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4 小时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0788

你在这里

《再济沧海》(83)钓鱼失手遗长线,卷帆得意置滑轮

 

 
富埃特文图拉岛(Feuteventura,简称富埃岛)在兰萨罗特岛的南面,两个岛地理地貌非常相似,沙滩和火山是两大特色,只是富埃岛没有出个像曼利克一样的艺术家来妙手点缀, 旅游开发远不如北面的邻居。正是因为没有过度开发,岛上仍有一股荒凉的魅力。三毛没来过这个岛,她说此岛一如撒哈拉沙漠,计划行程时她风寒初愈,再加上经济的计算,就放弃了这个岛。“海友”也是浮光掠影地经过,只在此岛停留两天。
 
 
第一天锚地在漂亮的小水湾 Las Playitas,黑色的沙滩后面是个很陡的小山村。第二天我们驶过有二十公里沙滩的Punta de Jandía半岛,据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国潜艇经常光顾这个海滩,二战结束后曾是纳粹军官换身份逃往南美的据点。“海友”驶到岛的最西南端,诺大的一个锚地只有我们一条船,不理解为什么大家都扎堆锚在密密麻麻的度假村对面呢?面对着荒凉冷峻的火山,听着急躁拍岸的海潮,我们很得意找到了这么个清寂的地方。
 
 
加那利群岛行船风向多变,由于岛上山脉高度和形状的原因,每个岛都有风力加速带(见图),风力会突然加速幅度达到15节,所以行船要随时做好换帆的准备,“海友”在富埃岛一天之内大小前帆和球帆来回换,顶风、顺风、左舷、右舷都遇到了,用球帆时试了一下老公新置备的环索支撑滑轮,结果非常令人满意。


不对称球帆下前角有个轴盘,轴盘的转动靠拉动嵌在轴盘上的绳索,这条绳索是一个连续的环,且叫它“环索”,打开或卷起球帆时需要沿顺时针或逆时针方向拉环索。如果拉环索时打滑轴盘就会反绞,得退回来把反绞的轴盘清理干净再继续。以前每次用球帆都得两个人控制环索,一人拽住环索的一边,一个拉,另一个放,两个人必须同步,如果放的太慢,拉的那个人使出洪荒之力也不一定拉得动;如果放得太快,轴盘打滑反绞。在海上船颠簸摇晃,两个人很难配合默契,每次用球帆都唧唧歪歪互相抱怨。老公想出一个主意,在环索上加一个滑轮,用弹力松紧带系在船尾护栏上,这样环索保持均衡张力,一个人操作就行了。第一次试滑轮系统大获成功,真是太好用了,老公很为自己的发明感到骄傲,以后7-15节的正顺风不用主帆,光用球帆足矣。
 
 
来这个岛时还有一个小插曲,那天风力只有五节,不足以升帆,“海友”开着马达靠自动导航仪机动行驶,大海非常平静,我跟老公无事可做,无聊之余决定钓鱼,想着晚上也许能改善一下伙食。“海友”的钓鱼行头都是从“同道者”继承下来的,没有钓竿,几十米鱼线连着50米橙黄色的尼龙缆绳缠在一个塑料轱辘上,尼龙缆绳很轻,平时浮在水面,为的是鱼线不会绞进螺旋桨里,缆绳末端通过搭钩系在船护栏上。
 
 
老公装好了鱼钩铅坠和塑料鱼饵,把鱼线和缆绳放了出去,最后系搭钩时,一失手整个鱼线都落进水里,眼看着它越离越远。“海友”曾半夜螺旋桨缠上了尼龙缆绳,费了好大劲才摆脱的(《再济沧海》78 夜阑索绕螺旋桨),加那利群岛来来往往那么多船,几十米尼龙缆绳飘在水面总是个祸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决定回去把缆绳捞起来。开着马达去捞缆绳必须倍加小心,不要让缆绳缠上螺旋桨,我把马达打到低档,距离缆绳20米左右时把马达打在空挡,靠惯性去接近目标,老公在船头用钩杆把缆绳给捞了起来,理清了鱼线继续钓鱼,但那天一无所获。
 
 
离开富埃岛“海友”向大加那利岛(Grand Canary Island)驶去。
 
2016年10月20日于富埃特文图拉岛(Feurteventura)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还有多久到家?

 
追梦的头像
 #

回到澳大利亚需要3-5年吧

 
司马冰的头像
 #

你老公的发明可以申请专利了,心灵手巧,也可说劳者多能,爱干活者创造力就强。

 
追梦的头像
 #

呵呵,他见了人就传经送宝,可得意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北上看红叶,刚回家。匆匆报个到,点赞!

 
追梦的头像
 #

我昨天在大加那利岛上捡到5颗栗子,一把杏桃,有图有真相,只是没法在跟帖里面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