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忆海拾贝-- 燕儿姐姐

 终于,要向大家介绍,在我生命中比较常常出现,而且对我非常有影响的另一个人物了----燕儿姐姐。 

 燕儿姐姐是我父亲最小的哥哥,我三伯父的女儿,她比我大一岁。 

 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我和燕儿姐姐也许就只是在照片上认识而已,应该属于神交的行列。燕儿姐姐出生在北京,她的童年生活也局限于北京。至少在十岁以前,除了互相看过照片以外,我们都无缘相会。 

 文化大革命把许多人的命运改变了,包括燕儿姐姐一家。 

 三伯伯和伯母都是北京部队里的人,文革期间,大家可以想象,像我家这样眼花缭乱、扯不清理还乱的社会关系,无论伯父母他们是如何在解放前就参加了革命,也不管他们有多么好的工作表现,拉出来、斗下去,那是没跑的。燕儿姐姐家就这样给下放到了沈阳市的郊区。 

   燕儿姐姐家刚到东北时,我家正好在黑山农村,没有机会看到在沈阳的堂哥、堂姐、表哥、表姐们是如何欢迎她家的。但有一点,当再回沈阳探亲时,能深深地感觉到,我在姑姑家至高无上的受宠地位,受到了空前地挑战。

  平时总会吃我醋的小表姐小碟,这回可是极口称赞燕儿姐姐,这让我非常迷惑,也很摸不着头脑。等到熟悉了燕儿姐姐,我那有点儿失落的心,也就释然了。 

 首先,燕儿姐姐长得非常美丽,她一来就把所有堂姐、表姐包括我给比下去了,我们大家都变成了丑小鸭、丑大鸭,而她本人的性格和亲和力,让她小小的年纪,就有一种让周围人都自愿听她指挥的无形力量。 

就这样,从我十一岁开始,燕儿姐姐和我开始了几十年的交往和友情。 

 写到这儿,有一点儿不知道该如何写燕儿姐姐,要写的是她的故事,可她又是有许多故事,这是一个有着丰富经历、且多姿多彩人生的人,一篇短短的小文,无法写出我的这位朋友加姐姐的五彩人生。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何不请求燕儿姐姐,让她自己写一段她的故事? 

请求函发出去了,等了两周,文章回来了,打开一看,唉,标题是《奶奶》。知道燕儿还是不想自己写自己。真让人叹气,真正学中文的,又是科班出身的不愿意一显身手,只好由我这个半瓶子醋,来充充大瓣蒜了。 

《奶奶》文章以后也会给大家看,不过要跟我写的《我的奶奶》一起亮相,反正燕儿和我有一个共同的亲奶奶,到时来个姐妹篇吧。现在大家只好读我写的燕儿姐姐了。 

 燕儿很漂亮,是从小到大都长得好看的那种,三伯伯家有一张她三岁时的照片,里面的人看上去是一个美丽的瓷娃娃。据说,这张照片当年是让照这张照片的照相馆,给摆在橱窗里,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广告。 

开始真正接触燕儿姐姐时,我十一岁、她十二岁,按美国现在的说法,我们应该是在进入“挺爱搅”的前期,应该是女孩子最让父母头痛的年龄。但那时候的孩子,吃得苦多一点,立事就早一点,我们都是家里帮着干家务的好手,尤其燕儿姐姐,当年她家给下放到沈阳市郊的苏家屯区,下放后,三伯无法接受组织对他的处分,他一直去北京上访,有好几年,家里只留下身体不是很好的三伯母和两个孩子,所以家里许多力气活就都是燕儿姐姐在做了。 

燕儿姐姐高高的个子,在中学时,得到体育老师的青睐,是学校里篮球队的中锋主力。我曾看过燕儿打的一场球,那矫健的英姿、指挥全场的魄力,就一直留在了脑海里。 

我们姐妹俩有许多共同之处,但也各拥有不一样的人生。我们都下过乡,不同之处是燕儿是她所在的知青点的点长,而我在知青点里是一个小白丁。我们几乎同时考上大学,这里的不同处是两个都喜欢看小说的孩子,她学了中文系,而我考了理工,学了工业自动化。燕儿毕业于北京的一所名校,中文系的高材生,毕业后就成了报纸的编辑。我毕业于东北的一个工学院,毕业后接着读硕士,后来留校当了大学老师。 

上大学期间,曾经到北京去实习,曾在燕儿家小住。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凑在一起的话题,当仁不让地是各自心里的白马王子。那时,我正在初恋的热恋中,对方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因为父母在上大学之前郑重警告过,大学期间不可以谈对象,所以,我谈恋爱属于地下活动,没跟父母过明路,但这并不等于不跟燕儿姐姐分享。估计一脸甜蜜的我,感染了从小到大什么都比我优秀的姐姐。而燕儿姐姐跟我透露的她秘密,就更让人吃惊,她在跟一位美国洋鬼子处对象,目前两个人在分离等候期!满脸迷惑地问燕儿,什么叫分离等候期?燕儿说,那位洋人是学国际贸易的,曾经在她就读的大学念了一年研究生,现在去台湾读第二年。洋鬼子自己的水平咋样我不知道,但识人的水平的确非常高,他跟燕儿姐姐相处一年,已经品悟出,他的各方面素养都不如燕儿。临行前,他跟燕儿说,他去闯世界、去修炼提高自己,如果哪一天,他觉得配得上燕儿了,他会回来找燕儿,在这期间,两个人不用保持联系。我这小妹双目圆睁,什么?!这算怎么回事,给了一个等待的上限了吗?留下联系方法了吗?姐姐摇摇头,他没提应该互相等多久,地址倒是留了一个,是他父母家的,因为他说他游学在外,飘忽不定,找他父母,总会找到他。看着姐姐爱意满满的脸,我不好直说这是个骗子,只能要求,把这美国人的照片给我看看。大大出乎预料地是燕儿姐姐拿出一张远景照,有很多人,似乎是在公园散步,她指着一个几乎看不清脸的人说,“这是他。”我再也按耐不住,跳起来说,“这是什么?难道他连照片都没给你留一张吗?”姐姐不好意思地说,“这是他拍《火烧圆明园》的镜头----一个美国大兵,他没给过我他的照片。”心头暗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以后,我缓缓地说,“燕儿,如果有其它人追你,就别等了,这个人回来的可能性不高,在他修练提高他的操守同时,你也在学习进步啊!” 

燕儿姐姐还是让这个洋鬼子给耽误了。在他们相互等待修炼了几年以后,洋鬼子托人带信儿给燕儿,告诉她,别等他了。可那时候,在北京,燕儿已经算大龄姑娘了,像燕儿这样秀外慧中、又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就只能游荡在低不成高不就的待嫁剩女行列中了。 

我出国是从燕儿家离开北京的,三伯母郑重托付我帮助燕儿联系出国留学。一到美国,着手处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帮燕儿联系学校。两个月以后,学校联系地差不多了,就等燕儿的托福成绩,一天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说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跟我讲他是燕儿的同学,询问燕儿联系学校的情况。大半年以后,燕儿是结了婚来的美国,她的夫婿就是那位让她等了七年之久的洋鬼子,我的洋姐夫----比尔。而那天晚上的电话,竟然是他打给我的! 

后来听伯母讲,他们分手近七年后,比尔做了美国一个大公司的驻京办事处头目,估计他认为他终于修炼到了可以与燕儿姐姐匹配的段数,他拿着当年燕儿给他的她父母家的地址,真地寻来了。幸亏伯父伯母家是住北京军队大院的老人儿,他一说名字,就找到伯父家了。比尔从伯母那里拿到了燕儿姐姐工作单位的地址和电话,他直奔燕儿的单位。下面是燕儿姐姐写下的当时情形。 

 比尔探到我的工作单位,在傍晚,同事都下班以后给我打电话上来

    喂,我是比尔

    “Is it a dream?” ----这是做梦吗?(几乎没有说过英语的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英文)

    不是。我在你们大门外面。你一会儿可以看到我。

   我走到窗口,看到他伫立在寒风中的样子。

   我跑下楼,面前是几乎没有变的比尔。时间,已经过了整整六年半。 

 读了这段,我感动地想哭,世间真有这样的爱情,时间和文化差异都阻断不了他们的缘分,这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燕儿跟我的洋姐夫,他们的婚姻里有这样曲折浪漫的七年之恋来垫底,无论什么时候回首都是甜蜜甜蜜加幸福幸福

 来美国的燕儿又是让我吃惊,燕儿加入了美国典型家庭妇女的行列!这是我从来没想到过的,燕儿姐姐来美国以后,就再也没有工作,现在是一位贤妻良母。以前,我总会为她有一丝失落和委屈,直到几年前,她送给我一本她写的书,至少我知道,她还在努力,她还是我优秀的燕儿姐姐。随着岁月的流逝,我自己也慢慢懂得,其实,做家庭主妇、相夫教子、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也一样会有一个快乐的人生。(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比小说还精彩,大赞!

 
百草园的头像
 #

谢谢阿立跟读。

 
司马冰的头像
 #

传奇故事,像小说一样的故事。那天读了逍遥号的《简爱,美人儿》就像小说,这也像。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小说来自于生活,可以用这个原型写一部小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