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忽妹和A君

忽妹与A君

 

忽妹知道自己和A君认识是因为工作关系,但为什么他们后来成为铁打的哥们,不管啥事,私的,公的最终都会绕到一块去,她想不清楚。根据A君的版本,就是忽妹有次在他面前喝得酩酊大醉,仪态尽失,忽妹为了继续维护对外的光辉美丽形象,开始对他取意奉承,百般巴结,专套近乎,所以省略号,感叹号,问号,什么标点符号他们都用过,但唯独没有句号。

忽妹听得勃然大怒:这一生,奴家不近的是酒和女色二样,怎么会有我喝醉的时刻?

A君笑得绅士:没喝说的都是胡话,什么不近女色,不不想想自身条件?没有枪杆强说自己不打猎?

忽妹无言以对,顿时发现A君的道行很深,实在不好相以为谋,最好逃离,为了离A君远点,她从深圳跑去了北京,然后去了C国,A君一路相随,总是在不远处张望,也没有骚扰她,但忽妹就是没来由的心虚,觉得不安全,私下里忽妹认为估计A君说的是真话,换种方式对付更合适。

在忽妹又一跐溜滑到M国去的时候,A君这次却没有尾随,跑到了对立的半球D国去了。等忽妹发现只有自己一人落地生根时,涌上心头的满是落寞,仿佛黑夜里的狂奔,动力来自身后的追随者,霎时间悄无预兆的风雨巨变,忽妹很不适应,她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A君的背影都看不到,忽妹很愤懑,这个世界谁还少不了谁?

那几年,忽妹埋头专注个人感情事业,硕果累累,随着两个公主的呱呱坠地,忽妹的位置变成二十四小时全天候无年假无底薪和奖金的宫女。累得苦不堪言时,忽妹觉得好孤独,好孤独,那种苦,对近在咫尺的是不想述说,而远在天涯的却无法述说。也就是那一刻,A君重又出现,不过不是真人,微信而已。微信其实很好,时空的相隔,把不想说的不该说的因为月亮胡乱照射的缘故,稀里糊涂就发了出去。

忽妹收到A君没头没尾一句话:再热热不过初恋。这句话让忽妹脚底阵阵发凉,就是用鼻子闻,也闻出她和A君怎么排都算不上各自初恋。更何况他们从来就没有恋过,最近疯传的某重要领导人的讲话中一句:对青春时代曾一往情深但未结良缘的梦中人,一定要有表白。看来即使身处异国他乡,A君依然坚持不懈地遵循教导。只可能太过激动而找错了接收人。

忽妹疯了似的狂发了一堆骷髅头像过去,备注清晰:我这里可不是练兵场!!!

A君君子风度,笑笑再答:我们在一起何曾热过?相近如冰,我现在发现,相距很好,可以像遥望的火山,对着喷发……

 忽妹产后荷尔蒙的缘故,性情大变,这句油盐不多的话,让她感慨万千,心扉敞开,没来由对着A君一通乱喷,把这些年积聚的点点滴滴,琐琐碎碎的全部倾倒。她自己该吃该睡倒是从没有落下,那时手机就是爆炸了,她都不去理会。等意识到她的信息发送时间可能会给A君会造成睡眠困扰,她很内疚,开始精打细算时差,虽然只有几个小时,可是该加还是减把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忽妹几乎折磨疯,她决定放弃,把A君的昵称改为不便打扰。每次发信息之前,拿着计算器敲打半边,一般算出了具体时间,她都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也没有任何想说话的欲望了。

有天,忽妹收到一封来自D国的信,信封上熟悉的字迹让她的心收缩个不停,打开却是一张皱巴巴的D国货币,忽妹浑头火气,跨越了计算器这个步骤,气势汹汹去质问A君,A君的回复在两分钟之后,很是莫名其妙:不是你让给的吗?

忽妹更委屈,前仇旧怨一起上来:你为什么老是编造故事?从头到尾,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笑话,笑话……

长长的静默之后,A君发过来一段对话记录:

忽妹:细妹在商店赖着不走,咋办?

A君:哄加骗!

忽妹:不管用

A君:买玩具

忽妹:你说的啊,这就去买,报销!

后面还有忽妹发的一张购物收据。忽妹看得有些云里雾里,这些话她似曾相识,应该是来自她的指尖,只是接收人让她有点迷糊,不应该是她家高高在上的领导吗?难道又是月亮惹的祸,错上加错。同时她还发现了另一个新大陆,就是自己温馨有爱的微信名公主妈妈居然给A君改成了没心没肺。

这个新大陆让忽妹变成了更年期的母鸡,她声嘶力竭地喊:你凭什么说我没心没肺?还设成名字,我怎么就没心没肺了,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我就没完!

A君的回复依然轻言细语:老妹,就是为兄不睡,邻居也要睡的呀……

忽妹兜头冷水一般,板着指头半天,才算出这两次通话时间均为D国深更半夜无人听雨时。她不由得对自己很懊恼,同时也觉得A君不可思议:那你为什么不把我设成免打扰?

依稀间可以看得见A君的笑容,一如往昔:老妹,就你这视生命都为玩笑的人,在这濒临产后忧郁的关键时刻,我还是小心点好,不然,你要是成了地下的遗臭万年,地上的遗恨万年……

忽妹冷冷地打断:秦桧每个人都可以做吗?遗臭万年,那么轻而易举?

 随即忽妹下线就把A君的昵称改成不再打扰。A君那遮遮掩掩的关怀让她很感动,感动的结果又是想落荒而逃。可她不再轻易去打扰A君而已,A君的打扰还是时有而来,当然都是忽妹所在国阳光灿烂的时刻,闲闲地晒着太阳的忽妹小心谨慎地看着那些信息,一再确认A君的时间:你确定此刻都不需要吃?喝?拉?撒?也不用睡觉?邻居还在歌唱?

A君一忍再忍,忍无可忍地扬言:再这么罗嗦,我休了你!

忽妹顿悟:我说嘛,是喝高了!老兄,你娶的不是我,休字从何而来?信息飞奔出去,忽妹很后悔,想着被休之后的波澜壮阔,一半的家产,还有赡养费,会不会因此变成百万富翁?或者挤入贵族之列,想想都很兴奋,她急不可待添加了一句:休书就免了,钱打帐上或寄支票,均可!

发出这几字,忽妹觉得呼吸都顺畅了很多,偶尔来个无厘头恶作剧也不错,不过A君的回复触目惊心:老妹,找到结婚证,上面的名字和照片和你均不相符,这信息是否要转发相关当事人?

忽妹的感觉是瞬间幻灭,他爷爷奶奶的爸爸妈妈的,和A君聊天简直是梦醒时分,连个幻想的火柴盒都踩瘪,自讨苦吃级别不够简直是自取灭亡。未灭亡之前,忽妹问了一个她曾经苦思冥想却从未找到答案的问题:为什么不相符呢?

忽妹看着屏幕上的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消息,突然之间,她没有了想知道的愿望,疾风骤雨后的平静,真实得可以触摸,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人生就那样叹出了某个句号,手指再轻点一划,A君就那样变成了永不打扰……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复杂啊!

 
夏婳的头像
 #

哈哈,新周快乐!

 
予微的头像
 #

九曲十八弯的羊肠小道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阅读!问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