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20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六十回 覆灭在即困兽犹斗 血战敌酋侠士争先 之二

柳霓裳如梦初醒﹐如没血缘关系﹐天下哪有这么相象的两个人?扑向如意﹐哭道︰“妹妹﹐你真是我的妹妹?”突然想起什么﹐叫道︰“师妹﹐快﹐快去﹐请她们千万別伤了叶公子﹐我要他活着!”

柳絮站起身来﹐走到云柔月﹑宛枫与林见龙相斗的场子边﹐却见林见龙身手确实不凡﹐一手剑法﹐得了莫言点拨﹐十分辛辣老到﹐这时宛枫使招秋风落叶﹐短剑横扫过去﹐云柔月铁如意使招天官赐福﹐去搭林见龙剑身﹐要引开林见龙剑锋﹐好让宛枫得手。宛枫见有机可乘﹐改扫为刺﹐从林见龙防守死角突入。

柳絮正好赶到﹐大叫︰“剑下留人﹐要活的!”

宛枫闻言﹐只得硬生生收住去势﹐一个跟斗向后翻出﹐倒把云柔月留在了斗场﹐被林见龙长剑一振﹐铁如意脫手飞上半空﹐宛枫见了﹐舍命杀过去﹐云柔月却嘻嘻笑道︰“要活的还不容易?早说早解决了。”罢﹐笑咪咪地拿出一条蓝色的手帕﹐身子一旋﹐去林见龙跟前拂了数下﹐林见龙立即拿剑不住﹐向后就倒。宛枫上前点了他软麻穴﹐招来两个壮汉﹐把他扛了回去。

宛枫道︰“早知如此﹐何用这么辛苦?妹妹把他们全收拾了去。”

云柔月道︰“盟主有令﹐要给他们公平决斗的机会﹐因此小妹不敢妄动。”

却说水无漪与可晴相斗﹐一个使单剑﹐一个使双剑﹐使单剑的泼辣﹐使双剑的狠辣﹐正是辣对辣﹐泼对狠﹐可晴齐云剑法早有大成﹐此时使将起来﹐圆转如意﹐随手拈来都是招﹐水无漪职司黑煞雷使者﹐专一负责暗杀目标人物﹐其手段可想而知﹐绝非庸手。

可晴剑走轻灵﹐瞻之在前﹐倏忽在后﹐远挑近刺;水无漪龙凤双剑却是大开大合﹐全无花招﹐招招不留后路﹐二人转瞬斗了二﹑三十招﹐可晴正思取胜之法﹐水无漪瞥见林见龙倒地被擒﹐竟然把双剑一弃﹐道︰“你把我也抓去﹐跟大公子关在一起好了。”

可晴甚是奇怪﹐以剑指着水无漪﹐转到她后面﹐一指点了她麻穴﹐押回柳晓风跟前﹐柳晓风教人先把她收押好了﹐待日后却再处置。

后来武林正义之盟把林见龙囚于仙草堂地宫﹐水无漪死活要跟着去服侍他起居﹐于是便将她也囚于地宫之中。林见龙始终接受不了自己不是大明正统皇室嫡子的身份﹐后来狂性大发而死。水无漪珠始暗结﹐替林见龙产下一子﹐却因难产而死。纪复古收而养之﹐后来取名叶新﹐字改之。此乃后话不题。

却说木牵机与白先﹑秋中明﹑连倩三人斗了八﹑九十招﹐看见如意殒命﹐林见龙被擒﹐水无漪弃械﹐自己这边除自己之外﹐只剩下金巨灵和水智伯二人﹐眼看这二人也是俎上之鱼肉﹐不觉万念俱灰﹐一招逼退三人长剑﹐仰天长叹一声﹐右手铁锤反手往自己天灵盖上一砸﹐立即命丧当场﹐一魂飘向地府去了。

此时斗场一片静寂﹐黑煞方面﹐只剩下水智伯和金巨灵。水智伯道︰“金坛主﹐待水某先走一步﹐老弟你最后来吧。”

金巨灵道︰“水坛主﹐小弟拼力向前﹐老哥哥殿后﹐看金某如何杀透重围。”

水智伯道︰“好极!”

金巨灵大踏步走到阵中﹐把手中巨剑往地上一柱﹐声若洪钟地道︰“金巨灵在此﹐有本事拿得金某头颅的就出来试试!”

水智伯也踏步向前道︰“水智伯在此候教!”

赵奇手挺长枪﹐喝道︰“姓金的﹐不须嚣张﹐赵某来会你。”一招血战长﹐抖着斗大的缨花﹐向金巨灵刺去﹐金巨灵轻描淡写﹐连剑带鞘﹐去赵奇枪上一格﹐赵奇但觉一股大力传来﹐虎口震裂﹐长枪几乎脫手飞出﹐赵奇一招之內﹐几乎落败﹐气为之夺﹐长枪一收一出﹐一招苍龙出海﹐又照金巨灵扎去。

金巨灵伸左手一抓﹐便把赵奇长枪枪头抓住﹐往怀里一带﹐赵奇立脚不住﹐就好象自己往金巨灵怀里送去的一样﹐金巨灵右手剑连鞘撞向赵奇胸前要害﹐立毙赵奇于手下。亓解手舞熟铜棍﹐哇哇大叫着冲出来﹐照着金巨灵天灵盖搂头盖脑的劈下去﹐这边祝霸也手挺独足铜人﹐杀奔金巨灵而去﹐两下夹击﹐金巨灵手中剑鞘往上一架一推﹐挡了亓解一招﹐再一低头﹐避过祝霸的铜人。他三人以力打力﹐全无花巧﹐斗在一起。

却说水智伯手提一条十三节蛇骨鞭立在阵中﹐往空虚甩了一下﹐一副目中无人之态﹐全无当日做管家那个谦卑的样子。

唱戈对西门梅轩道︰“大哥﹐众位英雄都已立功﹐我们还等什么?这干瘦老头让我去宰了。”

西门道︰“好﹐正是我等建功之时。”

唱戈提着钢叉正要出去﹐马如龙拦住道︰“四弟﹐你看那厮不是使鞭么?待为兄的先会会他。”说完﹐把手中软鞭也往空中甩了个脆响﹐走出阵来。

水智伯不再多话﹐起手一招灵蛇吐信﹐照着马如龙脖子上缠去﹐马如龙低头一避﹐软鞭一甩﹐魏武挥鞭﹐立即还以颜色﹐水智伯蛇鞭一甩﹐把马如龙的鞭打得失了准头﹐余势不衰﹐向着马如龙额角扫来﹐马如龙急忙闪避﹐饶是如此﹐额角被鞭稍扫中﹐立时见血。孟凡见马如龙两招之內失利﹐心中凛然﹐对西门和唱戈道︰“点子挺硬﹐待会小心。”说完﹐手使一件奇形兵器﹐冲将上去﹐却是一把划船的铁桨。

那铁桨可当方便铲﹐又可当砍刀﹐孟凡一上手便是投石问路﹐半攻半守﹐先护住马如龙和自己﹐问道︰“三弟﹐可有伤着?”

马如龙答道︰“不碍事﹐只伤着皮肉。”

孟凡心中大定﹐抡起铁桨﹐排山倒海﹐向水智伯击去﹐水智伯嘿嘿冷笑﹐手中蛇鞭一抖﹐如灵蛇一般﹐从孟凡桨影中透过﹐要去缠他手腕﹐马如龙顾不得包扎伤口﹐挥鞭往蛇鞭中段击去﹐却迟了些个﹐蛇鞭早把孟凡右腕缠个正着﹐正要发力把孟凡手腕缠断﹐却见西门梅轩挥舞一把鱼鳞刀﹐唱戈挺着鱼叉﹐双双杀到﹐好个水智伯﹐把手一抖﹐解开缠着孟凡手腕的蛇鞭﹐顺势去孟凡胸前一扫﹐可怜孟凡虽解了断腕之厄﹐前胸却被蛇鞭扫了一道血痕。

水智伯抽出蛇鞭﹐往唱戈钢叉上一缠﹐左手突然多了一支铁笔﹐去西门鱼鳞刀上一点﹐先解了他兄弟二人来势﹐右手蛇鞭巨蠎缠身同时扫向唱戈﹑马如龙﹐左手铁笔投笔从戎﹐敌住西门﹑孟凡﹐以一敌四﹐却仍处上风。

西门四人平时甚少一齐对敌﹐加之兵器长短不一﹐缺少配合﹐而水智伯鞭长笔短﹐远者鞭打﹐近者笔拒﹐使得得心应手。斗了二十招﹐西门四兄弟额角见汗﹐渐见凌乱。

柳絮关心野草这四位盟兄﹐看见他们不支﹐手中剑一摆杀入战团﹐一招师门绝学紫气东来﹐急攻水智伯﹐口中道︰“四位哥暂歇一歇﹐待小妹斗斗这个老儿。”

西门四人一齐罢手﹐收起兵器﹐在旁掠阵。柳絮使开柳霓裳所创的飞云剑法﹐间中夹着师门绝学﹐欺近水智伯﹐脚踏野草所教步法﹐一时之间﹐竟然封住了水智伯的攻势。

水智伯被她抢近身边﹐右手蛇鞭不能施展﹐只得以左手铁笔与柳絮展开对攻﹐数招一过﹐柳絮毕竟功力与之相差甚远﹐渐渐便落了下风﹐却听得几声笛音响起﹐竺芝杀入战团﹐玉笛只管寻水智伯身上要穴去戳。

却说祝霸﹑亓解二人合斗金巨灵﹐不数合﹐亓解铜棍被金巨灵磕飞﹐胸前被剑鞘扫中﹐口喷鲜血﹐死在当场。祝霸一招击去﹐被金巨灵躲过﹐起脚一踢﹐丟了铜人也败下阵来。

王度冲将上去﹐使开一枝撑船的竹篙﹐照着金巨灵乱戳。莘合手使一把宣花短斧﹐也杀奔金巨灵﹐只顾欺身近前﹐一阵乱砍。金巨灵稳站当地﹐两合一过﹐一掌把王度竹篙震断﹐剑鞘一挑﹐又把莘合宣花斧挑飞﹐回鞘向王度一撞﹐哪知王度身手敏捷﹐弃了竹篙﹐使开船拳﹐双手一合﹐便把撞来的剑鞘合在掌中。莘合见机不可失﹐挥拳便向金巨灵后背心捣去﹐金巨灵一按剑括﹐王度一夺﹐却只夺得个剑鞘。金巨灵巨剑出鞘﹐反手一剑﹐把莘合捅了个透明﹐可怜莘合死于非命。

金巨灵回剑来杀王度﹐却见魏虎臣大叫一声﹐手使一对马戟﹐着地滾将过来﹐金巨灵把脚一抬﹐让过魏虎臣双戟﹐巨剑在身前地上一划﹐魏虎臣见不是头﹐跳将起来﹐双戟狂舞。金巨灵巨剑足有五﹑六十斤重﹐向前一递﹐魏虎臣双戟砍它不动﹐急忙后退。时不与﹑冉顺双双杀至﹐被金巨灵横剑一扫﹐冉顺铁拐断折﹐时不与被斩去一臂。正要赶尽杀绝﹐师重道﹑白先各挺长剑杀来救应。

弓玄看了﹐正要放箭﹐柳晓风道︰“此人如此英雄了得﹐怎可暗箭伤他﹐反坠了我武林正义之盟的威名。只可惜他墮入魔道。”

不闻宣声佛号道︰“老衲观此人武功剑法﹐不在老衲之下。当今武林﹐恐怕不名列第三﹐也在第四。可惜可惜。”

弓玄于是收起弓箭﹐挺着铁弓﹐杀入战团﹐招英﹑招豪不甘人后﹐跟着弓玄﹐舞着猎叉﹐齐攻金巨灵。

这边柳絮﹑竺芝双斗水智伯﹐二十招一过﹐水智伯占得上风﹐把絮﹑芝二人逼得尽取守势﹐郁天舒长剑一挥﹐一招白云出岫﹐照水智伯射去﹐口中道︰“二位且下去歇息。”剑法一变﹐竟然以剑作刀﹐使开在黑煞中学来的杀手刀法﹐与水智伯斗在一起。惠杏雨﹑薛冰清见久攻水智伯不下﹐齐声吶喊﹐各举手中剑﹐杀来相助。

水智伯蛇鞭急舞﹐身前一丈之地﹐尽是鞭影﹐郁天舒﹑薛冰清﹑惠杏雨三人﹐急切间不能近身﹐只得尽取守势。郁天舒心忖﹐如此打下去﹐却不是办法﹐须破去他蛇鞭才是。

斗了良久﹐却见水智伯蛇鞭扫来﹐郁天舒不避不闪﹐拼着受他一鞭﹐却把长剑一搅﹐迎着蛇鞭缠去。那蛇鞭去他肩头一扫﹐扫去一大片皮肉﹐却被他长剑一缠﹐水智伯却待要回过蛇鞭﹐却被郁天舒左手一抓﹐死死往自己身前一拉﹐水智伯急切间挣脫不开﹐这边惠杏雨长剑闪电刺来﹐只得左手笔奋力一格﹐格开惠杏雨长剑﹐却怎样也避不开薛冰清侧后的雷霆一剑。握鞭的手一松﹐呯然倒地气绝。

芮德彰﹑可晴见郁天舒受伤﹐急奔过来与他包扎止血。薛冰清向郁天舒赞扬道︰“如非郁大侠以身犯险﹐要杀此贼﹐不知还要费多少功夫哩。”

却说师重道﹑白先﹑弓玄﹑招英﹑招豪五人围着金巨灵轮番攻击﹐金巨灵功夫实在高极﹐又天生神力﹐那把巨剑一挥﹐无人敢以兵刃去格挡。不移时﹐招英﹑招豪猎叉便被磕飞﹐只得退出战圈。师重道﹑白先﹑弓玄各接他一剑﹐却被震得手臂酸麻﹐使不出力来。

三人正苦苦支撑﹐突见一道彩虹飘来﹐金影一闪﹐直击金巨灵双目﹐却听芷兰道︰“三位大侠且退﹐待芷兰来斗上三﹑四十招。”

芷兰金剑一起﹐彩练轻扬﹐瞬间便攻出四﹑五招﹐金巨灵以剑击之﹐却是毫无着力之处﹐斗了七﹑八招﹐金巨灵道︰“好!有点意思。”剑招一变﹐一招剑倚长空﹐不理会芷兰招式﹐向芷兰当头罩下﹐芷兰被迫退后数步。青莲道︰“姐姐﹐我来助你!”施展绝世轻功﹐围着金巨灵急转﹐莲花骨朵伺机乱敲。这边巫斯义手舞天罡劈水扇﹐一声不响加入战团。

柳晓风见久战不下﹐一挽衣袖﹐正要亲自下场。突听一声梵呗之音入耳﹐全场人等同时感到如闻雷呜﹐震得耳鼓嗡嗡作响﹐循声望去﹐只见斗场正中﹐不知何时来了一个和尚﹐盘腿趺坐在地上﹐闭目诵经。

满场高手﹐没有一人看到他现身﹐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出现的﹐就似一直就坐在那里的一般。金巨灵及芷兰﹑青莲﹑巫斯义齐齐罢斗﹐一齐向那和尚望去。

只见那和尚一袭灰布袈裟﹐看不出年纪﹐双目轻闭﹐宝相庄严。不闻双手合十﹐上前见礼道︰“弟子少林不闻﹐请问大师何寺出家﹐法讳上下如何称呼?”

和尚合十回礼道︰“山僧早忘名字﹐以山野为寺。”

不闻一听﹐知是个得道高人﹐道︰“大师果然是个得道高僧﹐此间事了﹐请大师移锡少林﹐为我等讲授佛法如何?”

和尚道︰“山僧正是为此间之事而来。”说完﹐向金巨灵一招手。说也奇怪﹐那金巨灵如中魔法﹐一步一步走将过去﹐在和尚跟前坐下﹐和尚道︰“施主……”在金巨灵耳边一阵耳语。满场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但那和尚的耳语却一点都听不到有声音发出﹐显是以无上功力把声音控制﹐只让金巨灵一人听得。

金巨灵听罢﹐突然翻身跪倒﹐向和尚大礼参拜。和尚以手摩顶﹐口中念了几句谒语。道︰“走罢。”也不见作势﹐人便站了起来。不闻率领少林众弟子﹐尽皆盘膝而坐﹐口中诵经﹐为和尚送行。那金巨灵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扬长而去。

正是︰千重杀孽起魔障﹐一声佛号消无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