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忆海拾贝--慈爱的姑姑

 姑姑是父亲的姐姐,出生于一九二一年,姑姑她比父亲大许多岁。 

  解放前,姑姑就是国高毕业,这在当时的女孩子里是不多见的。姑姑在二十二、三岁的时候嫁给了姑父做了填房,也就是以前人们讲得再娶。以姑姑的学识和她的家境,在那个年代二十多岁才嫁人,又是嫁到这样的地位,是非常让人吃惊地。后来,姑姑跟我讲了个中的原委。 

  姑姑小时候,有一次左手无名指发炎,领到医生那儿,医生说没药可治,唯一的办法是切除无名指的第一个指节。奶奶和爷爷一听,这还了得,女孩子手指缺一截是破相,坚决不干。可是炎症还在继续,等了几天,看看病情未见好转,只好再去找医生,这回医生要切除两个指节,这回姑姑自己不干了,怕痛,更怕难看。可病毒你不治,它不但不会走掉,而且还变本加厉地侵蚀姑姑的手指。最后第三次去医生那儿,医生说得截掉这个无名指了,还警告说,如果再不治,下回就要切掉左手,再下次切手臂,以此类推等等。就这样,姑姑的左手,只有四个指头。 

  这在当年,姑姑就算有残缺了,不管她如何有学识、如何长得文静秀美,找婆家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更别说想找个好婆家了。 

  难归难,受过教育的姑姑还是坚持要嫁一个有学识的。那就只能在别的方面降低要求了。最后,找到的姑父是国民党军队里的一个参谋,能写一手好字和好文章。这姑父,在湖北老家曾经有一个结发妻子,只是那个大姑姑只生了一个女孩。中国当时是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加上姑父离家多年,在当年的情况下,姑父就可以再娶。所以姑父娶姑姑,也算明媒正娶,爷爷和奶奶一看,虽说是填房,但姑姑嫁过去,也只是单独与姑父过日子,再加上姑姑与姑父交谈后,也是执意要嫁给这位才子了。 

  婚后,姑姑和姑父的感情很好,两个人常常一起吟诗作画,他们甜甜蜜蜜地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姑姑后来跟我说,姑父写得字非常漂亮,我跟姑姑说,你的字也很娟秀啊!姑姑说那是在姑父身边时练的。 

  姑姑也很争气,结婚一年后就生了表哥,也就是说姑父有儿子了,这样姑姑在姑父家的地位也就稳定了。 

  到了一九四九年,姑姑和姑父已经有了表哥和大表姐。那时姑父的军队驻扎在北京,也就是当年的北平。大家都知道北平当年是和平解放的,国民党军队是由傅作义将军领着向共产党投降的。姑父只是一个参谋,当然也就跟着军队归顺了共产党政府。 

  本来事情好好的,姑父算北平起义的一员,也算主动参加革命了。偏偏姑父胆子小,解放后,在北京呆了一段时间,又怕共产党搞清算。跟姑姑商量,还是离开大城市,去湖北老家避避风头。于是,姑父姑姑拖着儿女,一家大小搬至湖北老家。哪想到,湖北老家正搞打土豪分田地,乡里搞运动的人正愁找不到镇压对象,一见姑父一家回来,箱箱包包,还有如花似玉的新老婆,认定姑父是在外面发财干反革命来着,当时他们连问都不问,拉出去就把姑父给枪毙镇压了。 

  可怜的姑姑,当时正怀着小表姐,也受了惊吓,小表姐后来一直心脏不好,这都是后话了。 

  姑姑拖着三个孩子,在湖北举目无亲,实在过不下去,只好领着三个孩子搬回东北老家。那时她也就是刚三十岁,听妈妈讲,父亲和许多朋友都劝她再嫁一个人家,可她自己执意不肯。她给所有人的理由是,如果嫁人,势必要替人家生孩子,但她不想再生孩子了。可我知道,其实姑姑她很怀念姑父,决定守寡不嫁了。 

  姑父去世后,姑姑生下小表姐,给她起了一个乳名“小碟”,我一直怀疑是“小蝶”,取梁祝蝶恋之意。 

  我在姑姑家断断续续地度过了我的一部分童年和少年时光,印象中,姑姑总是和蔼慈善,好吃的东西总是先让我吃,也常常告诫表哥和表姐们要好好照顾我。这弄的表姐小碟常常吃我的醋,她会经常趁姑姑不注意时,小小地气我一下。小碟一有机会就会跟我说,“百草,你长的不如燕儿漂亮。”这燕儿是我的小堂姐,人长的非常漂亮,小时候是我的崇拜对象。当然,小时候的我,会因为小碟的话而哭鼻子,又总是给姑姑发现,把她自己的女儿教训一顿。 

   在姑姑家的日子,姑姑总是什么事情都先呵护着我。那时所有的粮食都是定量,所有的布匹也是按人头供给,国家给每人发一定量的布票。记得姑姑常常会给我扯花布、做新衣。一次姑姑给我做了一件黄底儿黑花的小褂子,穿起来很俏皮的样子。穿着新衣服,我高高兴兴地去了住在后院的大伯家,去找大堂姐显摆。堂姐看到我的新衣,非常羡慕加嫉妒,找到姑姑说,“草儿是你侄女,我也是你的亲侄女,我也要新衣!”姑姑最后只好在她并不宽裕的收入中,也给大堂姐做了一件新衣裳。 

  姑姑每个学期都会去和我的班主任了解我的学习,常常比照顾她自己的孩子还上心。记得有一次,放寒假我回了农村的家(当时是文革中期,我家走五七去了农村),回来后,姑姑跟我说,已经跟老师谈过话了,学费也替我交了,让我跟老师要一下收据。一去上课,老师和蔼地叫我过去,把收据给了我。刚把收据拿到手,一帮班里的干部就冲我大叫,“百草,你的学费收据是几号?”把我弄得莫名其妙,看了看手上的收据说,“是零零一。”没想到,我的话音刚落,傍边的几个同学都欢呼起来,“哇,我们终于找到了,百草,原来你是第一个交学费的人!”后来同学们跟我解释,一开学老师就表扬说,有的同学没用老师催就交了学费,鼓励大家向这位同学学习,大家问老师是谁,老师笑而不答。当时大家也就十二、三岁,都好奇地想找出谁是第一个交学费的人。那几天,平时默默无闻的我,还真成了同学们捧的对象,在我的小小心灵里,真是感激姑姑对我的关爱。 

   出国前,姑姑还曾送我。那天正好刚刚拿到新做好的旗袍。姑姑一定要让我穿上给她看看。穿好旗袍,看看亭亭玉立的侄女,姑姑直夸,“看看,女孩子穿旗袍就是好看,裁缝手艺不错,看这旗袍多合身,这才能把咱百草的身材显出来!”把我夸得都不好意思了。

   姑姑在我来美后几年去世了。非常地悲哀,未能给那么爱我的姑姑送行,深深地痛心,未能见到她最后一面。  

  我是家里的老大,小时候,父母常常让我游荡在亲友家,这养成了我比较自立的性格。而我的姑姑,她让我享受到了一个家庭老幺的溺爱。我的为人处事都很受姑姑的影响,在我的心里,也总把她比作自己的第二个母亲。(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百味人生

 
百草园的头像
 #

梅子姐,姑姑的一生不易。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