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忆海拾贝 -- 文革这样进入我的生活

   七岁,终于要上学了。上学,是我心里的渴望。 

 我去的是沈阳市和平三校,学校离家走路也就七、八分钟。开学的第一天,是妈妈送上学去的。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大部分由父母陪着抵达学校。家长们都匆匆地与老师简单地交谈一下,就把孩子们留给老师,急急忙忙地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那时的人们,不会因为要照顾孩子,而耽误自己的工作。 

 由于学校是按地段分的,班里有许多孩子是设计院的子弟。大家都是在设计院大院长大的,彼此都比较熟悉。一去,我就碰上了几个以前的玩伴,大家相约以后每天结伴上下学。 

 那个年代,在学校里,只要你学习好,一般地来讲,都会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尊重。学习成绩好,是我可以很骄傲地说出口的一件事,那可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如一日,而且还是横跨大洋两岸。总地来说,我喜欢上学,学校对我来说,是一个快乐的天堂。 

 刚上学,老师开始教拼音,和简单的数字,我的作业都是在老师的对号和好评中转悠,日子过得就像一首快乐的歌,充满着美妙的音符。 

 我们几个朋友兼同学,每天邀了一起走去学校。大家说说笑笑,有时还追追打打,一路嘻嘻哈哈地上学去。那时的马路上,几乎没有机动车,大家都是骑自行车或者徒步走路,街上只有很少的公交车,和偶尔驶过的解放牌汽车。那时的治安也非常好,没有听说拐卖孩子、抢东西、骗人的骗子、或者什么碰瓷这种事情。孩子们都是自己上下学,家长根本不用担心我们的安全。 

  刚上学没几个月,一天,我们又早上一起走路去学校,刚刚走到必经过的和平大街,只见马路上横坐着一排工人,他们都头戴柳条帽,身穿工作服,最可怕的是每人都搂着一个大铁棍子,他们一个挨一个地坐着,我们根本无法走过去。孩子们嘁嘁喳喳小声地商量,怎么办?无法上学了。其中一个工人,看起来年龄大一些,也和善一些,他对我们说,“回家吧,学校已经停课了,你们的老师也参加文化大革命不教课了。” 

 文化大革命就是以这样方式,进入了我的生活。 

  在以后的一年里,我们都不用上学去了,美其名曰----罢课闹革命。其实,孩子们就是在家里混,在这一年里,我基本是东家走、西家串,朋友邻居家里胡乱玩。而逗留最多的是在我家一个单元里的邻居家,那家的妈妈,常年生病在家,一年来,她给我们讲了无数个王子仙女的故事,现在想想,那位阿姨一定是安徒生童话故事的崇拜者。 

   文革开始,由于我刚刚七岁,能弄懂的事情不多,父母也很少跟我们谈国家大事。断断续续能记住的是,辽宁造反派分成了三派,什么八三一、辽联、辽革站。大人们都激烈地讨论这些事情,大家都说自己那派是革命派。更可怕的事情是,听大人讲搞武斗,什么“冬宫”(东工,东北工学院)都被哪哪个派系占领了,都开枪了。当时在我的脑海里,马上联想到看过的电影和听过的故事,东宫?《列宁在一九一八》里的东宫吗?眼前浮现出的是一群高大的宫殿,就像一个大碉堡群,每个窗口都有人拿着机关枪守候在那里,一片恐怖的景象。哪里知道,十一年后,我会是东北工学院的一名大学生,东工,原来是一所很气派的大学,跟战场中的碉堡完全是两回事嘛。 

 文化大革命进行的如火如荼,周围许多人家开始被抄家,父亲也多日不回家了。由于平时父母总是出差,这回我还是以为爸爸就是去施工现场了。直到有一天,父亲忽然与几个我认识的同事回家。当时别提有多高兴了,大声地叫爸爸,还跟父亲身旁一个以前常常恭维我的阿姨打招呼,没想到,那阿姨脸一沉,冰冷的吓人。父亲跟我说,“百草,领弟弟出去玩。”我并不知道这些人是来抄家的,领弟弟玩了一会儿以后,我们准备回家。一进到单元里,童话阿姨就热情地让我们去她家,那天,弟弟和我受到了童话阿姨的照顾,她不但让我们在她家吃晚饭,而且留着我们,直到妈妈红着眼睛来接。回到家,看到家里被翻得天翻地覆,就明白了,我家也被抄了。 

 后来听妈妈讲才知道,由于童话阿姨家有四个孩子,我家一直接济他们。童话阿姨告诉妈妈,谁家是反革命她都信,只有不相信我家会是反革命。又说,反正她家是工人,不怕别人说他家袒护我们。 

 文革一年后,我们又重新回到课堂,不过已经算是二年级了,当然也就不用学什么拼音了。直到现在,在计算机上敲汉字时,偶尔,我会因为不会拼音而卡壳,每每这个时候,先生都会听到我的大声呼救,他会常常摇头,嘀嘀咕咕地说,文章都能写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拼音就是学不会。我会马上顶回去,“拼音都是一年级学的,我没念过一年级!” 

  许多年以后,设计院给父亲平了反,说是文革关押批斗错了。我曾听到妈妈跟父亲讲,“设计院让你写材料,检举以前整过你的人,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写?以前xxx还打过你呢。”父亲说,“那时他们都年轻,大家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是尽量宽容他人吧。”我问过父亲,“抄家的那天,那个跟你一起来的阿姨,文革前是很会给你溜须拍马的,文革中,就完全变脸了,你一点都不记恨吗?”父亲竟很严肃地回答我,“你说的是哪个阿姨,我不记得了,你也最好把这件事忘了吧。”  

 我也很想有父亲那样宽容的胸怀,可那阿姨文革前媚笑的脸,和抄家那天冷若冰霜的脸,怎样也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文革开始俺大概至少是小学2年级了。看来俺比百草大一点点,当之无愧的阿立兄Cool

 
百草园的头像
 #

哈哈,跟你叫阿立哥好了。

 
逍遥号的头像
 #

读了,好。。谢谢分享。。

 
百草园的头像
 #

谢谢跟读。

 
若敏的头像
 #

谢谢分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