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1 周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五十二回 猎麋鹿山野遇老僧 闻禅机帝子受教诲 之二

野草出了石室﹐转过巨岩﹐回头向着和尚居处深深一揖﹐然后依着和尚所指﹐往南而行﹐才走了半里地﹐果然看见可晴在四处寻找自己﹐野草叫道︰“可儿﹐我在这呢。”

可晴一见是他﹐大喜﹐嗔道︰“你跑这么快干什么?也不等等我﹐我以为你被老虎吃了呢。鹿儿呢?”

野草心知那和尚不欲俗人打扰﹐因此对可晴道︰“我追着追着就不见了它的踪影﹐回头寻你时却迷了路﹐左转右转﹐却在这里遇见了你。”

可晴道︰“回去吧﹐今天恐怕猎不到什么猎物的了。”

二人寻路而回﹐途中又打了几只野兔﹑野鸡﹐回到仙草堂己是傍晚时分。却见柳絮﹑竺芝和芷兰﹑青莲等几个人在门口张望﹐一见他俩回来高兴地迎了出来。青莲道︰“草哥哥﹐你们去哪了?急死人了。”

野草把手中提着的猎物一举﹐道︰“我们去打猎了﹐只可惜没打着什么大的野兽回来。”

青莲道︰“草哥哥你坏﹐有这么好玩的事也不叫上我。明天咱再去打猎好不?”

柳絮接过野草手上的猎物﹐怪嗔道︰“去打猎也不说一声﹐让大伙都替你们担心。”

芷兰道︰“你们倒是玩得开心﹐让盟主和几位长老担心﹐派了秋大哥等几个人出去找你们哩。”

竺芝道︰“还是芮老前辈说的没错﹐你们师兄妹一定是贪玩去了。”

众人回到厅上﹐芮德彰因知道了爱徒的身世﹐担心他的安危﹐责怪道︰“可儿﹐你怎地这么不懂事﹐拉着你师兄跟着你到处去疯?”

“爹﹐这打猎不是小事一桩吗?咱们在齐云山上一天也不知玩多少次。”可晴撅着嘴道。

“这……”芮德彰没话好说。

“师父﹐是徒儿拉师妹去的﹐徒儿知错了﹐请师父责罚。”

“你呀﹐从小就是这样护着她﹐你看把她惯的!”芮德彰道。

可晴横了柳絮一眼﹐一副得意的样子。

柳晓风道︰“好了好了﹐回来就好了﹐年轻人嘛﹐贪玩也是难免的。”

柳絮道︰“芮老前辈﹐他们回来就好了﹐又没出什么事﹐您老就別再责怪他们了。”

当晚﹐纪复古把野草﹑可晴打回来的猎物整治了几味小菜﹐端给柳晓风﹑芮德彰等几位长老尝鲜﹐席间柳晓风道︰“芮老弟﹐看看年关将近﹐有何打算?”

芮德彰道︰“盟主有什么高见?”

柳晓风道︰“老杇想这黑煞也好久不敢公然行事了﹐我想让大伙都回家去过个年……”

季春华道︰“盟主﹐此议不妥﹐一旦黑煞侦知我等回家过年﹐来个各个击破﹐再派精锐攻占仙草堂﹐如何是好?”

芷兰道︰“是呀﹐盟主﹐我看不可放假回家﹐就在仙草堂办个热闹的酒会﹐让大伙高高兴兴过个年﹐岂不是好?”

清虚道︰“不如明天咱们再商议商议﹐问问草世侄有何高见?”

柳晓风道︰“好!明天再议!”

次日一早﹐柳晓风﹑芷兰﹑五长老﹑少林不听﹑虚相﹑武当伐木﹑野草在內堂商议过年之事﹐众人有说可有说不可的﹐也有说轮流回家过年的。最后伐木道︰“草公子﹐你有何高见?跟大伙说说吧?”

野草道︰“我赞成盟主之议﹐全部回家过年﹐家中无甚亲人或路途太远的﹐就留在仙草堂过年吧。”

芷兰一脸迷惑地看着野草道︰“这怎么行?万一黑煞……”

野草哈哈一笑道︰“放心﹐黑煞绝不敢来犯﹐大伙就安心过一个好年吧。”

“此话怎讲?”刘渊奇道。

“依在下所见﹐黑煞似有更大的图谋﹐顾不得来挑衅咱们。在下已派了青龙门的弟兄潜往京城﹐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只是无由抽调大批的人手前往充实实力﹐只怕我们这里一抽出人手﹐黑煞立即便有觉察﹐一旦追查我们这些人手的去向﹐则必然泄密。因此﹐我们借回家过年之机﹐如此安排﹐便可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也。”

不听道︰“阿弥陀佛﹐草先生果然妙计。”

柳晓风道︰“各位如无异议﹐本盟主就下令了。”

大伙都站起身来抱拳道︰“躬听盟主令谕。”

柳晓风道︰“各位长老﹑旗主﹐回去安排好人手﹐听从军师调遣﹐不得有误。”

“遵命!”

会后﹐野草便留下芷兰商量去留人员的过年问题﹐哪些人如何行走﹐如何进京﹐扮作什么身份等等……又定下了几个联络的暗号。

野草正要祝霸去请白先等人﹐却见竺芝走进来道︰“裴掌门差我来问问﹐密室已准备妥当﹐什么时候开始动工?”

野草听了便道︰“有劳副盟主去安排一下进京人手吧﹐小弟这边还有点事儿。”

芷兰答道︰“军师自便。”便去找白先等人去了。

野草对竺芝道︰“走﹐去看看布置得如何。”二人相跟着﹐来到仙草堂后院一个密室中﹐裴百龄﹑柳絮﹑云柔月﹑弓玄正在里面收拾。那密室三面都摆放了药柜﹐一面打了个灶台﹐有七八个灶头。密室正中是一张巨大的长方桌﹐上面摆放着罈罈罐罐﹐各式各样的练药器皿。

野草招呼大伙靠桌子坐了﹐道︰“大家一定要问﹐这个密室布置得这么严密﹐到底要炼什么药。”

竺芝道︰“正要问你哩﹐我们都闷了好些天了。”

野草道︰“上回在飞云山庄﹐咱们差点被人要了老命﹐是因了什么物事?”

“自然是那厉害无比的桃花红了。”弓玄道。

柳絮道︰“哦﹐你这是要开始研制那桃花红?”

野草微笑不语﹐裴百龄道︰“师叔祖想到了一个办法﹐跟在下商量过﹐在下认为依此法炼制﹐或可找出点头绪来。”

云柔月是炼毒世家﹐一听之下﹐马上来了兴趣﹐道︰“草先生﹐那你快说﹐咱们先从哪里着手?”

野草目示裴百龄﹐裴百龄会意﹐便道︰“依在下先些日子对桃花红的研究﹐可以确定它的十数种药物﹐只是还有数种主要的药物不能确定﹐而炼药最重要的是药引﹐在下想了许久﹐都想不出个所以然﹐后来师叔祖问道﹐为何这毒药要叫桃花红?”

柳絮道︰“那是因人中了它的毒之后﹐一身皮肤皆泛桃红色。”

裴百龄道︰“此只是表面现象。”

云柔月道︰“难道还有別的深意?”

野草道︰“正是﹐因此我想起了西南恶远山区的桃花瘴。”

云柔月是行家﹐一听已然明白﹐叫道︰“对呀!桃花瘴气﹐人中之后﹐几乎无救﹐用它入药﹐正可称之为桃花红。”

众人一听找出了毒药之名的由来﹐俱都兴奋﹐弓玄便道︰“如此一来我等便可依此线索﹐穷追下去﹐必定可以炼出这厉害的毒药。”

原来野草自得无邪子真传﹐那桃花红和荷叶青之毒如何炼制﹐早已由杭竝昍传授了。只是他目前身份不可公开﹐又不能把先皇埋骨之所吐露﹐为免不必要的麻烦﹐更不欲大伙知道自己如何得来了制药之方﹐因而没有对大伙明说﹐只是在与裴百龄交谈中﹐暗示他一些方法。那裴百龄人称三指圣手﹐岂是浪得虚名?只要一点暗示﹐他便能钻研出个大概。

裴百龄道︰“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要去寻找这桃瘴毒﹐师叔祖猜测﹐这桃花瘴只是一种瘴气﹐风一吹便散了﹐不可捉不可摸﹐更不可储﹐实在不知如何才能得到。但瘴气一过﹐必在草木上留下雾气水珠﹐因此﹐我等只须把桃花瘴气笼罩着的草木上的水珠采集回来即可。”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快去采集便是了。”弓玄急道。

裴百龄道︰“那桃花瘴厉害无比﹐人畜但遇着必死﹐要去采集﹐却是凶险的很。”

云柔月笑道︰“这个无妨﹐我家有祖传的避毒丹丸﹐可抵御瘴气之毒。”

野草听了﹐大喜﹐道︰“如此真乃天助我也。就请云四小姐惠赐数丸﹐在下这就前往采集药引去也。”

云柔月道︰“这等小事﹐就不须劳动草公子大驾了﹐还是让小女子去采办好了。”

野草道︰“这如可使得?还是在下亲往为好。”

弓玄道︰“云四小姐说的是﹐公子就坐镇仙草堂﹐指点如何炼药才是最重要的﹐在下便陪云四小姐走一遭﹐待这边一切都准备妥了﹐我们也就采办回来了﹐如此两不相误﹐岂不是好?”

野草道︰“两位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这药引的采集﹐须拿好时候﹐时间不对﹐恐怕药引不够药效﹐须得在下亲往才好。”

云柔月道︰“公子不必担心﹐这个小女子倒是颇有经验。”

裴百龄道︰“师叔祖且放心﹐还是让我陪云四小姐去走一遭好了。”

野草道︰“百龄﹐这如何使得?”

柳絮道︰“草﹐裴掌门所说有理﹐你如去了﹐这里的事少了你﹐又不成﹐不如絮儿就陪着裴掌门﹑云姐姐和弓大哥走一趟﹐一来有云姐姐和裴掌门两位大行家﹐断无采不到药引之理﹐二来我等也可以作个护法﹐确保裴掌门的安全。”

野草沈吟半晌﹐道︰“也好﹐但絮儿和竹子还是不去的好﹐一来这里也要帮手﹐二来这事也不欲太多人知晓。不如就由百龄﹑云四小姐﹑弓大哥领着向善﹑魏大哥﹑宛姑娘六人前往﹐你们夜住晓行﹐尽量避开繁杂之地﹐速去速回。”

六人商议定了﹐柳絮便去唤了涂向善前来﹐野草道︰“向善﹐着你陪裴掌门等人下山办事﹐你快去准备六匹快马﹐干粮﹑食水﹐再向古叔取二百两银子﹐多备散碎银两﹐然后先下山去候着﹐于路小心在意﹐尽可能避开黑煞有可能活动的地方。”涂向善应了﹐自去张罗马匹钱粮。

弓玄等人﹐自去招呼了魏虎臣﹑宛枫二人﹐悄悄下山﹐与涂向善会合了﹐直往西南瘴气多发之处去了。

野草自弓玄等人走后﹐便与柳絮﹑竺芝二人日夜准备炼药之物不题。

一日﹐秋中明从京城返回天台山﹐向柳晓风﹑众长老﹑芷兰﹑野草汇报道︰“据盟主指示﹐在京中己物色多处物业﹐有些已然买下了﹐主要的联络点为一酒楼﹐名叫至味馆。只是京中百物腾贵﹐要置办这许多物业﹐却是不敷支出﹐万般无奈﹐只好回山求救了。”

野草听了﹐哈哈笑道︰“小明﹐真真难为你了。也是小弟所虑不周﹐没想到钱财方面之周转。”

柳晓风道︰“贤侄﹐这钱财一项﹐却是难办﹐谁也不会生元宝﹐一时之间却去哪里筹得这许多银两?”

芷兰却笑道︰“盟主勿忧﹐军师便是个会生元宝的人。”

野草也笑道︰“柳伯伯﹐小侄倒不会生元宝﹐可是当今皇上会生呀!”

清虛便道︰“草贤侄快別打哑迷了﹐到底银子从何可得?”

野草道︰“各位长老﹐晚辈在京时﹐皇帝颇有赏赐﹐晚辈都存在京中银庄里了﹐那存银票据晚辈交给了京中家人春红保管。”

众人一听﹐愁眉尽舒。野草又道︰“小明﹐小弟这就修书一封﹐你回京后﹐可到我那府上﹐找到春红﹐她见小弟书信﹐自会依信中所言办。”

秋中明道︰“如此却是好也﹐在下也不用天天为这阿堵物发愁了。”

野草于是自往一旁修书。秋中明又道︰“在下在京中一切按盟主示下办事﹐现在最为重要的﹐除适才说的银子之外﹐便是人手。之前在下带去的人以及这数天陆陆续续到京的人﹐都还不够用呢。请副盟主赶紧加派人手﹐从速进京。”

芷兰正要说话﹐野草早已修好了书﹐这时走回来道︰“小明﹐这人手虽缺﹐却不能操之过急。如果咱们一时之间大量人手进京﹐必将引对头注意﹐也会引起官府注意﹐一旦官府查证﹐必定走漏消息﹐那时便不美了。”

季春华道︰“军师所言在理﹐人手可以慢点﹐以不露痕迹为上。”

秋中明道︰“如此﹐在下这就回京去了。”接过野草给的书信﹐向众长老告辞了﹐自回京城办事去了。

不觉又过了十数日。这日晌午﹐野草﹑柳絮﹑竺芝三人正在密室中炼药﹐青莲前来报道︰“草哥哥﹐柔月姐姐她们回来了。”

草﹑絮﹑芝三人一听﹐丟下手中活计﹐拉了青莲便往前院去。却见云柔月等六人﹐正从马背上卸下十多二十个大葫芦。野草迎上前﹐连声道︰“辛苦了!”

裴百龄道︰“师叔祖﹐幸不辱命﹐都采到了。”

野草点点头﹐便与柳絮﹑竺芝﹑青莲一起相帮着把那些葫芦都搬到密室里去了。

自此之后﹐野草与裴百齢日夜在密室中炼药。这日二人在密室中正商议间﹐突见柳絮进来对野草道︰“山下王掌柜的前来报道﹐有一伙官兵前来﹐说是有要事找你呢。你快去吧﹐王掌柜的在前厅等你呢。”

“哦?走﹐下山去看看。”正要转身出去﹐却听芷兰道︰“且慢﹐待我与你一同下山去看看。”

于是野草﹑芷兰﹑柳絮三人跟着王掌柜的下山﹐到得悅善客栈﹐只见一个军官穿戴的小校﹐带着两个亲兵﹐站在客栈里﹐一见野草﹐抱拳道︰“小校奉皇上钦差龙将军将令前来通传﹐请护国公前去迎接钦差。”

“哦?龙将军现在何处?”

“离此处二里地驻扎﹐请即前往﹐不得有误。”

“好!前面带路。”野草正要动身﹐芷兰道︰“我随你前去。”

野草道︰“不可﹐你还是回山上去﹐安排过年事宜﹐我不会有什么事的﹐你请放心。”

柳絮道︰“那我陪你去吧。”

那小校道︰“钦差只宣护国公前往﹐其余人等﹐一律不可跟随。”

野草道︰“好﹐絮儿﹐你跟着兰姐姐回山﹐我去会会龙将军﹐不会有事的。”说着﹐跟着那小校﹐骑上他隨行带来的马匹﹐扬鞭而去。

正是︰布下强弓射猛虎﹐预设银钩钓金鳌。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