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忆海拾贝 -- 千姿百态的保姆

  由于弟弟小时候身体太弱,他一直是由不同的保姆来带的。 

  弟弟的第一任保姆是妈妈最小的妹妹,我的小姨。在弟弟刚满一岁时,十六岁的小姨,就被妈妈从南方接来照看弟弟。 

  十六岁,其实小姨本身就是一个孩子,好在妈妈是她的大姐,每天除了看护弟弟外,也不让她干其它的家务。可小姨是继承了外婆的特点,特别喜欢看书。从南方农村到了东北,发现有许多小说可以看,每天小姨就痴痴迷迷地掉进那些小说的故事情节里去了。 

  弟弟小时候是个淘气包,小姨来看护他时,他也就是一岁多,刚刚可以扶东西走路。一天,小姨又沉迷到她的小说世界中去了,弟弟自己在床上慢慢摸到床头柜,把上面的暖瓶给弄翻了,大家可想而知,开水全撒到弟弟的脚上,他开始大哭,闯祸的小姨抱着弟弟冲到了医院,虽然医生马上处理了伤口,但弟弟的烫伤很严重,很久才好,而且脚背上留下了很大的疤痕。 

  小姨是彻底给吓坏了,对着这个淘气的弟弟,她是坚决辞职不干了,妈妈没办法,只好给她买了回浙江的火车票。 

  小姨走了以后,记不清妈妈又找了几任保姆,总之是全家,包括亲朋好友都动员起来给弟弟找保姆。后来姑姑居然在她家附近找到一家人家,同意照看弟弟,而且是让弟弟住过去。 

  这家人家姓侯,家里只有三口人,侯伯伯、侯伯母、和他们八、九岁的儿子。在那个年代,每家都有至少三四个孩子,像我们家只有两个已经是少见,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孩子几乎都是因为不会生育,而领养的。可这侯哥哥,的的确确是侯家亲生的儿子。 

  弟弟住过去以后,大家就都知道,我们终于给弟弟找到了一个好保姆。侯家视弟弟为己出,后来弟弟干脆跟侯伯母,叫侯妈妈了。侯家是弟弟的全托幼儿园,每周弟弟回家一天,如果碰上父母都出差在外,弟弟就干脆不回家了。 

  侯伯伯是一个大饭店的大厨,我曾经看过他包饺子,他可以用一根擀面杖,同时擀出两个饺子皮,可以左右手同时包饺子,做出的饭菜也非常好吃。弟弟小时候非常瘦小,而且挑食,他在侯家的那段时间,被侯家养的结实了许多,妈妈爸爸也算是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 

  因为侯家与姑姑家就隔着两趟房子,在那几年里,我曾经频频接触过童年的弟弟。 

  弟弟很小时,就可以自己从侯家摸到姑姑家。那时姑姑家有一扇大门,里面还有一个上面半截是玻璃的二门。冬天的早上,我和表哥、表姐还都在炕上懒着,我们可以透过二门看见,姑姑家的大门自己自动开了,然后又关上,一会儿,一个小人儿就走进来了,我们都知道进来的是弟弟,因为只有他才会比门的玻璃还矮,也只有他才会冬天大清早就出来找人玩。 

  后来竟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侯家照看弟弟有一年多,在弟弟快三岁时,侯伯母忽然怀孕了,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因为打从他们有了侯哥哥以后,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可一直也没能再怀孕,连他们自己都死了心,不去想再生孩子这件事情了。这回老天爷忽然又送他们一个孩子,侯伯母说是弟弟给带来的,弟弟是她家的福星,是有恩之人。当然,已经怀孕的候伯母也无法再继续照看弟弟了。 

  家里只好开始了新的一轮找保姆运动。 

  后来妈妈又找到了一个保姆,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太。她同意住到我家来,而且如果父母多给她一点工钱,她也同意照看我。就这样,这个精明能干的保姆结束了我的全托幼儿园生涯。 

  那时,父母还是经常出差,家里的一切都由这个保姆打理。我现在还能记得这个保姆的样子,一双大大的眼睛,瘦瘦小小,一股精明干练的样子。这个保姆很能干,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也把弟弟和我管的很严。但就有一样,自从她开始照看我们,我就开始天天吃不饱。 

  记得我们中午饭常常吃面条,一锅面条煮好后,她会给我盛平平的一小碗,给弟弟浅浅的半小碗,她自己则是满满地一大碗。弟弟小时候根本不喜欢吃饭,就是不给吃也不在乎。可我不一样,我的食欲很好,只好每天吃不饱,父母又总是不在家,我每天都处于饥饿状态。 

  不记得过了多久,一次,妈妈忽然问我,在家高兴还是去幼儿园好,我说在家高兴,但就是总吃不饱。妈妈这才惊觉问题严重了,她也不敢直接问保姆,只好买了一大盒饼干,偷偷地告诉我,饿了,可以吃饼干,也可以给弟弟吃。后来,估计父母做了一些安排,我的奶奶在我七岁多时,从三伯伯家来我家常住了,日子才真正有了改变。  

  现在国内许多人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雇保姆。几年前,我的父母,也在我和弟弟的劝说下雇了保姆。听说国内好保姆也不好碰,个中的苦辣酸甜,恐怕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有深刻的体会,父母也已经在三年内换了五、六个保姆。现在这位是农村中年妇女,出来当保姆是为了供养住校的中学女儿,期盼这位保姆能有善心,不但对她的女儿,也能真心地服侍二老,让他们能有一个安稳的晚年。(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俺只有一个保姆,陈妈。一直带到被送到全托幼儿园(中班插班),因为怕被别人说用保姆,资产阶级生活方式。Cry

纪念陈妈的文章已经写过了,比较伤感的。

 
百草园的头像
 #

阿立,一定对陈妈感情很深,一位好的保姆,有时会像自己的母亲一样照顾你。

 
逍遥号的头像
 #

俺比较“幸运,”跟着娘。你写得真好!你弟弟真可怜,像个小皮球,踢来踢去的。。俺弟弟也是,没有人看,老生病。。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小皮球弟弟也长大了,我们那个时候不像今天的孩子那么金贵。

 
Amoy的头像
 #

我自己还好,是奶奶带大的。儿子小时候比较可怜,他半岁的时候,我的产假和哺育假都满了,上班没办法带,只好请了先生的大姨过来帮忙带,不到半年大姨家里有事就回去了,只好托付给同事的母亲帮忙照看。有一次下班早,我过去看他,才发现每天我给他准备的吃的都被同事母亲给了自己的孙子吃,那份伤心就别提了。最后,不得不送回千里之外的奶奶家,一去一年多,他的这段成长经历对于我来说都是空白。两岁多接回来,再也不敢和他分开,直到他上了大学。

 
百草园的头像
 #

Amoy,上班的父母都非常辛苦。我的女儿也曾经在国内让一个阿姨带过。一次我去的早接她,发现阿姨让她坐在马桶上不可以动,孩子一看见我就大哭,心痛啊!

 
予微的头像
 #

可怜的孩子!

 
百草园的头像
 #

也可怜父母爱孩子的那份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