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从将军到奴隶 (短篇小说 七)

音响文件: 

在温哥华机场我一眼就看来接我们的茉莉夫妻,茉莉奔过来我们两一下子抱在一起,又叫又跳又笑,顾不了旁边的人诧异的眼光,激动过去,才想起身边的人,拉过去介绍立在那里看“西洋景”的两位男士。他们很有礼貌地握手问好,高山过来接过我的拖包领着西蒙往停车场走去。


我们两个女人走在两个男人的后面,茉莉用嘴巴努努西蒙小声地对我说:“第一眼合格啦!人长得不错!”我也回敬她:“高山还是一表人才哦,你可看紧咯!”她用手把她那好看的长发一把拂到肩后去,半开玩笑地说:“谁要他,我免费赠予!如今人在别人的地盘上,除了老婆要养还有两个小的,你以为他还似在国内时抢手啊?早就乏人问津了!”我提醒她:“人家还不是看重你和这个家呀,若哪天回国了,你试试看,我保证高山的魅力只会增不会减!中年男人才有味道吗……”我话还没说完, 她把食指放在她的嘴唇上让我小声点,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才说免费赠送,两秒钟就舍不得了?”说话间我们已在停车场,高山大概听到什么, 回头问:“什么东西免费?说给我听听!我现在最喜欢不花钱的东西!” 

“你瞧,他现在就剩下这幅德性了!” 茉莉显然不喜欢丈夫的这种德性, 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对正把我们的行李放进后座箱中的高山说:“你能不能稍微给我的脸面呀,人家宁宁刚到你就显露你的寒酸劲儿!”高山一边坐进驾驶位,一边转过脸对我说:“宁宁啊,你不知道,我如今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啊!在人家的地盘上,我整天坐吃老本,不思生产……” “ 你这暗亏谁呢?谁是狗啊?谁欺负你啦?”茉莉一连串的问题象机关枪噼噼啪啪向他扫了回去。西蒙没有听清楚,他又是个对动物爱心爆棚的人,一听到狗,不分青红皂白,赶紧问:“狗?狗? 哪里有狗?”幸亏他这么一岔,车里有点紧张的气氛立刻变得轻松起来, 我们三个老同学先自哈哈笑成了 一团,西蒙有点不知所措,但接着看我们笑得欢,也跟着嘿嘿加入了我们。

茉莉的女儿已经长成小姑娘样了,活脱脱当年的小茉莉,出水青莲般的纯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让我一见面心里就涌出一股温暖,随着她一声脆生生“阿姨”,我情不自禁一把拥她入怀,她乖巧安静地靠着我,让我有种从没有体会过的温柔。茉莉见状开玩笑:“宁宁, 你还记得我说过你的孩子以后得认我做干妈吗?干脆,让艾艾认你做干妈得了!”我一听,有点惶诚惶恐,但认真地问:“我可以吗?我说真的!”茉莉的妈妈特地从国内到加拿大帮女儿照顾一对外孙女的张阿姨马上拉着艾艾的小手, 走到我的对面,对孙女儿说:“艾艾,叫干妈再嗑个头!”小艾艾一声干妈我还没完全反映过来,她小小的身躯已经在我的面前更低了下去,我慌忙一把抱起她来,激动得眼泪夺眶而出,我竟然一下子就找到了做母亲的感觉! 我解下我脖子上的心形项链,对西蒙看了一眼,那是他情人节送给我的礼物,显然他明白我的举动,冲着我笑着点点头,我把项链系在小艾艾的脖子上。

那天的晚饭是在茉莉家吃的,张阿姨烧了一桌子的家乡菜,尤其那一道盐水鸭让我们吃的每句话都离不开养育我们的那块土地。我那天不知是不是那杯桂花酒的关系,还是多年没说的话聚在一起说了,我似乎不停地在提以前我们年少时的那些往事,我提到为茉莉“放哨站岗”,提到当年我目睹见证他们的爱情,更提到那一年夏天我们汽车去东郊, 茉莉搂着高山的腰,唱着那首“我只在乎你”给我的最初对爱情的注释……我的絮絮叨叨让茉莉和高山也是一会儿笑一会儿眼圈范红,茉莉当中还幽幽地叹口气说:“再美的爱情也会退色,当年的投入今天看都不知道是不是值得?”我指着在一旁与外婆玩耍的小艾艾说:“怎么不值得?这么可爱的孩子!什么都值了!”高山接过我的话,对西蒙努努嘴,说:“你们也可以有自己可爱的孩子呀?你们什么时候‘开花结果’啊?”一句话把我说红了脸,我不知如何回答。西蒙伸过他的手握紧我的手,说:“很快就会的!宁宁一直把你们的爱情看成是楷模!所以,你们一定要为我们做好榜样,她才会更加坚定!”我有点惊奇地看着他,没想到这个和我从小生长在不同环境里的男人能如此清楚地把我的心思读懂! 

那天,我和茉莉几乎谈了通宵,我们哭哭笑笑、说说叫叫,人生中有几个可以一起成长的好友?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岁月相互交织在各自的生命里,那种休戚与共、息息相关的感觉使得我们俩比亲姐妹还要亲密! 

开头的两三天还好,高山和茉莉带着我们把温哥华的各大小风景点都看遍,我们临走的前一天,我和茉莉都愿意呆在家里闲聊。西蒙和高山在院子里打了一会儿篮球,等我发现西蒙和茉莉的妈妈谈得正欢,茉莉有点掩饰不住的愤怒正从他们的书房走了出来。我关切地问:“怎么啦?不高兴啊?”一句话把她极力压抑的火气全引了出来:“才好了没两天,你们来了他戒了的。这一挨家,他又回到网上下围棋了!” 我知道茉莉曾和我报怨过高山没日没夜的在网上下围棋,可我也从没觉得这是桩多大的事情,但是再听茉莉详细说起,似乎高山下围棋成瘾了,到了可以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地步,家里大小事情都是茉莉一个扛, 从孩子到家务,甚至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他们夫妻可以一个多月不同床! 

茉莉声泪俱下:“要不是为了两个孩子,我早和他离婚了!”我震惊地看着她,不知从何劝起,只会说:“茉莉, 你别太气了!男人嘛,都有点像孩子,我知道高山是爱你的!”她抓住我的手微微地发颤:“宁宁,那是以前!你还记得有部电影《从奴隶到将军》吗?”我点点头,她更紧地握住我的手:“你知道我现在的状况正好和那电影的名字相反!”看我没明白,她大声地告诉我:“我是‘从将军到奴隶’!”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写得好,有时间回头看开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