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雪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个月 2 周 之前
注册: 12/06/2015 - 15:35
积分: 304

你在这里

(ZT)刘在中:缺失人权的大陆体育五大硬伤

刘在中:缺失人权的大陆体育五大硬伤

——写在出征31届里约奥运时

 

古希腊奥运期 间,各国必须停战,运动员竞技只争橄榄花环,象征和平友谊。近代奥运之父法国人顾拜旦好友亨利提出的“更高、更快、更强”的口号,也是着眼于人,旨在发掘 人体潜能;而公平、公开、公正,才是奥运会基石。但大陆往往反其道而行之,在运动体制上,完全沿袭前苏联模式,不择手段地制造“夺金机器”,把金牌作为体 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筹码,常借比赛输出革命,让政治强暴体育,严重地亵渎了奥运精神。

 

 

规模庞大的大陆奥运代表团即将出征,上方发话:誓夺金牌榜次席!作为一个多年的老体育迷,在亟待观赛之余,也有一丝不安和忧虑,原因就是大陆体育长期存在的五大硬伤,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越加严重。

第一、政治强暴体育,违背奥运精神

 

古希腊奥运期间,各国必须停战,运动员竞技只争橄榄花环,象征和平友谊。近代奥运之父法国人顾拜旦好友亨利提出的“更高、更快、更强”的口号,也是 着眼于人,旨在发掘人体潜能;而公平、公开、公正,才是奥运会基石。但大陆往往反其道而行之,在运动体制上,完全沿袭前苏联模式,不择手段地制造“夺金机 器”,把金牌作为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筹码,常借比赛输出革命,让政治强暴体育,严重地亵渎了奥运精神。

 

1956年,大陆本已组团完毕,准备参加墨尔本16届奥运;获悉组委会以台湾的英译名称邀请了自己的政敌,便提出严重抗议,却因抗议无效,单方面退 出比赛。从此,大陆中断与奥运会往来,自绝于国际体育组织。这也让当年打破过世界纪录的举重名将陈镜开等优秀运动员,失去了在国际上亮相的机会。

 

更有甚者,为了分庭抗礼,与印尼联合举办“新兴力量运动会”;为了与亚运会抗衡,又不惜花费钜资帮助柬埔寨建设体育场馆,借地儿举办所谓的“亚洲新 兴力量运动会”。殊不知,参赛选手均以青年学生为主,比赛乏善可陈,金牌得主的成绩往往低于国际奥运报名资格,属于典型的心理安慰、自娱自乐了。

 

同时,国际奥会宣布:凡去“新兴力量运动会”参赛的选手将被封杀,以后禁止参加国际奥会属下比赛。这一招打中七寸,好多优秀选手望而却步,深怕去凑热闹而丢了前途,两个“新兴力量运动会”都只搞了一届,便偃旗息鼓无疾而终。

 

反之,在这期间,伴随着经济腾飞,台湾迅速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作为上层建筑的体育也风生水起、人才辈出,先后涌现曾在奥运争金夺银的“亚洲铁人”杨传广、“东方羚羊”纪政等优秀选手,棒球队更是风靡全球,将闭关自守的大陆甩了老远。

 

文革后,大陆百废待兴,认识到过去失算,不得不低调宣布:“只要台湾运动员是以地方名义参赛,便可同台竞技”——这本来就是过去奥运会邀请台湾的惯例,何必多此一举?这些话,说了等于没说,实际是找台阶投降,说明极左政策损人不利己。

 

强调政治高于一切的中共当局,常借比赛拉帮结派,故,亚运会上,宣布不与以色列队员过招,以此讨好阿拉伯反犹国家。

 

70年代末,国际奥会既往不咎,重新接纳了大陆。但刚回奥运大家庭,还没正式参赛,就因苏联出兵阿富汗而抵制莫斯科22届奥运。所以,除1952年大陆奥运代表团曾到赫尔辛基举行过升旗仪式外(抵达目的地比赛已近尾声)大陆体育界实际上与国际奥会整整绝缘35年。

 

1984年,美国洛杉矶举办23届奥运会。苏联东欧以牙还牙集体报复抵制,使得连续两届皆成半球奥运。大陆却因祸得福,客观上避开了苏联、罗马尼亚等田径和体操强国,捞便宜获15金。其中,个人得到三金二银一铜的李宁独领风骚,被冠以“体操王子”称号,出尽了风头。

 

直到1988年汉城24届,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级奥运比赛。正为上届15金沾沾自喜的大陆队,这次遭遇真枪实弹的挑战,成绩一落千丈,经全力竞争只得五金。在跳马比赛中,体操王子跌坐地毯,李宁自此尴尬退役。所以,24届奥运被大陆体育界称为“兵败汉城”(首尔前名)。

 

政治强暴体育,这在大陆乒乓队表现特别明显。自从1988年汉城引进乒乓比赛以来的七届奥运中,总计产生28枚金牌,大陆独得24枚,几乎包揽,素 有“标杆运动队”称谓。正因为如此,总教头蔡振华官运亨通位高权重,仅次于刘鹏稳坐体育总局二把交椅。比较奇怪的是,上方自以为蔡能包治百病,偏要外行来 领导内行,被封赠为足球总管。但蔡振华上任以来,男女足的比赛成绩不进反退,男足连续几届止步于世界杯亚洲预选赛,排名曾下滑到100开外,属亚洲二、三 流,球迷骂声不绝。好在高洪波接过教鞭,此次亚洲预选赛后半段胜出,以最后一名成绩,幸运小组出线,排名回升到81位。

 

另一个被毛泽东誉为“乒乓外交”领头羊的庄则栋,文革中擢升任全国体委主任,后随四人帮的倒台而淡出政治舞台,成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徐寅生升官 更具戏剧性,在“怎样打乒乓球”的所谓“哲学性极强”的文章中,扬言“要把乒乓球当成蒋介石的脑袋来打!”皆因其爱恨分明,遂成中共宝贝。另一“舍小我识大局”的李富荣,听从组织安排,在28届男单决赛中,故意输给庄则栋(成就庄的三连冠永久保存奖杯)亦能升官。然而,现场的前南斯拉夫观众却不买账,全场倒彩!这种违背奥运公平竞赛原则的行为,乃是大陆乒乓队传家法宝,被一以贯之。

 

不幸的是,以上宠儿的老前辈,却因没突出政治或出身问题倒了大霉。1959年,真诚爱国的容国团,主动从香港返回大陆,在参加德国多特蒙德25届世 乒赛时男单夺冠,乃是大陆运动员中首位世界冠军获得者,那时何其荣耀啊!曾几何时,文革中竟被莫须有罪名迫害至死。无独有偶,也是香港归来的姜永甯、傅其 芳,同样惨死于文革,乒坛“三英”无一幸免,令人唏嘘。

 

从技术层面讲,80、90年代,真正的“女乒一姐”非何智丽莫属。1987年世乒赛,她没有根据政治需要,按组织安排让球给管建华,凭实力直拗夺 冠。回国后,反被批斗、除名。这恐怕也是世界体坛最奇怪的事件了。一气之下,小何远嫁东洋,代表日本出征,在1994年的42届世乒赛上,连克大陆冠亚季 军邓亚萍、陈静、乔红,代表日本夺冠,引发乒坛地震。也因此,何智丽差点被打成汉奸;迫于政治压力,害怕再回国遭遇不测,何智丽放弃了到天津参加43届世 乒赛。近年,互联网暴光此事来龙去脉,上方被迫转变态度,何智丽终于澄清恶名,现隐居上海。

 

邓亚萍最搞笑,乓坛退役后,先到团中央当官,继上任“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黄毛丫头,乳臭未干,便斩钉截铁断言:“人民日报几十年没有一条假新 闻”。众老百姓质问:“亩产几万斤,是不是假新闻?”邓亚萍哑口无言。在掌管“人民搜索网”开发时,整整20亿元投资,输得血本无归。这个败家子不作自我 批评,怪罪其它公司没有国家观念。最近,终于悄悄辞职。

 

大陆还有一个坏毛病,总爱拿1949年前后比较,把民国时期的体育运动说得一钱不值,抓住1948年足球队没有经费回国,一路上卖艺挣钱的事大做文 章,以证明国民党多么无情,共产党多么伟大。此处姑且不说事情真伪,就算确有其事,还不是内战原因,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正酣,长春有几十万民众被共 军围困挨饿,国民党要空投救急,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它顾。此指责全无道理,等于土匪进屋抢劫,反责怪人家没有照顾好自己外出的孩子。再说,他们能够沿途卖 艺,说明水准不低,除了亚洲球王李惠堂外,那时的中国足球队,在1913~1934 的十届远东运动会上,九冠一亚,日朝(朝鲜尚未分裂)不在话下,现而今的大陆足球,有那水准吗?

 

顺便说说,原大陆体委主任(现更名体育总局)伍绍祖,只因推广法轮功强身健体的练功活动,就被江蛤蟆一撸到底。政治强暴体育,乃中共铁律也!

 

第二、奥运战略,劳民伤财

 

1988年,在汉城奥运丢了面子的大陆,为了粉饰太平,遂搞出一个庞大的奥运战略,预先将夺金指标分配落实到各省、直辖市、自治区,规定只能超额、 不准落空,至于采用什么手段,悉听尊便。于是,怪招迭出,嗑药打针,虚报年龄,冒名顶替,互挖墙角。最常用招数就是财大气粗地花钱如流水……

 

应该承认,高度集中的举国体制, 能使奥运战略初见成效:巴赛隆纳25届、亚特兰大26届、悉尼27届、雅典28届,大陆分别得到16、16、28、32金。29届北京奥运,得天独厚,唯 一一次金牌榜首;2012年30届伦敦奥运会,得38金,居榜眼。看似成绩斐然,却是钜资砸出,与精神文明无关,对百姓健康无益。

 

根据官方承认的资料,有人统计过,平均每获得一块金牌的直接花费,可购黄金160公斤,那可是举重冠军也举不起来的重量啊!而间接花费则是天文数字,世界最快的天河二号电脑,恐怕也算不清楚了。

 

自恋于奥运战略“成功”,以为申奥一蹴而就,殊不知,人权不佳和环境污染等诸多因素,导致2000年申奥失败,最后输给了澳大利亚悉尼。这让中南海情何以堪!为了翻盘,北京表态不惜工本,对运动员费用大包大揽;气象上,保证做到“奥运蓝”。

 

2008年,北京获准举办29届奥运,信奉无神论的共产党堕落为风水先生,将开幕时辰定为奇怪的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零8分,以应对五个发发发发发。

 

为了奥运,北京如临大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军警林立,盘查路人。关停并转排放废水废气企业,汽车限行、游客限入,“危险分子”被强制旅行……无 所不用其极,浪费多少民脂民膏,谁也说不清楚。单是为了运动员能吃上新鲜水果,包括我们四川在内的很多地方,事先圈定果树,日夜守护,摘下后概由专车、专 机及时送达运动员食堂。

 

说实话,这不是好客,而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想一想,汶川地震的八万亡灵尸骨未寒,百万灾民还住在防震棚里。按大陆自定“每人每天收入低于一美元”的贫困线标准,中国还有7500万贫困人口;而联合国的标准要翻一番,大陆实际贫困人口近两个亿,我们有必要操这个漂亮吗?

 

麻烦的是上行下效,在随后举办的广州亚运会和正在筹备的北京冬奥,都是如此这般地进行烧钱比赛。最夸张的是,烧钱颇具病毒传染性,每逢国际活动,无不花钱扰民。所以,大陆老百姓目前有三怕:一怕开会烧钱,二怕出访撒钱,三怕贪官捞钱。

 

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在洛杉矶1984年举行奥运会时,尽量利用几十年前用过的旧场馆,没有大兴土木。而转播权和企业赞助资格,竞标决定,努力开 源;开支精打细算,尽量节流,首创个人承包先例。结果,国家不但不花钱,反而净赚美金2.25亿,整个比赛同样精彩纷呈。这正是人家重视人权的表现,那像中国败家子啊!难怪,北京奥运传递火炬几次被抢、被灭,用打火机点燃,早已无圣火内涵了。

 

第三、打针嗑药,后患无穷

 

即将开幕的31届里约奥运,俄罗斯田径选手被禁赛,问题出在服用兴奋剂。其实,大陆在这方面差不多,无非更加隐蔽。

 

说远点,1993年,马俊仁利用兴奋剂“定制”出王军霞等一大批女子长跑“世界冠军”,她们接连刷爆66次世界及有关赛会纪录,震惊体坛也引起怀疑。马俊仁倒打一耙,“控诉”西方说三道四,歧视华人,想为自己开脱。

 

1999年,著名记者赵瑜写出报告文学“马家军内幕”,全面戳穿了马家军神话。本来,内中有一章节,披露马俊仁亲自给队员打针发药;当局为保住颜面 和金牌,发表时强行删除,直到最近经互联网暴光。由于长期系统服药,这些可怜的女孩普遍男性化,闭经,长胡子、粗嗓门……不堪受虐,多次集体逃跑;结婚成 家生活不顺。在她们的回忆中,流露出深深的悔意和对昔日“恩师”马俊仁的仇恨。严格说来,马俊仁涉嫌刑事犯罪,当局为自保,不得不保马。

 

另一个兴奋剂重灾区是游泳队,屡破纪录的五朵金花,体格健硕、肌肉发达,早就被媒体讽刺为像“搬运工”。男女举重队,情况更糟,多人曾被收回金牌。 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女游大把抓金,却被针孔摄像头拍下宿舍内打针嗑药实况,被日本人告到组委会;结果,取消所获12块金牌划归日本。从此,大陆游 泳队一蹶不振,成绩大幅度滑坡,几乎后继无人了。进入21世纪,才出了孙扬、甯泽涛等夺金选手。但他们干净吗?我怀疑。

 

1996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幕式,当大陆队入场时,解说员脱口而出:“看!一支靠兴奋剂出成绩的队伍正向我们走来……”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觉脸红。

 

前年,孙扬也传出服用兴奋剂丑闻,只被内部处理“停赛”,而停赛时间,刚好错过国际比赛周期。前段时间,盛传宁泽涛因私接广告不能入选里约奥运队, 最后不了了之。他们是夺金大热门,或被解释为治感冒“吃错药”,或被解释为虽然有错,但孺子可教也!一句话,百般包庇。的确,当局常“吃错药”——拿运动 员的健康和生命去换金牌,从而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这是疯子的节奏,是该服药了,这回可不要再“吃错药”啊!

 

我的生意伙伴王述成的亲侄儿,入选四川游泳后备队。在服用教练给的一种白色药片后,直接倒在泳池旁。其父母上告无门,埋头经商,可越有钱越想儿,长年悲痛不已,害怕触景生情,经常驻外地,他们在成都18步岛的别墅,由王述成代管。

 

那么,为什么大陆未被全面禁赛呢?四川运动技术学院内部人士透露:“我们与其说是在研究如何反兴奋剂,不如说是在研究如何防止被查出来”。由于篇幅 关系,这方面的伎俩不赘,只举一例足矣!马俊仁就把兴奋剂描绘成马氏专利“营养汤”,再用某药膳配方冒名顶替,让企业高价购买生产赚钱。看看!嗑药无罪,造假有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总之,在不说假话就办不成大事的国度,杜绝造假,难!

 

第四、两极分化,前途堪忧

 

大陆迄今在已参加过的八届奥运会上,共夺金牌201枚。但投入人力物力无法计算,专业运动员就好几万。自然,能够攀上金字塔尖的运动员凤毛麟角,真如古诗所云“一将功成万骨枯”。

 

极少数的成功者,可以升官发财,享尽荣华富贵。小巨人姚明,利用他在NBA淘到的第一桶金,投资体育产业卓有成效,又热心公益,当然可算成功人士。女运动员中,郭晶晶、伏明霞嫁入豪门,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但绝大多数运动员退役后,面临就业难题。一方面,从小专业训练,文化程度偏低;另一方面,普遍伤病缠身。有的卖金牌,有的沦为搓澡工,有的地铁卖艺,甚至女子体操选手樊迪,上海的城市户口都成问题,长期靠过去的恩师黄玉斌资助生活。

 

我有一个同年校友蒋克礼,1956年元月23日,同时考进重庆机床厂。当晚,学工队与厂队篮球比赛,小蒋展露头角,立即入选厂队;是年五月,他以全 市机械队的名义,参加了首届重庆工人运动会;接着,蒋克礼就被市队、省队看中,成了专业运动员。比较幸运的是,四川男篮在1959年的全运会男篮半决赛和 决赛中,都是两三分险胜北京、八一,夺得首届全运会冠军。蒋克礼功成名就,被封为运动健将;后来,与同为运动健将的重庆女子体操运动员结婚。这么一个骨灰 级的篮坛元老,这么一个功勋卓著的运动员,读者一定以为晚年幸福吧?非也!多年比赛,积劳成疾,腰伤严重,可在报销药费和争取应有待遇和福利问题上,他现 在的爱人居然会当众给朱玲下跪。朱玲曾是五连冠女排成员,现为四川体育局长,真乃县官不如现管哟!一气之下,女儿远走高飞去了瑞典,儿子踢足球,但愿不走 爹爹老路。

 

第五、挪用群体资金,国民体质下滑

 

别以为大陆是金元帝国,能轻易为奥运大把花钱,实际上,只是集中精力打歼灭战。不过,他们“歼灭”的却是13亿民众的健康甚至生命。环境污染,癌症肆虐;缺少运动,三高流行;体校锻练少读书,学校读书少锻练。

 

最近暴露的毒跑道事件震惊国人,由于偷工减料和乱加溶剂,彩色跑道表面光鲜,辐射害人。从各地幼稚园到大中小学,都有感冒咳喘流鼻血甚至致癌的情况发生。据报,成都双流带头全部铲除,此举堪赞。可很多地方说:你百强县有钱,我们拿什么来更新?迟迟没有什么动作。

 

利用体育彩票盈利建立的社区锻炼器材,多数已年久失修,无法更新——源于没有钱。钱去哪儿?除了被体委挪用于专业运动队,就是被贪污腐败分子糟蹋了。在近期的在审计报告中,巨额经费违规,有的去向成疑。

 

说来惭愧,大陆最大的群体运动就是广场舞,从天安门跳到卢浮宫,从时代广场跳到莫斯科……也许这种基本不花钱的运动最合官方胃口,所以,被竭力提倡 推广,又是比赛,又是编曲。他们的想法是:让老年人在舞步或麻将桌上,忘掉烦恼;让年轻人在爱国狂热和手机里,醉生梦死。如此这般,他们“一党专政”的中 国梦大约就能实现了。可是,如今的中国百姓不是阿斗,历史定会作出正确选择!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