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野草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01/14/2012 - 05:46
积分: 2119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第五十一回 作恶多端黑帮覆灭 国恨家仇谋复正统 之二

次日﹐芮德彰找柳晓风道︰“盟主﹐草儿既回来了﹐我看这五旗令主之职﹐就交还给他吧?”

柳晓风道︰“芮老弟﹐老杇正要找你说一下这事﹐你既己提出﹐我看就交还给他吧。”

“好。另外﹐草儿这次回来﹐说黑煞实力﹐比我等所想还要更深更大﹐不知盟主有何对策?”

“草贤侄既回来了﹐这事还须问一问他有何良谋吧。”

“对了﹐草儿曾提到﹐外间传说﹐建文帝现迹东南……”

柳晓风一惊道︰“此事当真?”                                                                          

“没有证实﹐只是朝庭也很紧张﹐己派专人前往查探。”

“如此看来﹐近日传闻是真的了?我也听人说过此事。”

“如果真是他﹐恐怕落入朝庭之手……”

柳晓风道︰“唉﹐落难皇帝﹐比平民更难活命﹐如是真的﹐倒是应找人去查探一番﹐必要时施以援手也算是做臣子的一番心意……”

“小弟认为此事未必就真﹐二十多年过去了﹐恐怕他早已不在人世了。只是如他的后人在世……”

“你是说这人是他的遗孤?”

“小弟只是猜想。”

“老弟﹐此事体大﹐不可再说﹐不如我们请草贤侄前来再问问?”

“好﹐小弟这就去把他叫来。”

“还是等晚上吧﹐老杇到你房中相会。”

到得晚上﹐柳晓风来到芮德彰房中﹐野草和芮德彰早已在房中相候。都见礼了﹐寒喧几句﹐柳晓风道︰“贤侄﹐令师今天向老杇说起﹐你打听到消息﹐说建文帝现迹东南﹐可有此事?”

野草道︰“是﹐外间传得沸沸扬扬﹐只是小侄认为﹐此事绝对是假的。”

“贤侄何以认为是假的?”

“因为建文帝早于小侄二﹑三岁之时便己驾崩了。”

柳晓风怀疑地看着他道︰“贤侄何以如此肯定?”

野草泣道︰“因为小侄便是建文帝遗孤文垚。”

柳晓风大惊道︰“此事怎么说?”

野草便把自己身世一五一十地又说了一遍﹐又拿出建文帝的那方私印和昨晚在地宫中拿回的一方“天命明德﹐吉运永昌” 明太祖用于传位的印信“承天之”交给柳晓风和芮德彰验看。

柳晓风看罢﹐再无怀疑﹐跪在地上参拜道︰“草民柳晓风拜见皇子殿下。”

野草上前一把扶起道︰“柳伯伯﹐使不得﹐折煞小侄了。”

柳晓风道︰“殿下乃大明正统苗裔﹐草民理当行此大礼。”

野草道︰“柳伯伯千万不可如此﹐小侄现在并非什么殿下﹐而是当今朝庭追杀之人﹐只恐连累了柳伯伯。”

柳晓风道︰“当日靖难之时﹐老杇便欲招募义军勤王﹐与逆贼死战。今既见殿下﹐必倾力以护﹐何连累之有?”

野草道︰“柳伯伯忠义之士﹐小侄在这里就代先皇谢过。殿下称呼﹐恐为不妥﹐还请柳伯伯以侄辈相待吧。”

柳晓风道︰“如此老杇就尊敬不如从命。贤侄﹐今后有何打算?”

“柳伯伯﹐小侄意欲继承先皇遗愿﹐把逆贼朱棣所簒之位夺回﹐复大明正统﹐只是力有不逮﹐不知如何是好?”

柳晓风道︰“贤侄﹐就俺们这武林正义之盟﹐人数不少﹐稍加训练便是一支无敌之师﹐不知贤侄有没有考虑过?”

“柳伯伯﹐话虽这么说﹐但以我们的力量﹐还是太微小了。须从长计议才是。”

“贤侄﹐这复国大业﹐不是一时一刻可成﹐须谋定而后动﹐庶几可成。只要贤侄拿定方略﹐老杇定竭尽全力﹐助贤侄一臂之力。”

“柳伯伯﹐小侄认为﹐我们不如把各路好手编入五旗﹐严加训练﹐一来可用于剿灭黑煞﹐二来可备将来之需。”

“贤侄所言极是﹐明日就召集大伙议事﹐自你走后五旗令主之职就由令师代掌﹐现在贤侄回来了﹐理当交回给你了。”

野草转向芮德彰道︰“师父﹐辛苦你了。”

柳晓风道︰“天己不早了﹐也该歇息了。贤侄﹐有关身世之事﹐不可再向任何人说起﹐只老杇和令师知道就可以了﹐越少人知道越好。”

“是﹐小侄明白。”

“另外﹐你所说起的假令主之事﹐明天可于长老们面前说说﹐但也不能让太多人知晓。”

“是﹐小侄理会得。”

三人道了別﹐野草﹑柳晓风各自回房。野草回到房中﹐却见柳絮坐在自己房中﹐便道︰“絮儿﹐怎地还不睡?找我有事吗?”

柳絮一见他回来﹐高兴地站起身来道︰“草你回来了?这么晚你去了哪里?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你。”

“我去了师父房中﹐向他老人家禀告学了別家拳法之事。”野草答道。原来武林之中﹐另投別家別派学艺是武林大忌之事﹐因此必须向师尊禀告事因。

柳絮道︰“在那种情形之下﹐学了別派武功﹐芮老前辈是不会责怪你的。再说﹐你只学艺而没拜师﹐也不算另投別派。”

“絮儿﹐你真聪明﹐师父他老人家正是这样说的。”

“这就好﹐那你就不要不开心了。”

“我没不开心呀。”

“还说没有?那天遇见你之后﹐我就觉得这次再见到你跟以前大不一样!”

“没有呀﹐我不是好好的?”

“以前分开再见到你﹐你都是兴高采烈﹐有说有笑的。这次你一路沉默寡言﹐不说不笑的﹐让人担心。”

“我挺好的﹐这一路上不是跟你们说了不少別后的事吗?”

“说是说了﹐反正就不一样﹐连灵芝姐姐和宛姐姐都说你跟从前不一样。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的。”

野草笑笑︰“也许是经了太多的事这一路上还没想明白哩。”

“小草﹐你那身世就別想了﹐反正大伙也没在意你是不是叶先生的后人。”

“这身世嘛……”野草欲言又止﹐转念一想﹐改口道︰“我也没怎样放在心上﹐以后不提也罢。”

“这就好。大伙都盼你回来﹐帮着义父出谋划策﹐早日剿灭黑煞﹐让大伙有个安生的日子好过。”

野草听了这话﹐心里一震︰大伙都想过安生日子﹐我却想利用他们来图谋大事﹐于心何忍?想着想着﹐思绪翻飞。

柳絮一脸关切地道︰“你看﹐才说几句话﹐你就又不知道想些什么了﹐你以前可不会这样。可是累了?”

野草有点惭愧地笑笑道︰“哦﹐我是想﹐黑煞势力庞大﹐想早日过安生日子﹐这一时三刻的恐怕难了。就这次我们击杀假令主来看﹐其图谋就难以让人捉摸。”

“义父也说过﹐现任黑煞令主﹐行事比之前令主﹐他的师兄郦修元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实在无法捉摸他的意图。”

“依我猜想﹐那黑煞如此隐秘﹐其中必有惊天图谋﹐绝非杀人买命﹐贪图金银这么简单。”

“他们这一班亡命之徒﹐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惊天图谋?”

“这就是我所担心的。”

“別太劳神了﹐天色也不早了﹐你早些歇息﹐有什么事就跟大伙合计合计﹐別一个人闷在心里。”

“好的﹐你也早些歇息吧。”

二人道了安﹐一宿无话。次日一早﹐柳晓风便召集众人商议﹐少林﹑武当因教中事务繁多﹐因此少林只留了不听和虚相﹐武当留了伐木各自代表本派在盟主座前议事;季春华因右江事情已了﹐便和王度﹑莘合返回天台。

柳晓风道︰“诸位﹐前因草贤侄外出﹐其所领五旗令一职﹐由芮德彰掌门代掌﹐今贤侄既回﹐仍由他执掌﹐想必诸位并无异议?”

众人俱都赞成﹐柳晓风接着道︰“据草贤侄回报﹐黑煞似乎在京城暗中有活动﹐却又一时找不到证据﹐而黑煞之势力﹐更远比我们想象还要可怕﹐因此﹐草贤侄提议﹐扩充五旗﹐使之每一旗都能独挡一面﹐以备与黑煞决战。不知各位有何意见?”

刘渊道︰“如此﹐则原来五旗之司职﹐如何分配?”

漱玉宫主薛冰清道︰“新建五旗与原五旗司职有何区別?”

虚相道︰“所扩充的五旗﹐每旗有没有人数之限?”

伐木道人道︰“诸位﹐这提议是由草公子提出来的﹐不如就让他说说如何?”

众人一听﹐马上齐齐把目光投向野草﹐野草站起身来﹐团团作了一揖道︰“各位都是武林同道﹐个个都有一身好武功﹐如是与黑煞贼人单打独斗﹐未必就输了给他们。但是黑煞杀手训练有素﹐配合默契﹐这点从以往数次交手中﹐大伙都领教过了﹐在下就不再说了。因此﹐我们也必须训练我们的人手如何配合﹑如何列阵﹑如何埋伏﹑如何攻防﹐庶几可以尽灭黑煞﹐从而最大程度地减少我们的死伤。”

季春华道︰“言之有理﹐以往我们与黑煞交手﹐往往要三到四个人围攻他们一人才能取胜﹐如果他们二到三人联手﹐我们更要比他们多出三﹑四倍的人手才能取胜。”

野草接着道︰“新五旗由各家各派混合组成﹐互相取长补短﹐如善射者远攻﹑善长兵器者陷阵﹑善短刃者近战……如此者不一而足﹐务使每旗皆能攻守兼备﹐进退有据。攻则无坚不摧﹐退则如水泄地。因此﹐在下建议新五旗每旗由一位长老兼任旗主﹐由盟主亲自总领之。旧五旗改称五门﹐哪五门?即南方离火朱雀门﹐职司驰援﹐仍由魏虎臣为正﹑巫斯义为副;北方坎水玄武门﹐职司侦讯﹐仍由归无极为正﹑赵奇为副;东方震木青龙门﹐职司消息及命令传递﹐仍由秋中明为正﹐弓玄﹑冉顺为副;西方兌金白虎门﹐职司袭击捕俘﹐仍由白先为正﹐杨展﹑时不与为副;中为坤土厚德门﹐职司救护及粮草﹐仍由云柔月为正﹐宛枫为副。由在下总领之。”

野草说完﹐芷兰道︰“如此﹐则新五旗旗主便须由盟主委任了。”

柳晓风道︰“还是由七长老议定吧。”

于是不听和虚相代表少林﹐伐木代表武当﹐与清虚﹑芮德彰﹑刘渊﹑季春华﹑连俊避席商议﹐由少林不闻掌黃旗﹑武当知客掌黑旗﹑连俊掌白旗﹑中州大侠刘渊掌红旗﹑长白书隐季春华掌青旗。

各旗旗主既定﹐各派并无异议﹐柳晓风道︰“凡事谋定而动者胜﹐不谋而动者败。我们与黑煞为敌须知己知彼﹐出奇谋﹑行奇招方能取胜。草贤侄胸蕴良谋﹑算无遗策﹑智珠在握﹐因此﹐老杇欲委之为本盟之机密军师﹐参赞军机﹐临事决断﹐不知各位有无异议?”

芷兰道︰“盟主之议甚好﹐往日多亏了草公子大力筹谋﹐我们才有今日之局面。”

清虚接口道︰“正是﹐我们各次行动﹐皆出草世侄之谋﹐盟主之议﹐贫道赞成。”

柳晓风又道︰“老杇提议﹐本次武林之盟以正义为号﹐称正义之盟﹐各位以为如何?”

众人听了﹐俱都称好。各长老也纷纷表态赞成﹐柳晓风便宣布委任野草为武林正义之盟的军师。

野草谦谢一番﹐道︰“此次在下在京城中﹐得京中曲直曲总捕头知会﹐说是擒杀了三个黑煞中杀手﹐并将搜得的腰牌给在下验看过。在下验看之下﹐却是黑煞水幽堂的腰牌。那水幽堂乃黑煞职掌谋略﹑消息情报之重要部门﹐水幽堂在京中秘密设置据点﹐其图谋必然极大﹐因此﹐我们亦须于京中秘密设置眼线﹐如此方能及时了解黑煞动向﹐以便料敌先机﹐克敌制胜。”

刘渊道︰“这个好办﹐京中多有武林人物﹐白道中与我等交好者不少﹐我们去请他们充作眼线﹐一来他是本地人﹐不会受到怀疑﹐二来他们熟悉地理﹐更容易跟踪监视对方。”

连俊道︰“刘老弟所言有理﹐老叟昔年也有一好友在京中居住﹐可请他出来帮忙。”

野草却道︰“二位长老所言不差﹐只是我等这个眼线必须不跟任何武林人物来往﹐方能保密﹐焉知京中武林不被水幽堂暗中监视?”

虚相道︰“草施主所虑极是﹐然则如何才能在京中设立眼线?”

野草道︰“京中万国来朝﹐汉胡杂处﹐天南地北﹐商贾云集。我们只要选派得力的弟兄﹐且京中没有任何亲友﹐京中武林无人认识者﹐扮作商人﹐往京中营生即可。”

季春华道︰“军师之谋可行﹐请盟主定夺。”

柳晓风道︰“好﹐就此决定﹐往京中设立眼线﹐至于人选﹑地点等等﹐就由草贤侄一手安排﹐须知机密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于是大伙各自回去谋划﹐不听﹑虛相﹑伐木﹑刘渊等五旗旗主便着手招集人马﹐遴选人手﹐训练壮士不题。

野草则改建五门﹐每门增加人手﹐根据每门所司职守进行训练。又暗中遣秋中明往京中踩探﹑布置﹐派涂向善往山西﹐取云四小姐和弓玄回来;又要裴百龄﹑柳絮和竺芝三人往僻静收拾一间密室准备炼药之用。

不一日﹐秋中明回来禀报﹐已在京中安置眼线﹐一处为一间酒楼﹐另一处为一间杂货店。野草吩咐﹐另设一眼线﹐专与官捕快接头﹐并要秋中明再次进京﹐把此处眼线告知曲总捕头。秋中明自去安排不题。

又过半月﹐涂向善伴着弓玄﹑云柔月回到仙草堂﹐云柔月一见野草便嚷道︰“怎么把我们叫回来了?那药还没炼出来哩。”

弓玄道︰“是呀﹐云家上上下下日思夜想﹐试了数千种方法﹐都是不成﹐难道公子你想出办法了?”

野草把食指竖在嘴唇上﹐道︰“嘘!噤声!此事体大﹐千万不可再提。你们先去休息一日﹐云四小姐明天去向裴掌门报到﹐就做他的助手。弓玄就回青龙门﹐另有要事差办。”

二人见他神情不象开玩笑的样子﹐想必他己想到办法﹐于是欢喜去了。却在门口撞见柳絮和竺芝二人﹐云柔月一见﹐拉着柳﹑竺二人的手哩呱啦地聊了一阵﹐这才离去。

野草一见柳絮和竺芝﹐呵呵笑道︰“你们一准是又来问我﹐那密室何用?”

竺芝也笑道︰“你一天不告诉我们﹐我们就天天来问。”

柳絮道︰“对!快说!那密室有何用处?”

野草道︰“好好好!这就告诉你们……”正要说密室用处﹐突听远远地传来一个声音道︰“哥!还不快出来帮我拿东西!”

正是︰欲说机密事﹐来了分心人。毕竟来者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