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23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五十九回 举刀兵双方齐混战 施诡计黑煞图突围 之二

柳霓裳﹑纪复古望着他远去﹐在后面叫着︰昱儿﹑少主。柳晓风神情肃然﹐沉声道︰“传令︰各人紧守各处要道﹐不要放走一个杀手!攻击各队﹐全部退至草甸之上列阵。”

秋中明得令﹐分派手下飞驰各处传令。不久﹐各队皆退回草甸之上﹐柳晓风带着不闻﹑知客﹑清虚﹑连俊﹑芮德彰﹑季春华﹑刘渊七长老和副盟主茹芷兰﹐立于阵前﹐身后是柳霓裳﹑芊芊﹑柳絮﹑竺芝﹑可晴﹑郁天舒﹑青莲﹑惠杏雨﹑师重道﹑薛冰清﹑秋中明﹑连倩﹑纪复古﹑魏虎臣﹑巫斯义﹑归无极﹑赵奇﹑白先﹑杨展﹑时不与﹑冉顺﹑云柔月﹑宛枫﹑江若慧﹑梅雪影﹑卫婵娟﹑师刚﹑师柔﹑弓玄﹑招英﹑招豪﹑洞庭四杰︰西门梅轩﹑孟凡﹑马如龙﹑唱戈﹑莘合﹑王度﹑亓解﹑涂向善﹑祝霸等一干人。

才列好阵势﹐只见山上黑压压地杀下一班人﹐足有千余之众﹐一式黑衣短打﹐黑巾蒙面。为头的金巨灵﹑水智伯﹑土厚﹑木牵机﹑列焰﹑水无漪﹑风使者簇拥着一个白衣白裙﹐白巾蒙面的妇人﹐林见龙紧随其后。黑煞众人来至柳晓风等人对面一箭之遙﹐停下列阵。

柳晓风示意重道重道会意﹐越众而前﹐叫道︰“武林正义之盟盟主柳晓风请黑煞主事的说话。”

那白衣妇人上前道︰“令主不在﹐此间由本夫人代行令主之事﹐柳盟主有何见教?”

柳晓风道︰“前者你派使者前来﹐要求给你等一个公平决战的机会。本盟主己然恩准。现今尔等是要先斗兵或先斗将?”

妇人道︰“盟主斗兵如何?斗将如何?”

柳晓风道︰“斗兵者﹐本盟主一声令下﹐以多击少﹐以强击弱﹐玉石俱焚﹐将尔等一举歼之。斗将者﹐以尔等渠首出战﹐本盟主派将出战﹐直至将尔等元凶首恶全部格杀于此为止﹐其余杀手﹐愿降者免死!”

妇人道︰“如此﹐我等是必死的了?”

“正是!除非尔等放弃抵抗﹐废去武功﹐接受审判!”柳晓风义正辞严地道。

“好!我们就先斗兵!看柳盟主如何以多击少﹐一举全歼我等。”妇人冷冷地说完﹐便要转身回阵。

却听得对面一个女人的声音道︰“且慢!”

妇人回过头来﹐却见柳霓裳站在阵前﹐上下打量着她道︰“你是如意!”

那妇人哈哈一笑道︰“姐姐好眼力!这么多年了还记小妹?”说完扯下白巾﹐露出一张美丽的脸孔。竟然长得跟柳霓裳有六﹑七分相象。两军上下见了﹐无不称奇。

柳霓裳冷冷道︰“老身如何能不记得妹妹?老身于飞云山庄被困二十年﹐全拜你夫妻所赐。你既是令主夫人﹐令主必是林昌了?”

“姐姐果然聪明。”

“到底为何要设计将我囚禁?”

“姐姐息怒。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什么叫不得已而为之?”

“因为只有姐姐才真正见过叶先生儿子身上的印记﹐因此﹐夫君才要把你囚禁﹐免得你把此等机密大事到处乱说。”

“叶先生儿子身上的印记也算机密大事?”

“正是!它关乎大明正统。”

“老身倒是要洗耳恭听了。”

如意道︰“建文帝的皇子与叶先生的儿子相隔数日出世﹐同在仙草堂中抚养。只要辩认出哪一个是叶先生的儿子﹐另一个便是建文帝的嫡子了。”

“这么说﹐血洗仙草堂之事也是你们干了。”

“非也!夫君乃建文帝身边贴身侍卫﹐怎会做这等事?叶先生一家命案﹐乃是当年朱棣那贼子所为。”如意便把那前因后果略略说了。

柳霓裳听罢﹐一片茫然﹐良久道︰“林昌既是皇帝侍卫﹐又怎么变成黑煞令主?”

“好教姐姐得知﹐小妹姓郦﹐便是前黑煞令主之女!”

此言一出柳霓裳大感惊奇。如意走上前去﹐向柳晓风盈盈一拜道︰“郦如意拜见师叔。”

柳晓风激动地道︰“你﹑你﹑你是郦师兄之后?”

如意道︰“正是。先父拜师叔所赐﹐重伤之后﹐只好假死﹐骗过师叔眼目。后来我娘寻到先父埋身之所﹐把先父掘出﹐先父因假死太久不能及时破困﹐加之內伤过重﹐虽捡得性命﹐却是武功全废。”

“哦?你娘亲是谁?不是说早己身故?”柳晓风奇道。

“侄女娘亲李氏﹐非先父原配。”

“原来如此﹐难怪他能逃出生天。”柳晓风数年之疑﹐这才释然。

“那林昌又如何成为令主?”柳霓裳问道。

“夫君其时因仙草堂被破﹐无处藏身﹐四处飘荡﹐于江湖上寻幽探隐﹐欲练成绝世武功复仇。一日来到舍下借宿﹐先父见他乃可造之材﹐便收他为徒﹐把小妹嫁与他为妻﹐后来父亲过世﹐母亲不久也身故。我夫妻便着手重建组织﹐数年之间便颇有规模。”

“你们立志报仇其志可嘉﹐但你们建立这等邪恶组织﹐为祸天下﹐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已是人神共愤﹐不杀你等﹐无以谢天下!”柳晓风凛然道。

如意讥道︰“自然﹐师叔当年亲手追杀先父﹐侄女今日也逃不过您的毒手。”

柳晓风道︰“正邪不两立。你父如非作恶多端﹐先师又如何会将之逐出门墙?又如何会令老朽清理门墙?”

如意道︰“说不得﹐今日侄女便与师叔一战﹐一为家仇﹐二为大明正统。”

柳晓风哈哈大笑︰“你为家仇尚且说得过去﹐为大明正统之说﹐却是滑稽之至!你如何代表大明正统?”

如意道︰“现今放着建文帝亲子在此﹐侄女便可如此说!”

柳霓裳道︰“此人并非什么皇子﹐他正是叶神医之后叶昱!”

如意斥道︰“胡说!此子乃我夫君万死之中﹐从仙草堂地宫中救出﹐当时皇后正怀抱着他!如何有假?”

柳霓裳道︰“你适才不是说﹐只有老身才能认出谁是叶神医之后?刚才这位公子前来通话﹐老身己经验过了他身上之印记﹐他是叶神医之子确无疑!”

如意狐疑道︰“他不是谁是?”

柳霓裳正要说﹐柳晓风道︰“谁是皇子不是此时话题﹐总之﹐你等根本不代表大明正统。”

如意不再说话﹐回到阵中﹐向水智伯打个眼色﹐水智伯点点头﹐突然一声长啸﹐掠身一起﹐突然就往东南方向急冲而去。啸声才起﹐那黑煞众杀手果然训练有素﹐就如身同一人一般﹐突然发声喊﹐随着水智伯身后﹐潮水一般往东南冲去。

这一下变生肋下﹐柳晓风等人未及防范﹐眼见水智伯己然冲出东南包围﹐众好手纷纷前往兜截。正没区处﹐只见东南方喊声震天﹐一彪人马迎头截住水智伯等人﹐为首两个好汉﹐一个身穿黑袍﹐身长七尺有余﹐手中提一把外门奇形兵器﹐铁链子系着一个钢爪。另一个身穿白袍﹐身长丈二﹐手中拿一柄开山大斧﹐一颗脑袋的四四方方。正是麻鹰山上的房升和阳道山上的包干﹐他二人自从被野草劝解﹐就此结为兄弟﹐日前接得芷兰密信所邀﹐前来参与围剿黑煞﹐他二人带着百十个小喽啰﹐只因半途上走错了道﹐直到此时方才摸到这里来﹐正赶上黑煞众杀手突围﹐于是上前厮杀﹐房﹑包二人功夫尚可﹐其余小喽啰怎能抵挡得住如狼似虎的黑煞杀手?不过片刻﹐死伤狼藉﹐众侠士尚来不及包抄上来﹐黑煞众人己然冲过房﹑包二人的阻击﹐就要脫身而去。

柳晓风大急﹐正无可奈何之时﹐突见房﹑包二人身后又杀出一队人马﹐只见旗帜鲜明﹑盔甲闪亮﹐竟然是一队官兵!为首的却是刑部总捕头曲直。

曲直正正赶及﹐手一挥﹐众官兵一拥而上﹐将黑煞众杀手截住。这些官兵乃皇帝身边的御林军﹐个个身手不凡﹐训练有素﹐非房﹑包二人的喽啰可比。官兵一截﹐渐渐便把黑煞逼退﹐众侠士早到﹐冲入敌群﹐展开混战。

水智伯仰天叹道︰“夫人﹐天亡我等也﹐谁想对方竟然在此尚有两支伏兵!”

如意咬牙道︰“今日之事﹐不是鱼死便是网破!众人听令﹐杀得出一个是一个﹐只要突出重围﹐寻着令主﹐便可东山再起﹐替兄弟们复仇!”说罢﹐手挥一把柳叶刀﹐杀向众侠士﹐怡好撞着柳霓裳。

柳霓裳道︰“如意﹐多年的帐﹐今日也该算算了。”

如意道︰“少啰唆!”柳叶刀一起﹐便与柳霓裳斗在一起。芊芊紧随师父之后﹐也来合斗如意。

可晴伙着洞庭四杰﹐指东打西﹐指南击北﹐正斗之间﹐却见金巨灵一把巨剑﹐所向无敌﹐可晴大怒﹐道︰“四位哥哥﹐快随我来。”掠身一截﹐截着了金巨灵﹐与洞庭四杰合斗金巨灵。

归无极想着先前与那列焰斗没几招便各自罢战﹐心中不是滋味﹐于众里只顾寻那列焰打斗﹐正寻间﹐却见魏虎臣﹑巫斯义﹑宛枫三人合斗列焰﹐却讨不了半点便宜﹐于是大喝一声﹐寒玉剑一挥﹐加入战团。

芷兰﹑青莲带着师刚﹑师柔兄妹﹐正遇着土厚﹐也围着他厮杀;柳絮﹑竺芝﹑云柔月﹑惠杏雨四人却是找上了木牵机;白先﹑赵奇和冉顺却是对阵水智伯。秋中明﹑连倩截着水无漪。杨展﹑时不与合斗风使者。薛冰清独斗林见龙。其余人等﹐各展兵刃﹐或三﹑五成群﹐或二人合伙﹐杀入敌群。柳晓风见大局在握﹐便与七长老在旁掠阵。

曲直见局势渐稳﹐便走来向柳晓风禀道︰“在下曲直﹐奉皇上之令﹐特来助盟主剿灭黑煞﹐所部兵马﹐统遵盟主号令。”

柳晓风道︰“如此深谢皇上厚意。请曲捕头统领众官兵四下散开﹐成合围之势﹐只防着不要让贼人逃跑突围便可﹐至于厮杀﹐本盟手足﹐卓卓有余了。”

曲直道︰“在下遵命。只是有个不情之请。”

柳晓风道︰“曲总捕头不必客气。”

曲直道︰“请盟主准许在下杀敌﹐以报草先生厚遇。”

柳晓风点头道︰“好!曲总捕头请自便。”

曲直一抱拳﹐转身向赫连出岫吩咐了﹐自己却飞身一掠﹐扑向斗场。

柳晓风见斗了良久﹐便对芮德彰道︰“芮老弟﹐此时劝降可好?”

芮德彰道︰“盟主﹐在下正有此意。”转头对郁天舒道︰“舒儿﹐喊话!”

郁天舒领命﹐喊道︰“黑煞众兄弟听了﹐你等多有被胁迫而来﹐今黑煞大势己去﹐覆灭在即﹐盟主有令﹐凡弃械投降者免死!”

那黑煞徒众﹐大半为黑煞以天芋之毒禁锢﹐除死心塌地的之外﹐闻言俱都弃械不斗﹐一时之间﹐降者无数﹐只剩下金﹑木﹑水﹑火﹑土各坛为首的杀手头领﹐以及各坛副坛主﹑坛主等六﹑七十人。

柳晓风下令﹐把投降者全数押离斗场﹐把如意等人团团围着。如意喝道︰“停手!”向柳晓风道︰“柳盟主﹐你自称侠义英雄﹐如此以众欺少﹐嘿嘿﹐岂非令天下英雄耻笑?”

柳晓风哈哈大笑﹐道︰“侠义者﹐要看对什么人了。对待你等江湖败类﹐根本就没有侠义可讲。”

如意道︰“啍!如此﹐你敢单打独斗吗?”

柳晓风道︰“你等死在眼前﹐有什么不敢?”

如意心中升起一点希望﹐道︰“要是我等赢个一招半式﹐又待如何?”

柳晓风森然道︰“你们若赢一招半式﹐我们就换一个人再斗﹐直到把你们杀死为止!”

如意听了﹐倒吸一口凉气﹐口中却道︰“如此柳盟主却是不顾江湖道义﹐要用车轮战法了?”

柳晓风喝道︰“你们不配讲什么江湖道义!今日之事﹐你等只有两条路可走﹐不投降﹐只有死!”

林见龙叫道︰“夫人休与彼等理论﹐待本公子先打头阵﹐杀杀这厮们的气焰﹐好教彼知道我等手段。”

杀手金一越前道︰“杀鸡焉用牛刀?大公子且请退后﹐待金一先斩杀他十个八个替大公子消消气。”走到斗场正中﹐高声叫道︰“谁敢与某一战!?”

杨展正待上前﹐却被冉顺拦住道︰“杨兄﹐且看小弟杀了此贼﹐搏大伙一哂!”柱着拐杖﹐慢吞吞地走上前去。

金一一见﹐哈哈大笑道︰“堂堂武林正义之盟﹐怎地使个残废的出来打头阵?阁下还是回阵去﹐换个完整的来。”

冉顺讥道︰“以你这等功夫﹐就俺这半边人也就收拾了﹐何须完整的?”昂着头道︰“出招吧!”

金一单刀挽个刀花﹐欺对方足残﹐下盘不稳﹐却向冉顺下三路攻来。哪知冉顺二支拐杖却是精钢打造﹐不怕刀剑﹐就如生着一双钢做的腿一般﹐见他来攻下三路﹐不避不闪﹐由得对方砍来﹐寻空觅隙﹐突施反击﹐才四﹑五招一过﹐金一反而差点被冉顺长拐从胸前穿个透明窟窿。金一这才收起轻敌之心﹐刀法一变﹐半攻半守﹐与冉顺斗在一起。

这边看得杨展心痒难耐﹐高声叫道︰“有不怕死的﹐着一个出来。”

列焰身后转出一人﹐道︰“待祖某来会会你!”却是火炼坛副坛主祖万成﹐手使一把厚背刀﹐虚空一劈﹐便来与杨展斗在一起﹐杨展不避不让﹐快刀一起﹐立即攻击﹐眨眼间就劈出十数刀﹐快刀刀法﹐果然名不虚传。祖万成一招受挫﹐便落下风﹐仗着刀厚力沉﹐专寻杨展快刀去磕﹐意欲磕飞对方单刀﹐于中再取对方性命。

杨展却不上当﹐围着祖万成﹐只管往他上中下三路招呼﹐他二人大呼小叫﹐斗在一起。

却说金一与冉顺相斗﹐一时斗了个旗鼓相当﹐二人斗了三十多合﹐金一竟然占不到分毫便宜。金一心头焦躁﹐心道不出绝招如何取胜?原来冉顺下盘不稳﹐一拐出招﹐另一拐必柱着地﹐双拐轮流出招﹐快如疾风。金一见他轮着右拐进攻﹐刀背一荡﹐荡开右拐﹐反手一刀便削向冉顺的独足。

却说冉顺见金一焦躁﹐心道︰这厮合死。卖个破绽﹐右拐让对方刀锋荡开﹐放他单刀削将进来﹐看看刀将及体﹐突然一个倒挂金钟﹐全身倒立在左拐上﹐一按机簧﹐右拐杖头弹出一把利刃﹐闪电般往金一胸膛一戳﹐可怜金一未及反应过来﹐便一命呜呼了。

正是︰取辱皆因轻敌起﹐落败全为强出头。毕竟这一场斗杀如何结局﹐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