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亚斯本的小朋友 2

亚斯本的小朋友 2

 

 珍珠

南来客所认识的亚斯本音乐节及学校的小朋友中, 获奖最多、成名最早的的要数周珍珠。

周珍珠是个韩裔姑娘,2001 年移居美国克利夫兰,师从小提琴家坎特教授,英文还没说利索,周围大大小小的小提琴比赛就赢了个遍,跟亚斯本其他小朋友一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了。珍珠没多久即显示了自己的实力。亚斯本音乐节及学校共有五个乐团,其中一个是指挥乐团,由指挥家们组成,还有一个是歌剧中心乐团,另外三个乐团按水平高低分别是室内交响乐团、爱乐乐团、以及音乐节乐团。这三个乐团主要由大学生及研究生组成,考入乐团的三两个初中生小弟弟小妹妹一般都上音乐节乐团。上山第二年,南二世和克丽丝桃升级到爱乐乐团时,珍珠一步登天坐上室内交响乐团的交椅。

南来客第一次听珍珠演奏是在坎特教授的公开课上。亚斯本是小朋友大显身手的地方,不讲论资排辈,珍珠率先上场,演奏了拉威尔的“茨冈”。小姑娘展示的大将风度、扎实的基本功、娴熟的技巧、以及别具一格的诠释,无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珍珠演奏完,坎特教授请弟子们各抒己见。下面一片沉默。“卷上珠帘总不如”,能说什么呢?终于有个研究生坐不住了,无的放矢扯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听得珍珠一脸茫然,坎特教授则不动声色,微笑不语。

乐道难,难于上青天。虽然珍珠小小年纪就展现出非凡的音乐才华,她的演奏事业并非一帆风顺。虽然珍珠在克利夫兰一带未遇对手,在亚斯本山上称王称霸却不那么容易。大哥哥大姐姐或许不在话下,同龄的小伙伴哪一个不是强大的竞争对手?珍珠是同龄小朋友中第一个参加亚斯本比赛的,初战失利,投入妈妈怀中哭了一场。第二次也是铩羽而归。而且更加不堪,第一个上场,没拉几下卡壳了,黯然下台。台下的南二世看在眼里,同情地对老爹说,“又跑到妈妈那哭去了。最难过的是珍珠,这回从头一直哭到结束。”

艺术家的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可反映艺术家的个性。珍珠演奏风格相当大气,甚至有点霸气,流露出小姑娘不服输的劲头。珍珠小朋友哭归哭,决不放弃,第三次比赛终于赢了,从此在各种赛事中势如破竹,所向披靡。2006年,17岁的珍珠在蒙特利尔小提琴大赛与另一位韩裔小提琴家并列第一,在国际乐坛崭露头角。2010年,珍珠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小提琴比赛中拔得头筹。四年后,珍珠在印地安伯利斯国际小提琴大赛一举夺魁。

坎特教授评论珍珠时曾提到珍珠对音乐艺术的追求与执着。独奏也好,乐队合奏也好,珍珠总是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忘我的投入及忘我的喜悦。珍珠曾说过自己在音乐中能见到色彩。通过演奏把五彩缤纷的音乐呈现给听众,对珍珠来说是一种享受。

难能可贵的是不少亚斯本的小朋友都不甘当乐匠。他们各有各的理想与追求。和众多同龄人一样,珍珠意识到尽管古典音乐仍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出现颓势已非一日,不能再视若无睹。珍珠从艺术教育与听众参与入手,成立了返场室内乐学院,为发扬古典音乐尽一己之力。

珍珠和南二世是在亚斯本认识的。当时珍珠来美不久,痛感ABK女孩之间勾心斗角,更愿意跟这个以诚待人的ABC 男孩来往。珍珠为人直爽,有什么想法不会藏着掖着,还为南二世讨过一次公道。那是南二世在亚斯本第二次参赛,比赛曲目是《茨冈》,南二世的拿手好戏,大家也都看好他能赢。可是获胜的是珍珠的师姐。珍珠全程观看,大为不平,一下子耍起小孩子脾气,也不怕得罪师姐,到坎特教授那为哥们鸣不平,直到坎特教授看完彩排说“是他拉得好”方才罢休 – 尽管木已成舟,谁拉的好结果也不会更改。

一眨眼小朋友们都长大了。南来客脑海中的珍珠依然是亚斯本大山上那个个头比实际年龄要高许多的率真的小姑娘:比赛没赢扑到妈妈怀里哇哇哭,公开课演奏完了跟妈妈撒娇吵着要上“乐园”吃冰淇淋、怒气冲冲跑到恩师处替哥们南二世打抱不平….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写得珍珠活灵活现的。。

 
南来客的头像
 #

谢谢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