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不能流泪的悲哀(上)

不能流泪的悲哀(上)

 下一个

 

她醒了,看了一眼闹钟2:30 ,这是怎么了,每晚都是这个时候醒。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摸了摸床头,忘了带水了。犹豫了一会儿,她起身去楼下倒。路过书房时,她看见了透出来的灯光,老公还没有睡,不过明天是周日,她也不打算讨人嫌去催他睡觉了。

她喝完水,一点瞌睡也没有了。在床上翻着,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想了。卖房子一般有个样板屋,如果说生活也有的话,她的就应该是样板生活了。大学一毕业就和初恋师兄结了婚,然后飘洋过海,在美国扎根,她一直是闲闲的,很早就过起了少奶奶的日子,老公读书找工仕途一帆风顺不说,儿子也是十分地争气,高中就考到去州里的住宿学校了,这也让他们毫无顾忌地把房子换到了偏辟的地方,一样的价钱,一个是二千多尺的小屋,一个却是五千多尺的豪宅,只是因为地段和学区的不同。这三年他们是过了足足地豪宅瘾,也收获了不知多少艳羡的目光。

只是这房子也卖了,她心底很不情愿地,可是有什么办法,家里说话的从来都是老公,她不过是个若有若无的的执行者,有的时候,执行得不好,还会受到指责。房子卖给了一个还在国内的中国人,手续都办妥了,对方很友好地同意让他们再住三个月。这三个月里,他们必须找地搬出去。老公的意思是再买,可是挑挑拣拣了好久,却依然没有合意的。

她叹了一口气,想着如何让自己再次入睡,周日的她是很忙碌的,要开车去两个小时车程的农场,买新鲜的蔬菜水果还有活鸡。老公最喜欢的就是用活鸡熬的鸡汤了。弱不经风的她也由以前见着肉都害怕变得可以镇定自如地杀鸡宰羊,爱情啊,真是让人疯狂的东西······

迷迷糊糊之间,有鸟的叫声,她起身了,每一个早晨都是美好的,即便她每天的事情都不过是周而复始地单调重复,她也不想错过。

太阳暖洋洋地照进小餐厅,她喝着咖啡,老公的习惯休息日是不到十二点不起床的,清晨的美丽是她是表演者也是欣赏者。窗外是他们的后院,虽然不能用一望无际形容,但是也大得够气派,后面连着地是一片密密地松树林。他们没有围院子,怕损伤了这美丽的风景。隔壁邻居的想法类同吧,也没有围院子,还经常放他们的宝贝女儿在后院玩,让静止的风景生动了起来。

隔壁的艾米每天基本是固定的时间到后院玩,两岁的女孩,那洋娃娃般的长相总让她很迷惑,但是艾米虽然黄色的卷头发,却是黑眼睛,单眼皮,据说她母亲的祖母是华裔。有的时候她不禁感叹,遗传真地很奇妙,艾米的母亲脸上看不出任何华裔的特点。她看了看墙上的钟,想着艾米出来玩之前她出门的时间正合适,不太冷也不太热。

等她回来时,已经是下午快三点了,车一开进小区,她觉得好热闹啊,这春日的阳光,谁都想好好享受。有几辆警车在她和邻居的屋前,她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艾米不见了!老公见着她,仿佛见着了救星似的,冲了上来。

真地?什么时候?她也开始着急。

就是今天上午啊,在后院玩不见的,现在都报警了。

哦,那应该走不到哪里去,到树林找找!

警察敲门进来了,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树林找过很多遍了,没有!警察已经发出全城警报了,他们想了解一下其他情况,看看有没有绑架的可能。

今天上午,你们在哪里?警察没有什么表情地问。

我在家,一直都在家。老公忙不迭地回答。

我去农场买东西了!她回答淡淡地。

有证明吗?警察接着问。她给吓着了,用力地想了想:有的,我有来回加油的证明,还有从农场买回的东西证明。

等警察都走了,她才真正开始慌乱起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着老公,很认真地问:我们要不要去隔壁探望一下?

老公茫然地看了看她,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不好的消息几天之后还是传来了,艾米被杀害在一个被废弃的小屋。警察认定应该是熟人所为。因为,艾米固然走进了树林,一般情况下跟陌生人走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而且,如果是陌生人,拐跑的可能性更大。整个社区的人们都处于哀伤之中,她和老公也不例外,那感觉仿佛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一般,跟这个相比,其他的烦恼几乎可以忽略不见,她发自内心地感叹。而且这个时候,她和老公似乎还亲近了许多,是啊,亲近!和老公之间这种感觉久违了。弄得她都觉得有些生疏和不自在了。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卖了吧。。。太可怜了。。。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阅读!Laughing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夏婳真会写,严重葱白!

 
夏婳的头像
 #

这是立哥的新周玩笑么?问好!

 
予微的头像
 #

铺陈了好多疑点,好开头。

 
夏婳的头像
 #

再谢鼓励!

 
雪草的头像
 #

很细腻的好文

 
夏婳的头像
 #

再谢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