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小时 42 分钟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0588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再济沧海》(65)里斯本故地重访,穷亲戚印象更新

 

 
 
航游不仅探索未知世界,也有旧地重游,到访新地方总会有莫名的兴奋,观赏名胜古迹之余,我们也很在意了解当地的人文历史,好奇当地人是怎么生活的;故地重游则完全不同,因为“been there,done this”,没有了新鲜感的刺激,有的是已知的舒适和熟识的轻松,是对探索结果的享受。两次到访爱尔兰的都柏林的情况正是如此,举个例子,首访都柏林时在游艇会附近发现一个剧场,再访时在同一个剧场又看了一场话剧。
十一年前我跟老公乘“同道者”环游大西洋时曾在里斯本逗留三个星期,这次到岸里斯本也算熟门熟路了,我们计划回法国休航三个星期,需要给“海友”找个合适的游艇会,八月份是玩船旺季,里斯本游艇会泊位很紧张,“同道者”十一年前曾经在里斯本郊区Cascais游艇会停泊过,我们知道这个游艇会设施良好,运气不错正好也有泊位,“海友”便入住Cascais游艇会。Cascais在入海口,是里斯本的高尚区,海边豪华的酒店对着漂亮的沙滩浴场,沿海步行路绵延十几公里,餐馆林立,超市也不算太远,Cascais的度假气氛很令人享受。
我在《大西洋航游760天》里描述对里斯本的第一印象为欧盟的“穷亲戚”,十一年前“同道者”从古色古香的法国和热情奔放西班牙到达简单低调的葡萄牙,对比城市建筑风格和人的精神面貌,我得出了不甚恭维的结论。“海友”的到访感觉大不相同,可能因为刚从荒僻的苏格兰外岛过来,苏格兰外岛大清洗后黑屋(Black House)被简陋的水泥房屋代替,其目的就是提供住所,毫无建筑美感可言,当然极少数城堡除外。再来看葡萄牙的建筑觉得非常有情调啊人行路用碎石马赛克拼出各种图案,墙面上贴着摩尔风格的瓷砖,瓷砖的颜色或淡雅或鲜艳,屋顶的红瓦码得一丝不苟,有的屋角门楣上雕着花纹,有的墙面横埋着条石,突出的石台摆放花盆,说明葡萄牙人盖房子的同时也是对美的实践,这样的国度怎么是欧盟的穷亲戚呢?看来人的印象都是相对而言,就看跟谁比了,管中窥豹只能略见一斑,粗浅印象难免偏颇啊。
坐火车去了一趟里斯本,沿途看到不少新建筑,上次到访是九月底,游客不是很多,这次城里沸沸扬扬到处都是游客,旅游业一派繁荣景象。我跟老公漫无目的地闲逛,无意中发现几个上次没有注意到的有意思的地方,罗马时期半圆剧场遗址在半山腰,要不是为了避开成群的游客绝不会摸到这里来。圣克里斯多夫教堂从外面看很平常,但里面所有的墙面都是油画,包括天花板在内没有一块空白地方,画框和门柱都漆成了金色,油画上面落满了灰尘,黑乎乎的看不太清楚,如果让专家清理一下,整个教堂一定会熠熠生辉的。
里斯本唯一没有变化的是食物,餐馆的菜单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仍然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午饭我点了烤沙丁鱼配煮土豆和沙拉,跟十一年前点的菜完全一样。
总的来说里斯本改变了我对它的印象,外界事物无时不刻在变化,我们的认知也就不可能一成不变。航游过程不仅认识世界,同时也不断了解自己,思想意识也是一个运动的和发展的过程,有时惊讶地意识到自己跟意识中的自我有偏差,有时对自认为想明白了的事又从不同角度重新考虑,这种自觉或不自觉的自省其实挺宝贵的,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非常有限,知道的东西越多,越意识到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我们的思想远远没有定型,一旦认为自己完全超脱完全成熟,随心所欲不逾规了,有可能思维已经固化,不会再有突破了,五十来岁就到达这个境界也许还太早了点吧。

分类: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读追梦的文章总有新鲜感

 
追梦的头像
 #

呵呵,谢谢林导,难得咱们在文轩认识了四年还有新鲜感哈Cool

 
若敏的头像
 #

我9月份要去里斯本,看到这篇文章十分欣喜。

 
追梦的头像
 #

是嘛,若敏姐今年旅行多多啊,等你的里斯本游记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