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那一刻 那一转

那一刻 那一转

(上)

老桑的手指在手机上迅速地拨弄,嘴巴没有停息一直在唠叨:囡囡为什么不学跳舞?你刚说的理由根本不成立,用点脑子做时间安排好不好,我们就一个宝贝疙瘩,你都管不过来,人家四个五个孩子,怎么办?

素心收拾着餐桌,听得很仔细,虽然她知道老桑很多的时候不需要回复,或者说他自己都已拟好了回复,比如刚才话里的那句:你说的理由根本不成立。事实是素心自始自终没有开口说话。八年的夫妻,抗战的时光,血泪征战经验还是很多,什么时候该逃,什么该藏,什么时候沉默最佳,素心掌握得很好。

老桑打了个嗝,顿了一下,继续:这段时间油价降了,难道连盐价也降了?今天的菜都咸……

素心知道这每天的饭后挑刺终于临近尾声,心情很畅快地接到:是吗?那我明天注意点!

不晓得是不是素心欢快的语气刺激到了老桑,今天谈话居然生出了延续:注意!注意!你就会嘴巴说说而已,这么多年,就是猪都给训练乖了,你呢,那厨艺一点都没有进步,难为我和囡囡每天都要吃,你看人家老王的媳妇,那真是进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

素心一愣,类似的情形偶有发生,但她还是没有找到应付的方法,因为老桑的态度和话语会根据那日的心情不同有天壤之差,变幻无穷。今天的和往次又不太雷同,素心有点不知所措。洗碗机的轰鸣声那刻显得很突兀,隔着小餐厅,素心只能看到老桑坐在沙发上的背影,确切地说,一个后脑勺而已。素心还没有从后脑勺就判断得出喜怒哀乐的本领,只有保持静默,钢琴声从书房高高低低传出来。老桑忽然很激动:不错呀,囡囡终于弹成调了 !素心转身长舒了一口气。

 

按照老桑的意愿,素心赶紧注册了囡囡的舞蹈课,周六的上午十点,四十五分钟一堂课,时间长短得有点尴尬,素心离开去哪里都不太合适,她隔着玻璃窗看着,可能因为初来,囡囡有点害羞和紧张,一点也放不开,不时地朝门口张望。素心忍不住想笑,老桑若是见到,或者又会嘀咕:每分钟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珍惜……

夫妻做得越久,很多的事情都可以想象得出对方确切的反应,对很多人是了然无趣的事情,可这对素心来说却是喜闻乐见。十余年前,素心和老桑相识时,老桑眼里的素心可以任意揉捏的面团,大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毫不犹豫提出希望马上结婚,可以开始办申请去美国的手续。大学才毕业,不过二十出头的素心,看老桑,如同雾里看花,看不真切,朦胧间还有几分想象出的美感,美国,对素心的吸引力在于可以离没有爱的父母远远的。当时的素心一想可以离家,不惜一切代价,这根本无需代价的选择,她看来还是顺手拈来的福利。

不过,沧海桑田,世事巨变,福利代价转换在无形间,等素心意识到这点,所有的都成了定局,不是不可以更改,而是素心无力更改。素心经常在后院仰望月亮,无言的素心对着无语的月亮,场面温馨美丽,以至于大家认为素心生活在美丽的童话里。虽然成年人都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童话,人们之所以还期待童话不过是内心还有对美好的期待,还乐不知疲得对加进了很多幻想的童话,素心的日子还是大家艳羡的,不用日晒雨淋,稳妥妥地过着悠闲的日子。

——你好,你们孩子也在这里学跳舞吗?老桑没有过来?

素心一转头,搭话的男子并不面熟,但应该是相识的,不然何以问到老桑,素心尽量让自己笑得热情些,但茫然的目光还是让对方看出了端倪。

男人并不介意:你不记得我吧?我是老桑的同事老刘,公司周年聚会我们见过的。

——对的,对的。素心赶紧接上,其实脑海还是一团浆糊。

老桑公司的年终聚会,一年才一次,老桑偶为之才带素心去,素心也只有那个时刻可以晾晒下压在箱底的旗袍。旗袍的制作和款式都一般,但她穿出来的效果却是惊艳。素心长得貌不出众,身材却首屈一指,前凸后翘,绝对地颠覆了中国女性不是飞机场就是搓衣板的传言。穿着旗袍,款款而出的素心,就是降落凡间的天使,没有亮瞎众人的眼睛,绝对把目光犹如吸铁石一样牢牢地吸住,或者老刘就是被吸的目光中的一束。

 

 

(下)

有的人认识了一辈子,却从来没有偶然相逢过,而有的人却自从相识后,就处于不断的偶遇中,素心和老刘就属于后一种。老刘的话其实不多,他们不过是点到为止的一些日常对话而已,但每句都那么恰到好处,就像春日的阳光,不管洒在哪里,都是暖洋洋。

 那个周六素心心血来潮,化了淡妆,穿了一套平时少穿的衣服。出门前,素心有意无意地转了两圈,不过老桑的头都没有抬一下,他正懊恼网球拍无端的断了一根线,该如何补上,才可以不耽误当天他和球友约定的赛事。

素心三分失落,七分无奈地带着囡囡出了门,那种夫妻本应有的欣赏似乎从没有在她和老桑之间出现过,无论她怎么费尽心思,她和老桑相安无事居然是最好的境界,剩下的一切都是奢求。素心搞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搞清楚了又能如何?围城的进出又不是换衣服,搭配错了随手拿起一件再试。

在跳舞教室外碰到老刘,他的眼睛略过素心时,仿佛闪电擦亮了夜空:今天有聚会吗?

——没有,没有!素心的回答是慌乱的,眼神急急忙忙地抛向别处,心也跟着一样慌乱。简简单单一句问话,里面的意义却让素心延伸到很远,那目光中毫不掩饰地赞许之情让素心回到了少女时代,是谁在胡说八道,女只为悦己容?

素心抛开心事逃似地跑到楼下的超市任意乱买,买单时,赫然发现老刘排在了她身后,她不经哑然失笑,相顾无言了半天,她没话找话:你家也是你买菜吗?

老刘答得很理所当然:是啊,一般家里做饭的就是买菜的。

素心的心陡地一沉,那是谁的词句:文火耐心煮相思,久待欢情愿。为君下厨煮佳肴,此情天可鉴!素心也曾期待过携手煮羹汤,还有病中不要是冷冰冰的外卖,哪怕一碗方便面也好。究竟是素心的愿望太奢侈,还是现实太残酷,我欲将心托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 的长叹有谁会去听?素心当年的精心逃离,不过是从个坑越到了一个漩涡,外形不同,内在都一样,素心都感受不到爱。

素心莫名其妙的患得患失起来,她尽量去安排囡囡舞蹈课空等的时间,有时只是顺着没有开过的路狂奔一会儿,音乐声很响的狭小车厢空间里,素心会觉得心挺安宁,记不起过去,想不明白未来。那天这样乱兜因为看红色的芦苇看得忘了时间,归途中又遇塞车。情急中的素心还发现手机没电了,她陷入了无限的恐惧里,囡囡没有人接,老桑知道后会怎样的暴跳如雷。

没有一点素心害怕的结果出现,老刘带着囡囡和他女儿一道去了麦当劳,还贴心的在前台那里留了纸条,等素心赶过去,看着老刘和孩子们一起的情形,忽然想起有句话:其实厨艺绣花,甚至带孩子,如果男人愿意干,绝对干得好过女人,孩子们开心的笑容,让素心有了看看老刘身后女人的愿望,那个女人的天空是否永远云淡风轻,晴空朗朗。

素心没想到愿望居然很快意外成真,小朋友的一场足球赛,到场的家长比小队员多得多。拉着囡囡的素心看到了老刘身旁的女人,的确漂亮优雅得体,衬得起对得住老刘的精心呵护,那样的女子呀,无论在哪里都是应该属于掌心的。素心没来由的怅然若失,这个世界爱恨都有缘由,前生的亏欠不过是被逼无奈的借口。想快速躲开的素心却阴错阳错坐到了老刘的身边。老刘太太不堪忍受炽热的阳光,嘈杂的人群,决意先行离开。素心扫见了老刘眼底的落寞,犹如黑夜寒星之光。

那场赛事素心一反常态特别投入,每一个进球她都忘乎所以的喝彩,以至于老刘的女儿进了一个漂亮的头球之后,素心的狂力呐喊让周边的异族家长误解成素心是孩子的母亲。美丽的误解,老刘和素心都没有去点破,他们相视一笑,笑得很会心,雪有化的那天,但不能因此而去忽略雪中美景,那全然不同的景观因为短暂而会在记忆里留下永恒。

老桑的唠叨在毫无征兆中改变了话题,连续几天气势汹汹地责问:你是不是跟老刘胡说了什么?我不带孩子自己玩?老刘能和我比吗?同一公司,不同部门,他的工作轻松我一百倍,还有老刘老婆,那是女人中的极品,你也不想想……

哑口无言的素心倒是很仔细地想了想,给囡囡换了舞蹈学校,那间学校的楼下有个人工湖,素心再不用担心无处安放闲暇的四十五分钟,她偶尔会拾起小石块往湖中心仍,然后静静地看着,石块激起了浪花朵朵,过后都无影无踪……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好。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很好。Cool

 
夏婳的头像
 #

很谢!

 
夏婳的头像
 #

谢!

 
雪草的头像
 #

很好

 
夏婳的头像
 #

很谢!

 
予微的头像
 #

生活静静似是湖水,全因为眼风拂过。

 
夏婳的头像
 #

突然想起这句静对落寞,静对繁华。。。。问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