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忆海拾贝 -- 幼儿园的日子

 在我大约四岁至六岁的两年多中,去过两个全托幼儿园。 

 刚从南方回东北时,爸爸妈妈曾让我去一个离姑姑上班很近的幼儿园。由于我曾经翻围栏出逃,把那个幼儿园阿姨们吓坏了,人家坚决不肯再收我这个危险人物。在姑姑家混了一段日子后,到了四岁,妈妈爸爸把我送到另一个全托幼儿园,这个幼儿园是他们工作的设计院开办的。从此,开始了近两年,并不十分愉快的幼儿园生涯。 

 说实话,设计院的幼儿园,无论是伙食和设备,条件都是相当地不错,当年在沈阳市,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了。孩子们每人有自己的小床,大家的床单、被子都干干净净的,孩子的衣裤也隔两天就换洗,每天要求大家一早一晚要洗漱,吃饭前洗手。除了一日三餐以外,偶尔还会给大家发饼干或者糖果吃。 

 不知道大家留心过没有,孩子们其实可以分为几类。一类是长得好看,美丽漂亮,让人一见就喜欢;还一类就是非常乖巧,甜甜蜜蜜,会讨大人欢心;再一类就是聪明淘气,常常会闯祸,但又很顽皮,虽然让大人头痛,但大家实际在心底里,是非常喜欢这类孩子的;而更有一类孩子,是身体软弱,需要别人花很大的心血去照顾他们,自然,做父母的也就比较关注这类孩子。很可惜,我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类,我是那种平平淡淡没什么特色的孩子,长相中等、不笨、嘴不甜、也不会常常给大人惹祸、而且身体健康的孩子。这样的孩子,让人省心,一般很少得到大人关注,当然,在幼儿园里,阿姨们也不会对这类孩子另眼相待。 

  在这个幼儿园的两年里,我也交了几个好朋友。我们这几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我们都不是幼儿园里让人瞩目的孩子。每天下午在院子里游玩的时候,我们几个会一起荡秋千、玩滑梯。这些小朋友的名字我一个都不记得了,只能记住除了我们三个女孩子以外,还有一个额头很大的男孩子,我们跟他叫“大头”。一天,大头跟我们讲,他下个星期就不来幼儿园了,因为他家要搬到别的城市去了。记得那是在秋季,我们几个听他讲这话时,都正站在小树叉上随着风儿在摇,嘴里在唱一首歌,歌词大意是秋天树叶哗啦啦地落。听了大头的话,不知道那几个孩子是什么感想,我的快乐心境一下变得很旧、很暗,情绪也很低落,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透过满眼的秋色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一个年轻的女子孤孤单单地走在满地落叶的小石阶上,石阶通往一个古老的大房,那份心境、那些落叶、小石阶的台阶、老屋的画面、和男孩大头的脸就一直永恒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了。后来来到美国,每年秋天,如果去看枫叶,看着树丛中的房子,我总会想起那天,和当年在眼前飘过的一幕。成年后,偶尔会想起那天,和那个奇怪的画面,总是怀疑人真有前世,而那个在林间踏着落叶的女子就是我前世的化身,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不觉得来美国是个意外,因为那些树丛中的老屋总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幼儿园的日子,偶尔也会带一点快乐的色彩。 

 能记得最开心的几件事之一是,我们小时候,世界上还有天花,孩子们还要种痘预防这种凶险的疾病。一次幼儿园种痘,阿姨让小朋友们分成两排,一排由医生先在手臂上涂天花疫苗,另一排由另一个医生在涂过药的地方,用小刀划一小口,以达到让天花菌进入体内的效果。我当时怕痛,先在第一排混了一下,根本就没去第二排,当时很得意逃过了那一刀。后来想想,幸好天花灭种了,否则我这样逃过种痘,岂不危险极了,真得了天花,那可要在本来就不算漂亮的脸蛋上长出许多麻子的。 

 还有一次,幼儿园的阿姨竟然让我给全体小朋友发糖,当时绝对是受宠若惊,别提多开心了。要知道,这个俏活一般是由阿姨最喜欢的几个小朋友来做,因为发糖的孩子可以给自己喜欢的小朋友好一点的糖。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也能得到这份殊荣。后来才知道,那天是我在这个幼儿园的最后一天。傍晚,妈妈就来接我回家,告诉我,以后再也不用来这个幼儿园了,家里又雇了一个新保姆,这个保姆愿意同时看我和弟弟。 

 好多好多年以后,我已经成了七七级的大学生。一次和妈妈在设计院的家属宿舍,碰上一个以前幼儿园的阿姨。妈妈赶快跟我说,“叫苏阿姨!”我马上乖乖地说,“苏阿姨好!”妈妈在一旁又赶紧说,“当年在幼儿园里,苏阿姨对你可照顾了,快谢谢!”我立即说谢谢苏阿姨,同时又跟了一句,我还能记得您让我帮您发糖呢!苏阿姨也马上满脸笑容地对妈妈说,“我就知道百草以后会有出息,看看,成大学生了吧!” 

 妈妈后来跟我讲,她以前为了让这些阿姨能对我好一点,每次出差回来,都会送阿姨们一些小礼物,这个苏阿姨是她重点委托对象。在心里暗叹,可惜了妈妈爱我的一份苦心。不过,至少这个阿姨曾让我有过那么难忘、又快乐的一天。 

 来美国以后,我的两个孩子也都在幼儿园里度过了他们的部分童年。当然,他们是日托,每天可以回家。在给孩子找幼儿园时,我最关心的是幼儿园阿姨的素质,而不是他们受教育的程度。主要看阿姨的爱心,最好是非常喜欢孩子的那种。两个孩子的幼儿园,我都曾经自己主动在幼儿园跟阿姨一起工作过两天,主要是了解幼儿园的运作情况和阿姨的人品。非常希望孩子们在回忆起他们的幼儿园生活时,他们的记忆里能充满快乐、阳光明媚。(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阿姨給的一次发糖果经历,影响了一生,由此可见,老师的肯定多重要。

 
百草园的头像
 #

其实很多孩子,从小就希望和需要大人的肯定和鼓励,正面的鼓励,比总是之处不足好得多。这点也是中美文化差异的一个关键点。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俺也中班插班,去了全托幼儿园。 神马好记忆也木有。不好的记忆?按楚女大师说的,那个别提它辣Cool

 
百草园的头像
 #

阿立,不高兴的记忆,也是记忆,还是可以提提Kiss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