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天 4 小时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五十四回 避秘宫莫言图良谋 聚群雄芷兰设新坛 之二

众人齐齐望将过来﹐一见是野草﹐齐声叫了起来。青莲跳将起来﹐一把拉着野草的手﹐嚷道︰“草哥哥没事吧?想死我了。”

野草一一打了招呼﹐韦掌柜便道︰“小人还是回前面照看吧。”说完便退了出去。

野草道︰“有劳韦掌柜了。”转身向芷兰等人问道︰“盟主现在何处?”

芷兰道︰“仙草堂被官兵毁了﹐草弟弟可知?”

野草道︰“小弟己回仙草堂看过﹐因此才急着来找你们﹐到底情况如何?”

柳絮道︰“那日分手后﹐我和灵芝姐姐连日赶路﹐回到仙草堂﹐告知父京中出的大事﹐并把你的话转告给父他老人家﹐父便马上跟众长老商议﹐决定找个地方撤离﹐清虚前辈提议﹐化整为零﹐各回本派或家乡暂避﹐并约好了在京中接头的地方。又幸好各人回家过年﹐山上各路人马不多﹐才开始陆续撤离﹐不想官军己然抵达山下﹐于是与官军大战了一场﹐官兵不擅于山上打斗﹐又不会小巧腾挪﹑高来高去的功夫﹐我们死伤了二十多个弟兄﹐其余都冲了出来﹐来不及聚集﹐便都作鸟兽散。归大哥﹑杨大哥﹐护着父﹐我和灵芝姐姐跟着﹐还有清虚师叔﹑芮老前辈等人﹐做一路﹐突破重围﹐然后分手﹐师父﹑师姐和芊芊去武当山﹐芮前辈和闻前辈带着可儿和古叔﹑红娘﹑翠姑还有春红﹑春花﹑小安﹑小康等人回齐云山去了。其余各人自回各派﹐只有薛宮主﹐议定了要去洞庭湖投奔你大哥西门梅轩﹐约定了门人都去那里取齐。”

竺芝续道︰“盟主又派归﹑杨两位大哥护送我们到京中来﹐向副盟主禀告一切﹐无论如何京中的布置都不能暴露﹐不然草军师回来就找不到我们了。”

野草听罢﹐嗯了一声道︰“我就估摸着盟主会在京中留有余地﹐因此便赶来与你们会合﹐兰姑娘﹐盟主不在﹐你就暂且权代盟主掌令﹐看看该如何应对吧。”

芷兰道︰“现下我也心中慌乱﹐不知如何才好﹐只是我觉着这化整为零虽好﹐只怕要被官兵各个击破。草弟弟你快想个万全之策。”

“兰姑娘所虑极是﹐只是急切间找什么地方让大伙躲避一时?”

正说着﹐韦掌柜急步进来道︰“禀副盟主﹐线上传来消息﹐西北豹子谷被官兵攻破﹐寨中死伤甚多。”

秋中明一听大急﹐问道︰“我师父和岳丈呢?”

韦掌柜道︰“消息说大寨主负伤﹐二寨主和几位同门弟子护着冲出寨外﹐不知去向。”

秋中明霍地站起身来﹐向芷兰抱拳道︰“副盟主﹐在下这便往西北……”

野草拦住他道︰“小明﹐且勿急躁﹐你现时赶去﹐于事无补﹐寨主既是失踪﹐性命必是无忧。副盟主﹐我们赶紧多派人手往各地传令﹐让各位千万不能再回家中或派中躲避……”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喜道︰“有了﹐我们不妨暂住一下这个地方!”

“什么地方?”大伙齐问。

“还记得我们前年捣毁的黑煞一处秘密巢穴?山西大同府的蔚州小五台山﹐那处巢穴﹐有秘道直通京郊﹐正好是我等藏身之处。”

秋中明一听大喜道︰“对!当日公子还教我等如何拆毁改装机关哩。”

青莲拍手道︰“好玩﹐黑煞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老巢倒成了我们的躲难之所。”

芷兰道︰“好!青龙门秋中明听令﹐着你出动门下所有弟兄﹐立即出发﹐传令各处﹐秘密前往小五台山。”

秋中明道︰“遵命。”

“玄武门归无极听令﹐着你带领属下弟兄﹐速往小五台山侦查﹐恢复机关﹐打扫洞穴﹐设立各处接应线眼。”

归无极抱拳道︰“属下遵命。”

“白虎门杨展听令﹐着你立即寻到白门主﹐会合门下兄弟﹐于小五台山附近要道设置线眼﹐暗中保护上山的各路人马。”

杨展道︰“遵命。”

芷兰又道︰“柳絮﹑竺芝﹑青莲听令﹐着你三人暂代厚德门之职﹐一方面寻找云柔月﹑宛枫两位门主﹐一方面前往小五台山﹐采办一切所需用品﹐包括粮食﹑衣物﹑药品等等。”

柳絮﹑竺芝﹑青莲三人立起身来﹐齐声道︰“谨遵副盟主令谕。”

芷兰又道︰“你们无论谁遇着朱雀门魏虎臣﹑巫斯义两位门主﹐都传我命令﹐着即纠合属下﹐到官兵搜捕攻打的各门各派给予援助﹐救得出人就救﹐救不出的﹐寻着他们的家人﹐安全送至小五台山去。”

芷兰还要再说下去﹐却见韦掌柜进来道︰“少林﹑武当两派﹐被官军围得水泄不通﹐所有人等只准进不准出﹐盟主如在武当山上﹐恐怕难以躲避。”

芷兰道︰“知道了﹐你且去请连倩过来﹐我有事相托。”

韦掌柜遵命去了。芷兰道︰“你们各去行事﹐我这里交代了京中事务﹐就往武当去接应盟主。”

野草道︰“如此甚好﹐少林派全为僧人﹐并无別的同道躲于寺內﹐官军搜不出什么﹐自然也不敢对少林太过相逼。我且回齐云山去接师父﹐顺道往洞庭湖通知薛宫主和各位哥哥。”

话间﹐韦掌柜陪连倩进来﹐见过礼﹐芷兰道︰“倩姐姐﹐我们这都要离京办事﹐要到小五台山去重建总坛﹐京中之事就交你全权暂代﹐请万勿推辞。”

连倩爽快地道︰“好!愚姐这就暂时代管﹐等兰姑娘安置妥当﹐我再交回代理之权罢了。”

芷兰道︰“姐姐﹐千斤重担落在你身上﹐无论如何都不要暴露了身份﹐不然必招致杀身之祸。”

连倩道︰“姐姐理会得﹐副盟主放心前去办事便了。”

众人商议毕﹐各各结束停当﹐当下俱都潜地出了京城﹐各奔前程去了。

却说芷兰扮作一四十岁的村姑﹐出了京城﹐奔西南方向而行。走了七﹑八十里地﹐寻了个偏僻的地方﹐又改作一个枯瘦的汉子﹐往武当山而去。不一日﹐早到了郧县﹐却见到处都驻扎了官兵﹐芷兰寻了一个偏僻的客栈﹐吃喝一回﹐便回房中﹐倒头便睡。直待得更敲三鼓﹐这才悄悄起来﹐换上夜行衣﹐翻窗而出﹐往武当山去了。

离山十里﹐便见有官兵把守。原来武当山祖师张三丰﹐于明初助太祖朱元璋灭元有功﹐因而历朝都有封赏﹐宣宗朱瞻基派兵围之﹐只是不想让武当众道士参与谋逆之事﹐故而围而不攻。芷兰思忖道︰如果盟主真在山上﹐以盟主的身手﹐这些官兵又如何拦得住他?

芷兰正思忖间﹐却见不远处一条黑影一掠而过﹐身手着实不弱。芷兰心道︰却是作怪。便悄悄尾随而去。那黑影掠至一座营帐前﹐一头就钻将进去。芷兰绕至帐后﹐隐好身形﹐伏在草中﹐却听帐里面一人道︰“要你打探的事﹐有消息么?”

另一人道︰“启禀统领﹐在下虽没亲见您要找之人﹐但在下深信﹐此人必在掌门师伯方丈之中。”

“哦?你敢肯定?”

“是!此人乃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除了掌门师伯﹐谁人敢将之匿藏?再说﹐师伯也算是他盟下之人。只要统领明日带人到山上一搜﹐必有所获。”

“好!你且回去监视﹐千万別轻举妄动﹐待明日本统领上山一搜便知。”

“如此在下告退。”

芷兰听到此处﹐心道︰“原来盟主果然在山上﹐只是这个黑影到底是何人?听他口气必是武当门人﹐却做出这等背叛师门之事。”

芷兰待那黑影掠出十数丈开外﹐这才展开轻功﹐紧跟其后﹐直往山上掠去。那黑影显是对山上路甚为熟稔﹐不一会便到了山顶﹐窜至方丈室外﹐以食指醮了口水﹐点开窗纸﹐向內窥视﹐却听里面有人在说话﹐声音极细﹐黑影把耳朵贴到窗戶上﹐正要仔细地听上一听﹐突觉背后晕睡穴上被人一点﹐便咕咚一声﹐倒将下来。那黑影功力本也极高﹐只因全神贯注地要窃听方丈內说话﹐因而被芷兰点了穴道。

芷兰一指点倒了对方﹐便即匿于暗处﹐只见屋內灯光一熄﹐一道黑影如电穿出﹐立在窗下﹐四处望了一望﹐回头一看﹐咦了一声﹐一把提了那被芷兰点倒的夜行人﹐掠回室內。

芷兰看得清楚﹐正是武当守园道人。于是掩至窗下﹐以传音入密之术﹐向室內道︰“晚辈茹芷兰﹐求见掌门知客真人。”

只听里面一人道︰“原来是副盟主﹐快快请进。”

芷兰道声︰“失礼了。”掀开窗戶﹐一闪而入。只见知客端坐在正中一个蒲团上﹐旁边站着守园道人﹐地上躺着那被自己点倒的夜行人。芷兰抱拳悄声道︰“芷兰拜见掌门﹑守园真人。”

知客起身稽首道︰“副盟主深夜到访﹐必有大事。”

芷兰道︰“自从仙草堂被毁之后﹐各门各派被官兵搜捕﹑杀害者极多﹐日前草先生秘密回到京城﹐找到了小女子﹐备言如此下去﹐不是上策﹐于是商定往小五台山重建总坛﹐请盟主回去主持大事﹐不知盟主是否就在山上?”

知客道︰“柳大侠徒孙三人正是在敝派小住﹐虽然官军围了敝山﹐却还没大肆搜查﹐而柳大侠一时又不知往何处去﹐因此贫道留柳大侠于山上﹐却还算安全。”

芷兰道︰“掌门真人﹐只怕明天这山上就不安全了。”

“此话怎讲?”

“小女子适才在山下﹐正遇这人与官军勾结﹐看其身手功夫﹐必是武当门人子弟﹐掌门请自盘问便知。”

知客真人点头示意﹐守园便上前拉下那夜行人的面巾一看﹐大吃一惊︰“怎地是你?”

知客一看﹐道︰“这不是苍岩吗?”

守园道︰“正是愚弟大弟子苍岩﹐师兄﹐愚弟教徒无方﹐请掌门师兄责罚。”

知客道︰“此时不是执行戒律责罚之时﹐你说如何是好?”

守园道︰“苍岩欺师灭祖﹐背叛师门﹐却是饶他不得。”说着﹐举起右掌﹐作势劈下。

芷兰道︰“掌门﹐小女子认为﹐此时杀了苍岩﹐于事无补﹐不如如此如此﹐待事情过去之后﹐再行执罚不迟。”

知客一听道︰“如此甚好。师弟﹐你就按副盟主之言﹐去安排一下吧。”

守园应了﹐替苍岩重新系好了面巾﹐拍开芷兰点的晕睡穴﹐因芷兰用重手法点的穴道﹐须待二个时辰才能自解﹐又轻轻地点了另一处晕睡穴﹐提着苍岩﹐轻轻地倚在窗下﹐这才回到方丈中。

不到盏茶光景﹐苍岩醒来﹐心中一片迷糊︰怎地睡着了?再四下张望﹐不见有任何异常﹐再听屋內﹐似是掌门师伯与自己师父在说些教內事务。苍岩晃晃脑袋﹐不似在做梦﹐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见鬼。于是便悄然而去。

过了良久﹐知客猜度窗外苍岩己走﹐便向芷兰示意﹐打开一道暗门﹐走将进去。只见密室內数丈见方﹐柳晓风﹑霓裳﹑芊芊都在里面。芷兰上前见礼︰“晚辈拜见盟主。”又向霓裳﹑芊芊一一抱拳见礼。

柳晓风道︰“兰姑娘﹐怎地到此?京中事体如何?”

芊芊跳将起来﹐道︰“姐姐﹐你来就好了﹐这里都快闷死人了﹐快带我出去透透气吧。”

柳霓裳道︰“芊芊﹐別胡闹﹐你兰姐姐来是有要事找你师祖的。”

芊芊把嘴一扁﹐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芷兰道︰“盟主﹐京中布置甚好﹐朝庭还没有察觉什么﹐所以众人都还安全。”接着便把于小五台山重建总坛一事说了﹐道︰“军师草先生请盟主立即下山﹐前往总坛主持大局﹐因此属下特来相请。”

柳晓风感叹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武林正义之盟有你们这些年轻人在﹐还怕黑煞不灭﹐天下不太平?好好好!老朽这就下山﹐前往小五台山去。”

芷兰道︰“盟主﹐官兵把山上各处通道都派了兵马把守﹐如此下山﹐很难不被发觉﹐一经发觉﹐恐怕武当派窝藏朝庭要犯的罪名就被坐实了﹐于武当派甚为不利。”

柳霓裳道︰“副盟主所言有理。不过﹐如何才能不让官军发现?”

芊芊道︰“这有什么难?现在就悄悄下山不就行了?姐姐上山不是也没被发现吗?”

芷兰道︰“芊芊﹐姐姐上来的时候﹐是跟着那黑影来的﹐官军一定是故意让开了大小暗哨﹐而此时估计那些暗哨也早己复位了。”

“这如何是好?”芊芊道。

芷兰道︰“盟主﹐属下今晚再悄悄下山﹐这条上山的路属下记得清楚﹐小心点估计不会被发现。待得明天正午﹐属下故意前来闯山﹐引开官军的注意力﹐盟主便可择偏僻之路下山﹐然后再到前面镇子里会合。”

柳霓裳道︰“这大白天不是更容易被发现吗?”

知客插话道︰“副盟主此计大妙﹐官军以为大白天我们必不敢行动﹐因而也就会放松警惕﹐柳大侠这时趁乱下山﹐必然不被发现。”

柳晓风道︰“好!就按这个办法吧。掌门真人﹐山上有什么偏僻之路可行?”

守园道︰“柳大侠﹐这山上的道路贫道都熟悉着哩﹐明天你只管放心﹐贫道自会给大侠带路。”

众人商议既定﹐芷兰借着夜色﹐悄悄地沿路下山﹐却喜正是下弦月﹐又加上山间夜深雾浓﹐芷兰一路小心谨慎﹐绕过数处暗哨﹐不久便到山下。芷兰突发奇想﹐悄然掩至营中﹐只见营帐前都用三根木棍做支架﹐上置火盆﹐芷兰暗道︰且闹上一闹﹐別让他们睡得这么舒服。伸手去地上拾了一把碎石子﹐觑着那些火盆下的木支架下击去﹐一连挥手﹐早击倒七﹑八盆火盆﹐那些火盆倒在帐篷边﹐不久就燃着了营帐﹐众军大乱。芷兰暗笑︰你们幸好遇着本大小姐﹐只让你们烤烤火﹐如果是草弟弟来了﹐不知生出个什么花样来﹐就有你们好受了!一想起野草﹐心中便生出异样的感觉来。

芷兰躲在暗处看了一回﹐那火不甚大﹐不久就被扑灭﹐却弄得营中大乱了一阵子。芷兰看看时辰差不多了﹐一路施展轻功﹐回到客栈﹐穿窗而入﹐换了衣衫﹐蒙头大睡起来。

正是︰会者不慌﹐能者不忙。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