,林宇可经常来帮我复习,复习用书翻看了五、六遍,于是,顺利通过了考试,然后林宇可帮我介绍到一家律师事务所去实习。

百货公司的营业员,基本也就是半天轮班,所以还是可以经常去律师事务所的。

没多久,遇到了整个社会的大范围国企改制,于是,百货公司的大多数人都下岗了,而我,因为有了律师资格,倒是没有因为这场改制成为失业人员。

再后来,律师事务所也都私有了,可以自己办所,林宇可辞了职,于是我、林宇可还有另一个律师就合伙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我刚工作的时候,我妈对我说,年龄还小,不要急着找男朋友,慢慢看看,选一个合适的。

可我选来选去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后来就是忙于自学考试,生活圈中极缺少异性,除了经常来往的林宇可,以及其他的一些男同学,但是都不亲密。

那时候我妈就开始着急了,好好的一个女儿,26、7岁了,也没有正经的男朋友,她就托人到处给我物色介绍,然后也不停地问我和林宇可的关系到底如何。

我怎么知道我和林宇可的关系到底如何?

我除了学习请教他问题外,根本没有太深入地发展的可能,人家是大学毕业生,国家干部,我是一个职高毕业生,一个小营业员,从来没有想过高攀的事情,虽然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吃个饭啊,看个电影啊,但是,我觉得按照他的条件,根本没有理由看上我啊。

那时候,我才深深地感觉到内心的痛苦。

周围差不多的人,我又和他们格格不入,而我心向往的一种生活状态,一旦介入那么一点点,马上非常自卑。

于是,我用加倍地努力学习来忘记这一切。

一直到我考出了律师资格,并且开始独立办案了。

我办的第一个案子是一个离婚案。所里的律师除了我这样的新手,没人愿意办离婚案件,而我,没有挑选案件的资格,我靠案子吃饭赚钱,不像所里那些正式编制的,有工资可以拿,那时候的律师事务所,也属于国家机关的。

这个离婚案子让我一个还没男朋友的人去办,实在是不知道如何着手。林宇可和我同一个办公楼,我就去找他,抱怨了几句。

林宇可就笑了,说,要做律师,就得什么案件都办,哪里能只按照自己的意愿呢?

当事人是个女的,很漂亮,但是满脸愁容,也很憔悴。开庭的时候男的过来,很客气的,劝女方好好过日子,不要闹了,让我一直怀疑我对女方的认识是不是有问题。开庭结束,男的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不停哭泣的女方。法官告诉我,以前男的因为欠款被起诉执行的时候,是他去执行的,那时候两个人很要好,女的时刻护着男的,谁知道才过了两年,这两人就成了死敌。

婚后来还是离了,女方除了儿子什么都没有要。按照林宇可的说法,我做了一起非常失败的案件。

但是几年以后,再次遇到那个女的,很是容光焕发,越发漂亮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