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秋季到加东来看枫

 

朋友发来南京栖霞山的枫叶照片,照片中栖霞山的枫叶红得如火如霞如锦,绚烂无比。欣喜羡慕之余,忽然想起去年也曾有过一次加国东部的赏枫之旅,那璀璨缤纷的景色至今想起来仍让我激动不已。本来事后也想写点什么,只是当时没有带单反相机,拍出的照片不尽如人意,所以就搁下了。事隔一年,重翻那些照片,美好的感觉又涌至心头,看来必须写点什么,方才对得住那趟赏枫之旅。

虽然住在加拿大,加国又被称为枫叶之国,但事实上,我住的地方却没有枫树,更看不到枫叶,这让我颇为沮丧,想起自己当初还曾起过一个俗气的网名混论坛,叫什么红枫叶,没成想来加多年竟然从没见过当地真正的红枫叶,对枫叶的印象还停留在北京香山上。问了懂行的朋友,才知道原来枫树喜欢酸性的土壤,要求土壤的pH值为小于7.0的酸性,因此并不适合在我们这片盐碱地上生长。 

当地人和我一样想念鲜红的枫叶,为解相思之苦,从遥远的亚洲引进了一种耐寒冷和干旱的名叫阿穆尔的小型枫树,来弥补这里没有红枫叶的遗憾。可是因为是强行种植在这里的,叶片经常会出现黄斑,据说这是由于PH值过高造成的缺铁综合症。这种情况每每令人遗憾,何况这来自东方的小枫树又怎么能和枫叶国的大型红叶枫树相比呢? 

去年秋天去多伦多办事,尼亚加拉大瀑布那边的枫叶只红了两成。办事多耽搁了几天,歪打正着,赶上了枫叶最好的时候。此时不看更待何时,先是驱车去了安省的赏枫圣地阿冈昆公园,后又走了枫叶之路。一路上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引得我别说是折腰,就是枫下做鬼也心甘情愿啊。 

去阿冈昆的路上听说经过白求恩故居,这位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住的地方,岂能不去看看。去了才知道,那是一个名叫格雷文赫斯特的小镇,那一带是很有名的枫叶观赏区。


来小镇参观的都是中国人

 

原来这个就是白求恩啊,看起来英气勃勃的,怎么和我印象中的那个有些秃顶的中年人不一样呢?可能这是年轻的时候吧,不禁感叹岁月无情。想起他不远万里去往中国,而今我们不远万里来到加拿大的事儿,又有些伤感。 

离开小镇,驱车前往阿冈昆,为抄近道走上了一条小路,寥寥几户人家,面对着一个蓝蓝的湖泊,湖边还有一个小火车站,铁轨上闲散地停着几节车厢。天高云淡,微风摇动着湖边的绿树,当地人说这里叫猎人湾,我随意找了个岸边停车远眺湖对面的枫林,真美啊!

 

 

阿冈昆公园是加东著名的赏枫地,从多伦多要驱车往北三四个小时才能赶到那里。公园有一条自西向东的公路,路上丹枫、湖泊、山峦令人目不暇接,每隔一段路,就有需要下车步行进去参观的景点。踏着林间厚厚的枫树叶,沿山坡拾级而上,远眺近观,走了几个景点。说实在,就山峦湖泊来说,不如俺们加西落基山,这倒不是偏爱,落基山的雪山冰湖的确堪称世界顶级风光,但是落基山秋天没有红枫叶,只有绿色和黄色的树叶,虽说风光也很好,却抵不过加东漫山遍野的炽烈火红,由于红色的加入,绿色和黄色也在对比中显得醒目起来,斑斓多彩,绚烂沸腾,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等斑斓的色彩是如何形成的呢?原来枫叶中除含有一般树种有的叶绿素外,也含有黄色的叶黄素、胡萝卜素和红色的花青素。春季和夏季的时候,枫叶中的叶绿素因为含量大,压住了其它色素,所以叶子呈现出绿色。到了秋天,叶绿素因气温下降而渐渐分解,其它色素的颜色得以显露出来。除此之外,枫叶中贮存的糖分还会分解转化为花青素,使叶片的颜色更加艳红。 

这当然是从科学的角度解释枫叶为何会变红,从人文的角度来说,枫叶总是被人们赋予各种各样的联想,甚至是传说,并以此寄托人类的情感。比如中国宋代诗人杨万里在《红叶》诗中写道:“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借)孤松掩醉客。”说是幼枫偷饮了上苍的仙酒,却让孤松来遮掩自己醉红的容颜。诗人把枫叶变红说成是偷饮了“天酒”而致,想像真是浪漫啊。无独有偶,在希腊神话故事里,也有牧羊神潘安于深秋喝酒取暖时,不小心将樱桃酒洒在了枫树上,致使枫叶被酒染成了红橙黄这些多彩的颜色。南唐词人李煜更是以一首《长相思》,写出了枫叶寄托的相思之情: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返回多伦多后,我决定走一趟枫叶之路,顺便去看看加东的几个城市。多伦多在加国是大都市了,城市比较大,交通路线复杂。某天晚上去唐人街吃饭时,因为路不熟,差点闯了红灯,更糟糕的是,还迷了路,转来转去竟找不到回宾馆的方向。这样的情况,还是报个旅行社跟团走比较好,省心。我找的那家旅行社还不错,组织的很好,导游是个年轻幽默的帅小伙,麦吉尔大学毕业,一路上他讲搞笑故事不断,大家都很欢乐。说到这儿,忍不住想多说几句,旅游业很吸引年轻人,北美风光旖旎,旅游业大有发展前途,特别是作为入门职业,还是很不错的。 

据我们导游说,广义的枫叶之路是指从尼亚加拉瀑布向北到魁北克城,但其实真正的枫叶之路是指蒙特利尔到魁北克城这一段。这一程走的是真值啊,我已经找不到词汇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就是感觉无比沉醉,通体舒畅。这样的感觉自我移民加国后只有两次,一次是看美国大片《阿凡达》时,还有就是这次走枫叶之路时。可惜是坐在旅游车上,拍照不方便,加上总是阴天,拍照效果也不好。但几个景点和城市走下来,还是留下了几张值得回忆的照片。


  上面这个图片是魁北克城,让我想起导游给我们讲的有趣儿的故事。魁北克是法语区,话说当年法国准备在这里开疆拓土的时候,因为此地极度寒冷,国内没人愿意来,没有办法,就派遣了八百名监狱的服刑犯人,反正犯人也要劳动改造,在法国境内也没有自由,魁北克这地方虽然寒冷,但来了可以获得自由呀。后来又一看,这八百犯人都是男的,不利于魁北克的繁衍生息,怎么办?得有女的来才行啊,可是好人家的闺女谁会舍得让去那么寒冷的地方啊,于是法国又想了一个办法,招来了八百妓女,送往魁北克。这也真是想得出来,那个时候,据说必须是花容月貌的女子才有资格当妓女,也正因为如此,她们的遗传基因都非常好,后代大都长得非常漂亮。这个故事是否属实,我没有考证过,权且当个笑话听听吧。但我在魁北克城见到的男子确实看起来高大英俊,而女性也是颇为苗条妩媚的。 

据说全世界百分之七十的枫糖制品都集中在魁北克,而枫糖制品都是来自于枫树。原来枫树除了有观赏价值以外,浑身上下也都是宝。它本身就是一种高级木材,它的根、叶和种子也有极好的药用价值,最重要的是它可以产出枫树糖浆。加国境内魁北克省内的枫林最多,且能产出枫糖浆的“糖枫”树也最多。

瞧,枫糖浆就是这样被从枫树里弄出来的,在树龄超过40年的糖枫树上钻一个深入树干的大洞,并插上导管,挂上收集树液的桶子,让树液慢慢地滴进桶里。然后拿回去提炼枫糖浆,大约30公升到45公升的树液才能提炼出1公升的枫糖浆。有人抱怨说加国的枫糖浆卖的太贵了,其实贵也是有道理的,得来不容易啊。

话说枫糖的甜度远远没有白砂糖和蜂蜜高,热量小,因此是一种健康的糖,何况它还含有多种营养成分,对体质虚弱的人尤为合适,据说不但能美容养颜养胃,有助于减肥瘦身,而且还能防止脑退化,对糖尿病也有潜在的治疗效果。

不知你吃过枫糖没有,反正我吃过,有着一种非常令人愉悦的香甜气息。在加国旅游,很多地方都有卖成袋装的枫糖糖块以及棒棒糖。当然你也可以买来枫糖浆,在一个洒满阳光的早晨,坐在餐桌旁,把蜜一样的枫糖浆抹在刚烤好的煎饼或面包片上;抑或在一个慵懒的午后,把枫糖浆浇在冰淇淋或酸奶上;如果你是一个家庭主妇,承担着做饭的任务,那么在你为家人做面包时,可以在面团里加入枫糖浆,烤好后会有一种特殊的枫糖香气。

秋季到加东来看枫,你会有不错的收获哦。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又见如玉,先问好!

漂亮的红叶。加东离俺们不远,多年前几乎每年夏天要去多伦多,爽吃中餐,还有鲜荔枝、鲜桂圆(那时米国还买不到鲜荔枝)。尼亚加拉瀑布也去过几次。可惜木有一次是深秋红叶的时候。

原来红叶也喜欢吃醋。俺酱油帮直接改香醋帮得了Cool

 
如玉的头像
 #

立兄好!原来你以前常去多伦多啊,令我羡慕。我这里飞过去要四个多小时呢,相当于上海到西藏了,所以去一趟不容易,因此觉得还是有必要写一下,加东美东的人民常见枫树,可能觉得不稀奇。

哈哈,无论是酱油帮还是香醋帮,俺都报名参加。Laughing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俺们虽是东部时间,离东海岸开车还要一天呢。开车去多伦多大概只要4 小时。

枫叶我们这里虽然随处可见,很少有成片的。另外枫树品种很多,小区里或街道边并非都是红枫(是也不够密集)。真的红叶秋色要到北部,沿大湖向西,才能看到, 也不方便。

我们今年只是往北,还没过大桥(真的北密),也开了4小时车。要好好看红叶,一个周末时间严重不够。

 
如玉的头像
 #

你拍的那些枫树的照片都非常漂亮。我在网上看到过北密的秋景,非常美。加国这边到10月中以后,红叶就不行了,北密那边会不会持续的时间长一些呢?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秋色很受温度影响。今年暖的时间长,红叶红的晚,可能相对也持久一点。

一般来说,越往北(我们这里往西也是),红的时间越早。但peak color都不能保持太久。所以每年要看网上的秋色分布图和预报。什么时候去什么地区看。

加拿大冷的早,但红叶持续时间可能差不多?

 
如玉的头像
 #

还是美国持续的时间长些吧,听说11月份美国也能看红叶的。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总体时间应该是的。比如光是北密,至少得分好几个大区、N个小区的赶脚。

但每个红叶区,其实都只有很短的时间,一、两周而已。早了不够红,晚了落花流水红去也,醋也木有用了。所以俺们真的安排秋色行,定旅馆啥的,也很要老天配合的赶手呢。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艾玛,鲜桂圆象土豪说的?应该是龙眼!Cool

 
如玉的头像
 #

桂圆和龙眼是一个东西吧?据说因为龙眼是犯忌,为了避讳才叫桂圆的。

为啥鲜桂圆象土豪说的?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俺们杭州以前木有新鲜龙眼的,只有桂圆。而新鲜荔枝还能偶尔吃到。荔枝在杭州无论新鲜的还是做成了‘干’的,都还是叫荔枝(干)。但龙眼,虽然吃不到(也木有看到过),只是叫新鲜的。做成干的只叫桂圆。谁要是叫龙眼干,严重土豪了。

广州是否也如此分,要问雪草了。或者予微。

 
如玉的头像
 #

哦,明白了,新鲜的叫龙眼,干的叫桂圆。

 
百草园的头像
 #

前几张照片打不开,后面的很漂亮。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奇怪!

昨天看所有照片都显示的。今天前面几张不显示了?

香醋不够啊,难道??

 
如玉的头像
 #

哈哈,我昨晚就在想,枫叶会不会是因为醋喝多了才变红的。

 
如玉的头像
 #

非常感谢百草提醒。

我昨天上传前三张照片时,出了点问题。但是后来看文章发出来的效果还可以,照片都在。昨晚又上来看了一次,前三张照片刚开始没有显示出来,过了一会儿又显示出来了,当时还觉得有些奇怪。今天上来看是真没有了,刚才重又上传了前三张照片,编辑了一下,这会儿应该能看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如玉你有朋友是南京人吗,欢迎加入文轩,我们有不少南京人。到南京栖霞山看枫叶,风乍起,才能体会“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意境。

 
如玉的头像
 #

谢谢林玫。我朋友是南京人,文笔非常好,只是她现在工作比较忙,行,回头我问问她,看她有没有兴趣。另外问一下,国内能看到文轩的网站吗?

我在照片上看到了,栖霞山的枫叶美得惊人。

 
梅子的头像
 #

好漂亮的文章和枫叶!

国内能看到文轩网站,发文章也很方便,我就在国内。

 
如玉的头像
 #

谢谢梅子光临。

 
逍遥号的头像
 #

严重长知识!看一篇文章,喝了枫糖浆,看了枫树,赏了红叶,去了加东,得知魁北克全是妓女和罪犯。。啧啧。。美,美,哒!

 
如玉的头像
 #

谢谢楚女光临,蓬荜生辉呀,新年快乐!

嘘嘘,咱可不敢这么说魁北克,他们知道了要生气的,哈哈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