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9 小时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0788

你在这里

《再济沧海》(70)自己设计亲动手,旁人帮忙乱支招

 

 
航游两个航季,我们有个清单列出“海友”需要改进的地方,在法国休航期间我们订购了一系列改进所需的配件,回程有三件托运行李,差不多有六十公斤重,回到游艇会马上着手安装,这是“海友”的改进清单:
 
 
1. 冷冻柜排风扇。冷冻柜是个电老虎,在挪威、苏格兰这些冷地方电池还可以应付,自打到了葡萄牙,白天气温在30度以上,冷冻柜的空气压缩机几乎连续工作,冻柜旁边的抽屉和储物柜里面温度很高。压缩机空间跟船体相连,固定家具是封闭的,热空气排不出来。老公决定在冻柜旁边放杯子的橱柜上装一个排风扇,改进压缩机周围的空气流通,以改进冻柜工作效率。第一步先要把冻柜从固定空间移出来,由于空间不够必须先把冻柜面板拆下来,才能把柜壳连同压缩机拉出来。排风扇在橱柜里面很隐蔽,与抽风机用同一个开关。
 
 
2. 导航椅改进。导航椅是固定的,顶风时船侧倾坐在上面很不舒服,老公在乡下自己做了个装置,两块木板用合叶连接形成夹板,中间一块木条作为楔子使夹板张开,夹板上有三排圆孔,楔子上有圆木扣,木扣插入圆孔楔子便和夹板固定住了,移动楔子在夹板上的位置,夹角有三个档可调。把导航椅的坐垫固定在夹板上,当船侧倾时,张开夹角抵消倾斜,让椅面尽量保持水平。
 
 
3. 将太阳能电池板与水涡轮发电设备(Watt & Sea)的调节器分开。Watt & Sea是个小涡轮,固定在船尾拖在水里,当船速度超过六节时可以发电,虽然电量不大只有10 安培左右,但细水长流补充自动导航设备也够用了。从爱尔兰到里斯本这一程我们发现太阳能电池板和 Watt & Sea 不能同时工作,只要Watt & Sea 运行着,太阳能充电就被屏蔽。原来这两套充电设备公用一个调节器,要想让两套系统同时工作就要把它们的充电电路分开,老公订购了一个专门为太阳能充电设备设计的调节器,从太阳能板又铺了一根导线,在船尾的空档加了一块木板,将新调节器固定在上面。
 
 
4. 在导航桌周围装了三个把手,航行时更方便攀抓。


5. 侧拉索和支索上装防磨套,“海友”的 push sprader 使主帆在顺风行驶时跟侧拉索和支索摩擦造成磨损,防磨套是两个半圆按和扣咬形成的套筒。

6. 潜水用的空气压缩机,飞机托运时得把阀门拆掉,回到船上再组装起来。
 
 
老公在船上忙得不亦乐乎,我负责后勤采购,Cascais超市离游艇会走路20分钟,我用小拉车化整为零一趟一趟地把空空的冰箱冻柜装满。第一趟买的东西最多,因为不熟悉路绕了个大远,20分钟的路走了整整40分钟,里斯本的人行路是用碎石马赛克拼成的,拉着小车坑坑洼洼挺费劲,最不运气的是从堡垒下到游艇会地面的电梯坏了,没办法我得拉着小车下楼梯。
 
 
我把小车放在身前,让小车一级一级地往下颠,我跟在后面控制不要翻车,这时一位过路中年妇女用葡萄牙语一个劲儿地跟我比划,大概她的意思是:你这样不对,最好倒过来,人在前车在后,倒退着往下走。这位妇女真热心啊,我说台阶上倒不了手,她站住不走了,好像非要看我按她的法子才罢休,结果我在两段台阶之间的平台上换了向,倒着下楼梯,小车几乎水平了,袋子里的菜都快掉出来了,刚下了一个台阶,外面的购物袋碰到了上一级台阶上,碰巧磕碰的地方里面放的是鸡蛋,结果一打鸡蛋碎了半打,购物袋里稀糊糊的都是蛋液,嘀嘀嗒嗒往外渗。真后悔听了她的话,我跋涉了40分钟马上就要到家了,这不是节外生枝嘛!唉!看在她好心帮忙的份上,就不怪罪她了,要怪就怪我耳软心活吧。第二天我找到另一条没有台阶的路,又买了一小车的东西轻松地回到船上。
 
 
2016年9月2日于里斯本 Cascais。
分类: 

评论

爪四哥的头像
 #

第一位往返阿拉斯加冰川的中华(亚洲)女船长

 

 

劫后余生的楚女

 

(返航后的楚女)


楚女船长和美男一起驾驶游艇,2016年4月22日离开美国华盛顿州Anacortes市,经过加拿大Inside passage, 历经狂风暴雨和巨浪的生死考验,5月28日到达阿拉斯加pacific冰川,于8月20日返回华盛顿州水域,整个探险活动历时4个月,行程1万多里,安全往返结束。

 

The first Asia woman to skipper a private yacht to Alaska glaciers from WA,USA via Canada inside passage, safely return.

 

楚女不经意成为中华(亚洲)从美国华盛顿,途径加拿大Inside Passage, 驾船成功往返阿拉斯加冰川的第一位女船长。

 

由此感谢老公美男的一颗热情勇敢的心;感谢爹娘姐弟的温情和朋友关注;感谢帮我们修船的美加沿途辛勤工作的工程师们;感谢阿拉斯加勇敢的人民(Great Frontier);感谢美国加拿大人民兄弟姐妹般的情谊。

 

 

IMG_0434.jpg

 

(冰川前的美男)

 

特别感谢Jeff and Cathy 的爱船总是在一些最危险水域与我们不约而遇,在大海上时隐时现,那种you are not alone 的同命相连的感觉,只有命悬一线的人才懂。那也导致我们都不敢相约相伴(LOL),因为茫茫大海一旦发现他们,必带来狂风巨浪!哈哈,奇怪吧,生命中有些人有些事总是在奇怪的地方以奇怪的方式出现。我们相遇在暴风骤雨,相离于艰难困苦!现在还在思恋他们:“你们在哪里?完成你们的探险了吗?” 不敢联系。

 

上苍总是在99难上再加一难!在最艰难的时候,传来父亲患重症的不幸消息,楚女对着山川呐喊着“俺爹就像那古老的冰川”,表达不孝女儿的无力之爱……

 

 

 

IMG_0499.jpg

 

(楚女在冰川打捞的古老冰块)

 

特别感谢在半路相逢的陈弘文先生,他的鼓励在最困难的时候激励我完成这次探险。

 

这次阿拉斯加探险,本意不在结果,是美男完成探险心愿,楚女获得意外收获,赢得生命的升华。是一次有血有泪有歇斯底里的怒吼有温情有绝世惊艳的浪漫之旅。

 

和曾经的南极圈旅行一样,楚女也留下了另一张冰川比基尼艳照,证明她曾经美过……

 

每次经历险境,逃进仙境一般的冰川峡谷躲避风浪时,劫后余生的楚女都要坐在船头,用中国古老的埙,对着天地歌唱。

 

北美的大小冰川和海港里至今一定还回荡着:“长亭外古道边…….”, “美丽的神话……”,“在那遥远的地方”……

 

北美西部的船主、鲸鱼、棕熊、海豚和深林里的美国之鹰一定会记得这个和他们对过话的楚女,这个天下第一个给他们演奏埙的楚女。

 
爪四哥的头像
 #

哈哈,久违久违,给追梦请安。俺给追梦找了个志同道合者,刚刚完成再济苍海的壮举,俺把全文都借来了Smile

 
追梦的头像
 #

哈哈,谢谢爪四个,为楚女点赞!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哈,爪兄介也算啊?

楚女当赞!

追梦的先生严重不是理工男啊,动手这么能干?更加赞!!!

 
追梦的头像
 #

呵呵,他应该去学工程的,比我这个蹩脚工程师强多了。

 
逍遥号的头像
 #

Hi, 楚女这里先点个赞,向你先生问好!谢谢爪四哥引见!

 
追梦的头像
 #

我的天!爪四哥真的认识楚女啊,我以为他又在这里幽默呢,太好了,先跟你握手,真高兴文轩来了个知音,希望看到你多多的好文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