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1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五十八回 剿黑煞东灵山合围 摄敌胆玄灵子比箭 之一

话说宣宗命曲直为钦差大臣﹐赫连出岫为副﹐率二千精锐兵马﹐星夜赶往东灵山﹐助武林义士们围攻黑煞剿穴。曲直﹑赫连出岫领命﹐点起兵马﹐一刻不停﹐往东灵山赶去。

东灵山南距京师二百五十里﹐方圆一百二十多里﹐高达一千又四百多仞﹐山清水秀,奇峰叠翠,野花遍地,百鸟鸣唱,有人间仙境世外桃园之美誉。灵山云海,万年神冰,空中奔马,飞天石林等奇特景观,令人神往,最为神奇的便是位于千仞之处﹐有一万亩大小的草甸﹐乃北方最大之空中草甸。

辛亥日﹐午夜﹐离东灵山尚有七﹑八里﹐柳晓风聚众长老及各派掌门人商议﹐道︰“此处离东灵山尚有数里之遙﹐适才玄武门归无极﹑赵奇两位门主侦讯回来报说﹐山上一切平静﹐想来对方还没发觉我们的行动。只是老朽思虑﹐那黑煞精于地道消息机关之术﹐我等不知其底细﹐万一围了此处﹐他们却从彼处脫逃﹐如何是好?”

芷兰道︰“如能派人四处侦查﹐看看他们有何出入之秘道﹐方才动手﹐最为稳妥。”

清虚道︰“不可!如此一来﹐不但需时甚久﹐而且时间一长﹐必会打草惊蛇!”

薛冰清道︰“对﹐我们来个先发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将上去﹐即有漏网之鱼﹐只要能把其首脑头目全数格杀﹐小鱼小虾也就无伤大体了。”

武当掌门知客真人道︰“薛宫主所议不妥﹐我等一旦发难﹐彼必有发觉﹐届时其首脑必派部属死守﹐而他们则可安全从秘道撤走﹐我等岂不前功尽弃?”

刘渊道︰“我等不如多派人手﹐把四处山谷要道都守住了﹐一旦发现黑煞逃匿﹐便即发放信号﹐再令魏虎臣﹑巫斯义二位门主﹐火速弛援﹐只要拖住了黑煞一时三刻﹐我等大队便可赶到。”

柳晓风道︰“刘老弟此言不失为一个好对策﹐各位尚有何高见?”

众人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俱都无言。柳晓风道︰“如此﹐各位便都散了﹐明日午时再分配人手﹐酉时饱食﹐但不可生火造饭。戌时即对黑煞完成合围。”

众人散了﹐各回驻地隐蔽。芮德彰心系爱徒野草﹐思潮起伏﹐在驻地四处巡察一回﹐看见一棵大树﹐挺拨俊秀﹐上树顶可望四周方圆数里之地。于是纵身跃上树顶﹐先是向东遙祝﹐求祖师爷保佑弟子野草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然后游目四看﹐但见四周一派寂静﹐山峦起伏﹐一片黛色。再望紫气东来峰﹐心道︰不知舒儿现在如何?想他身处虎穴……正思忖间﹐却见不远处一个黑影躲躲闪闪地往南而来﹐芮德彰心道︰“却是作怪。”悄然溜下树来﹐候在那黑影必经之处﹐隐了身形﹐单等他来。

不久﹐黑影果然走到芮德彰藏身之处﹐芮德彰转到他身后﹐出手如电﹐一连点了他麻穴和哑穴﹐这才转过黑影前面。

那人脸上蒙着黑巾﹐一身黑煞的打扮﹐看到芮德彰﹐眸子里没有一丝恐惧﹐反而目露激动之色。虽被点了哑穴﹐喉咙却是咯咯地响着。

芮德彰甚觉奇怪﹐伸手摘下他的蒙面巾﹐不禁失声道︰“舒儿?”伸手一拍﹐解了那人的穴道。

那人正是芮德彰的二徒弟郁天舒。郁天舒自从于飞云山庄失陷后﹐归管囚禁的罗卜副堂主管﹐那罗卜是不敢大用他的﹐黑煞的规矩是﹐所有新加入黑煞的人﹐无论是自愿还被迫的﹐一律不用本来名字﹐而且其来历只有他顶头上司及其直接的主管才可以知悉﹐严禁私相询问各自来历﹐违者格杀勿论。自从罗卜被杀﹐罗卜的上司土蓄坛坛主土厚就把罗卜所管的人一股脑儿交给另一手下接了﹐自己却没去细问每人来历﹐因此﹐郁天舒渐渐被重用﹐直做到罗卜的副堂主职务。郁天舒数年来一直隐于黑煞內﹐多年没见过自己师父﹐此时相见﹐如何不激动万分?

郁天舒卜地跪在地上﹐向师父连磕几个响头﹐低声叫道︰“师父!”

芮德彰也是激动之极﹐可毕竟是老江湖了﹐以手止之﹐道︰“这里不是说话处。”把郁天舒引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这才道︰“舒儿﹐你怎地在此?”

郁天舒却好也道︰“师父你怎地在此?”

芮德彰道︰“我等准备围攻黑煞﹐苦于不知其內部情况﹐今见到你﹐真乃天助我也。”

郁天舒道︰“师父﹐徒儿是趁着今晚当值巡山﹐偷偷溜下来的﹐时间无多﹐本想寻个地方﹐刻上标记﹐如果师兄前来﹐以他的精细﹐必能寻得我留下的密信。现今见着你老人家﹐大事可成矣。”

“你怎地知道我们侦得黑煞在此?”

“年前﹐飞云山庄被毁﹐令主便准备在这里设总坛了﹐那时徒儿还不知此是何处﹐后来渐次做到副堂主﹐一些事情也能有所预闻﹐前些日子﹐听说令主要去赴一个人的约会﹐回来就要大举举事云云。徒儿猜想﹐黑煞举事﹐必有行动﹐只要它有动静﹐师兄必能侦得此处。因此﹐徒儿便冒险下山来了。对了﹐俺师兄呢?”

“你可知道﹐约那令主赴约的人是谁?”

“啊?难道是师兄?”

“正是!你师兄大仁大勇﹐以调虎离山之计﹐简约黑煞令主往泰山之巅﹐欲以一人之力﹐为天下除害……”

“不好!”

“怎么?”

“据闻﹐那令主早己练成了邪派武功天魔幽幻指﹐其心魔化血功己练至第八重境界。放眼当今武林﹐恐怕就是少林﹑武当二位掌门﹐也难与之匹敌﹐师兄此去﹐恐怕凶多吉少。”

“什么?心魔化血功?就是失传百年的歹毒邪派功夫?”

“正是。”

芮德彰心中惊异之极﹐但嘴里却说︰“你师兄得遇奇人﹐一身功夫似犹在少林﹑武当二位掌门之上﹐任督二脉又早通了﹐一剑使出﹐便有剑气护身。想必那令主也奈何他不得。”心里却是替爱徒担着十二万分的心。

“哦?师兄大喜了。如此看来﹐师兄即使不能取胜﹐要脫身而走﹐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舒儿﹐你久在黑煞﹐可知此处有多少出入之处?”

“师父﹐徒儿正是为此而来。”说着从贴身之处取出一块薄绢来﹐递与芮德彰﹐续道︰“这上面便是这总坛各处出入之道及明暗哨位。师父回去细看。最要紧的是有六个秘道暗通山外﹐师父只要着人看管此六处出口﹐又或以火药将之炸毁封堵了﹐黑煞必成瓮中之鳖。师父保重﹐徒儿不可久留﹐这就须回去了﹐迟则必为所觉。”

“嗯﹐你自须小心珍重﹐我等约定明晚子时攻山﹐你于內部可作策应﹐或毁坏机关消息﹐或散布令主被格杀之谣言﹐乱彼军心也好。”

郁天舒道︰“徒儿理会得。请师父代徒儿向师叔﹑师妹问好。”

提起闻尚仁﹐芮德彰心中一阵大痛﹐但大战在即﹐郁天舒又身在虎穴﹐不宜把闻尚仁死讯告知﹐于是道︰“都好!你好生小心在意。”

郁天舒跪下磕了个头﹐转身便隐入黑暗之中。

芮德彰目送爱徒远去﹐这才急忙来找柳晓风﹐把那块绢取出来一看﹐却是黑煞东灵山的详图。柳晓风大喜道︰“老弟﹐这剿灭黑煞﹐令徒却是首功一件呀!”

于是便通知各长老及副盟主前来密商﹐柳晓风道︰“各位﹐好教大伙得知﹐芮老弟令徒数年前便成功潜伏于黑煞內部﹐今晚适时传来消息﹐这不﹐这是黑煞东灵山总坛详图﹐我等只要按此图用兵﹐黑煞便成瓮中之鳖。是次必能毕大功于一役了。”

众人看了那图﹐大喜﹐中州大侠刘渊火气最盛﹐首先道︰“就依芮老兄高徒所言﹐派人把这六处出口以火药炸毁﹐堵了那恶贼的退路﹐然后我等分成数路攻将上去﹐将那厮们全都杀了干净。”

少林不闻﹑武当知客﹐闻言俱都宣声佛号﹐却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想是觉得此举杀孽太重﹐因而口中念佛。

众人商议停当﹐柳晓风便道︰“如此﹐本盟主便下令了。”

大伙齐齐起立﹐道︰“请盟主发令!”

柳晓风道︰“西﹑西南﹑南这三处出口﹐便请不闻大师着门下僧俗弟子及部份黃旗兄弟前往封堵炸毁。北﹑东﹑东南这三处出口﹐便请知客真人率门下弟子及黑旗部分弟兄前往封堵炸毁。”不闻﹑知客领命﹐站过一边。

柳晓风又道︰“兰姑娘﹐你暂代草贤侄执掌五门令﹐率魏虎臣﹑巫斯义﹑归无极﹑赵奇﹑白先﹑杨展﹑时不与等年青一辈的打头阵。”芷兰领命﹐站过一边。

“清虚道长﹐你会同薛宫主﹐率云柔月﹑宛枫﹑连倩及漱玉宫众姐妹往来救助伤者﹐接济兵器及一应攻打器械﹐并率秋中明﹑冉顺﹐总领各处消息传递。”清虚领命﹐站过一边。

“芮老弟﹐你率弓玄﹑招家兄弟﹑可晴﹑以及洞庭四杰西门梅轩﹑孟凡﹑马如龙﹑唱戈﹐等人﹐多备弓箭﹐四处驰援﹑堵塞漏洞。”芮德彰领命﹐站过一边。

“刘老弟﹐你率红旗兄弟﹐紧随兰姑娘为第二拨﹐季老弟﹐你率青旗兄弟为第三拨﹐连老弟﹐你率白旗兄弟为第四拨。”中州大侠刘渊﹑长白书隐季春华﹑连俊也都领了命。

“不闻大师﹑知客真人﹐你们率余下的黃旗﹑黑旗兄弟便作第五拨。”不闻﹑知客也应诺了。

柳晓风道︰“老朽便由华山掌门师重道护持中军﹐率霓裳﹑絮儿﹑竺芝﹑青莲﹑芊芊以及莘合﹑王度﹑亓解﹑祝霸﹑涂向善等人为诸位掠阵。”

商议毕﹐天己大亮﹐各人各自分头准备﹑传令。可晴不愿跟着父亲做那四处救应之事﹐便伙同柳絮﹑竺芝﹑青莲﹑芊芊以及梅雪影﹑卫婵娟等娘子军﹐再连带师刚﹑师柔两个小毛头﹐要另组一支突击队﹐跟着芷兰等人打头阵。柳晓风等人劝阻不住﹐只得由她们去了﹐只是须得听芷兰约束。

各人欢喜而去﹐只待盟主下令攻山。

壬子日﹐子时。东灵山方圆百里之內﹐一片静寂﹐就好象这片山野里什么生物都不存在似的。

突然一紫一白两道焰火冲天而起﹐在天空中﹐显得特別的耀眼。焰火还没熄灭﹐东灵山四周便突然亮起了无数火把﹐就如突然出现了千军万马一般。

林见龙﹑鹿云裳正坐在老君仙洞中的议事大堂上跟水智伯﹑列焰﹑金巨灵﹑土厚﹑木牵机﹑风使者和水无漪等头目说着令主今晚在泰山赴约一事。探事小喽啰疾奔进来道︰“禀各位当家的﹐大事不好﹐外面火把通明﹐方圆数十里都是人马﹐我们被人包围了。”

林见龙一听﹐霍地站了起来︰“什么?这不可能?有谁知道我们这个绝密之处?”

鹿云裳道︰“可知对方是什么人马?”

探子道︰“黑暗之中看不甚清楚﹐从对方的叫喊中﹐小的猜想是武林正义之盟的人。”

水智伯道︰“在下一直心中有个存疑﹐不敢说出来。令主赴约之日﹐在下也曾暗示过令主。只是令主不以为然。现在果不出我之所料﹐对方是用了调虎离山之计。把令主调走﹐好让我等群龙无首。”

林见龙瞪了他一眼道︰“令主不在﹐本公子就不能发号施令了?”

水智伯道︰“不敢。大公子﹑夫人﹐且待在下出外一探究竟﹐然后回来再商量对策如何?”说完也见如何动作﹐人便飘身而起﹐往洞外去了。

林见龙道︰“管他们有多少人马?我们这里易守难攻﹐加之我们在暗敌人在明﹐先大大地杀他们一阵再说。金坛主﹐你立即带人出去接战。”

金巨灵望了一眼鹿云裳﹐道︰“大公子﹐还是等水坛主摸清情况﹐回来再作商议吧。”

“怎么?本公子的话﹐你敢不听?”

鹿云裳道︰“大公子稍安勿躁﹐令主走时吩咐﹐万事不可轻举妄动﹐金坛主所言不是没道理的。”

林见龙听鹿云裳这样说﹐只好气鼓鼓地坐回位子上。

风使者道︰“夫人﹐不如在下赶往泰山﹐请令主回来?”

鹿云裳道︰“这里到泰山千里之遙﹐一去一回﹐不知要耽搁多少时间了。对头可不等你回来﹐只怕早就强攻了。”

风使者见她这样说﹐也就不再言语。

林见龙刚坐下﹐又站起来﹐想说什么又止住了。正着急﹐只见水智伯飞掠而回﹐道︰“大公子﹑夫人﹐大事不好!外面全是武林正义之盟的人﹐正步步为营地往这山上攻来。最外面二道防线己被他们破了。”

林见龙道︰“怕什么?这武林之盟乃一群乌合之众﹐放着我等这么多高手在﹐就拼个鱼死网破﹐胜败之数还没定呢?”

鹿云裳道︰“大公子﹐令主一再叮嘱﹐要保存实力﹐非到万不得已﹐绝不可硬拼。”

林见龙道︰“现下如何打算?”

水智伯道︰“这处既已被对头发现﹐再坚守下去也没多少用场了。在下建议﹐立即撤离﹐另觅隐秘处再建总坛。”

木牵机道︰“水坛主说得轻巧﹐总坛是这么好建的?这东灵山花了本座多少心血?这才初具规模。要再重建﹐不知又要耗费多少钱财心血了。”

正说着﹐探事的来报︰“对方已突破第三道防线了﹐请各位当家的示下。”

林见龙道︰“叫他们给我顶住。”

探事的应了一声﹐急奔而出。

列焰道︰“大公子﹑夫人﹐让属下带着人马出去﹐杀他们一个人仰马翻!”

林见龙道︰“好!”

鹿云裳道︰“慢!令主临行时有令﹐凡大事由本夫人作主。一切由本夫人决断!”说完从怀中拿出令牌。

众人一见﹐果然是黑煞令牌﹐于是齐声道︰“谨遵夫人令谕!”

原来林见龙身份虽然尊贵﹐但在黑煞中却无任何实职﹐故而这些黑煞巨头﹐没人听令于他。

只听鹿云裳道︰“木坛主﹐哪处秘道离京城最近?”

木牵机道︰“夫人﹐这南边和东边的都近﹐只是东边难走一些。”

水智伯插话道︰“夫人﹐我们不可全都同一处行走。不如我们分成六队﹐从正西﹑西南﹑正南﹑东南﹑正东﹑正北六个出口奔走﹐只要成功突围﹐我等便依旧日方式﹐到京中联络。你看如何?”

鹿云裳道︰“如此甚好!金坛主你往西﹐土坛主你往西南﹐列坛主则往正南﹐木坛主往东﹐水坛主你和雷使者带着大公子往北﹐本夫则从东南突围。风使者你随木坛主从东而出﹐速往泰山﹐向令主禀告此间事情。快快收拾﹐立即便走!”

鹿云裳等人才走不多久﹐只听四周传来轰隆隆的数声巨响。不一会﹐金巨灵灰头土脸地奔回议事大厅﹐喘息未定﹐却见其余木﹑水﹑火﹑土﹑风﹑雷及鹿云裳﹑林见龙全都灰头土脸地奔了回来﹐个个面面相觑。还是林见龙沉不住气﹐气急败坏地道︰“这些贱民﹐竟然以火药炸毁了出口!你们呢?你们也一样?”

木牵机道︰“唉!如果再有多半年时间﹐本座就能开通最后一道救生秘道了……”

金巨灵目视鹿云裳道︰“夫人!看现下情势﹐非得拼死一战才有可能突围了!”

列焰附和道︰“对!以我等力﹐突围不算难事﹐”

土厚道︰“夫人与大公子且请安座﹐待土某去打头阵如何?”

正说着﹐突然四周全静了下来﹐鹿云裳等人心中疑惑﹐水智伯也不请令﹐转身就掠出洞去。

原来少林不闻﹑武当知客﹐派不问﹑虛相﹑伐木﹑制香等。依时肃清把守六处出口的黑煞杀手﹐一刻不停地填埋﹑安装火药﹐正赶及鹿云裳等黑煞渠首要从这六处秘道逃走﹐于是点燃炸药﹐把这六处洞口全都封死了﹐然后放起焰火信号。

柳晓风一见成功堵住黑煞逃路﹐心中大喜﹐督促着众人﹐一气冲至万亩草甸之上﹐教涂向善也放了一个焰火信号﹐于是众人全都停了攻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野草的头像
 #

本回起﹐进入结局篇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