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五十三回 恩仇纠结同宗对峙 忠义两难壮士死节 之二

野草回过头来一看﹐正是水智伯水管家。野草也不作声﹐只管跟着水管家来到一个小面铺子﹐水管家一头扎进去﹐野草跟着到了內间﹐走到后院﹐原来这后院甚大﹐却是与另一间杂货店相连的。水管家引他进了一间房子﹐只见莫言和一个汉子坐在里面﹐那汉子四十多岁﹐鹰视狼顾﹐三角脸﹐短髭须﹐一脸阴鹜。莫言一见野草﹐高兴地站起身来道︰“贤弟来正好﹐这些天为兄正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才好。”

野草抱拳见礼道︰“大哥﹐这却是出了什么大事﹐弄到这步田地?”

水管家道︰“都是那姓陶的龟孙子……就是上次向你索要银子的陶管事﹐贪财好色﹐被做公的盯上了﹐上个月在一间妓院里被官府拿了﹐这厮长期在老爷身边﹐所知的事甚多﹐因此把我们供了出来﹐官府前来抓捕﹐幸好老爷机警﹐及时走脫﹐不然此刻不能相见了也。”

“原来如此﹐难怪皇帝把小弟召来京城﹐前几天还以此相诘。”野草道。

莫言紧张地道︰“皇帝也怀疑上贤弟了?”

“小弟与大哥有八拜之交﹐皇帝不怀疑才怪哩。只是小弟推说与大哥虽有八拜之交﹐却是聚少离多﹐于大哥的事情所知甚少﹐而皇帝也因小弟曾有功于国﹐又救过他的性命﹐因此训斥几句﹐要小弟不得参与大哥之事。”

“好好﹐只要贤弟在皇帝身边﹐今后一切大事仍有可为。来来来﹐介绍一下﹐这位巴老弟﹐乃愚兄的贴身传令使者﹐你们认识一下吧。”

那汉子马上抱拳向野草一揖道︰“巴某见过元帅。”

那姓巴的一开口说话﹐野草心中大震︰这不就是那黑煞风使者的声音?那风使者虽没与野草以真面目照过面﹐但野草多次在暗中听过他的声音﹐因而便牢牢地记住了他的声音。野草心中震骇﹐面上却不露痕迹﹐也抱拳道︰“巴兄请了。”

莫言招呼众人坐了﹐道︰“姓陶的这厮极之可恶﹐须尽快除之﹐以绝后患。”

水管家道︰“要除他不难﹐难就难在不知他现在藏身什么地方﹐官府必予严密保护﹐我等难以下手。”

野草道︰“这事就交给小弟吧。”

莫言道︰“不可﹐贤弟此时不宜出手。”

水管家道︰“二爷只要能探查到那厮藏身何处就行﹐下手的事还是由我们来做。”

野草道︰“这个容易﹐只是如何才可及时地通知大哥?”

莫言指着姓巴的汉子道︰“只要贤弟探查到消息﹐巴兄弟便可随时出现在你身旁。”

野草道︰“好!巴兄你也不必天天跟着我﹐你只要去在下常去的八里香酒楼候着﹐一有消息﹐在下就去那里会你。”

姓巴的汉子道︰“是!属下遵命。”

野草站起身道︰“大哥﹐小弟不便在此久留﹐你也不要在此停留了﹐快些找个安全的地方吧。”

“贤弟放心﹐这些年来﹐愚兄处处都留有后着﹐不然早就让官府抓去了。贤弟你且先走﹐愚兄稍后便行。”

“好!”野草告辞了﹐随着水管家从一个侧门走了出去。野草假装没事﹐四处走走看看﹐把这处地形都记住了。这才施施然回到自己住处。

次日一早﹐简图求见﹐说道︰“大理寺有一宗案子很是棘手﹐大理寺卿刘大人闻说先生机智百变﹐明察秋亮﹐有神鬼莫测之能﹐已请谁皇上﹐让先生前往协助问案。”

野草道︰“好﹐请少待。”回房换了衣服﹐出门坐上简图带来的官轿﹐往大理寺去。到得大理寺﹐刘大人接着﹐迎至后堂﹐尊野草上座﹐拜茶罢﹐刘大人道︰“草先生﹐有劳枉驾﹐这就开始问案吧?”

野草奇道︰“刘大人﹐这问案不是到正堂之上问吗?怎地在此?”

刘大人道︰“此案所涉干系重大﹐只宜秘而问之。”

野草心中寻思﹐什么案子如此秘密?心中先自疑惑几分。却见刘大人一招手﹐左侧一个门打开﹐走出一个人来﹐那人衣着光鲜﹐也不戴手铐脚镣﹐低着头﹐走到正中站了。野草更是狐疑︰此人怎地一点都不象是重犯?

刘大人道︰“堂下站立何人?”

那人道︰“小人陶奋。”

刘大人道︰“你且抬起头来。”

陶奋抬起头来﹐野草一见大惊﹐这人正是那个向他索要银子的陶管事﹐二人目光一碰﹐陶奋吃了一惊﹐指着野草道︰“你﹑你﹑你……”

野草双目如刀﹐冷冷地道︰“姓陶的﹐你可还认得二爷?”

陶奋大声向刘大人道︰“大人!此人正是莫言的心腹同党﹐连他的管家都称他为二爷哩。”

野草冷冷地笑道︰“在下与莫言有八拜之交﹐天下尽人皆知﹐陶管事不是不知道吧?”

“这﹑这…”陶奋这了一阵﹐又道︰“你与他是兄弟﹐必是其同党!”

刘大人一拍案子道︰“来人!拿下!”一时之间﹐两边便涌出许多衙差来。野草笑道︰“刘大人﹐为何拿我?”

刘大人道︰“此人指证你是叛贼同党﹐不拿你若何?”

野草笑道︰“皇上都知道在下与莫言结拜之事﹐皇上尚且不降罪﹐你又怎敢拿我?”

“你结交匪人﹐正当拿下!”

“结交是实﹐大人可有证据说在下参与反叛?”

“此人就是证据﹐你还敢狡辩?”

“那我且问你﹐姓陶的﹐本少爷在你那叛贼中可充何职?”

“这﹑这﹑这……小人不知。”

“哈哈﹐刘大人﹐在下既与你们所说贼人结拜﹐那他的下人当然就要称在下为二爷了。在下前往拜见结义兄弟﹐有何不可?”

“你!”刘大人一时语结﹐却见简图走来与他耳语一阵﹐刘大人点点头﹐拖长了声音道︰“有鉴于草先生与本案有涉﹐那就请草先生回避﹐至于是否再要将你拘留问话﹐待本官奏明皇上﹐再行定夺。草先生这段日子﹐请勿离开京城。退堂!”说完拂袖而退。

简图送野草出去﹐野草故作怒道︰“这厮如此可恶﹐简统领可得好好照顾他呀。”

简图道︰“此人拘在大理寺单身牢里﹐每日里好吃好住﹐小人却是难于照顾他了。”

野草嗯了一声﹐出了大理寺﹐不再要简图相送﹐抱抱拳﹐自回护国公府。至晚﹐野草直来至八里香﹐找了一间雅座坐了﹐要了酒菜﹐独自吃喝﹐不久﹐人影一闪﹐却是姓巴的来了。此人果然精明强干﹐野草给他一张字条﹐姓巴的也不答话﹐穿窗而去。次日大理寺衙差﹐发现陶奋脖子被人扭断﹐死于牢內。刘大人大惊失色﹐无奈只好具实上奏。宣宗发了一通脾气﹐却没有办刘大人的罪。

却说野草吃喝毕﹐会了钞﹐大搖大摆地出了八里香﹐先到张辅府中坐了一回﹐问了病情﹐寒喧罢﹐便告辞了。

野草悄悄来到至味馆﹐秋中明接着﹐道︰“副盟主己带着人手到了。”

野草大喜﹐问道︰“兰姑娘呢?”

秋中明道︰“且跟我来。”把野草带至一密室中﹐芷兰和青莲一见野草来了高兴地迎了上来﹐青莲道︰“草哥哥﹐京城原来这么大呀﹐我都分不出东南西北了。”

野草道︰“没迷路吧?明天叫你兰姐姐带你逛街去。”

青莲欢呼道︰“好也!”

芷兰道︰“你不带我们去吗?”

野草道︰“我这几天甚为不便﹐不宜跟你们呆在一起。以免引起锦衣卫的怀疑。”

青莲嗔道︰“不好玩!”

芷兰笑道︰“姐姐陪你不好玩?就你草哥哥陪着才好玩?”

青莲道︰“不是啦﹐草哥哥对京城熟悉﹐他陪着才知道哪里好玩﹐哪里有好吃的。姐姐你又不熟悉这里。”

芷兰道︰“咱们来这里还是不要惹麻烦的好﹐免得被对头发现了。”

青莲不再说话﹐秋中明便把人手安排向野草和芷兰都说了一遍︰谁谁到哪里﹐由谁负责等等﹐野草一一记住了。

芷兰道︰“絮妹妹和灵芝妹妹也来了﹐安排在醉仙楼连倩那里﹐你不去看看她们吗?”

野草道︰“好呀﹐待会我转过去看看她们﹐你们要小心﹐在街上行走要时刻注意有没有人盯梢。莲丫头不许独自乱跑。 ”

芷兰道︰“放心吧﹐我们都理会的。”

野草告辞出来﹐转往醉仙楼﹐想想夜深了﹐还是次日再去好些。正想着返回家中休息﹐转念一想﹐二哥文圭不知怎样了?可怜他还是个婴孩就遭禁锢﹐身边连个亲人也没有﹐想说说心里话的人更没了。想着想着﹐要去见二哥的念头突然之间强烈之极。

于是野草取出一条黑巾﹐把脸蒙上﹐相了相方位﹐施展出杭竝昍所授的绝世轻功﹐往广安宫掠去。

野草借着黑夜﹐掠至广安宫﹐张眼一望﹐只见那宫里宫外静悄悄的﹐似乎连值夜的士兵都没有。野草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理会这些﹐悄无声息地摸至宫墙之內﹐正要掠入宫內﹐突然一声断喝﹐火把通明﹐只见一个将军哈哈大笑道︰“皇上果然英明﹐算准了你必然会再次前来劫狱﹐识相的﹐立即束手就缚﹐免得本将军动手!”

野草心中吃了一惊﹐定睛看去﹐那将军正是龙在天。野草不欲与他对敌﹐心中思忖如何脫身。正没理会处﹐突听得一声吆喝︰皇上驾到……却见宣宗在众侍卫和太监的护卫下﹐乘辇而至。

野草心念电转﹐只待众兵跪拜迎驾之时就夺路而走﹐哪知众军自龙在天而下﹐口中齐道︰恭迎圣驾。身子却动也不动﹐眼睛更是死死盯着野草。

野草一见无机可乘﹐只得把功力提到极至﹐真气遍布全身﹐凝神而对﹐静观其变。却听宣宗缓缓地道︰“护国公﹐原爱卿﹑草先生﹐见朕也不拜吗?”

野草心中大震﹐望着宣宗﹐闭口不语。龙在天大喜﹐道︰“皇上﹐草先生也来了?在哪?”

宣宗指着野草道︰“你面前这位夜行大侠便是朕的救命恩人﹐你的好朋友护国公草先生。”

龙在天大惊︰“草…草…先生?真的是你?不可能﹑不可能!”

野草此时再隐瞒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伸手缓缓地摘下蒙脸黑巾﹐对龙在天道︰“龙兄﹐正是在下。”

龙在天急道︰“你﹑你﹑你……怎地如此糊涂?这里是皇家禁地﹐不是你能私闯的。”

宣宗道︰“草先生﹐朕待你不薄﹐为何暗藏反心﹐与那反贼暗中勾结?”

野草冷笑道︰“为何?此事恐怕你心中最为清楚。”

宣宗脸上杀气浮现﹐喝道︰“龙在天!还不把这反贼拿下!”

龙在天扑地跪在宣宗面前﹐急道︰“皇上!草先生定是受人蛊惑﹐一时不察﹐做下这等糊涂之事﹐求皇上开恩﹐免他一死!”

“龙在天﹐你敢抗旨?”宣宗怒道。

“臣不敢!请皇上看在当日长城塞外﹐草先生冒死救驾之功﹐赦其死罪。”

宣宗转头对站在身边的简图道︰“简图﹐传朕旨意﹐着即擒拿反贼原野草﹐有敢违抗者﹐格杀勿论!”

简图立即拉长了声音﹐高声地道︰“皇上有旨!着即擒拿反贼原野草﹐有敢违抗者﹐格杀勿论!”

野草听得宣宗反贼长反贼短地说﹐胸中一股热血涌将上来﹐大喝一声﹐如舌绽春雷﹐道︰“反贼?谁才是真正的反贼?汝祖以下犯上﹑弑其君﹑夺其位﹐囚其子﹐这不是反贼?汝身为反贼之后﹐窃居神器﹐敢呼天下人为反贼乎?”

宣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喝道︰“龙在天﹐还不动手?”

龙在天看看宣宗﹐又看看野草﹐心中百感交集︰皇上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草先生与自己又有过命交情﹐这忠义却是两难全。想了一回﹐突然向宣宗跪下﹐行了三跪九拜大礼﹐站起身来﹐走到野草跟前﹐对着野草道︰“草先生﹐龙某今日不能保你周全了﹐是祸是福﹐还得靠先生自己去闯。”突然喝一声︰“得罪了!”一把抓住野的臂膀﹐用力向宫殿顶上一拋﹐野草被他一拋﹐身在空中﹐不及细想﹐身子一折一翻﹐早到了广安宫屋顶之上﹐再一闪身﹐便没入黑暗之中。

众军变生肋肘﹐不及发箭﹐眼看着野草逸去﹐只有徒呼负负而已。宣宗大怒﹐指着龙在天道︰“龙在天!你敢造反?”

龙在天向着宣宗道︰“皇上﹐忠义不能两全﹐恕臣不能再侍奉左右了。”言罢﹐拔出佩刀﹐往脖子上一抹﹐一点忠魂﹐便往地府去了。

宣宗恼羞成怒﹐对简图道︰“将反贼龙在天暴尸三日﹐抄没其家﹐满门抄斩!”

当晚﹐简图带了一队御林军﹐把龙家团团围了﹐把龙家一门老小十多口尽数捉了。可怜龙在天一子一女及龙夫人都没能逃脫﹐龙千金年方四岁﹐龙公子也才两岁。都关在死牢里。一时间传遍京城大街小巷。

这日午门之外﹐摆下法场﹐由大理寺卿刘大人监斩钦犯龙在天一家﹐围观之人里三层外三层﹐真是水泄不通。看看午时已到﹐刽子手早已摩拳擦掌﹐准备行刑﹐单等刘大人一声令下。

那刘大人看看己到正午﹐伸手抽了一支令牌出来﹐往地上一扔﹐喝道︰“斩!”说时迟那快﹐刽子手刚举起了刀﹐突然身子搖晃了几下﹐呯的一声便都倒在地上。众人哗然之声才起﹐三道白影电射断头台上﹐刘大人回过神来﹐大声喝道︰“快抓反贼!”众兵丁一涌上前﹐场面大乱。

那三道白影正是野草和柳絮﹑竺芝三人。原来野草那晚脫身之后﹐得知龙在天为救自己自刎身亡﹐心中伤痛﹐后又打听得龙夫人及两个子女也被宣宗拿了﹐要来个满门抄斩﹐便找到柳絮和竺芝﹐决定冒险前去救她母子出来。

野草先是趁黑夜把龙在天尸首盗出﹐偷偷运出城外火化了﹐再潜地回到京城﹐只待行刑这天﹐便来劫法场。

却说野草掠到台上﹐一剑把两个孩子身上的绳索都挑断了﹐用自已的护身金丝兕皮甲把龙公子裹了﹐缚定在怀中﹐左手把龙千金一揽﹐右手碧波剑一挥﹐喝道︰“快走!”当先杀开条路﹐往南就闯。

柳絮和竺芝救得龙夫人﹐由竺芝背着﹐柳絮仗剑在后保护﹐跟着野草便走。看看闯出了众兵之围﹐南门在望﹐突然迎面驰来一队官兵﹐高声叫喊着捉反贼﹐柳絮急道︰“草﹐怎么办?”

野草道︰“要转往其它城门﹐一来路远﹐二来此时也必已被封闭﹐只有硬闯一途了。”

竺芝道︰“事不宜迟﹐快走!”

正说着﹐背后吶喊之声大盛﹐追兵已至﹐一时间箭如飞蝗﹐野草三人各舞兵器拨打箭枝﹐突然龙夫人大叫一声﹐柳絮把眼看时﹐只见龙夫人背上中了一箭﹐伏在竺芝背上不动了。柳絮大急道︰“草﹐龙夫人中箭了﹐快想办法冲出去。”

野草正没理会处﹐突见前面的官军如波分浪涌﹐一时大乱﹐喊杀之声高张﹐野草定睛看时﹐只见四个蒙面人各挺兵刃﹐杀开条路﹐向野草这边奔来。野草大喜﹐喝道︰“有朋友来援手了﹐咱们快走!”双足点地﹐飞掠而前。

到得跟前﹐那四人中一人道︰“草弟弟快走﹐我们合后。”

原来是芷兰和青莲﹑秋中明夫妇四人﹐听说有人劫了法场﹐猜得是野草所为﹐因此赶来援手。芷兰不敢用自已的独门兵器﹐好在漱玉宫武功本来就是使剑的﹐芷兰换了一把青钢剑﹐也不至于使不顺手;却是苦了青莲﹐她本使的是一柄莲花骨朵﹐挑来挑去只得挑了一柄蒺藜骨朵代替﹐使起来极不顺手。秋中明﹑连倩本就使剑﹐只要换一把普通的青钢剑便可。

野草大喜﹐如出柙猛虎﹐喝道︰“挡吾者死!”使开太昊剑法﹐一丈开外﹐无人近得身来﹐柳絮﹑竺芝紧跟其后﹐冲出南门﹐却好城门外有马贩子赶着一群马匹﹐因城中有事﹐被官兵禁止进城﹐正栓在城外树木上﹐野草三人冲进马群﹐飞身上马﹐挥剑斩断缰绳﹐纵马就走。马贩子大叫︰“有人偷马了!”野草插剑入鞘﹐探手取出一锭金子﹐足有三十两重﹐甩手拋向马贩子﹐喝道︰“你这马本公子买了!”说完一拨马头﹐疾驰而去。

正是︰救遗孤义胆甘冒险﹐透重围侠士挥宝剑。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