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个月 1 周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五十九回 举刀兵双方齐混战 施诡计黑煞图突围 之一

话说众侠士见弓玄射杀强镞﹐欢声雷动。高声吶喊﹐不知是谁﹐高声叫道︰“黑煞令主己被格毙﹐投降者免死!逃跑及抵抗者格杀勿论!”

于是众人齐声大叫﹐一时之间﹐“投降者免死!逃跑及抵抗者格杀勿论!”的口号响彻山野。

老君仙洞內﹐鹿云裳等人听得满山的叫喊﹐脸上狐疑不定﹐一个报事的杀手前来报道︰“启禀各位当家的﹐山下如此叫喊﹐莫非令主真个﹑真个……”

“胡说!”林见龙喝道︰“令主一身武功己至天人合一﹐天下无敌之境﹐放眼天下武林有谁可与之匹敌?再在此危言耸听﹐先把你大卸八块!”

“是!小人不敢﹐只是刚才有十数兄弟﹐冲下山去了。”

“什么?”鹿云裳满脸杀气﹐道︰“传令下去﹐有胆敢投敌叛变者﹐格杀勿论!”

“是!”报事的如飞去了。

鹿云裳又道︰“土坛主﹐你去看看﹐把这些叛逆都杀了!”

土厚应了声是﹐便转身而去。出了洞口﹐如飞往山下掠去﹐放眼一看﹐果见有十数个黑衣人﹐左臂上尽缠白巾﹐奋力往山下冲去﹐而守在各处的黑衣杀手也正在处处拦截。

土厚几个起落﹐早己掠至那群叛逃的黑衣人前面﹐把眼一看﹐喝道︰“土十四!你敢叛变?”

土十四哈哈大笑﹐道︰“土坛主﹐令主已被对方格杀﹐本组织土崩瓦解于旦夕﹐我劝你还是跟我一道﹐下山投降去吧!”

“胡说!放眼天下﹐有谁能杀得了令主?”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怎知没人杀得了他?”

“谁?”

“名满天下的草先生!”

“哈哈哈!草先生杀你这等不成器的东西还力有不逮﹐他与令主对战﹐岂不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转念喝道︰“阁下是谁?”

“哈哈﹐好说﹐在下便是齐云山当今掌门芮德彰的二弟子﹐草先生的师弟郁天舒是也!”

土厚咬牙切齿道︰“原来你这厮是来臥底的!今日本座定将你毙于掌下﹐方解我心头之恨!”

郁天舒把蒙面黑巾摘下﹐道︰“现今你等四面楚歌﹐在下好言相劝﹐放下屠刀!在下保证为你说项﹐留你一条狗命!”

土厚大怒﹐一掌拍出﹐带着狂﹐扑向郁天舒﹐郁天舒横剑一封﹐一招密云不雨﹐静待对方后招变化。

土厚此时恨煞了郁天舒﹐恨不得立时将他乱刀分尸﹐于是从身上撤出一件奇形兵器来。此兵器名唤鹿角刺﹐又名绊马钩﹐形如梅花鹿角﹐施展开来﹐具有短械长用之奇效。

土厚兵器一出﹐更不打话﹐一招羚羊挂角﹐向郁天舒攻来﹐郁天舒展开师冂绝技﹐与他斗在一起﹐斗了十多招﹐郁天舒尽处下风﹐暗忖︰此时身处险境﹐须尽快带着众人下山﹐投奔盟主﹐可收瓦解敌心之效﹐于是叫道︰“众兄弟并肩子冲呀!山下便是正义盟之人!”

那十数个黑衣人此时战也死﹑降也死﹐如何不拼命?一股作气居然冲下百步之遙。土厚嘿嘿冷笑︰“有本座在此﹐尔等休想活命。”鹿角刺一钩一缠﹐把郁天舒圈在战圈中﹐郁天舒却是无法冲得出去。

山下众侠士见山上乱作一团﹐都把眼望去﹐可晴眼尖﹐看见其中一人尽使师门剑法﹐惊道︰“不好!那是俺二师兄!”腾身而起﹐一招白云出岫﹐向山上冲去。芷兰叫道︰“可儿当心!”把手一挥﹐带着众人跟着向上便冲﹐众人杀入敌阵﹐展开一场混战。

柳絮﹑竺芝紧随可儿身后﹐剑刺笛戳﹐杀开一条血路﹐直冲至郁天舒跟前。可晴道︰“二师兄!我来也!”长剑一挥便即加入战团。

柳絮冲近一看道︰“原来是你这贼子!”对可晴和郁天舒道︰“可儿﹑郁大侠小心了﹐这厮掌中藏有桃花红毒针!別着了他道儿!”

可晴怒道︰“如此歹毒﹐看姑奶奶先斩了他这爪子再说!”

柳晓风上次着了他道儿﹐师徒二人几乎丧命荒山﹐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柳絮宝剑一挥﹐也加入了战团﹐只有竺芝在旁掠阵。

那土厚也真个了得﹐独战三人﹐兀是攻多守少﹐一把鹿角刺施展开来︰刺、戳、扎、挂、勾、挡、架、绞、拖﹑绊、缠﹐有板有眼﹐分毫不乱。

芷兰冲至近前﹐看了看他三人合斗土厚﹐一时分不出胜负﹐便道︰“郁大侠﹐你且带着投诚的弟兄冲下山去﹐向盟主投诚﹐这里就交给小妹等人了。”

郁天舒道声好!横扫一剑﹐抽身而出﹐带着那十数个黑衣人﹐一路冲杀﹐向柳晓风投诚去了。

郁天舒一走﹐竺芝立即补上空缺﹐三女合斗土厚﹐芷兰便带着一众侠士﹐与那黑煞杀手混战。突然﹐山下喊声大举﹐原来柳晓风闻知芷兰等突然出击﹐便令刘渊﹑季春华﹑连俊等人带着第二﹑三﹑四拨人马往上急攻接应。

土厚见势不妙﹐众杀手哪里能抵挡得住此等声势?于是寻个破绽﹐闪身脫出战圈﹐往山上退去。可晴哪里肯依?便要追赶。

却见秋中明传令道︰“盟主有令︰午时尚未到﹐暂勿攻击﹐须言而有信也!”

众人无奈﹐只好暂且忍耐。

却说土厚逃回老君仙洞﹐向鹿云裳道︰“夫人﹐这班狗贼势大﹐我等如此困守﹐恐非上策。”

鹿云裳转头向水智伯问道︰“水坛主﹐你有何妙计可解此难?”

水智伯道︰“对方虛言令主被杀﹐只是欲乱我等军心而已。令主一身功夫天下鲜有敌手﹐就是当年老令主在时﹐恐也非敌手。何况当今天下武林﹐尚未听闻有哪位高人能出其右者。”

金巨灵道︰“水坛主此说有理!”

土厚道︰“适才叛逃之人你道是谁?”

“谁?”林见龙等齐问。

“他自称是草先生的师弟郁天舒!”

“就是江湖上人称铁嘴神算的?”鹿云裳问

“没错﹐一定是他!”水智伯肯定道。

土厚接着道︰“听他口气﹐似乎这次与令主大战的﹐就是这个草先生!”

“不可能!”林见龙道︰“草先生是我们的人﹐而且跟令主是结拜兄弟!”

“不是没可能的﹐”水智伯一脸的阴沉道︰“兄弟反目的事﹐自古常有。”

鹿云裳道︰“即便他二人反目﹐以那草兄…野草的功夫﹐怎是令主的对手?”

水智伯道︰“夫人可记得上次他在凌虚真人剑下死里逃生之事吗?在下一直就觉得难以理解﹐以他的功夫﹐怎能逃得过凌虚真人一众高手的追杀?”

金巨灵道︰“在下与他对过阵﹐功夫虽不算太差﹐却也不会比在下高多少﹐只是此人狡猾异常﹐稍有不慎﹐便中他圈套﹐上次在下就是中其奸计﹐让他逃脫的。”

“如此看来﹐此人现在必定不在此间﹐敌人既没他在﹐我等便好施计了。”水智伯信心十足地道。

鹿云裳道︰“计将安出?”

水智伯低声道︰“我等只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鹿云裳道︰“妙计!果然是赛伯温。然则谁去合适?”

水智伯道︰“只要大公子前去即可。”

林见龙慨然道︰“好!本公子就前去晓以大义!”

水无漪道︰“属下愿随行护卫。”

鹿云裳点点头︰“你等好生前去通话。”

林见龙﹑水无漪应了﹐便往山下走来﹐到得适才郁天舒等人打斗之处﹐芷兰等人拦住﹐林见龙大刺刺地道︰“去!给你们盟主通禀一声﹐就说本公子有事要见他。”

魏虎臣怒道︰“这厮如此无礼﹐待在下先教训教训一下他﹐也教他知道何为礼节。”

芷兰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白兄﹐烦你前去通报。”白先应了﹐如飞而去。芷兰续道“且请这位公子通名﹑稍待。”

林见龙傲然道︰“本公子姓名须见到你家盟主才可说﹐你等还没资格与闻。”

杨展大怒﹐手中单刀一摆道︰“狗贼胆敢对我们副盟主如此无礼?老子先让你吃俺几十刀了去!”

芷兰冷冷地道︰“杨兄﹐何须与这等人一般见识?少时厮杀﹐手下再见真章不迟。”

杨展愤愤地退在一边不再说话。却好白先回来报道︰“盟主有令﹐教来使前往相见。”

芷兰道︰“白兄﹑杨兄﹐烦请两位随护二位使者前往进见盟主。”

白先﹑杨展应了﹐一前一后地护着林见龙﹑水无漪往盟主驻足处走去。名为护持﹐实为监视。林见龙如何不明了其中用意?但他却天生傲气﹐负手昂首﹐只管跟着他二人就走。

距柳晓风驻足之处尚有五十来步﹐白先便教停下﹐让杨展守着﹐道︰“来使且请稍待﹐在下前往通报。”快步走到柳晓风跟前道︰“禀盟主﹐使者带到。”

柳晓风道︰“请!”

白先转身向着林见龙﹑水无漪站立之处高声叫道︰“盟主有令﹐使者进见!”

杨展听得﹐没好气地道︰“走吧﹐俺盟主要见你了。”

林见龙也不理会﹐施施然地走到柳晓风跟前﹐略一抱拳道︰“在下林见龙﹐见过柳前辈。”

柳晓风手一挥道︰“免礼了。林使者求见本盟主﹐有何见教?”

“柳前辈﹐你等骤然围攻我等﹐实为不勇﹑不智﹑不义。”林见龙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道。

柳晓风哈哈大笑﹐道︰“何谓不勇﹑不智﹑不义。?老杇愿闻其详。”

林见龙道︰“不下战书﹑不宣而战﹐突然袭击﹐是谓不勇。以你等乌合之众﹐实难与我等久经训练之死士对抗﹐此谓不智。”

柳晓风斥道︰“尔等以天芋之毒控制杀手﹐驱使他们为你等卖命﹐以为这就是你等之实力?本盟众义士﹐痛恨尔等作恶多端﹐为祸武林﹐必以一当十﹐奋勇争先﹐不灭黑煞﹐誓不罢休﹐何来不智?尔等为祸武林之时﹐何曾下过战书?哪次不是偷袭?如此看来﹐本盟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何来不勇?”

柳晓风一番话﹐说得林见龙哑口无言﹐柳晓风续道︰“至于不义﹐老杇更是要洗耳恭听了。”

“至于不义﹐这个……”林见龙迟疑一下道︰“可否于僻静处说话?”

柳晓风环顾不闻﹑知客等人﹐道︰“这里全是江湖上有身份的人物﹐你只管说就是。”

林见龙道︰“事关重大﹐只可出诸我口入诸尊耳。”

柳晓风正在迟疑﹐不闻宣声佛号道︰“盟主只管准了﹐老衲看这位施主不至于有何企图。”

于是柳晓风领着林见龙走出二十步开外﹐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林见龙压低声音道︰“柳盟主﹐你可知道我是谁?”

柳晓风奇道︰“是谁?”

林见龙挺直了胸膛道︰“本公子便是大明正统﹐建文皇帝嫡亲皇子文垚!”

柳晓风神情古怪地看着林见龙︰“哦?”

林见龙得意地道︰“本皇子为光复大明正统﹐不惜委身黑道﹐欲以此为根基﹐剿灭逆贼﹐克复神器﹐闻柳盟主于靖难之时﹐也曾欲招募义兵勤王﹐想前辈必为大明忠义臣民。今前辈围攻我等﹐非为剿灭黑煞﹐实为灭我大明正统﹐为弑君簒位之逆贼作爪牙也!此便是所谓不义!”

柳晓风不露声色﹐道︰“阁下自称前朝皇子﹐有何凭信?”

林见龙道︰“本皇子当日被国舅------即现今黑煞令主救出﹐所有父皇遗物尽皆散失﹐唯有父皇于身上所赐印记为凭。”

柳晓风蘧然动容﹐急道︰“什么印记?”

林见龙见对方动容﹐便道︰“便是在左臀之上有一鱼形的文字﹐乃父皇当日为今后以资识別﹐于本皇子满月之日﹐请高手以无上神功﹐烙上的印记。”

“如此﹐可否让老杇一见?”

“印记所烙之处﹐实为尴尬﹐恕不能为前辈展示。”

“如此说来却是子虚乌有之事?”柳晓风讥道。

林见龙怒道︰“此等大事﹐岂可儿戏?”

“阁下不敢展示﹐老杇如何相信?”

“信不信由你﹐本皇子千金之躯﹐岂是你等山野匹夫可等闲视之?”

“如此﹐你待要老杇如何之?”

“请前辈撤围﹐从此之后﹐黑煞与各位相安无事。”

“此一点﹐就是老杇同意﹐天下英雄也绝不同意。”

“那前辈可敢与我等决一死战?”

“有何不敢?划下道来!”

“请前辈退至草甸之上﹐我等率众与你在这草甸之上决战如何?”

“有何不可?老杇答应了。”

“如此﹐本皇子告退了!”林见龙说完﹐也不为礼﹐转身就要走﹐那知柳晓风突然道︰“得罪了!”就在林见龙转身之际﹐出手如电﹐一指点了他麻穴。林见龙哪里会想到一个武林德高望重的前辈﹐也做这偷袭的勾当?

柳晓风道︰“阁下且恕罪﹐有关你的身份﹐事体极大﹐不得不验看。”转头向着柳霓裳喊道︰“裳儿过来!”

柳霓裳听得﹐便即掠身而前。那水无漪一双冷艳美目一直看着林见龙和柳晓风﹐一见变生肋下﹐便即拔出双剑﹐要去救助林见龙。白先﹑杨展见她动手﹐更不客气﹐各展兵器﹐将她围住﹐芮德彰急道︰“两位贤侄休伤她性命﹐只拦阻她便了。”

水无漪剑法虽然狠辣﹐怎抵挡得白先﹑杨展两位高手夹攻?使出浑身解数﹐就是冲不出去。那边厢柳霓裳早到柳晓风身边﹐柳晓风道︰“裳儿﹐此人自称前朝建文帝嫡子﹐左臀之上有一印记﹐你且验看﹐可与叶先生有关?”

柳霓裳听得师傅如此说﹐

一阵激动﹐便要动手﹐转念一想﹐便道︰“师傅﹐且请围起布幕。”

柳晓风招来云柔月和宛枫﹐教取布幕来﹐少时﹐二人带着十数个手下﹐把柳晓风﹑柳霓裳和林见龙三人围在当中。林见龙破口大骂不停。柳霓裳一指点了他晕睡穴﹐稍褪其衣﹐露出左臀上部﹐一只鱼形印记赫然映入眼中﹐柳霓裳激动地大叫︰“是他!师傅﹐是他!他是昱儿!”

柳晓风心情激荡﹐回头又叫道︰“纪总管﹐请过来一下。”

纪复古如飞赶过去﹐柳晓风道︰“纪总管你看看这个印记!”

纪复古凑过去一看﹐奇道︰“怎地跟草贤侄的一模一样?”

柳晓风道︰“你再仔细看看有何不同?”

纪复古这才细细看了一遍道︰“没甚不同呀!”

柳霓裳道︰“纪总管﹐草先生的是在右边﹐这个却是在左边!他是叶先生的儿子叶昱!”

纪复古啊也一声﹐跪在地上﹐道︰“果然是少主呀!”老泪纵橫﹐向天祝道︰“老爷!老爷你看看啊!小人以为少主早不在人世了﹐上次错认草先生﹐早就万念俱灰﹐谁想天不绝叶家﹐把少主送回来了!”

柳霓裳一掌拍开林见龙的穴道﹐叫道︰“昱儿!你是昱儿呀!”

林见龙翻身站起来道︰“什么昱儿!你们疯了!”

柳霓裳道︰“昱儿﹐你是当年名满江湖的神医叶丛碧的亲生儿子叶昱呀!”

林见龙狂叫道︰“胡说!本皇子乃大明正统﹐建文帝之子文垚!不是什么叶昱!”

柳霓裳扯着他的手道︰“昱儿﹐你真是昱儿呀!你身上的印记就是当年你母亲亲手指给我看的。你看﹐这是你家总管纪复古﹐他也可证明!”

纪复古道︰“少主!你真是我家少主﹐错不了!当日叶家遭不测﹐小人寻遍江湖﹐不见你踪迹﹐天可怜见﹐今日终可重逢。”

“疯了!你们都疯了!本皇子乃龙子龙孙﹐怎是你等凡夫俗子之后?”林见龙挣脫柳霓裳之手﹐撕开布幕﹐一脚翻了一名武夫﹐一路狂笑﹐往山上走去﹐水无漪见他无恙﹐跳出战圈﹐紧随而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