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爱殇

六月的时荷市进入了雨季,大雨磅礴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到处是湿漉漉的,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都厌倦了这样的天气,每日出行也凭空增加了许多不便。

在市中心一处奢华楼盘的二十五楼,方好和夫人冯惠惬意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点不被外头糟糕的天气打扰到心情。

夫妻俩领证不过半年,但是感情很甜蜜。方好是某大型外企的高管,收入很高。因为结婚时工作繁忙一直没有时间去度蜜月好好放松一下,雨季来临前刚订好去马尔代夫的机票,准备补上这迟到的蜜月,可无奈雨越下越大,甚至接近洪涝的势态,机场也已只能被迫停飞许多航班,于是他们的计划再一次地泡汤。

但是妻子很贤惠,也很理解丈夫。知道他虽然挣钱多,但工作的并不轻松,她也努力地尽好一个妻子的本分,为丈夫减轻压力。她并不希求丈夫能给自己多少金钱,她只是要丈夫对她好,两个人在一起甜甜蜜蜜地过日子才是她最想要的。

屋外的雨哗啦啦地拍击着窗玻璃,整个世界喧嚣成了唯一的单调雨声的时候,妻子依偎在丈夫的怀里,爱情的甜蜜愈发浓烈。

晚上吃饭的时候,门铃忽然响起来了。夫妻俩相互看了一眼,寻思这么晚了,谁还来串门啊。妻子放下筷子准备去开门,丈夫却轻轻拉住她的手,道:“我来,小惠。”

可是丈夫开门之后却又突然响亮地把门关上了,脸上满是愤怒。

“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谁啊?”冯惠焦虑而紧张地看着他。

“是他。”方好努力克制着心里的怒火,因为他不愿妻子因为自己的情绪而难过。

“他?”妻子若有所悟,更加显得紧张,缓一口气才继续道:“他怎么会找到这的?”

这时更响亮的敲门声传了进来,然后便是一阵沙哑的呼喊:“惠儿,你开开门啊,我是东全啊,你开开门好不好?”

妻子看了一眼丈夫,脸上骤然增加了愧疚的神情,走到门口,却并不开门,只道:你还来做什么?你我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知道我知道”,男人赶紧接着话,“惠儿,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今天是特意来这里给你道歉来了,你好歹算是可怜可怜我开开门好不好?”

“你的心意我知道了,歉也道了,你走吧。”妻子怕丈夫会吃醋,只是急着要赶紧让男人离开。

“外面雨那么大,现在这么晚都没有车了,你让我住一晚,明早我就走好不好?”男人的声音很微弱,门口传来的声音似乎是他瘫倒在地了。

冯惠心里很是纠结,她是个天生的软心肠,即便别人做了多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也横不下心完全地置之不理。此刻她看了一眼丈夫,“现在这种天气出去确实也不方便,就一晚,好吗?”

妻子这么顾及丈夫的心情,丈夫又岂会忍心拒绝妻子的要求。他只是硬生生地撞着自己的心应允了。

门外的人叫周东全,是冯惠的初恋,俩人的恋爱持续了五年,本来爱情很甜蜜,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开头的时候周东全也很务实肯干,然而最终却因为财迷心窍的不思进取,游手好闲,欺骗了冯惠的全部家当而让这段感情彻底宣告结束。可是,毕竟是五年的感情基础,分手对冯惠来说还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和周东全决裂后,冯惠有大半年的时间整个人精神恍惚,萎靡不振,女友看着不忍,为她牵线介绍了方好,两人情投意合,也算得上是一见钟情,于是冯惠也才慢慢地从那段阴影中走出,逐渐开始了新的生活。

本来同周东全已经不再来往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还能够找到这里来。然而怜悯之心让冯惠不设任何的防,只是天真地想着他真能够迷途知返。不希求他能补偿自己什么,至少不再去祸害其他的姑娘就已经足够了。

此时打开门之后,却惊奇地发现他整个人无力地坐在门口,发白的嘴唇,蓬松的头发还有邋遢的衣裳,一切都说明他现在过得并不如意。

然而这一切又都在意料之中。冯惠知道他的为人,他会有这样窘迫的状况也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甚至不值得任何的怜悯。可是冯惠又是这样的善良,毕竟曾经爱过,她始终不愿见到他现在这般没落的景况,待他梳洗完毕,掏出一叠钞票给他,只希望他能重新做人,不要再好高骛远,整天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致富美梦。他也终于是双手颤抖地接过一副痛改前非的样子。冯惠看了他一眼,抱着再相信他一次的心态深深长叹了一口气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她以为只不过一个夜晚的时光而已,可是,她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一夜之后,她的爱情再一次地破碎。而这一次,她已没有心力再去弥补。

午夜,雨还在下,屋外的磅礴成了室内缓缓蠕动的烦躁。这个时侯的冯惠还是沉睡在祥和的梦乡里,丈夫却悄悄地爬下了床,往周东全的房间蹑手蹑脚地走去。

冯惠最终是被一声惨叫声惊醒的。醒来的她慌张地拍了一下自己旁边的被子,惊讶地发现丈夫竟不在自己的身旁。她的心一下跳动得猛烈,鞋子都没有穿就推开门往外跑,一眼望到了开着门的周东全住的那间房。

而接下来她看到的一幕,注定要成为她这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她的这一辈子,都将注定了无法释怀,永也无法。

房间内,方好单膝跪地,右手握着一把水果刀,而刀已完全插进了周东全的身体,他的脸上,手上,衣服上,满是鲜血。那血腥的场面,冯惠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啊……”她捂着嘴巴惊叫起来,狠命地摇着头,“方好,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我,我没有……其实不是……”方好紧张地站起来,因为过分的惊恐而变得吞吞吐吐。

“我说过就留他一晚上的,我跟他之间已经完了,难道你对我连这点的信任都没有吗?”冯惠大声咆哮着,泪水已经奔涌而出。

“小惠……我,我不是故意的……不,不是我……”方好试图接近冯惠,可是伸出手来发现满是鲜血又赶紧背到身后,他很想解释清楚,可是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他根本无从解释。

冯惠是最怕这样血腥的场面的,她拿着菜刀从来只敢切蔬菜瓜果,如今这样的残忍血腥早已让她感到窒息。她难过,难过自己挚爱的人走上犯罪的道路,难过曾经的山盟海誓如今却就这样土崩瓦解,也难过于周东全的无辜离去。他是伤了自己的心,自己也曾恨过他,可是再恨也从没想过要让他死去,然而如今这就是铁铮铮的事实了,自己如今最爱的人杀了自己曾经最爱的人,就在自己居住的房子里,在距离自己不到五米的地方!

她现在也已经身体瘫软地坐在地上了,两眼无神地望着窗外的雨珠撞击着玻璃,看窗外大厦霓虹灯闪的斑驳摇曳,淡淡地说道:“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停顿了一会儿继续道:“去自首吧,自首会从轻判的。”

“不,我不”,方好忽然紧紧地趴在墙上,“我,不是,不是我!”

可是谁又能相信呢?他的手沾满了周东全的血,直至妻子发现时他的手还紧握着那把罪恶的水果刀,一切就这样堂而皇之光明正大地暴露在妻子的面前,他又能如何解释?又怎能让人信服?

妻子缓缓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背对着他道:“去自首吧,我会为你报警的”,忽然她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泪水倾洒地更加汹涌了,“无论你被判多久?我,我都会等你的,你,你还是我的好老公……”说完便抹着眼泪扶着墙壁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回走。

“不行,不行,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进去!”丈夫忽然绷紧了神经,颤抖着身体,然后以极其迅捷的速度往揣起车钥匙朝电梯间跑去。

24,23,22,21,20……电梯在一层一层地往下降,方好似乎是出现了幻觉,杀人的刺激严重惊吓了他,他抽搐着又好像是在笑的样子,电梯下降的过程中一直踱着脚,好不容易到达地下车库,他发了疯一样钻进车子,猛踩油门,在雨的夜里疯狂地奔跑。

那一夜,暴雨的躁动已不再是什么值得理会的事儿,天南地北,方好与冯惠的爱情濒临破碎,这一层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这一层痛,或许他们已不会再有机会痊愈。报完警的冯惠拿着手机呆呆地望着摇曳着的门,流着泪,伤到肠断,“你说不是你,可你又为何逃走不敢面对?我狠心报警那是因为我爱你,可你又为何丝毫不明白我的意?”

风雨交加的夜,原来的甜蜜夫妻俩至此越走越远,曾经的恩爱因为一个不速之客的死去而瞬间变得再坚持也如此艰难。

警笛声在时荷市响开了,警察动用各种力量堵截这个已经被认定了的杀人犯。而对于方好而言,只是驾着他的跑车超速而漫无目的地行使在公路上。身后抖落了如注暴雨下的沧桑,留下的只是一幕幕的凄凉。

报警之后周东全很快就被120接走了,冯惠以为他已经死了,可是医生赶到的时候,却发现他还有微弱的呼吸,于是而她一路紧紧跟随着,寸步不离直到他进了手术室。如果他能苏醒,那么方好的罪孽也便减轻了许多。然而此刻他的丈夫,却一人在漆黑的天地里,在大雨混沌了的寂寞的城市里,一个人伤心地孤军奋战,心酸无人知,自责亦无人晓。自己最艰难的时候,妻子却弃自己而去,陪伴在曾经爱过也恨过的男友左右。他伤心,也无奈。一条生命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丧失,他也同样惊恐,他知道自己是无意的,可是当周东全的鲜血喷薄到他的脸上的时候,他惊恐地甚至不知如何解释。他害怕监狱,他害怕暗无天日的拘禁,人的求生本能使他下意识地选择了逃跑,可他却不知道这已将他送上了一条永远的不归路。

他的车子迷茫在夜的孤寂里,因错手杀人而精神恍惚。那一夜,他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那一夜,他的车子像一辆冲锋舟,在混沌的水面劈波斩浪,警方甚至动用了直升机,只为要逮捕他这个“畏罪潜逃的杀人犯”。

可无论他怎样的跑,他始终逃不出警方设下的天罗地网。最终面对着前后夹击,甚至空中防线都已完全被封闭的情况下,他绝望地踩了刹车,望着车窗外警察的迅速移动,闭上眼睛再不反抗。

“我想给我妻子打个电话。”带上手铐之后,他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押解着他的警官。

“对不起,不行。”警官很无情地拒绝了他的请求。

“求您了!”他哽咽着声音几乎是要跪到地上。

警官看了大队长一眼,队长同志点头默许了。

就这样,在毫无任何遮蔽的的高架桥之上,大大的雨珠顺着他的他的脸颊流下,混溶了他的泪水,无声然而却抵挡不了他此刻的忧伤。

“小惠……”他哽咽了,顿了顿才继续道,“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可是电话的那一头没有冯惠没有作声了,却是流着泪狠心将电话挂断。

“嘟嘟嘟……”此刻在痛苦中始终对方好不离不弃的只有这一长串无力的“嘟嘟”声。

本来对周东全是充满了无限的恨,可是丈夫的暴力却让她对于周的同情之心瞬间猛增,曾经那般热烈的爱一下子又冲到了大脑中央,挥之不去的画面流淌着苦痛的甜蜜,让冯惠愈发觉得难受。天生的慈悲心肠让她无法原谅如此血腥而残忍的行为。那一把捅在周东全身上的血淋淋的刀,成了她这一生最可怕的梦魇。看着这样一幕血腥的场面,比用利刃捅在她的心头还要让她看到惊恐。她不是不爱方好,可是残忍与血腥的场面崩溃了她的神经,曾经的磨砺让她能够保持着一种外在的冷静,可是她的内心却早已四分五裂,恐惧已经让她错误地迷失了心智,只一心认定了对于周的怜悯。而曾经同周的爱就如同她如今对于方好的爱那般热切深沉,此刻理智走远的恐惧中,她不再记着同方好之间的山盟海誓,却悲伤地转向于对周的爱的重来。

面对妻子的无情,方好也莫名地感到一丝恐慌与感伤。他呆呆地望着大桥下湍急的江水,茫然的双眼中留下的只有生无可恋的痛。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何自己与妻子间的感情竟是如此脆弱。曾经那般浓烈的爱就因为如此而灰飞烟灭。她曾经说过已经忘了周东全,此生对她的唯一情感只剩下恨。可是这一切承诺今夜之后都成为弱不禁风的谎言随风逝去。妻子甚至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他始终忘不了周东全,而这般脆弱的爱,他又何必再去珍惜。

“走吧。”警员敦促着他上车了。

他双腿凝重而迟缓地向警车方向走去,却猛地挣开警员的手向反方向跑去。

“扑通……”嘈杂的雨夜,这一声,却是那般响亮,荡漾在夜的空中,经久不衰。

而方好的生命最后,也只有这一声凄楚的哀乐一路相伴。纵身跳下的那一刻,他闭紧了双眼,两行热泪在大雨的肆虐下却依旧风干的如此彻底,他终于,不再留恋。

狂啸的风,疾行的雨,怜悯他的,最终只剩下空灵的自然万象,默默为他送行。

警察们没有想到方好会有这样激烈而极端的反应,惋惜的同时也只能无奈作罢,随即进行打捞。

当他们将方好的死讯告诉冯惠的时候,她却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痛苦。方好的死更加让她相信他攻击周东全并不是一个意外。于是他只是淡淡地回复知道了,却也不作更多的表达,让通知她的警察同志都有点难以置信,惊诧毕竟夫妻一场,怎竟会如此绝情。

两个月之后,周东全奇迹般地活下来了并大体康复,只是双腿残废,下半生都得需要人服侍。为了替方好还债,也为了延续自己对他的爱,她承诺将会照顾他一生一世。

经历过这么一劫,周东全似乎真的改变了许多,不再对冯惠大呼小叫,俩人的温柔似乎开始延续了。他也时常劝她原谅方好,自己已经不怪他了,残废了两条腿算是自己以前对她的亏欠的一种弥补。可是她每回都不高兴地拒绝了,对他爱得更加热切的同时反而恨方好更加的深。

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方好逐渐开始在冯惠的生活中淡去,而她与周的爱情也开始一天一天地愈加甜蜜,曾经满是阴霾的生活逐渐开始晴明。她那么天真,以为这就是生活的全部了。可是,有一天她会痛苦地发现,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谎言。

一年后的一个下午,冯惠出门后来了个不速之客。周东全摇着轮椅过去开了门,发现来人竟是自己在道上混的时候结识的一个个混混,只是看上去跛了一条腿。

“你怎么找到这来了?”周东全很恐惧地问道。

“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来人开门见山,“兄弟我现在跛了条腿,没处捞钱了,倒不像哥们你有个有钱的美女老婆养着,所以……”

“没有没有!”周试图关上门却被推开了,那人很快就走了进来。周不满地叹了口气,只好关上了门。

“哥们,别升官了就不记得兄弟了,你今天的美好生活怎么来的你心不会没数吧?”

“我,我……那是人家补偿我的。”周闪烁着眼睛却不敢直视来人。

“放屁!”那人朝他啐了口唾沫,继续道,“就你那下三滥的技术,还想瞒着我,哼!”

“别……别瞎说,我重新做人了。”周还是没有底气地说着。

“拉倒吧,还重新做人”,来人不屑地嘘了他一声,还是我给你来个情景再现让你心服口服吧。你吧,被你那老婆甩了后就一直没死心,后来知道她嫁了个有钱老公就更加心里痒痒的慌,就想从她那弄些钱。但你又清楚人家不是个能够低下头的人,只能用苦肉计,所以我估计两条腿是你自残的,至于那个倒霉的男人估计是被你下套才会错手伤你的。”来人挑了一下眉头,颇是玩味地看着他。

“你,你怎么知道的?”周牙齿打着颤,心中越发的惊恐。

“我对你太了解了,推测出这些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但是放心,我只要钱。”

“好吧”,周忽然松了口气,“只要你不说出去,钱不是个问题。不过你没猜全,我的腿是自残的,那笨蛋进来的时候看见地上有一把血淋淋的水果刀就捡起来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就瞅准了将肚子顶上去,然后还装疯卖傻地喊着他为什么要杀我。估计那笨蛋是太善良天真了,以为我的死真的跟他有莫大的关系,他可能到死都不会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我设下的一个局呢。哈哈!”

“高啊,哥们!”来人竖起了大拇指。

“小意思了,虽然这样牺牲太大了,没准还得丢了小命。可是我太了解冯惠了,只有这样我才能获得她的信任,虽然腿废了,可至少吃穿不愁,还有个美女老婆日夜相伴,值了!”

看着他滔滔不绝的神采飞扬,来人显得有些目瞪口呆,忽然觉得背后都是苍凉的了。

“钱没问题,只要你把你这张破嘴守好就可以了,给个账号,我稍后给你打过去。”

“诶诶……”来人写好账号慌张地站起来,突然觉得他很是可怕,只想赶紧离开。

可是从周东全的房间开门走出,却赫然见到冯惠拿着钱包抽搐着站在门外落泪。

“嫂……嫂子,不关我事啊,我,我先走了。”来人一副惊慌失措的神情,赶紧离开了。

“惠,惠儿?”而此刻周东全是最为恐慌的了,适才的眉飞色舞一下变得手足无措,支吾着不知如何才好。

冯惠没有说话,这一幕,比一年前的血腥还要让她感到恐惧,她忽然捂着嘴巴大哭起来,然后甩头夺门而出。

她来到了墓地,方好的墓碑前。当年因为错误的恨,她连他的葬礼都没有参加,可是如今才发现一直是自己错怪了他。

在墓碑前,她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冷笑着,“阿好,我来陪你了,原谅我……”话音刚落,一抹鲜红的血在墓碑上荡漾开来,成了夕阳余晖下最悲情的一道苦的风景,久久呜咽在阴暗的天边,再散不去。

她死后的两天,周投案自首了。狱中两天,因为不堪心灵的折磨,撞墙自尽。至此,三人之间悲苦的爱终于成了往事。只是,他死的那一夜,时荷市又突降暴雨,就跟一年前的那场雨一模一样。在落幕的爱情终点,缓缓幕起的苦痛在大雨中悄悄稀释。忘了曾经的那段情,也忘了曾经的那段恨,梦尽的终点,他们已形同陌路。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你真能写悲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