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珍珠耳环(上)

珍珠耳环(上)

那是一对价值不菲的耳环,白色的南洋珍珠中透着玫瑰红,白金链子长长地垂钓着,韵味无穷,月如试戴时,摇晃着脑袋,目光如水流转,脸因为兴奋微微泛红,和珠子的颜色交相辉映着,珍珠也因此更加摇曳生姿。老公毫不犹豫地掏出信用卡,买下,他们结婚戒指两倍的价钱。

­——由此都可以想象出月如老公对她的宠和爱了!世故的月如妈也逃不脱岳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俗圈,更何况这个女婿实在没有什么可挑剔之处。可月如却仿佛在这无可挑剔中或是太无事可干而乏味了,具体从哪天开始心猿意马,她记不得。不像这珍珠耳环,不见的当天,她已经开始惊慌失措。

只是个寻常的周末,异常在庆祝好友生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了,四岁的女儿耐不住已车上睡着,老公忙着抱下照料。月如上楼开始卸妆,她一贯注意保养,化妆精细,卸妆更加,猛然间抬头,老公居然已经站在她身后。

——女儿睡了?月如的问话还没落地。老公的手搭在她的脖子,柔柔地触摸着。

月如一把推开:别胡闹!一甩头同时发现,左右耳并不对称,左耳的珍珠耳环不翼而飞。她脑袋轰了一下,有些慌乱。好在老公一点察觉也没有,转身洗澡去了。月如从楼梯开始,细细地一路寻到了车上,一无所获。她突然想起,刚进朋友家不久,女儿要玩她的手机,好像拍了她的照片。调出照片,左耳依旧空空。月如可以断定耳环一定是掉在陈昆的车上,她仿佛都有记忆他们下午耳鬓厮磨时左耳似有下垂的感觉。她走出家门,开始拨打陈昆的电话,都忘了这已经违背了他们的约定,在家时间不联系,陈昆似乎很遵守约定,根本没有接听电话,月如有些着急,但终究还是没有乱分寸到为这事留言。

回屋时,老公已经洗完澡在厨房泡茶喝,有些奇怪地问:这么晚?你出去干吗?

月如语塞,急中生智:我前些天网上订了两双鞋子,邮件说到了,所以去看看,结果却没有,真是气死人!

老公漫不经心:马上就要圣诞节了,忙中有点错也正常,过两天肯定到,不要着急。

月如妩媚地一笑:那是,寄丢了,商家也得负责,美国就这点好,我老公也就这点好!

老公被赞得心花怒放,走过来轻轻捏了一下月如的脸:具体说说我哪点好?

月如敷衍着,心却如焚,那耳环,真在陈昆车上,他老婆发现了怎么办?要是没有在陈昆车上,就是真丢了,如何向老公交代?自己有错事在先,事情凑巧发生在同一天,月如底气有些不足。度日如年般熬着周末,陈昆的电话始终没有复过来,或者这是他那边平安无事的证明,不然,他老婆早就顺藤摸瓜找到月如。

周一一大早,刚到办公室,月如就急不可待的去找陈昆,也是容易,他们一栋楼上班,从偶然遇见到故意撞见再到相约相见都那么天衣无缝自然而然,生命里他们仿佛一直就在相互守候,虽然时间世人眼光看有些错后,可对他们来说,或者那正是难以言传的精髓,不甘寂寞的人,一生都走在寻求刺激生活佐料的路上。

陈昆的车给月如翻得底朝天,耳环依然没有踪影,月如更加慌张起来,陈昆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是只耳环而已,再买一对好了!月如给他轻描淡写的口气惹得火冒三丈:你以为什么都可以再买的吗?她气冲冲地扔下还在莫名其妙中的陈昆独自离去。

那个周末,也是他们这两年来第一次因为赌气而没有见面,耳环事件一直困扰着月如,老公那里自然是瞒着的,可以瞒到何时,月如不想去猜。厂家,店家,她反复都查过了,只有相似款,那样买下反而有画蛇添足,欲盖弥彰之嫌。连续没有见陈昆的第三个周末,月如收到了他的快递礼物,一付黑珍珠耳环,款式还很新颖,看来陈昆不仅花了心思,还花了金钱,月如拿着怔怔地发了好久的呆,可她时过境迁的心情,就如掉在地上的瓷碗,无法缝合成原样,本是示好的礼物反倒成了分手的见证。月如倒没有把耳环扔进垃圾桶,或者填补下空档也是好的,那副南洋珍珠耳环缺席的空档。

刚戴上的第一天,老公就注意到了:什么时候买的,我都没见过?

月如吓了一跳,事情光顾一头了:就是上次我妈带过来的东西一起的,我也是刚发现。

老公似乎没有怀疑,但搭话的口吻却有些阴阳怪调:老岳母娘的眼光越来越好啊,要多学习,多请教!月如听得冷汗淋漓,用谎言去堵谎言真的有用油救火之感。静下心来,月如觉得自己是偷吃糖果的孩子,明知糖果的一系列坏处,如坏牙,长胖,可却还是管不住自己。亡羊补牢,估计唯一可做的是不再继续,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月如开始走楼梯去办公室。陈昆尝试了努力了,很快也就放弃了。那段情就如那只耳环,真实的存在过,但现在却无影无踪……

圣诞节的时候,月如的心情史无前例的好,大宴宾客,她戴了老公的圣诞礼物,依旧是南洋珍珠耳环,不过是金色的,耳钉式样,更适合月如的年纪和身份。月如端详了很久,挂钩的反转一下极大降低了掉的可能性。老公应该有特异功能,无心之举总是解去月如的心头烦恼。

新宠耳环自然成了当晚女嘉宾的话题重心,女人们话里话外不忘夸赞月如老公对她爱之深,宠之切。恨不得每个没有做到的老公都拿来耳提面命一番检讨。月如在酒精和赞扬中微醺,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或许那只耳环是上帝拿走的,提醒她悬崖勒马,回头到满是鲜花的岸。

好友找到机会来跟月如道贺:这副金色的应该不比那副白色的便宜吧?对了,你那白色的上次掉了一只在我家,我给你老公了,你老公当时还开玩笑说,大家都别提啊,人说女人丢耳环一定是在情人家,他要去证实一下。看来你是超高分通过了考试……

月如不寒而栗,眼睛不由自主地瞟向不远处谈笑风生的老公,老公注意到,回给她个很诡异的微笑,月如给笑得脊背一阵阵发寒,她忽然很想拽下耳环,耳朵都有些扯痛了,却发现那加了保险的设置不那么轻易拿得下来。

迷离间,她看见老公笑容满面地走来:月如,把我们国庆存的烟花拿出来放吧,乘着人多热闹!

——你们家这个时候还有烟花,你老公正是有心人啊!不知哪位嘉宾高声一句。

月如木然转身往地下室走,心却七上八下,老公究竟知道有多少?这一切究竟是刚开始还是已经结束?她忽然凄然笑道:是的,是的,我的老公从来就是有心人,看他为我挑的珍珠耳环就知道……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这个有点乖乖的赶。。。赶手Cool

 
夏婳的头像
 #

哈哈,立哥的手脚赶都超人,还有下,等过两天呈上。。。。周末愉快!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写得非常细腻,好文笔。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鼓励!周末愉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