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再见,那些年

 

        人是不是年纪越大约容易怀旧?

        有时候,会因为一句话,会因为一张旧照片,一下就引起一长串的回忆。

        越远的记忆,变得越发深刻。

        回一趟铜川,成了前些日子内心中挥不去的念想,一直占据着我的思维。

        离开铜川已经三十五年了。

        有时候,觉得幼年生活过的地方,一旦离开,如果没有一个维系的点,慢慢地,那些记忆就再也无法寻找回去了。

        比如韩城。

        离开铜川,去了韩城,在韩城生活了近年,然后就回到了浙江。然后,在浙江这座山城,一直生活到现在,这期间,无论去了哪里,都是暂住,都不曾离开这个根基。

        这次去陕西,原计划里面有打算去一趟韩城,但是,翻遍所有的过往,都不曾找到任何可以再延续的记忆,于是,只有放弃了。

        而铜川,因了王姐姐,就把所有的一切都连接了起来。

        一早,在西安开往铜川的大巴上,我的思绪就相当混乱,是算寻找以前的故事,还算近乡情怯?连我自己都分不出来。

        在道路朝一个大约还有一点记忆的弯道转过去的时候,就知道眼前就是铜川了,这时候突然有点迷茫起来了。 

        铜川变了,但是变化没有想象中是那么大,居然经常行走的那些道路都还存在着。

        幼年时期的朋友在等着我,一个个竟然还能找到以前的影子。

        王姐姐讲起了寻找这些同学的过程。

        我发了一张照片给她,但是我也不能确定照片里的人她是不是认识,而她完全不记得这些人是谁。这时候刚好有个以前的同学在她的办公室里,一眼就认出了文莉,于是这一个个都慢慢联系上了。

        生活就是这样,只要去做了,也许就可以做到了。

        于是,接下来一个个都知道了去处,谁谁去了哪里,谁谁还留在本地,于是,在陕西的几天成了聚会的日子。

        挺好!

        一路行走,有时候我们需要和风景约会,有时候我们需要和陌生人约会,有时候我们还需要和往事约会。

        铜川的变化虽然很大,但是还有很多记忆的影子。比如川口的那座桥,只是原来很深的河水现在已经干涸了。桥边上原来的很大麦田,现在都造成了楼房。桥过去的那个火车道,依然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

        生活了很多年的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可能是变化最少的了,医院门诊大门和家属区的大门几十年如一日不曾变化,只是家属区大门边上的两棵合欢已经被其他树代替了。

         吃中饭的时候我就问,医院变化大吗?

        基本没有变化,大门还是原来的样子。

        大门口的那两棵合欢还在吗?

        早就不在了。

        这也许就是一点点小遗憾了。

        那时候,觉得那两棵合欢树很高很高,从家属区走到院部很远很远,所以有事情到院部的时候,我们小孩子都是翻墙的,而不是好好从家属区大门出再从院部大门入。

         我们都还记得,在我们那排房子的最里面一家,住着一个很优雅的老太太,据说是国民党官员的夫人,很少和旁人来往。我还记得她有两个双胞胎外孙女,很漂亮,会在假期的时候住在她这里,我们会一起玩耍。

        我们还记得,到学校去需要走很远很远的路,还需要爬一个大坡。

        还记得,和王姐姐一起上学的时候,如果是大雪天,我们就一路滑雪去上学,原本近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可以十来分钟就到。

        再走一趟老路,突然是发觉,医院的院部和家属区很近很近,几分钟的就绕一圈,到学校的路也很近,很快就能走到,是我们年纪大了,腿变长了吗?还是原来喜欢玩耍从来没有好好走路过?

        小学还是原来的样子,楼房都孩子,只是,老师都不在了。

        因为,我们也已经老了。

        很多回忆,就在一起的畅谈中慢慢丰富了起来。

        就算是因为年纪大了才开始回忆,那又何妨,至少还有一些记忆的影子在。

        就怕,年纪大了,连回忆都找不回去了。

        对于韩城,我就有这样的恐惧。

        虽然我曾经写过关于回望韩城的几篇文章,也有人在我的文章后留言说是曾经的同学,但是,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

        所有,一旦能够拥有,就需要加倍珍惜。

        写到这里,还需要留点念想给将来,毕竟现在交通非常发达,我算了一下时间,如果衔接的好,我晚上下班后从金华坐上高铁,转两次车,第二天可以中午赶到铜川吃中饭,如果有一次经历,一定会非常的有趣。

         这次铜川之行,去了一趟陈炉镇。昨天女儿在看一本时尚杂志的时候,翻到一页说,这个像不像我们那天铜川去过的地方?一开,很想,杂志写的是山西吕梁的一个地方。同是黄土高原,同是各种窑洞,这,也许就是大山里的生活。

        再见了,那些曾经的过往,再见了,那些年的人来人往。

        但是我们又会有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愈久愈新的开始。

 

                                                                                         写于2016年6月26日

 

 

   PS  ps.不久前,金华到西安的高铁通车了,9个小时的车程,一切又便捷起来。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