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北疆拾贝》 游记连载之七

 

四、北屯情怀

 

     “走马看花”源自唐诗句“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原意是,形容“事情顺利,心情愉快”。“走马看花”后来衍生了另外一重意思:“略观事物外象,而不究其底蘊”。无论以哪一种说法来形容我们的这次采风之旅都恰如其分。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走马”“略观”,但事实上,我们有东道主的高规格的接待,也见识了不少人文趣事、壮美河山,自然是“春风得意”。

    对北屯的印象还得从一个小故事说起。

    从前,有一个和尚和一个屠夫是好朋友。每天早上和尚要念经,屠夫杀猪。为了不耽误事,他们相约早上要叫醒对方,一直到他们去世。结果,屠夫上了天堂,而和尚却下了地狱。为什么?原因是,屠夫做的是善事——叫醒和尚念经,和尚做的是恶事——叫屠夫起来杀生。

    这个绕了个弯的“哲理”小故事出自谁的手笔,我无意考究,只是,我看到它的地方并不太雅——北屯某处男厕所里尿槽上方的一块红色木板上。这几十秒就读完的小品,让人“一心两用”,只为了博你一笑,比起另类的“温馨提示:前进一小步,文明一大步”,有意思得多。这是题外话了。

    所谓“杀生”,就是指“杀害生灵”,所谓“生灵”,当然应该包括蚊子。据我所知,蚊子对于其他生物,包括人类,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它存在的价值仅有一条——成为像蝙蝠一类生物的盘中餐。它让我想起一篇有关北屯的“趣”文。

    文章提到,在五十年代末,还没有名字的北屯刚被开发成为一个定居点。当地的生态环境极其恶劣,“沙尘暴频发,当一阵狂风呼啸而至,树都会被连根拔起,风夹着细沙搅得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小石块像雨点般劈头盖脸地横扫过来,眼口都无法张开。”“蚊虫肆虐,咬到猪撞墙”、“一巴掌拍下去拍死40只蚊子”之类的传说,我们只当笑话来听,但对于生活在当地的人们来说,却是“泪中带血”的真实写照。

    有些让当年的开拓者头痛不已的事是——大、小二便。因为没有厕所,无论男女都得在野外“解决”,尝尽蚊叮之苦,尤其可恨的是,奇痒于私处,有苦难言。一次大便下来,屁股被蚊子叮成了芝麻饼。有人想出了妙招:在准备“方便”的地方点起一个火圈,人跳进火圈内迅速完成“任务”,便可全身而退。

    为何北屯的蚊子这么多?有研究人员解释说,北屯地处新疆阿勒泰地区,该地区是“世界四大蚊虫聚集地”之一(另外3个地区为印度恒河、南美亚马孙河、孟加拉湾)。在这个地域内,有额尔齐斯河、哈巴河、别列则克河,以及阿拉克别克河4条主要河流,加上当地有着丰富的草场,都是有利于蚊子繁殖的条件。北屯的蚊虫以白纹伊虫为主,俗称“花斑蚊”,有“亚洲虎蚊”之称,飞行速度极快,可随心所欲地做前后滚翻、俯冲、急转弯、突然加速或减速等“高难动作”。

    传说北屯还發生过蚊子咬死人的悲剧。说是有两个无聊的年轻人打赌,看蚊子会否咬死人。其中一个傻瓜为了赢赌注,脱光衣服立于树下想坚持一夜,结果被蚊子叮得面目全非,气绝身亡。

    虽然我十分怀疑这个传说的真实性,但对蚊子的威力确实领教过:六十年代后期,我下乡的海南澄迈山区,蚊子也是独霸一方的恶棍。有一天半夜,我被“痒”醒,点上煤油灯一看,白色的蚊帐里,爬满了蚊子,它们一个个鼓着胀胀的肚囊,黑中透红。我一怒之下,双掌合击,全歼了蚊子,而我的双手却占满了自己的鲜血……

    幸运的是,我们在北屯住了一晚,一个白天的户外活动,都没有发现蚊子的踪影。除了时值中秋,不是蚊子繁育的季节外,应归功于近几十年来,这里的人们把灭蚊工作当作民生的重大工程来实施,不懈努力才有今天的成绩。

    作为共和国比较新的城市,北屯很小,人口仅有七万多,下辖三区、三镇。我们的于文胜社长和《锡伯渡传奇》里的传奇故事都诞生于此地。在接待我们的北屯文联的作家中,有一位本土作家毛正华女士,特别健谈,她是我的同行——电气工程师。她一边陪着我们参观市容,一边谈起她的工作,她的文学梦。原来,她不仅是一位敬业的工程师,曾经发表过专业论文《高寒地区小型水电站退水闸门的改进》,同时也是一个文学艺术的追求者和践行者。在远离现代喧嚣的大都市,她以大自然为源泉,潜心创作,她的作品就像她的笔名“冰雪玫瑰”一样, 冰清玉洁。

    我们登上市南的“得仁山”,北屯尽收眼底。我很快发现,脚下的山崖沟壑纵横原来此处亦属 “雅丹”地貌。历史记载,“得仁山”也是成吉思汗六次西征的出征地和点将台。成吉思汗接受了长春真人丘处机和契丹才子耶律楚材的力谏——“得仁者赢天下”,成就了中华历史上“得仁点将,天下归一”辉煌业绩,此山也就因而得名。

    得仁山虽只有几十米高,当它坐落在平川之上就而显得高大。如今,已经变成北屯市民的休闲公园和城中的一道美丽的风景。

    资料告诉我们,2001年,北屯正式启动“绿化得仁山工程”。在绿化得仁山的过程中,农十师全民动员,各团场积极参战,先后出动十几万人次参加大会战,在泥岩上凿坑填土,修建扬水站和喷灌管网,种植了 69个品种 49万株树木,将1.6万亩荒山披上了绿装。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善良生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