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24 分钟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0468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再济沧海》(84)咖屋遇巴西领事,货店识天津老乡

 

 
大加那利岛的拉斯帕耳马斯市(Las Palmas, Gran Canaria,简称拉斯市)是群岛的省会,大西洋集体过洋大行动(ARC)就从这里出发,ARC 2016有三百条船参加,创了历史新高。担心游艇会船满为患,不参加ARC的船一般都绕开拉斯市,“海友”明年一月份将去南美洲航游,我需要办巴西旅游签证,拉斯市有巴西领事馆,所以我们还是来了。ARC还有一个月才出发,“海友”进了游艇会碰运气,惊喜地得到了一个短期泊位。
 
 
巴西领事馆在市中心繁华地段的一个居民楼里,每天从上午11 点到下午1 点只对外开放两小时,我跟老公骑着自行车早早就到了,时间还早,就在街边的咖啡屋里喝咖啡,这是我在加那利群岛喝到的最好的咖啡。领事馆一个会讲英语的年轻小姐接待了我们,原来拉斯市巴西领事馆没有发签证的权力,办签证要去西班牙首府马德里巴西大使馆,我们只好令做打算了。
 
 
回到船上刚要吃午饭,手机响了,没想到是领事亲自打来的,他让我们回领事馆一趟,说领馆可以通过内部邮件代寄申请,也许可以省我跑一趟马德里,尽管已经快下午1 点钟了,他说没问题你来吧。领事看上去六十出头,态度和蔼可亲,举止言谈很有风度,外交官嘛。我用领馆的计算机填了表,扫描了护照和照片,领事吩咐工作人员打电话给马德里,问清还需要什么文件,可马德里那边没人接电话,就让我们先回去了。
 
 
尽管成功希望不大,但还是要进行到底,第二天我又骑自行车去了领馆,还是早到了,又去那家咖啡馆喝咖啡。一进门看到一张桌子边坐着巴西领事和一位女士,领事看见我热情地邀请我加入他们,我说不好意思你们在工作,他说没问题,这位女士是我太太。坐下来点了咖啡,领事又点了一个小面包加西班牙风干肉(Jamon),说这家的风干肉很有名,小巧的三明治被切成了三段,可惜我不能吃面包,错过了品尝美味。
 
 
领事来自西班牙南部的格林纳达,太太则是兰萨罗特岛人,他们好像对“海友”的航海经历很感兴趣,不断地问这问那,领事很健谈,他说这个岛的居民来自130多个国家,中国人很勤劳,融入当地社会很快,跟有些种族比起来,中国人很少找麻烦。领事太太讲了个故事,几年前一个瑞士人要去巴西,用的是带封闭仓的划艇,每天要花两小时手动造淡水,出发前他们也曾在这里喝咖啡。他们介绍了几个值得一去的博物馆,领事夫妇都是文化人,我们天南海北不知不觉聊了大半个小时,气氛就像聚会上谈得投机的朋友,一见如故很令人享受。领事执意替我付了咖啡钱,说能邀请我一起喝咖啡是他们的荣幸,然后我们一起回到领馆,继续给马德里打电话。电话另一端的使馆人员不能确定我在巴西的工作可能性,让我去马德里面试,领事对此表示遗憾,一再表示需要帮忙一定联系他。马德里我是不会去的,巴西签证等圣诞节回法国巴黎再办吧。


小岛领馆生活好像一点压力都没有,上班跟太太喝咖啡,每天对外办公两小时,有闲心去对别人感兴趣,有闲功夫去帮助别人,这就是所谓的慢生活吧。领事夫妇是两个长得好看的人,长得好看不等于长得漂亮,而是从里到外的自在,不刻意地让别人感到顺眼顺心,忘了谁说过很愿意跟长得好看的人交往,我表示认同呢。


领馆附近有三家中国人开的商店,领事指给我一家说他经常去那里买水果。从领馆出来我便进了那家杂货店,跟老板娘用中文打招呼,她也用中文应答着,我想怎么也得卖点东西吧,就挑了一块生姜。老板正用一块毛巾挨个把青椒擦得光亮,他一开口说话,我便听出了天津口音,我马上改说天津话,这下可不得了,乡情就像决了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老板娘叫道:“快给大姐拿瓶水”,我说不用了,你们还是留着卖吧。老板娘说那块姜也不收钱了,收钱就外道了,一块姜不值几个钱,我说必须要付,你们辛苦开店不容易,我拿出十欧元,跟老板娘打咕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收。这家人在岛上呆了十几年了,孩子在上学,杂货店生意稳定, 生活不成问题,只是感觉比较孤独,怀念国内的那份热闹,但习惯了岛上简单的生活,回去也不适应了。在异乡不安心,故乡又回不去,这是很多出国打拼的人的共同问题。


三毛在《逍遥七岛游》中写道:“大自然的景色固然是震撼着我,但是,在每一个小村落休息时,跟当地人的谈话,更增加了旅行的乐趣,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存在,再美的土地也吸引不了我,有了人,才有趣味和生气……”。三毛此言极是!


2016年10月26日于大加那利岛拉斯帕耳马斯市(Las Palmas)。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追梦是天津人啊?!俺们微信的海风诗社,有一大帮天津人呢,在米国和在天津的都有。俺也学了几句天津话,不过严重‘走鸡’了!Cool

 
追梦的头像
 #

哈哈,你看我文中用的“打咕”就是天津土话,你说给海风诗社肯定有人懂…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俺差点被海风诗社的蛐蛐兄忽悠,他说是:唠嗑。

不过随缘和活水两位老师马上指正了。她们先指出,天津人不说‘俺’的。然后说:打咕应该是客气、推辞的意思。估计是老板娘不肯收钱、追梦一定要给钱。。。然后就打咕起来了Cool

 
追梦的头像
 #

没错!谢谢随缘和活水两位大姐

 
追梦的头像
 #

唠嗑是“搭各”

 
司马冰的头像
 #

居然碰到老乡了,没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却“老乡见老乡,赚一块生姜”。Smile

 
追梦的头像
 #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绕了一瓶水,外带一块姜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老乡见老乡,打咕打回姜。

粥沫鱼块!

 
追梦的头像
 #

哈哈哈哈…

 
西山的头像
 #

的确,好看和漂亮是两码事儿。好看是从里到外给人的愉悦感,不是与生俱来的,是生活沉积下来的。

 
追梦的头像
 #

同意,也说明了一种生活态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