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拣栗子

(见楼下立兄捡栗子的图文,于是想起从前在欧洲的一段儿故事,这是一篇十几年前的旧作)

 

 

初到鲁文,非常喜欢这座古色古香的大学城。鲁文很小,但它的的确确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有一高速路形成的环,环内有很多很古老的建筑;尤其市中心得市政厅更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是鲁文的标志。环外应该是郊区,大的超市像GBDELHAIZE;大学体育中心,GASHUISBERG医院等。环外有很多非常高的树,恐怕怎么也有几百年。环外的树林子很多,里面有很多果树。听朋友们说树林里有很多栗子树,每年都会结很多栗子,掉在地上也没人拣。据说现在正是栗子成熟的季节,于是我就动了拣栗子的念头。

这一天我从实验室下了班,决定去拣些栗子,回来做个栗子鸡什么的改善一下生活。我开始找栗子树。 沿着环线走,过了一条大街,看到一棵巨大的树,我想她应该是栗子树,因为地上到处都是大大的,亮亮的,饱满的栗子。对面还有一大HOUSE。我想这下我可 是占了大便宜了,这么多的栗子竟然只有我一个人。 我脱下背包,把里面的书全都拿出来,蹲在地上开始拣。还挺快,不一会就拣了一背包。我看了看对面的大房子,似乎没有人指责我冒犯私人领地的意思。不过我还 是有些心慌。这里不是中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全都是私有制,这一大包栗子好歹也值些钱,若是有人挑出来跟我扯一顿乱七八糟的法律问题,实在是不划算,还是 快走为妙。

我背着我的栗子,夹着书包,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家。已是汗流浃背了。我禁不住兴奋,顾不得疲劳,又去超市买了一板鸡腿。回来后就开始作我的栗子鸡。

已是傍晚,我把油烧热,放入白糖,哗啦啦炒好糖色,在把调好的汁子倒入。葱,姜,盐,味精,料酒等一应俱全。这里想喜欢做饭的朋友们们介绍一下料酒。从中 国超市买料酒很贵,你可到超市(AUDI)买最便宜的红酒,老大一瓶也没多钱。拿回来当料酒用。反正我觉得挺好的。待鸡腿七成熟时,把洗净剥皮的栗子倒 入。我放了好多栗子,反正是拣的。 菜还没烧好,我已馋的受不了。拿勺子舀些汤尝尝,觉得还行。拣了一块栗子,有些硬,放到嘴里味道有些特殊。可能还没烧好。又过了十几分钟,栗子已经软了, 我终于可以吃我在比国自制的栗子鸡了。

我把才盛到盘子里,又开了一瓶啤酒。端正的坐好准备吃喝。喝了一口酒,夹起一块栗子就放到嘴里。可不得了,苦的。一股苦水值往上涌,头皮都有些发紧。我想 可能是这啤酒的缘故。好啤酒总有些苦,比国酒嘛,又不是老家的。我于是大着胆子把两块栗子一起放到罪里。这一下可不得了,满嘴苦瑟,头晕目旋,脸都变了 形。 我想我是拣错了东西,吃中毒了。咱也不知道这比国假栗子到底有多毒,也不知能否熬过今天。想起老家的亲人,年迈的父母,未竟的出国路,忍不住泪水在眼眶里 转。

      我 这么难受,应该是急性中毒。几个小时内要么会越来越严重,要么就没事了。于是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看如何演变。几个小时过去了,感谢上帝,什么事也没了。于是 赶紧起来,把所有的栗子和我的栗子鸡都倒到垃圾桶里了。 后来,遇到友人把这故事讲给他们听,这才知道原来我拣的并不是栗子。这种假栗子满街都是,真的栗子树往往夹杂其中,所以首先得认得真栗子树。真栗子往往没 有假栗子好看,没有假栗子饱满,偏小而且刺多。从众多树木中辨别出真栗子树需要一定的经验。而那最容易见到的,多是假栗子。

     朋友见我真的还想着拣栗子,于是约了几个朋友,带我们去一个栗子多的好地方。我们坐2路公共汽车,大概到了终点站。那里应该是一个医院,医院对面是一大片 树林,全都是栗子树。从树上掉下很多果实,有刺,用脚踩下去,栗子就出来了,我们拣了很多。不过那天很阴,隆隆的雷声响个不停。

     其实我们的生活跟拣栗子一样,容易见的,容易得到的,往往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而想得到我们想要的往往是不容易的。这需要我们有辨别真假栗子般的经验。我 们在这世上要作的事很多,不可能把所有的事都经历,所有当我们作我们没有作过的事的时候,为了能找到那正确的路,就需要有人引导。每一件事总有一条正确的 路。 我们努力辛勤地奋斗这一生,总在那未知的世界前寻找那条让我们通向成功的崎岖窄路, 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分类: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你捡的可能是Marone,叶子不同,果实偏大,毛刺也少,不能吃的

 
姜尼的头像
 #

好像就是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姜尼兄也有捡栗子的故事啊Cool

米国本来是有壁炉火里烤栗子的传统的。据说那时的栗子数很高大。米国东部栗子树很多。但是大约100年前(左右),从中国带进来的栗子有病虫害还是病毒啥的,灰常厉害。米国的栗子树几乎绝迹。

现在的是新品种。米国农业部赞助研究的。现在的栗子树很矮,栗子个儿更大,也更好吃。但现在的米国人已经不知道栗子了。

俺上周末去的栗子庄园是米国人开的。但去摘栗子的,清一色亚裔人。上面的话就是老板娘说的。

 
姜尼的头像
 #

洋人一般都让好东西烂地里

 
予微的头像
 #
我以前工作的教堂,就有一棵百年的栗子树,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就是在树下拾栗子。

拾栗子

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11326
 
Amoy的头像
 #

经历非同寻常。

 
予微的头像
 #
不知道有假栗子呢。还能找出图来说明吗?
 
姜尼的头像
 #
当年没照相,不过跟栗子几乎一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