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雪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4 周 之前
注册: 12/06/2015 - 15:35
积分: 304

你在这里

四个女生行秘鲁 (1) - 机场惊魂

 

106日夜晚,经过约大半年的筹备,四女生终于启程游秘鲁。这晚我们三人,我,M, J来到绵绵夜雨中的温哥华机场,乘搭墨西哥航空公司Aeromexico的航班号AM697经墨西哥城转机飞秘鲁利马,再从利马经库斯科飞Puetro。(X从美国出发,计划在墨西哥城汇合)

这趟路程经历了5波机场惊魂。

班机于1130分起飞,我们提前到达航空公司柜台,我已经提前在家check inMJ因为上班太忙来不及提前online check in,结果在柜台J被告知没有座位了,我们大大地吃了一惊,后来航空公司说要等半小时去安排,最后可能出了很好的条件有人放弃了座位,J最后终于拿到了登机牌。据闻这些航空公司一般会over booking 5%的座位,也许算正常现象,不过还是把我们惊了一惊。

上了飞机,于107日清晨647分顺利到达墨西哥城。按照原定计划出城游览,去了墨西哥日月神庙Teotihuacan 参观日月金字塔(回头另说),由于在便宜的网站上订票出现的一些问题,所以我的机票和MJ的第二程的时间不一样。她俩是AM18班机下午5点左右从墨西哥城飞利马,我则是晚上1110的飞机,航班号AM48.

墨西哥城机场分为两个terminal building, L1 L2. 据我们对云里雾里的西班牙文的观察,L2 是国际航班,L1则为国内航班。我们抵达的时候,是在L2 航运大楼。从城里游玩回来,我们在当地的一个少有的会说英文的据猜测是西班牙后裔的美少女的帮助下,学会了坐地铁回到机场——顺便说一句,墨西哥城的地铁相当便宜,0.5个披索基本上走遍天下的感觉。(美金和披索的兑换率为118.30),回到机场我们到处寻找之前托管行李的locker铺,找了半天找到两家,看着都不是原先的那家,到处问人,几乎就没有人会讲英语,鸡同鸭讲,真真急死人,眼看着MJ的航班就要登机了,J脑子灵光一闪,发现了这个不同的terminal L1L2的问题,三人匆忙跑去L2,果然找回了原先的locker店,赶紧取出行李,还要搭机场地铁然后跑去登机,时间刚刚好,惊出一身汗,我这回属于吃瓜的,算是送她们了。

她们把花剩的墨西哥披索全部交给我,先登机了。我整个下午晚上就悠哉游哉地在机场里逛荡,吃饭,上网,睡觉。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去把剩下的墨西哥披索换回美金,这半天还亏了一点呢。想到我们回程还会经过这个机场,我留了200个披索预备到时候吃个饭买瓶水什么的,其他的都换好了,也记好帐啥的,就安心地睡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进去security check,准备登机。

保安门口有两个身材中等的大汉,两个化妆夸张的女人,和一个坐轮椅的保安。其中一个大汉把我拦下了,说我插在背囊上的登山杖不能这么带着,必须放进包里或者托运,我说在米国大家拿都这么进进出出从来没有出现问题啊,那个大汉说在我们的国家这个是不安全的,他们几个保安互相谈了几句一致攻守联盟地同意不让我进去,我只好回去航空公司的柜台托运,结果他们又有异议,也是不讲英文,我半猜半疑惑之际,有个貌似法国的帅锅过来问我有什么需要,然后帮忙翻译了,我终于明白,只好出去门口找外面那个管机器的人,用机器把我的背囊和登山杖一起裹起来,那个人似乎一早知道我兜里有200个披索似的,就收费199披索,绝!

这样扰攘了一番,就上了飞机,到达利马机场。到了那里的行李输送带,我一直等一直等等不到我的背囊,离登机只有一小时了,到处找。只有大半个小时了,听得广播喊我的名字,但是除了名字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又是西班牙语!我猜是不是航空公司催我登机呢,急死人。正当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忽然发现我的包sitting 在角落的一个办公桌边上,赶紧冲上去拿,那个女人问是不是你的,我说是,她就给我了,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我的行李单独拿走,忍住气问why, 耽误我登机,很严重,那个女人倒是不温不火的,说了一堆,当然也是一堆西班牙文,算了!她告诉我航空公司的柜台在哪里,还要在电脑里查查查,我说你能帮我check in 吗?不能吧,不能的话我必须走了。然后我拔腿就走了。

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去PeruStar 的柜台,这个机场是一个很小的机场,拿了行李却要出门口绕过去又进去,我直接就穿过去,有人拦我,我说我的航班要起飞了,那个女人证实后就打开围栏让我过去了,去到柜台人家说早就结束check in 了,下次要早点好吗,我说好,解释了一下原因,please, please,还好,还是给我办了登机手续,我拿了登机卡又冲去安检,看到一条长长的龙和慢吞吞的人,时间只有半小时了,简直是绝望。

我对守在外面的保安说,请让我先进去吧,我的航班要起飞了,他看了看我的登机牌,说不急,你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呢,排队去吧,我无奈只好排队,然后不停地看看长龙,再看看他,如此重复三数次,这保安有点挂不住了,在队伍处开了个口让我先进去了,我到了X光机附近就不好意思再要求插队了,好在这里已经不算太慢,我顺利过了X光。这时候大概只有20来分钟了,我又百米冲刺冲向登机口,等我跑到那里,看到了MJ的背影,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赶快过去,她俩见到我惊喜万分,说还好不然又丢一个,我正要说我的经历呢,J说从美国出发的X的当天的转机航班取消了,想改签,但是因为从墨西哥城飞Puerto机票是我帮忙买的,必须要我去改或者要我家的地址,昨天夜里到处找不到我,现在不知道怎样了。

我一听很内疚,还好,M说后来她从手机找到了我家的地址已经发给了X,现在我们要登机了,只能到了Puerto再尝试联系了。飞机起飞,是小飞机,航程不到三个小时。我坐在前面的几排,MJ坐在最后的几排。这样我以为就安了。

飞机飞越山脉,到达了机场,停了。

想到我的行李风波,我赶紧随着人流下了飞机,这个小飞机只有一个出口在前面,所以我一下子就下去了,想想要不要等等MJ,等了一会不见她们出来,可能是因为她们坐在机舱的尾部,没那么快,又想不如先拿了那个麻烦的行李,在行李那里等吧。于是我一路走出去,还顺便在旁边的旅行社的摊位拿了张免费地图——因为在墨西哥城我们没地图,有点不知道方向的感觉,这回赶紧先拿上。等我到了行李输送带那里,正等着行李,忽然有一个矮矮黑黑的大叔过来问我,你的登机牌呢?我心想这不是已经都坐完飞机了嘛要我的登机牌干啥呢,我就说,WHY?大叔有点挠头,又问你是不是雪草同学啊,我就奇怪了,How do you know? 大叔说,你去哪里?我说去Puerto啊,大叔说了,这里是库斯科,不是Puerto,还没到呢!WHAT? 那飞机呢?走了没有???大叔说没有,你要回到飞机上去,我说好,你可否带我上去?大叔说了,可以。于是大叔用对讲机咕噜咕噜地讲了一番,然后带我上楼回到了飞机,飞机上的另一个大叔见了我,如释重负。我看见M在机尾着急地张望,赶紧去告诉她我回来了,结果M说她原本想要下飞机找我,不让,把她急坏了。J说飞机要在库斯科机场停留但是不下飞机的,这个我们当时开会好像说过也,我想想是哦,都是那个行李风波,我把这茬给忘了。我问J你咋这么英明呢,还知道我下错飞机了,你在机舱尾啊,怎么看见我下去了呢?她说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看见我的位置没人了,赶紧找人去找我,找了机舱的服务员,语言不通,最后机舱人员拿出了旅客名单,一下就看到我的名字,人家赶紧用对讲机通知地面的工作人员,估计整个机场就我一个亚裔人,也好认,才找着了。

三人笑个不停,我庆幸有惊无险,(这是神的保守啊),老老实实坐好,终于到达了Puerto。在机场有去亚马逊的旅行社的人来接,然后坐船去了Corto Maltes Resorts 这是一个法国人owner开的resort,在各个方面明显比附近其他的resort要好很多,我们开始了三天的亚马逊流域的游览。

终于在resortwifi的地方联系上了X,她延迟一天坐上转机航班,由于改机票要三百多美金,第二程飞机她花了二百多块重新买了一张机票,第二天同样时间到达resort 此刻,我们的秘鲁之行所有队员终于到齐了。

补充:秘鲁人民非常敦厚,服务态度都非常好,非常有耐心,除了语言不通,Resort非常公道,只收了X两天的食宿费用。

 

2.jpg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欢迎雪草师傅重返文轩!

粥沫鱼块!

 
百草园的头像
 #

珠草回来就有佳文。

 
雪草的头像
 #

谢谢阿立百草来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