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爱的境界

爱的境界

 

今年纽约的雪真多啊,一场连一场,我都给下晕了,大雪对我的直接影响就是每天下班晚了。本来双职工家庭外带两孩子就忙得脚不沾地,这下更好连天日都见不着了,见到全是纷纷扬扬的雪。

所以看到我的邻居凯瑟琳的时候,有恍若隔世的感觉。我也才想起,今年圣诞并没有收到凯瑟琳做的小饼干,这让我有些奇怪,自打我搬到这里来之后的每年圣诞都会收到凯瑟琳亲手做的小饼干。虽然还隔着十几米远,凯瑟琳似乎也没有看到我,我却并不打算挥挥手,远远地问声好就离开。

凯瑟琳,凯瑟琳。我一边朝她走过去。

凯瑟琳慢慢地抬起头,有些茫然地看着我。

我被她的形象吓了一跳,最多也就一个月没有见吧,怎么老太太像老了十岁都不止,平常都是精心收拾得很干净利落漂亮,要是依我本性,我一定是冲口而出: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不好这么唐突地,按下性子我很真诚地问:你好吗?

凯瑟琳估计才看清裹得像粽子的是我:挺好,你呢,我亲爱的?她的声调到是一如既往,很平静。

我心里说看你这样子就不怎么好,突然发现凯瑟琳在整理的牌子是卖房子的,又让我有些吃惊:你们要卖房子吗?

是啊,我和马克要离婚了。

什么,什么。我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却并不知该如何发问,毕竟这是她很私密的事情.

这天太冷了!我要进去了,真的很高兴今天见到你。凯瑟琳脚步蹒跚地走了。

我独自看着依然在飘的雪花,有些不知所措,仿佛凯瑟琳是向我提出离婚似的。

凯瑟琳和马克要离婚?我老公差点给茶呛了,不过我的英文不至于差到这些都会听错的地步,老公虽然怀疑,还是没有提出质疑:她有告诉你为什么吗?

没有,你觉得有可能是为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当事人。老公给我问得有些莫名地恼怒起来。

我理解他,因为这个感觉就是童话碎了一地。凯瑟琳和马克的故事就是灰姑娘和王子的真实版。当年还在剑桥城卖咖啡的十八岁的凯瑟琳碰到了正在哈弗大学就读的马克。四目相对,火光乱射,然后就成双入队,喜结良缘,恩恩爱爱携手五十多年,这期间凯瑟琳一直在家带孩子,操持家务,而马克却是一路狂奔到了知名律师的位置,然后退休。

我们搬来的时候,经常看到他们夫妻散步,遛狗。每次看到白发苍苍,衣着得体的他们从容地走过,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和羡慕。在这种情绪的感染下,我们两家飞快地从隔壁邻居而变成了朋友。

凯瑟琳和马克有五个孩子,个个都很有出息,这是我根据他们到凯瑟琳家来访的时候的驾座分析出来,事后又从凯瑟琳口中证实了的。凯瑟琳不是很健谈,但是长时间的相处,他们家的事情我称不上了如直掌,但的确也算知道一些了。

他们家似乎可以称得上人丁兴旺,五个子女工作都不错,家庭合满幸福,和他们相处得也很好。我研究这个起源就是因为凯瑟琳这只麻雀飞上了凤凰树的枝头。我早已错过了这个季节,可是我的两个宝贝女儿是可以仿效的,一时间,我都恨不得马上辞工搬到波士顿去。后来在老公的强烈反对下,重点是他的安抚下才作罢:纽约也有很好的大学,比如哥伦比亚,到时让女儿们去那里卖咖啡。

我又开始研究另一个命题,就是他们为何可以做到五十载如一日的恩爱。他们五十周年的结婚庆典,老公还自告奋勇地当了一把摄影师。家里的电脑里现在还有他们那温馨的合照。怎么说离就离了呢?记得我曾经一直想找出他们的恩爱后面的真实面孔,有很多的夫妻是表面恩爱,背地里是吵得势不两立的,不过我一无所获,他们的恩爱是表里如一的。

马克的话不多,估计是在法庭上说太多了。偶尔开口,会对凯瑟琳打趣一番。我觉得他在借机抬高自己,可是凯瑟琳却并不在意,每次马克开口说话,她总是以一种很崇敬的眼神望着他。这让我很汗颜,我从来没有用过这目光打量过我的老公。

在我们相熟之后,凯瑟琳偶尔也来串门的时候,我向她请教婚姻秘诀,她觉得要努力去营造夫妻间应有的亲密氛围。我啼笑皆非地打着哈哈,要知道我们两个每天都工作十小时以上,还要对付两个年幼的孩子,偶尔进行的组织活动都是在竖着耳朵,随时准备着因女儿们的吵闹而停止。凯瑟琳看懂了我的意思,有次周末专门把我两女儿带走,狡獬地眨着眼睛对我们说:你们可以干任何你们想干的事情!

我们收拾完了碗筷之后,相对无言,感觉失业了一般,最后老公说:你还是赶紧把孩子接回来吧,太无聊了!而这也是我的心声。看样子,别人生活的美丽绝不是轻易仿效得来的,尤其这东西方还有文化撞击一说。

因为他们一直太美满了,所以这样的结局让我们不胜唏嘘,也觉得很奇怪。我曾经借口给老太太送些中国炒面打牙祭,但是凯瑟琳并没有要和我深谈的打算。我也只有开始淡忘,生活毕竟不是童话,有些事情真实得可怕。只有默默为凯瑟琳祈祷,希望老太太可以安然度过。

一晃,雪开始化了,春天要来了,凯瑟琳告诉我房子卖出去了,下个月就要搬了。

我忍不住一通感伤,买了两份礼物给他们,其中一份是给马克的。卡瑟琳看着马克的礼物发愣。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因为不知在哪里见到马克,所以···········

不用对不起。凯瑟琳快速打断我:我知道他在哪里,在他的灵魂伴侣那里!他说我和他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我根本没办法完全理解他···········

凯瑟琳眼神黯淡下来,里面闪着掩饰不住的哀伤。让我很是于心不忍,我不知道马克是怎样面对这些的,他转身之快,我们都没有来得及看见他的背影。

我也无言以对凯瑟琳的话语,我们夫妻出国读书,工作,养孩子买房子,一直被生活的最低需求给捆得团团转,对我们来说灵魂的伴侣是很奢侈的字眼。我都没有空静下心来和灵魂谈话,更谈不上为它找伴侣了。

我老公半响也是无言,之后突然冒出一句让我啼笑皆非的话:真的是有志不在年高啊!

春天来了又走了,然后是秋天,冬天再来临,我偶尔会不经意地叹息一下,我以前只是不可思议他们的开始,现在他们的结束就更让我不可思议。其实除了街道上没有了他们散步的身影,我们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

当再次碰到凯瑟琳,我惊喜异常,冲上去抱着她:你好吗?我真的很想念你!

凯瑟琳的精神和装扮告诉我她已经恢复过来,她也很高兴见到我,询问着我们家每一个成员的情况,快道别时,她告诉我:马克死了,就在两个月前,心脏病突发·········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太突然了,我都还没有从他们离婚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你知道吗?我其实很开心············凯瑟琳还在很平静地述说:我开心马克最后的岁月是幸福的,他和他的灵魂伴侣相亲相爱的在一起,这让我一点遗憾都没有,我想他也是·········

(曾刊于自由网刊)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米国佬结婚离婚,真的有时很简单的赶脚。

去年写的南卡游系列,提到巧遇一个前同事‘K妹’。她因为曾经和俺一起学日语,比较熟。她和先生J结婚总有20年左右了吧,还一直在同一个公司(前几年还刚换房子)。有天日语课闲聊,偶尔提到她先生,她说:很高兴你们问了,俺可以卸包袱了。俺们不在一起了。

俺们:哇。。。肿么了?

K妹: J兄找到了新姑娘。搬出去了。

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K后来跳槽,离开了公司。俺们还一起吃了饭。

 
夏婳的头像
 #

立哥,我赶手也是这样子的。。。。。

 
逍遥号的头像
 #

写得真好!!!爱之深。。。天真的马克和灵魂伴侣几个月后是一地的鸡毛。。心力衰竭。。马克太天真了。。希望他是死在灵魂伴侣的温柔怀抱中,因为他也是辛辛苦苦了一辈子。。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鼓励!

 
雪草的头像
 #

写得真好

 
夏婳的头像
 #

太谢谢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了!

 
夏婳的头像
 #

谢谢!周末愉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