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23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五十八回 剿黑煞东灵山合围 摄敌胆玄灵子比箭 之二

柳晓风道︰“师掌门﹐有劳向黑煞喊话﹐除了元凶巨恶﹐余皆不究!”

师重道道︰“谨遵盟主令谕。”于是向山上掠去﹐来到一处高耸的岩石前﹐飞身而上﹐气纳丹田﹐道︰“黑煞众人听了﹐武林正义之盟盟主柳晓风有令﹐除副坛主及风雲雷电使者以上之元凶巨恶之外﹐凡黑煞伙众﹐只要放下武器﹐正义之盟一概既往不究﹐除发放盘缠回乡外﹐还赐予每人一颗解毒灵丹。如有不遵命而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

师重道一字一句﹐声传十里﹐这份功力﹐果然非同凡响﹐想他不到四十岁便执掌华山一派﹐如非武学修为己登堂入室﹐实无倖至。

却说老君仙洞中﹐林见龙听得师重道如此喊话﹐气冲顶门﹐吼道︰“金坛主!你去回敬他几句!”

这次金巨灵倒是十分听话﹐道︰“得令!”转身走出洞口﹐吸一口真气道︰“山下众位龟孙子听了﹐有本事就冲上来!大爷的剑久未饮血﹐正想找你们这班龟孙子试试剑哩!”声音宏亮有力﹐比起师重道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柳晓风听了﹐道︰“放号火!攻击!”

涂向善依言放了一个焰火。但听满山之中吶喊之声又起。

却说芷兰带着一群年青好手﹐一路攻击﹐早己越过了草甸﹐正要攻向黑煞第四道防线﹐却见盟主信号﹐于是便暂停攻击。待得师重道喊完话﹐又听得金巨灵回话﹐俱都大怒﹐可晴更是火辣辣地道︰“这厮必定就是上次伏击漱玉宫众姐妹的那个金巨灵!待会你们都得把他让与我﹐本公主非要捅他七﹑八十个透明窟窿不可!”

大伙正恨恨地诅咒着﹐突见盟主攻击号令﹐不等芷兰发令﹐可晴便一马当先﹐冲将上去。

魏虎臣﹑巫斯义﹑归无极﹑赵奇﹑白先﹑杨展﹑时不与﹑柳絮﹑竺芝﹑青莲﹑芊芊﹑梅雪影﹑卫婵娟﹑师刚﹑师柔岂甘落后?各挺兵器﹐杀奔前去。

那些黑煞防线﹐虽是黑煞用于巡察﹑守山之用﹐但防守之人﹐身手也不是等闲之辈﹐个个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看到可晴等人杀将上来﹐各挺单刀﹐狠打狠杀起来﹐怎奈这班年青人个个身手不凡﹐又都同仇敌忾﹐一上来全是杀着﹐相互配合默契﹐进退补位之间﹐无隙可乘。

內中黑煞头目见师刚﹑师柔两个小毛头﹐以为好欺负﹐挺着单刀﹐一圈﹐把他两兄妹圈入刀影之中﹐师刚﹑师柔两兄妹﹐各展华山派剑法﹐全是上手进攻﹐一点不惧怕。那头目一时之间竟然奈何不了这两个小毛头。

可晴正斗之间﹐瞥眼看见黑煞头目围着师刚﹑师柔狠下杀手﹐可晴大怒!一剑逼退跟前之敌﹐橫身一掠﹐早到头目跟前﹐喝道︰“你这狗贼敢欺负小孩?”

那头目眼前一花﹐多了一个仙女一般的女子在跟前﹐还没反应过来﹐突觉头顶一痛﹐向后就倒﹐至死都不知怎么回事。

原来青莲离二小最近﹐正与芊芊合斗一名黑煞杀手﹐看到那头目围着二小狠下杀手﹐便道︰“芊芊姐姐﹐你先应付着。”说完抽身离开﹐往二小处冲来﹐一招天降莲花﹐手中莲花骨朵疾往对方头顶敲落。也是合该那头目倒霉﹐被可晴一喝﹐正在一楞神中﹐那知身后有人偷袭?稀里糊涂地便去见阎王去了。

柳絮一剑刺杀了一名杀手﹐正要往助竺芝﹐突觉一股热浪从后袭来﹐心中大惊﹐脚尖点地﹐橫着飘身掠出一丈﹐口中叫道︰“当心!硬点子来了!”

柳絮回过身来﹐只见对面一人﹐一身红衣红袍﹐色如火﹐腮胡子﹐高大威猛。双掌连发﹐一道道炽热的气浪直逼众人﹐芷兰等人全都闪身退出战圈。那些杀手一见他现身﹐俱都停下打斗﹐向他躬身道︰“列坛主!”

来人正是黑煞火炼坛坛主列焰。所练的三昧离火功﹐厉害非常。列焰嘿嘿冷笑道︰“几个不怕死的小娃儿﹐敢在此撒野?你等暂且退下﹐看本座立毙他几个于掌下﹐也好替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时不与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一个不老不嫩的贼子﹐也敢在此胡吹大气?先尝尝大爷的利爪!”说着﹐一招鹰击长空﹐直向列焰扑去。

列焰不屑地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隨手向时不与遙拍一掌﹐旁人也不见如何﹐时不与身在半空﹐突感一股炽热的气浪扑来﹐浑身如掉进火里﹐呼吸都不畅顺﹐心中大惊﹐不及伤人﹐先求自保﹐半空中一个盘旋﹐斜斜地落在一边﹐巫斯义赶将过去﹐问道︰“时兄弟你感觉如何?”

时不与起身运气一周天﹐感到并无受伤﹐气息顺畅﹐道︰“没事!这厮功夫怪的很﹐只觉着他掌力就如一团火似的﹐大伙小心在意了。”

只听一声长笑﹐归无极大搖大摆地走到列焰跟前﹐道︰“好一个三昧离火功﹐別人怕你﹐本公子却不怕你。来来来﹐阁下也亮亮兵刃!本公子来领教你的离火功!”

众人见他如此轻敌大意﹐俱都劝道︰“归兄小心﹐不可大意。”

归无极满不在乎地道︰“各位好意在下心领了﹐这小小的离火功还伤不了我。”说完﹐缓缓地抽出腰间那把寒玉剑﹐剑才出鞘﹐大伙便感到一阵刺骨寒气漫延开来。

寒玉剑一出﹐大伙心中全都明白了。心道︰看来归无极此剑﹐正是列焰离火功的剋星。

列焰上回与归无极在山庄的秘道中交过手﹐当时一上手就展开打斗﹐无暇相询﹐此时再遇﹐便道︰“且慢﹐阁下何人?怎地持有此剑?”

归无极道︰“哈哈﹐你还不配问此剑。看剑!”一招冰冻岐山﹐搅起漫天寒气﹐照着列焰罩去。

列焰啍了一声﹐道︰“你这把剑还奈何不了本座!”招发老君炼鼎﹐发掌向归无极迎去。那列焰不使兵刃﹐恃着三昧离火功了得﹐平生只用一双肉掌。

他二人各使五成功力﹐都是试探对方实力﹐热浪寒风一交﹐竟然毫无声息﹐各自退后一步凝招不发。

此时芷兰等人身后的万亩草甸之上﹐突然传来了震天的吶声﹐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中州大侠刘渊﹑长白书隐季春华﹑连俊﹑少林掌门不闻和武当掌门知客带着第二﹑三﹑四﹑五拨人马﹐肃清了外围的杀手﹐分成四队围了上来。

列焰正要动手﹐一名杀手前来报到︰“禀列坛主﹐夫人请你回去相商。”

列焰嗯了一声﹐人却不动。正是进又不行退又不得之际﹐这边厢却见秋中明前来传令道︰“盟主有令﹐暂停攻击。”

于是列焰﹑归无极各自罢战回阵。秋中明道︰“请阁下回去传话﹐盟主有令﹐为免多事杀戮﹐凡放下屠刀投降者﹐不论首恶还是附从﹐一律免其死罪。尔等首恶若肯投降﹐也必法外开恩﹐废去武功﹐交由武林正义之盟审判!”

列焰怒道︰“放屁!你们一群乌合之众﹐想要胜得了我们?別作梦了。”

秋中明还要说什么﹐芷兰拦住﹐道︰“列坛主﹐你可要看清形势﹐今日之事﹐我们有备而来﹐没有十二分胜算﹐我们怎会如此倾剿而来?好话已说到此处﹐望你等三思。”

列焰无话可说﹐一顿足﹐人便如一只大鸟般﹐往山上掠去。

良久良久﹐不见山上有任何动静。众人严阵以待﹐不敢稍有懈怠。渐渐地东方发白﹐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照在紫气东来峰上﹐显得山峰挺拨雄伟﹐气象万千。

柳晓风召众长老商议道︰“昨晚清虚长老建议﹐黑夜之中﹐容易让贼人有机可乘﹐因此老杇下令暂停攻击﹐实为缓兵之计﹐现天已大亮﹐各位长老以为发起攻击可否?”

刘渊道︰“这群恶煞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盟主就下令攻击吧﹐在下率领红旗弟兄打头阵!”

知客真人道︰“兵法有云︰攻心为上。昨晚盟主让秋施主传的一番话﹐或许已收到微效﹐也未可知。贫道建议盟主再给黑煞一个最后时刻﹐这样则众杀手人人自危﹐必起內乱也。”

“阿弥陀佛﹐我佛有好生之德﹐知客掌门此议﹐善莫大焉!”不闻宣声佛号道。

连俊道︰“此时草贤侄在此﹐就好了﹐想他必有绝世妙计﹐可一战而全胜。”

芮德彰一脸关切地道︰“也不知此时草儿怎样了……”

芷兰突然道︰“说起草弟弟﹐我有一法。”

众人异口同声地问︰“有何妙计?”

芷兰道︰“草弟弟用兵﹐往往虚虚实实。我们不如就假传消息﹐说道黑煞令主已然被格毙于泰山之巅﹐首级正被带往此处途中……”

芷兰还没说完﹐长白书隐季春华击掌赞道︰“妙!妙计!”

柳晓风道︰“好!就依副盟主之计行事。向善﹐”柳晓风向站在外围戒备的涂向善叫道︰“去请师掌门前来。”

涂向善应了﹐不一会﹐便带同师重道前来。师重道道︰“盟主召唤在下﹐不知有何吩咐?”

柳晓风道︰“烦请师掌门再向黑煞喊话﹐如此如此……”

师重道领命﹐奔至昨晚芷兰等人打斗之处﹐登上一个小土坡﹐以丹田之气喊道︰“黑煞众人听了!尔等令主昨晚已被格毙于泰山之巅﹐首级现正送往此处!尔等群龙无首﹐覆灭之时﹐就在目下。盟主有令︰投降者免死!逃跑及抵抗者格杀勿论!以午时为限﹐午时一到﹐玉石俱焚!勿谓言之不预也!”

师重道一连说了四﹑五遍﹐正要回去向柳晓风缴令﹐突觉锐风扑面﹐一枝利箭带着啸音﹐直射面门﹐好个师重道﹐不及闪身腾挪﹐危急之中张嘴一咬﹐竟然把那箭一口咬住﹐身子向后一仰﹐借以卸去劲力。那箭发之处﹐离他足有二百步开外﹐如此精准劲急﹐可见发箭之人﹐箭术极之高超。

却说师重道师弟黑羽穿杨弓玄﹐带着招家兄弟及洞庭四杰﹐正在师重道身后约十七﹑八步处戒备﹐一见掌门师兄被对方冷箭偷袭﹐不知生死﹐心中大怒﹐放眼一看﹐早瞧见那放箭之人藏身之处﹐去箭壶中取出一支长箭﹐喝道︰“鼠辈!竟敢冷箭偷袭?看弓某神箭!”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一箭射去﹐那放冷箭的杀手做梦也想不到﹐对方竟能于三百步外杀人于瞬间﹐还没反应过来﹐被一箭穿胸而死。

弓玄一箭射出﹐飞步奔向师重道倒地之处﹐白先早已到了﹐却见师重道手上拿着那箭﹐全身上下毫无损伤﹐心下大定。

白先﹑弓玄正要护着师重道回去向盟主缴令﹐却听对面山上一个声音传来道︰“闻说江湖上有使箭好手名唤黑羽穿杨者﹐莫非是阁下?”

弓玄道︰“不错﹐正是在下﹐阁下是谁﹐既知弓某在此﹐尚敢在此施放冷箭耶?”

“阁下自以为箭术天下无敌?敢与本座比试箭术么?”

“哈哈哈﹐有何不敢?报上名来﹐弓某箭下不死无名之辈!”

“本座乃土蓄坛副坛主强镞是也!”

“如何比试﹐阁下划下道来。”弓玄道。

“你我相距二百五十步现身相见﹐以十箭为限﹐不许藏身﹐以左右前后各两步为界﹐于此范围內可闪可避﹐超出此范围为输。”

“输者又如何?”                  

“输者便当自刎。你我岂可共存于天下?”

“如此甚好!十箭不分胜负又当如何?”

强镞傲然道︰“欲要胜你﹐何须十箭?若十箭仍为平手﹐即算本座输了﹐本座立即自刎于阁下眼前!”

弓玄哈哈大笑道︰“如此改为五箭如何?弓某自当取你性命﹐阁下何来机会自刎?”

于是二人相距二百五十步﹐现身相见﹐弓玄放眼望去﹐却见强镞身形精瘦﹐双手长可及膝﹐老鼠眼﹑山羊胡。手持一把巨弓﹐几可与身等高。

弓玄打量此人﹐脑中怎样也想不出江湖中何门何派有此等人物。见他手足长大﹐显见是使弓箭的奇才!

二人站定﹐强镞道︰“这第一枝箭﹐本座让你先射!”

弓玄也不客气﹐道声好﹐弯弓搭箭﹐也不瞄准﹐随随便便就射了过去﹐那箭飞到强镞跟前一步之处﹐便掉了下来。弓玄道︰“到你射了!”

强镞心中恼怒﹐虽说自己让对手射第一箭﹐对方却是根本不照自己身上招呼﹐明摆着是对自己的蔑视。口中却道︰“阁下莫非手软?本座却不会手下留情!”

弓玄道︰“好说!阁下只管放马过来就是。”

强镞拈弓搭箭﹐觑着弓玄心窝﹐拽满弓﹐一箭射来﹐弓玄以左手弓橫里一拨﹐箭便被打下了。

弓玄笑道︰“阁下这点微末道行﹐怎敢夸口?看弓某给你露一手!”对着强镞一箭射去。

强镞见箭来如飞﹐向左橫跨一步﹐怎料那箭到得跟前两三步之遙﹐竟然平着箭身﹐坠在地上﹐箭头仍指着自己站着的方向。弓玄这箭纯属表演﹐毫无攻击之意﹐强镞错判对方长箭的来势﹐一时闹了个脸红耳赤。

强镞恼羞成怒﹐搭上一枝狼牙利箭﹐喝道︰“勿耍花枪﹐休逞口舌之利﹐看本座手段!”一箭向弓玄面门射来。

这一箭与前一箭相比﹐确实大大不同﹐箭行疾速﹐带起啸声﹐转瞬即至。弓玄道声好!右手一绰﹐便把那枝狼牙箭绰在手中。道︰“这一箭还有点味儿。不过如此你一箭我一箭﹐却是不显手段。不如我们各自对射如何?”

强镞道︰“好!本座正有此意。”他二人各自盘算﹐要使出绝技将对方射杀。弓玄暗忖︰我须用连珠箭法胜他。

却好那强鏃也寻思﹐须以连珠箭将他射杀。他二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处。二人各自扎好弓步﹐弓玄虚扣弓弦﹐那强镞听得对方弓弦响﹐暴喝一声﹐射出一箭﹐来势劲急﹐弓玄觑得亲切﹐急发一箭﹐两箭半空一撞﹐双双落在地上;弓玄一箭甫发﹐第二枝箭便也射出﹐直奔强镞咽喉而去﹐强镞第二枝箭也己射出﹐却是奔弓玄心窝而来。二人都没料到对方会使连珠箭法﹐两枝箭半途擦身而过﹐危急之中﹐弓玄立施千斤坠身法﹐双足钉紧地上﹐向后大仰身﹐那箭便在千钧一发之间﹐从鼻尖上掠过。强镞却是一矮身﹐照着来箭张口一咬﹐也如先前师重道一般﹐把弓玄的来箭咬住。

这两箭一射﹐二人俱都对对方佩服之极。弓玄道︰“最后一箭﹐阁下先射吧!”

强镞心道︰“须用绝招胜他才好﹐让他没机会射这最后一箭!”于是道︰“好!阁下小心了!”说完左手托定强弓﹐右手搭箭﹐箭头稍稍向上﹐箭杆下压﹐这一箭有个名目唤作含沙射影﹐看似平射对手心窝﹐实则却是射向对方咽喉。

弓玄看对方箭来﹐正要上跃避之﹐突见那箭半途斜斜上指﹐急切间哪里闪避?好个弓玄﹐急中生智﹐大喝一声﹐弃掉左手铁弓﹐双掌一合﹐却把箭杆合住﹐那箭矢离咽喉只差了半分。

弓玄这一弃弓﹐虽说接了一箭﹐却也狼狈万分﹐黑煞众杀手立时欢呼鼓。白先等人看了﹐全都捏了一把汗。

强镞看自己这一箭没能射倒对手﹐气倒泄了一半。弓玄捡起地上的铁弓﹐心道︰须以智计胜之。拨箭在手﹐道︰“好一招含沙射影!弓某这箭要射阁下左目﹐小心了!”

强镞心道︰“这厮要射我左目﹐却是虚张声势﹐少时必射我右目﹐我且往左避便了。”打定主意﹐只等对方放箭。

但听弓弦响处﹐强镞身子往左一闪﹐骤眼看那箭﹐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却是幻成二三个箭影﹐呼啸而至﹐竟然真个射向自己左目﹐强镞一招失算﹐满盘皆输﹐此时要待闪避﹐哪里还来得及?说时迟那时快﹐那箭嗖的声﹐射进强镞左目﹐透脑而出﹐强镞慘叫一声﹐向后一仰﹐倒地身亡。

众侠士见弓玄射杀强镞﹐欢声雷动。高声吶喊﹐不知是谁﹐高声叫道︰“黑煞令主己被格毙﹐投降者免死!逃跑及抵抗者格杀勿论!”

于是众人齐声大叫﹐一时之间﹐“投降者免死!逃跑及抵抗者格杀勿论!”的口号响彻山野。

正是︰强中还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