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爱的岔路

 

爱情的路上从来就不会有永恒的直道路,一个接一个的十字路口总是千方百计地试图分隔相恋的彼此。这个过程中,有的人坚持了下来,相守一世,终于兑现了当初的那份诺言,而有的人,却有可能闯过了爱情的红灯,只剩一串悲情相伴永生。

李源和丽雅相识在五年之前,携手走过了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的风风雨雨,原本已是打算好在年后就举行婚礼,可一帘鹊桥之梦却转瞬破碎,风起凌乱的发边只是他们愕然的惆怅。

俩人家境都不算富裕,李源在市区经营一家花店,生意说不上兴隆,但也总不至于过分惨淡。只是这儿的竞争门店太多,加上自己本身用于开店的本钱不多,无法像其他的商铺那样有一个富丽的装修来提升花店的整体形象。也就是这样,他的花店也就只能是勉勉强强地维持着。

至于丽雅,则是在不远处的一家餐厅上班,当个服务生,工资也并不高。每天下班回家她都要从李源的花店门口路过到街道出口处的公交站等车。这样的光景说不清楚有多长,但总也有一年半载的了。时间久了,大家虽然不曾交谈过,不过无意间对视之后也都善意地点点头微笑一下,只是那时的大家都不曾将这些放在心上,更不会料到后来的自己竟会成为彼此的另一半,毕竟那个时候的他们根本无暇顾及恋爱的事情,那时的他们最关切的是如火如何努力地工作给自己和家人一个更好的生活,至于其他的,那只会让自己分心,他们不会也不敢去想。

可是,当爱情风卷残云着来的时候,任谁也无法阻拦。而那时的他们,除了惊愕,更多的怕只是欣喜了。

他们真正的相识是缘于丽雅姑妈的住院,而丽雅那天轮休便打算去医院探望她。去之前她想着买一束花过去,而环顾整条商品街,花店目不暇接,想要怎样美丽的花儿都能买的到。可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李源的店。也许是平日里见的常了产生的一种亲切感,也或许是看他生意不似旁的花店那般红火,只是有意地要去关顾,总之也都大抵只是这些个的原因了。

在花店里他们的对话并不多,似乎也是因为彼此找不到别的更好的话题,于是付完钱之后丽雅便匆匆地走了,却大意地将包留在了店中。那时的李源只顾着送她出门口,因为店内已无其他客人的原因,他便独自倚门远眺了好一会儿,直到丽雅的身影在街尾消失的完完全全才缓缓折身回到店内,这才见到了丽雅匆忙中留下的手提包。

他当时是着急的,揣着包来回踱步,半晌才回过神来要打开包查找可能的联系方式。还好,包里放着一本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了许多电话号码,和笔记本放一起的还有一包巧克力,只是那时忙着找人,李源也没有去多加注意。他只照着笔记本上的第一个号码打了出去,没多久就接通了,他简单说明了打电话的意图,之后电话那那端的人就应允替他给丽雅打电话叫她回来拿。

李源也就忐忑地挂了电话,守在店中半步不离。时值正午,平日里他也该出去吃午饭了,可是今天情况可不一样,失主马上就要回来了,要是回来见不到自己,那不仅是她会着急,就连小店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的。于是,忍着饥饿,李源目光呆呆地望着路的尽头,盼着丽雅能早点出现。

大概是过了一个多钟头,丽雅终于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朋友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坐上了公交,接到电话她就在最近的一站下了车,不料路上太堵,这才导致她这么晚才赶到。见到李源的时候,她显得很不好意思。而与之相对的,李源却为她满头大汗,大喘粗气而感到心疼。

“你还没去吃饭吧,我请你,算是表示谢意。”丽雅低声说道。

“不,不用,小事……”李源的音量也不高,似乎还显得有些羞涩。

“一定要的,不然我会不安……”丽雅的声音依旧细小,但是那种坚持是显而易见的。

李源红着脸抬起头和丽雅对视了一眼,没再说别的什么便答应了。

午饭是在附近的一个小饭馆吃的,价格公道,菜色也不错,多少算是个经济的去处。整个的就餐过程他们还是沉默少有言语,俩人都只是默默低头,仿佛一张口就会被对方给吃了的那般谨慎。即便是丽雅主动提出请吃饭,可到了饭馆却偏偏也是说不出一句话了。半晌,也许是想缓和一下这尴尬的气氛,李源忽的提及了她包中的那包巧克力,问那是否是她的男朋友送她的情人节礼物,别无他意,只是想找一些话题。丽雅听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她哪里有谈男朋友呢,只是好姐妹知道她喜欢巧克力特意赶在情人节这天送她的,就只是闹腾一番,互相打个趣,在情人节里夯实自己的姐妹深情。

于是李源便尴尬地道了歉,本想化解尴尬气氛,没曾想却竟越发弄得尴尬了。而丽雅却也明理,并不曾放在心上。俩人就在这样简单而尴尬的对话中结束了午饭,临走前也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只是因为看着投缘,即便交谈并不很多。留个电话本只是想结识成朋友,可没想到各自回到住处后竟都莫名地心跳加速,最先是从李源向丽雅发的短信开始的,而这个开头也便就此正式引出了两人的恋情。他们最终确定关系是在那次花店邂逅的第三个月,不算早,也不算晚。爱总就是这样令人捉摸不透,也许有人穷其一生也南觅一丝,而有的人却可能只是在不经意间便收获一片真爱。爱情里的巧合与命数,谁又能够说的准呢?

这一场爱情开始的时候,他们没有去想过会有怎样的结局,只是小心翼翼地打理着。丽雅偶尔会有蛮不讲理的时候,会因为一些小事就莫名其妙地对李源大呼小叫。但李源从不会还击,总是万般迁就着她。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谁都想占上风,这样的爱情不叫爱情,也不会长久。

因为丽雅喜欢巧克力,李源开始偷偷学习制作。之所以不去买,倒不是因为舍不得花钱,只是他觉得自己亲手做的即便不好吃也肯定比市场里摆放的那些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来的情意深。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黑漆漆并伴着剧烈焦味的失败之后,李源终于在第二年的情人节那天为丽雅献上了一盒爱意浓浓的甜蜜巧克力,那时的丽雅当场哭的稀里哗啦,一点话都说不出,而李源只是紧紧地拥抱着她,心里暗暗立誓要给她一段能够延续一生的幸福爱情,毕竟现在经营的小小花店都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能够攒够一套房的首付。

一个月之后,李源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南下打拼,从事运输方面的工作。老乡告诉他,要想挣到更多的钱就要有属于自己的运货车,于是他们一人借了十几万元的钱,买了辆货车,此后便开始在南方扎根。那时临走前,李源只对丽雅说了一句话:等我回来,等我给你一个幸福的家。而丽雅只是泣不成声地点头答应了。

此后四年,两个恋人,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彼此忍受着相思的痛却又彼此都不说出口,因为他们都怕彼此难受。而每一个情人节,无论多累多忙李源都会按时寄出那盒饱含深情的巧克力。丽雅并不是一个要求很高的女孩,她不要李源怎样大富大贵,只是要他对她好,这样她也就知足了。

时间一晃就是四年,两人的爱情已经整整走过了五年。李源告诉丽雅他要回来了,至多再有一个星期。这次回来他要带她回老家过年,他们还要在年后举办婚礼。他不能给她一个怎样雍容华贵的婚礼,但那一定会是铭刻一生的感动。

接到李源电话的那晚,丽雅乐坏了,整夜整夜的笑,怎么都睡不着。四年的等待没有白费,五年的执子之手终于开始走向白头偕老的幸福。

可是,得来不易的幸福却并没能那样轻易地守住,丽雅因为一个陌生女人在李源的空间留言而大发雷霆,一通电话过去横加诘责。尽管李源穷尽其力解释那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的戏谑之言,可对于那个时候的丽雅而言,有的只是愤怒,至于任何的解释,根本就是微弱的苍白无力。最终,李源不再辩解了,颓唐地挂了电话,只剩下丽雅面对空气继续地咆哮,最后转成一片哭嚎。

那之后,她彻底失去了李源的联系,大年三十,李源还是没有回来,说好的婚礼也最终成为梦幻,直到二月十三号那天。

那天早上,一通陌生的电话打来要她去取一份快件,丽雅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李源给她寄来了巧克力,可按照以往应该是再隔一天送到的啊。她来不及多想,跑着去了家附近的那个快件寄存点,真的是李源寄来的,可是这次并不仅仅只是一盒巧克力, 一起寄来的还有一封信。丽雅知道这种不寻常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可她还是没能够阻止自己去将它拆开来看。

信的内容并不很多,只有几行,甚至都没有任何称呼之类的词语:我曾爱过你,所以一切都顺着你,因为我知道爱一个人就该包容她的一切。这些年我不在你的身边,你却经常动不动地在电话里和我吵架,我从不敢还口因为我那样只会加重你的怒火。可是,我真的累了,我说过,那个留言并没有什么,在那之前我对你的爱一点都没有变。可你却不相信。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因为我是男人,所以我必须要担当的更多,可我也会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们分手吧,最后一次给你做的巧克力,你要也罢,不要也罢,都随你吧。

“什么?”丽雅突然愣住了,并没有大哭大闹,只是好像一下子没有了感知那般,忽然瘫倒在地了。

那一个夜晚无疑是艰难的,在小小的出租房里,没有一丝的亮光,泪水挂满了丽雅的脸颊,她蜷缩在墙角,浑身不停地抽搐,翻来覆去地看曾经和李源的合影,口中一直重复不断地念叨着“不是的,他骗我的……”

天依旧还是那么暗,黎明迟迟没能到来,许久之后的丽雅扶着墙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她要去李源的家里。

那时已是凌晨四点多,冬天的夜总是如此的漫长,大街上冷冷清清的,没有公交,也没有出租车,丽雅便只是徒步行进,便是走,她也要走到李源的家中,要他当着自己的面说他真的已经不爱自己。呼呼的寒风中,她只穿着一件单衣,不是不冷,只是对于心里的寒气而言,这点的冷风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马路上的灯,无力地照耀着这漆黑的夜,可是那一点光亮,根本就不够被这黑夜的身躯所吞噬。但丽雅管不了这些,无论多远,她都要走到。

上午九点,精疲力竭的她到达了李源的家中,她实在是累及了,还未及坐下就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李源的家人赶紧将她搀扶了起来,却一个个都是悲伤的神情。

“怎么了?李源呢?”她强撑着站起来,环顾着整间屋子。

白色的挽联,黄白的花圈,李源的照片,灵堂的布局,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李源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失声痛苦,再一次的瘫倒在地,心内无限悲伤只剩泪水倾诉。

那个时候,她什么都明白了。李源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守活寡才写出那样绝情的信,他还是爱自己的。可是,用死亡去检验他对自己的爱究竟有多么的深,她不愿意啊!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晚到甚至连他的最后一面都不能见到。

李源是在车祸中丧生的,车子爆胎甩出高速,最终爆炸,几乎是尸骨无存。

“丫头,你不要难过了,”李源的妈妈拍着她的背,一脸痛苦,“是我儿辜负了你,对你那样决绝,你就忘了他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不,”丽雅忽然又重新站了起来,泪水纵横的眼里眼神是那样的坚决,“他是为了不让我伤心才那样的说,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她到死都还记着我……”话到此处丽雅已经哽咽再无法言语了,只是一直大声痛哭,一直地哭。

于是李源的母亲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李源的遗像,默念着:“儿啊,你这是作孽啊。如有来生,你该怎样报答丫头?”

那天以后,丽雅决定终生不嫁了,她小心地保存最后的那盒巧克力,比什么都珍贵。那之后的她不爱说话了,整天想的只有李源,她的世界里,也只有李源。

可是,也许她永远都不会知道,李源没有骗他,李源的母亲也没有骗她,李源他确实是辜负了自己。那盒巧克力还有那封信是在车祸前就寄出的,只是正月快递放假才一直拖到二月十三那天。原本李源打算回家过年,只是因为不想回家和她撞面才临时改变计划,继续在南方跑运输,直到后来出了车祸。

但对于现在的丽雅而言,这样的谎言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如果知道李源真的不再爱她,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怎样冲动的事儿来。如今,她以为李源还是一如既往地爱他,就为了这种爱,她也要坚强地活下去,为了李源而活。而李源的母亲,也不打算将真相告诉她,只是将她当成亲闺女一样的照顾,来偿还李源欠下的债。只要她能好好地活着,那一切就都值得的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