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说连播《从将军到奴隶》六

音响文件: 

在我到美国的第九个年头,茉莉告诉我他们举家移民加拿大了。高山在商场上斩获不菲,但是国内最初的经商之道很多靠的是贿赂高官,高山的母亲虽说利用她神通广大的路子为儿子的下海铺平了道路,高山在以后的几年中商海里翻滚, 一路上财运亨通,在那亨通的财运之下铺垫的当然是一摞摞的钞票。茉莉曾告诉我她也帮过夫婿进行过几次这样的夫人外交,那满满一背包里沉甸甸的人民币让她背着心慌意乱,倒不是心疼钱财,她知道舍弃的这些钱财将会换回来更多的财富,只是担惊受怕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有朝一日曝光之后会是个什么情形?想来高山也知道这样长此一往,总有东窗事发的时候,所以,当高山觉得赚得盆满钵溢的时候,听从了太座的建议,名义上为了女儿的前途,实际上为了逃避可能的牢狱之灾,全家来到了太平洋彼岸落户安家。

茉莉一家到了温哥华,添置了一栋别墅房屋,女儿进了当地的一所学前班,开始还好,高山在十年经商之后,生活又一次趋于安宁,每天接送女儿上下学,好像弥补以往的亏欠。茉莉终于结束了每天半夜三更等醉醺醺的丈夫回家的门响的日子,她英文好,于是在社区大学里拿了两门课,全当作消磨时间。也许静极思动,也许正如茉莉说得纯属“意外”,茉莉又怀孕了。如今他们在国外,不再受限于“计划生育”的限制,就这样他们生了个加拿大公民的儿子。

在茉莉儿子出生之前,我几乎每次与她通电话都会听到她对她老公的抱怨:“你知道他现在迷上什么了吗?”我好奇高山又有什么新花招?“他如今没日没夜泡在网上,干吗?下围棋!他可以不吃不喝不休息……”我劝她:“这总比你们在国内时好吧?”我的意思是总比他在商场上吃喝嫖赌得要好得多。她回答我:“好什么呀? 我昨天去产检,让他去接女儿,他竟然忘了!下围棋太投入了!我回到家不见女儿赶到学校,学校的人说如果我再晚来十分钟,他们决定把我女儿送警察局去了!”茉莉有点悔不当初了:“宁宁,你说我怎么当初就看上这样的男人了?! 还要和他生第二个孩子!”

放下电话,我情绪受茉莉影响,久久不想说话。新加坡男友关心地问我:“怎么啦?不高兴啊?”我和他说起了茉莉的故事, 他听完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我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曾在职场上婚姻以外结识一女子,我记得小的时候,我跟在父亲身后见过她。”“你说什么?你是说你爸爸有过一段婚外情?”我难以相信!他的父母我已见过,我们俩订婚时老两口一起来到美国参加我们一个简单的订婚仪式,他们是我见过的那么大年纪却最恩爱无比的夫妻!他爸爸对我们的祝福的话就是:“希望你们像我们一样相亲相爱,白头到老!”他们差一点就让我相信爱情是可以天长地久的!怎么会? 他们怎么还会让我感觉仍然恩爱无比?看着我迷惑的眼 神,男友理解地点点头:“他们今天比以前更相互依赖更加相爱!我记得小的时候常常看到妈妈静静的坐在那里默默地祷告,我问过她为谁祷告,她告诉我为我父亲!”我好奇:“你妈为你父亲祷告?祷告什么?”“为他祈福!”男友边回答便有点陷入回忆中。我耸耸肩膀,走开去,我知道他一家都是所谓的基督徒,他每个周日常和我的导师一家相约了去做礼拜,拉过我几次,被我婉言谢绝了,我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能相信那些唯心的东西!

我对婚姻的不确定,使得我订婚两年仍待字闺中。未婚夫催婚两次,我均以各种理由延期了。那时,我和他都已工作好几年了,经济上各方面似乎都是一切具备,只欠东风,这东风便是我的信心。

茉莉的儿子出生之后,她邀请我们去温哥华看她的宝贝儿女,我们已有多年没见面,加上我终于和她提起我的未婚夫,她说想见见我们俩,帮我参谋参谋。我想也好,我总不能一直这样举棋不定的,拖住人家耽误别人!茉莉听我的说词觉得好笑:“谁耽误谁了?你可比人家大了三岁!再不结婚成老姑娘了!还好意思说耽误别人?!”我干笑两声: “你就不能让我过过嘴瘾吗?得得,我明天就去订机票,订好再告诉你!”她大小姐不依不饶:“订两张机票,我想看到两个人哦!”“知道了!”我于是订了两张去温哥华的直飞机票,在离别十年后的一个午后,我和一个叫“西蒙”的男人飞往加拿大去看望我最好的朋友!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